看司空的周末随想很感慨想起往事:差点儿成为终身不娶的神职人员

欲借嵯峨
楼主 (文学城)

   妈妈老家有个舅爷,年轻时下南洋菲律宾,一番打拼,成为当地天主教社区重要人物,拥有一所非常好的天主教学校,他作为一名神父,终生未娶,但有一个养女兰兰,是老家的一个亲戚过继给舅爷的,比我小三岁,我们小时候还见过。
   舅爷年龄大了,诺大的事业需要人接班,他又不想给当地人,当知道我已离婚,在加拿大一无所有时,就邀请我过去看看。
   俺就辞了雷搏工,倒了四趟飞机来到菲律宾棉兰老岛Zamboanga 。
给大家一个概念:


   到了才知道,舅爷有两个打算:一是让我去读神学院,当神父管理学校和教堂,但不能再婚娶。二是让我和兰兰试着交往,这其实是舅爷和我妈的主要目的,如果成了,我只管理学校,不用成为神职人员。
  我和尊敬的舅爷进行过深入的谈话,讨论圣经,试着解除受过无神论教育的我的困惑。
   他有几句话我印象深刻:我们不靠说教让别人相信上帝的存在,我们靠向需要的人传递上帝的恩赐,让他们自己和上帝对话,这也是我开办学校,让穷人孩子上得起学的原因之一。(舅爷的学校那时已是当地的有钱人孩子学校啦).
   还有舅爷认为圣经和现代科学进化论没有根本的抵触,相反却是互相补充,一起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
  美丽的棉兰老岛非常贫穷,我还亲眼见过政府军直升机攻打穆斯林游击队,发射导弹。
  我和兰兰出去玩儿也有警察保护,怕被绑票:).
   可惜和兰兰互相无感,毕竟也是八杆子血缘的兄妹,很别扭。
最受不了的是可怕的闷热天气,常年高温度,出门一分钟立马全身湿透,也不知阿尤蓝天他们是咋生活的?
   呆了半年就回来了,舅爷已经去世,兰兰也失去了联系。希望她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