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附一篇《一人》,我是跟着空空的魅力贴的,空空不贴我就不好单独贴了

陶陶三
楼主 (文学城)

【注】这是《陶子》一书中的一篇文章,相当于达摩祖师西来传法的一个小传。内容取自尔冬升主演的电影《达摩祖师传》,比较通俗。当然,你直接看电影更好。我这篇文章的主旨,是感悟这样一件事:

悟道易,闻道难。

此处的“闻”,不只是“听”。“听”到,还是容易的。笑坛这一段时间,天天可听,孔兄开诚布公,掏心置腹。但更进一步的,不是“耳听”,而是“心听”。

耳听为虚,心听为实。

我们皆具与佛同样Quality的佛性,但真我之前有一层虚假的透明的玻璃,名曰障碍。

此障碍,又名暗,又名我慢。

若不能心听,此障碍故。

一旦意识到,和撤离此障,就如“拨开云雾见天日”。

以后咱继续聊笑话。当然,我也会继续通过视频讲道家。

 

以下是《一人》正文: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又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老孔先师都指出了同样现象:国人闻道之难。先秦至今,无不如此。每念及此,总会想起一人,达摩祖师——中国禅宗初祖。眼前,浮现他海上漂流三年、嵩山面壁九年的身影。诺大中国,他只能等待一人,只为一人转身,为谁呢?

        慧可。

        达摩祖师,用自己的Marketing,传一人,可传天下,“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禅宗在中国开花结果,又东渡扶桑,成为日本的Zen,日本的Zen又传到今天的欧美。这一切,追溯到达摩祖师,追溯到慧可断臂求法,当然最远,追溯到佛祖拈花一笑,“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和大迦叶心领神会,领受佛法。

        达摩祖师,到震旦(古时印度对中国的称谓)传禅法,那是相当之难。1994年尔冬升演了部电影《达摩祖师》,讲述了菩提达摩到中国传教的故事,值得一看。

        相传菩提达摩,是南印度香至王的第三个儿子。他不恋富贵,心系佛法,出家为禅宗第27代祖师般若多罗的弟子。在当时印度人看来,印度是“中国”,震旦(中国)则在东部偏远之地,离文明较远,战争频繁、杀戮颇多。菩提达摩得道后,一心想到中国传教。他的师父叹气道,中国人禀性难移,震旦传教,太难。可菩提达摩认为,正因为太难,必须要有人去传。他一早预料到,在中国传教很难很难,可没想到那么难。

        海上飘摇了三年,终于在广州上下九登陆。当地官员,摆大驾迎接,直送南京觐见梁武帝。梁武帝好大喜功,只以修了多少佛寺、贴了多少金身、养了多少和尚等表面功夫,歌功颂德,与领悟佛法相去甚远,菩提达摩知道,在此传教,如南辕北辙,背道而驰。于是有了一苇渡江的“神迹”。达摩祖师深知,在中国传教,你必须显示一点“神迹”,中国人就会口口相传。可佛祖之时,就曾批评用神通吸引教众。估计达摩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渡江之后,上了嵩山少林寺。

        少林寺本就是印度高僧跋陀所建,众闻天竺高僧前来,立即恭迎,请求开坛讲法。可禅宗乃教外别传,不立文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何讲?能讲得出来的,就不是真谛了。菩提达摩全程一言不发,只打了个盹儿,醒来后表示已经讲完。少林寺和尚感觉自己被忽悠了,菩提达摩却知少林众僧,无人可得其法,于是遁入少林寺后山,入洞面壁。

        达摩面壁九年。能有如此禅定功夫的,必是高僧。少林寺高僧虽不得其法,亦心生敬佩,管好饭菜。

        达摩在中国如此面壁,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等一人。

        想传禅法,见了中国推崇佛教的皇帝,摇头;见了少林寺一众高僧,摇头。这些顶尖的人物,也不过如此,那么茫茫人海,谁是可传之人?谁可得天竺禅法?

        无法去寻找,只好学“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这得多大的寂静与忍耐。不知多少年过去了,人们从好奇,到议论纷纷,到渐渐淡忘此人。可就在没有一线生机的时候,菩提达摩等到了神光和尚。

        他就是慧可。

        中国只出此一人,就可以了。

        菩提达摩在山洞内面壁打坐,慧可就在洞外的雪地上跪求。大雪纷飞,菩提达摩不为心动。直到慧可整个人和大雪融为一体,也是一动不动,菩提达摩感到孺子可教。但他仍然担心慧可能否坚持修法传法,慧可手起刀落,砍断自己一支手臂,以表决心。

        想象一下,那一天,那一刻,在嵩山少林寺后山的那一场景。多年之后,我仍然为之感动。

        远渡重洋,面壁九年。得一人难,得一人足矣。而其他人呢,从皇帝到少林寺众僧,得之如不得也。

        此后,慧可随侍菩提达摩多年,形影不离。达摩祖师,将禅法倾囊相授。慧可以“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得之骨髓,继承了达摩祖师的衣钵,称为禅宗二祖。

        达摩祖师在洛河之畔圆寂,只在墓穴留下一只鞋子,将另一只鞋子,挂在禅杖上,只履西归,以最后一个“神迹”,为震旦传教,画上了圆满的句话。

        到中国那么多年,看似Mission Impossible,但找到那个对的人(Mr. Right),就完成了一大半,剩下的,不过是些Jobs。

        达摩祖师嘱咐慧可,禅宗传六代即可。六代以下,就不用传了。为什么呢?因为那时,禅宗已经在中国开遍了花。果然,慧可传僧璨,僧璨传道信,道信传弘忍,弘忍传慧能。传到六祖慧能,禅宗在中国立稳了根基,在他死后,分为南北两宗,继而形成五宗,东渡扶桑,远播欧美,时至今日,仍然生生不息。欧美人只知日本Zen,不知其来自中国的禅;中国人知达摩是禅宗初祖,不知达摩传道之艰难之艰苦;知其法来自天竺,却不知追根溯源佛陀之初“拈花一笑”。此是何意?大迦叶因何感动?你是否有此思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