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灯会与】西天大圣之:无我

孔雀羽
楼主 (文学城)

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迦毗罗国人也。行化至室罗筏城,有河名曰金水,其味殊美,中流复现五佛影。祖告众曰:“此河之源,凡五百里,有圣者僧伽难提居于彼处。佛志:‘一千年后,当绍圣位。’”语已,领诸学众,恭流而上。至彼,见僧伽难提安坐入定。祖与众伺之。经三七日,方从定起。

祖问曰:“汝身定邪,心定邪?”

提曰:“身心俱定。”

祖曰:“身心俱定,何有出入?”

提曰:“虽有出入,不失定相。如金在井,金体常寂。”

祖曰:“若金在井,若金出井,金无动静,何物出入?”

提曰:“言金动静,何物出入?言金出入,金非动静。”

祖曰:“若金在井,出者何金?若金出井,在者何物?”

提曰:“金若出井,在者非金。金若在井,出者非物。”

祖曰:“此义不然。”

提曰:“彼义非著。”

祖曰:“此义当堕。”

提曰:“彼义不成。”

祖曰:“彼义不成,我义成矣。”

提曰:“我义虽成,法非我故。”

祖曰:“我义已成,我无我故。”

提曰:“我无我故,复成何义?”

祖曰:“我无我故,故成汝义。”

提曰:“仁者师谁,得是无我?”

祖曰:“我师迦那提婆,证是无我。”

 

难提以偈赞曰:“稽首提婆师,而出于仁者。仁者无我故,我欲师仁者。”

祖以偈答曰:“我已无我故,汝须见我我。汝若师我故,知我非我我。”

难提心意豁然,即求度脱。祖曰:“汝心自在,非我所系。”于是,祖命僧伽难提而付法眼。

偈曰:于法实无证,不取亦不离。法非有无相,内外云何起?

 

又是一段精彩绝伦让人猛醒的对话。世人都以为禅宗就是打坐, 很多佛弟子也是如此, 希望能在甚深禅定中, 能够佛菩萨显现接引, 或者心光现露, 与毗卢性海合一。 认为这样就是得道。我说错的离了谱。 僧伽难提可以安坐入定三七二十一天, 仍是不悟。 真正的悟者, 行坐起卧, 吃喝拉撒, 无处不定无处定, 无时不定无时定。 打坐, 也只是一种入世的修行之法。僧伽难提, 禅定功深, 当然自视有点高, 然而十六祖只问了一句话, 就知道他只知打坐, 而不知禅为何物。

祖问曰:“汝身定邪,心定邪?”提曰:“身心俱定。”

一句身心俱定就露了马脚。 又有身, 又有心, 两只脚全在泥潭里, 还谈什么定? 高手过招, 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如果你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有打坐的那会儿才定,还要入定和出定,你还谈什么定?定,难道还有出入吗?我若在场, 他问“汝身定邪,心定邪?”我还是老招数,一把揪住他的鼻子,疼得他哇哇叫。十六祖一定请我吃斋饭,吃完后他就把衣钵交出来了。

问:定本无门,从何而入?

答:不入,当你不需要入的时候,就入了,就定了。当你还在出入的时候,动得一塌糊涂,奢谈什么定?当不再有出入的时候,法身寂寂,如如未动。不出不入,不即不离。

是故,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曰:“于法实无证,不取亦不离。法非有无相,内外云何起?”“彼义不成,我义成矣。我义已成,我无我故。”

离开两边,一定要离开两边。“我”就是一边,有了这一边,就自然有了那一边。你就沉沦六道,在两边之间来回晃,轮回不休,永无出期。

众生的凡胎肉眼中, 之所以有好坏, 善恶, 生死, 来去, 始终, 等等等等对立的观念, 都是以我为本, 也就是从自我的利益出发。可是我要问众生两个问题:

“你是谁? ”

“谁是你? ”

僧伽难提一听十六祖说这“无我”二字, 心意豁然,即求度脱。 我说了这么多, 你还不解脱?

 

僧伽难提, 是西天禅宗第十七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