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亡国,后妃被辱乃是报应? 一个皇帝的流氓本性

J
JustAsked
楼主 (文学城)

宋太宗不仅是制造“烛影斧声”千古疑案的主角;也是以一国之尊,当众奸污南唐亡国之君李后主之妻小周后,并由宫庭画师绘成一幅春宫图,制造千古奇闻的主角。虽然“烛影斧声”是千古疑案,但经学者们不懈的努力研究,宋太宗经过预谋,弑兄夺位,已成为大多数史家的共识。即使《宋史》一书,元人多照抄宋代国史,对帝王多为谀词,但仍不能不露出蛛丝马迹。如《太宗本纪》说:“帝之功德,炳焕史牒,号称贤君。若夫太祖之崩,不逾年而改元,涪陵县公之贬死,武功王之自杀,宋后之不成丧,则后世不能无议焉。”这里所说的涪陵县公,是宋太宗之弟赵廷美,武功王是宋太祖长子赵德芳以及赵德昭,以上诸位都被他逼贬而死,以除去他们对皇位的威胁。宋后则是太祖皇后,在其死后不按后礼安葬。所说的改元不逾年,是指在一般朝代中都是在老皇帝死后的第二年才能改元。而宋太祖死于开宝九年(公元976年),距岁末只有八天,宋太宗便迫不及待地改为太平兴国元年。就连毛泽东在读到这段历史后也批判道:“不择手段,急于登台。”而从宋太宗当众奸污小周后的千古奇闻中也可以看出,宋太宗这个不仅皇帝不地道,还是一个有着流氓习性的皇帝。

南唐亡后,小周后随南唐亡国之君李煜一同被解到开封。小周后的美色,早让天生好色的赵光义垂涎欲滴了。宋太宗赵光义常以要皇后与众命妇磋商女红或赏花为名,强召小周后及众命妇一起入宫。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小周后入宫“参拜皇后”的之后,宋太宗都要将她多“挽留”在宫中好几天。《十国春秋》说:宋太宗赵光义多次命小周后为他起舞取乐,又多次行幸她。淫邪的宋太宗并不满足于只在逢年过节时强奸小周后,他想到了一个在没机会和借口召小周后入宫的时节,仍可以直观地意淫美人的变态主意:事先召来数名宫廷御用画师,如此这般一番。在召小周后入宫前,命他们躲在宫纬之后,赵光义要让他们把他奸污小周后的现场描绘下来。然而,以往无人在侧时,小周后为了李后主而屈辱求生,尚可半推半就。当此次行将就事时,她发现竟然有数名山羊胡子老头从宫纬后,战战兢兢地探头出来现场写生时,仅存的一丁点可怜的自尊爆发出来了。她一脚蹬开宋太宗,惊恐万状地躲入龙床后。任宋太宗怎么威逼利诱她死活都不肯再就范。宋太宗强推力按,仍无法得手。恼怒之余,竟又喝来数名宫女代为强行抓住小周后,剥光衣服,赤裸裸在大庭广众之中将其奸淫,并使画师完整地画录下强奸小周后的全过程。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色情画之一《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是指宋太宗,因为他死后葬在河南巩县的永熙陵。宋人当然不敢写出。但画工的《煕陵强幸小周后图》却在宋亡后流传下来,并被金、元人多次临摹。元人陶宗仪的《辍耕录》中有详细描写。元人冯海粟在图上题诗:“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怪底金风冲地起,御园红紫满龙堆。” 认为宋太宗一脉的靖康亡国,后妃被辱乃是报应。

宋朝人王銍在《默记》中说:“小周后随命妇入宫,每一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后主多婉转避之。”一个娇弱女子,在忍受强权者肆意凌辱之时,必须强颜奉承,不敢有任何反抗的表示,只能把满怀的悲愤发泄到无力保护她的旧主身上,这是何等的悲凉与无奈呵!

即便如此,赵光义还是觉得李煜碍眼,终于在太平兴国三年七月初七,李煜四十二岁生日这一天给他下了毒。当晚,皇帝赐酒,其中搀入“牵机药”,李煜喝下之后,四肢痛苦地抽搐、颤抖,最吓人时,头和脚抵在了一起,他就这样死在了惊恐万状的小周后怀里。“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可怜,一代词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宋太宗赵光义的手上,就这样屈辱万分地离开了这个爱恨情仇的世界。

赵光义大概认为李煜既除,小周后从此就会完完全全归他所有,任他恣意玩弄了。然而,事与愿违,失去李煜的小周后,并未遂赵光义的愿,而是不久便不食而亡。《十国春秋》记载:“后主暴殒,后悲哀不自胜,亦薨。”这个可怜的女子,香销玉陨之时,芳龄只不过二十八岁而已。

也许真的有报应,从太平兴国三年算起,一百五十年以后,宋太宗一脉的宋徽宗、宋钦宗父子,遭“靖康之变”,国破妻辱,下场比李后主、小周后更惨。能说这不是报应吗?

b
bimmerkatze
我马上就看到宋史了,旧五代史看到后周,都看到赵匡胤陈桥兵变了,很盼望

不过南唐在新五代史里面应该有,旧五代史里没有单独写,只是穿插在后汉和后周的传和纪中。宋史洋洋洒洒500卷左右,很冗长,等我看完本纪再读一遍你写的。不过,亡国君主基本上善终的少。

天方化戟
赵匡胤很正,这家伙很邪,真不像亲兄弟。
老生常谈12
草率用兵,宋太宗

对辽留下祸患。

若是宋太祖,可能不会不做什么准备就对辽用兵。

天方化戟
确实,他的政治才能远胜军事才能。
大江川
宋之败亡南迁退守,再被元取代,是历史倒退,是精英治国极不负责任的案例,
大江川
宋代科技领先,武力实足,经济发达。。。有战略眼光的只安石少数精英,其余皆风花雪月沉迷者,精英们活该败亡。
天方化戟
王安石理想主义过了头,青苗、均输、免役等法确不宜全国强推。

这方面与兄看法稍异。如无安石变乱成法,朝廷不至内斗剧烈,以至金兵围城,一年束手。宋非无堪战之兵,亦非无敢战之将,只上层侑于政斗,无人敢担责罢了。靖康之耻,良为深痛。

大江川
有些极左,对抗的是极右强大利益集团,欲挽救的是帝国之危亡。
大江川
安石无愧精英之名,伟哉。
天方化戟
目的是好的,但是强行推进,适得其反。
大江川
外有强权进军中原,内有国本动摇,安石只有强力改革。
大江川
时间不等人。
天方化戟
王安石的时代哪有强权入中原?他只是想平西夏而已。

宋太祖和宋太宗因为平定南唐等国,攒下好大一笔私房钱,宋太宗曾经对真宗说,善于此财,吾家无忧。所以直到仁宗时代,宋廷的财政都不吃紧,也因此养了许多冗官冗兵。到了神宗朝这钱花得差不多了,才开始想办法,但也晚了。说实话,宋有钱的时候都奈何不了小小西夏,别说没钱了。王变法最多能回到真宗朝,可又怎么样呢?王韶收了几个小寨子,差点没搞朝廷搞破产。时势比人强,该认怂有时候得认。

大江川
金,蒙北方强权已经强势,1直虎视大宋江山,但是宋精英恃强不屑,沉迷文化,国家统帅沉迷木匠,当书法家。。。太有文化了。
天方化戟
当时蒙古还没成气候,辽朝尚在,金只是一些小部落。
大江川
史上北方民族,有契丹,蒙,金,西戎,胡,匈奴,鲜卑,高句丽。。。等多种称呼,也有些早与汉民族溶和了,所以,

宋金元时代,中国的战争,还是中国帝国之内的中国内战,也是中国人种的同种人种之战,文明文化溶合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