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恐惧,就像中国自私又懦弱的当权者这样,刘晓波死了连他的鬼魂都怕,赶快把骨灰抛入大海了事

希影
楼主

还不敢承认,“都是发自内心的”,歪说是刘霞的请求,可公开的记者会犯人之妻也不准到场,只准众人配合着剧本上演“完美”的国家戏剧,完了还要感谢党和政府的恩情,“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

 

虽不敢立碑,可是毫无疑问,苍天有眼,黄泉有知,历史必将永远记住,“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不同的价值、思想、信仰、政见……既相互竞争又和平共处。” —— 刘晓波

http://www.zaobao.com.sg/zvideos/news/story20170714-779105

 

 

(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15日電)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大陸異議人士劉曉波的遺體今早火化後,骨灰已於中午撒落大海。劉曉波兄長劉曉光在大陸官方記者會上說,後事處理方式是根據劉曉波遺孀劉霞及家人的要求。

瀋陽市政府下午安排劉曉波的大哥劉曉光會見記者,但劉霞沒有現身

根據香港無線電視台的現場直播,劉曉光首先在記者會上說,劉霞因為身體虛弱,未能出席記者會。

他指出,劉曉波的骨灰已經撒落大海,並說劉曉波的身後事處理方式都是劉霞及家人提出的要求,政府給予了「圓滿兌現」。

他說,選擇海葬是因為劉曉波喜愛海洋,劉氏家族的人也認同海葬的好處,可以節省土地等。

劉曉光又說,自己作為劉家的長兄,有話事權,因此帶領全部親屬決定死後選擇海葬,並說有關決定是發自內心的意願。

他又感謝當局按照家屬的心願來處理劉曉波的後事,形容處理細緻、周到甚至「完美」,出乎意料。

劉曉光發表有關談話後就先行離開,沒有回答記者提問

在劉曉光離開後,瀋陽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向記者簡報了劉曉波的海葬情況。

發言人說,早上8時左右,劉曉波的遺體在殯儀館舉行了簡單的告別式並進行火化。中午12時許,劉霞及其他家人乘船抵達撒骨灰的地點,劉霞把骨灰伴隨著黃色和白色的菊花撒落大海。

劉曉波的家屬也把菊花撒往大海。

之後,他們乘搭的船隻在附近圍繞一圈,向劉曉波作最後告別。

發言人說,把劉曉波的骨灰海葬是劉霞及劉曉光的決定,而海葬也是遼寧當地的風俗。

在記者會上,當局播放了劉霞把丈夫骨灰撒入大海的片段。1060715

 

端傳媒獨家:劉曉波離世前手稿全文披露

 

「6月27日,我收到來自曉波的一條語音:『這麼長時間都沒見了,不用擔心我,我這是鐵蛋坯子,這麼多事兒都經過了,這點事兒不算事兒,我一定好好的,堅持到底,為劉霞……』說到『為劉霞』三個字,他忽然哽咽,說不下去。」

 

端傳媒記者張潔平 發自香港 2017-07-14

http://www.facebook.com/theinitium/posts/849730418536845

 

 

「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 劉曉波《我沒有敵人》

<br />

 

大蜜蜂
据说拉登也扔海里了
希影
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比作本拉登,这是你本人的意思,还是要归功于中国政府的一贯教导?

 

昧着良心说瞎话也不知道羞耻?

 

w
wanglin
一个西方人制定标准的奖,能怎么样哪?

希影
中国那是什么文明标准?讴歌国家恐怖主义,镇压公民人权诉求?你敢说这能代表东方?是代表野蛮吧!
w
wanglin
种族歧视?种族隔离?烂杀土著那也叫文明?

希影
当然不是,所以才有对纳粹般政权的公愤。那中国人的种族歧视,您觉得文明吗?
w
wanglin
你是不是被西方洗脑了?就别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硬塞给中国了。

有一天我会
不管刘晓波的理念,中国这种因言获罪,垄断视听是错误的
h
houtou72
被 利 用的 善 良即是残 酷。角色不同,都是被利用的子儿。可怜的角色而已。

别以为给穿上什么外衣就成仙了。戈尔巴 乔夫也是诺 奖获得者,可是国家的分裂,人民的相互间的仇 杀,外国势力的介入掏空国民的社会经济积累;阵痛需要用麻痹人民来镇痛。今天的俄国不也还是在北约的步步逼近吗?和平在哪里?

如果没有了独立的意识和反 忽 悠 洗 脑的能力,前苏 联就是例子。如果没有不被洗 脑独立自强,坚持发展壮大的努力,阿富 汗,伊 拉克和 利比 亚的 结局就是另一类的例子。

世界本就是弱 肉 强 食的原始丛林,是人类和整个生物界的弱 肉 强 食的生存本能决定的。强者在绝对强 权的现实中是绝不讲究什么道 义的;你听说过逐鹿之野,血 流 漂 杵之时,亚历山大在横 扫大地时,你听说匈奴入 侵 汉朝,和400年后入侵欧洲时,你听说过蒙古横扫欧亚大陆时,包括两宋的灭 亡,听说过侵 略 者要给 被 杀 戮的人民带来 幸 福的论 调吗?根本就是直接提刀就去了。现在社会发展了,强 盗的本 性 需 要伪装,于是就有了什么无限 制的什么自  由 和 民  主等 概 念 粉 墨 登场了。在势力没有构成绝对不成比例时需要欺 骗 舆 论,于是洗衣粉也就成了灭 国 侵 略 的正 义 道 德了。统统这些,说穿了,无非是在弱肉强食时加入的调料而已。拉   登也好,刘  3  百也罢,无论标记上什么分子,或什么  彩旗 的名头,都是强 权们在进餐前处理和烹调弱肉的手段和佐料罢了。

商业资本的本 性就是吞 噬 利益;以商 业资 本为特征建立的社会也是如此,特别是在世界已经进入到帝 国 主 义经济几百年之后的今天,如果还不能看透 社 会 变 化的局势,只能是祈望别人可 怜而不得----历史上哪有侵 略 者因为可怜一个对手国家的民族而不开餐的!个别个人的例子倒有的;中国历史上总结的一个成语:妇人之仁;夫差为此丧命失国。

他人既以舆 论做烹调的手段和调料准备下餐,洗  脑和脑 残 必不可少。到头来脑 残者自己能不处在他人盘中就不错了,但是肯定是自己一点儿都吃不到的,一点儿渣子都得不到的!

被 利 用的善 良即是残 酷。

笑薇.
本拉登是整个尸体扔到海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