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雨黄昏一酎酒, 与谁同坐对秋蝉。

爪四哥
楼主 (文学城)

秋蝉(爪四哥)

枫花飘簸入山寒,孤雁啼空翼向南。
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雾雨黄昏一酎酒,与谁同坐对秋蝉。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最后一句,爪哥借用了苏东坡的"与谁同坐"。号称中国园林之首的苏州拙政园有一"与谁同坐"轩,得名于苏大胡子这首点绛唇: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清风明月我。别乘一来,有唱应须和。还知么,自从添个,风月平分破。



爪哥对秋蝉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或许是儿时那片蝉鸣声声的桦树林?或许是多年前那个感时花溅泪的旧梦?还是。。。。。

关于秋蝉,早在两汉·佚名《明月皎夜光》中,就有诗句:

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

若即若离的感伤与惆怅,跃然纸上。

宋代徐玑的《秋行》中,关于秋蝉,则是另一种情调:

戛戛秋蝉响似筝,听蝉闲傍柳边行。

嗯,悠然自得,惬意舒怀,妥妥滴没商量。

到了元代,大才子关汉卿在《大德歌·秋》中,是这么描述秋蝉的:

秋蝉儿噪罢寒蛩儿叫,淅零零细雨打芭蕉。

乖乖隆地咚,把感天恨地的心境描述得惟妙惟肖,不可言喻。

当然,最有代表性的还是诗仙李白在《留别广陵诸公 / 留别邯郸故人》对秋蝉的描述:

还家守清真,孤洁励秋蝉。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还得家中固守真朴,像秋蝉蜕壳一样励我素洁之志。

那李白这时候在干什么呢?这还用问!一定在喝酒,而且还喝得酩酊大醉。不喝醉,怎么能写出如此脍炙人口的好诗来!

古人的咏蝉诗,与爪哥对秋蝉的感觉相当合拍。但让俺从心灵深处感受到强烈共鸣的,既非关大才子的"大德歌",也非李大诗仙的"留别",而是台湾校园歌曲的扛鼎之作,由著名音乐人李子恒创作的"秋蝉"。

不夸张的说,这首歌,俺可以连续听上一百遍,每一遍都会有"谁道秋下一心愁,烟波林野意幽幽"的心灵共震。所以爪哥从来不敢开车时听这首歌,因为,因为,害怕车震,哈哈。

附录:

躲开秋天,是爪哥多年前的一位红颜知己,非常喜欢的一首诗。她的诗朗诵,声情并茂,感人至深,连我这种脸皮象天安门拐弯一样厚的人,听得都差点怆然泪下...

 

玉帐红烛梦如烟

  ---爪四哥---
 

秋风啼雁一壶酒,孰入香闺伴夜蝉。
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

玉帐红烛摇月影,掀帘才悟梦如烟。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请系好安全带,别被吓到哈。。。这是几年前,爪哥演唱的五音不全的秋蝉:(唱断了两个音)

 

望沙
尘凡无忧
赞诗意浓郁。。。不过意外啊意外,爱搞笑的爪四竟然有一片秋心。。。:)
尘凡无忧
忘了说,红颜的朗诵真好。爪四唱歌用的不是真声?还有,应当是玉帐吧。。。:)
青青的山
听完四哥的歌,不光车震连地也震了,简称地震
爪四哥
握爪!
爪四哥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
爪四哥
嗯,压着嗓子唱的,狠压抑 :-)

过两天贴首俺又真嗓唱的“盗将行”

爪四哥
天当被,地当床
爪四哥
无忧目光如炬,谢谢,已经改为帐了
鲁冰花
好诗好唱。四哥一本正经起来让人不大习惯,你还是插科打诨、

胡打六闹来得自然些。。呵呵。

爪四哥
要因地制姨,不不,因地制宜。书香之家是严肃的文艺坛,必须四本正经 :-)
尘凡无忧
太好了,等着听真声唱的。:)
七斓
诗、诵和唱都很有感情,秋天是到了。:-)
l
ling_yin_shi
赞。四哥下次跟红颜作一个音频就好。很搭的。:)
n
nearby
哇,朗诵得确实好。四哥能笑能诗还能唱,还有多少技能,请在书香一一道来
爪四哥
一湖秋水锁离愁。。。

秋殇

霜花如梦挂西楼,晨旭拂髦轻蹙眸。
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中平平仄平。

几片残红萦旧梦,一湖秋水锁离愁。
中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爪四哥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爪四哥
还会做包子,冰姐可以作证 :-)
l
lovecat08
奇怪,你唱歌,就没有唸诗哭腔的尾音。不如试唱周华健,邓丽君的歌,故意拉长尾音,看看。哈!
C
CBA7
四哥一年四季都多情,尤其是有秋蝉的时候 :)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