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学班主任--徐老师

c
coach1960
楼主 (文学城)

我算是运气不好,碰上这位中学班主任徐老师。我只和她相处了一年就上体校去了。然而,班里近70名同学与她在一起整整5年,有些同学被徐老师深深地伤害了。直到2000年以后徐老师病危时,班里多数同学才选择原谅她。

徐老师毕业于大连的一所大学,学的是生物。学生时期被打成右派,后来被摘了帽子称作“摘帽右派”,那段经历对她的性格产生了多大影响不得而知。

徐老师有30%的时间热情似火,在班里组织生物小组,油画小组(不是她的本职工作),督导有潜力的同学努力学习。但是70%时间里脸色阴沉,情绪不稳,喜怒无常。挖苦,训斥同学们是家常便饭。

徐老师还有其它怪癖。她见不得女同学打扮的漂漂亮亮,比如,裤子衣服腰身紧了一点,略有一点高跟的皮鞋,稍稍卷烫的头发等等都会招来她的猛烈批评。“像个女流氓!”是徐老师用过最多的词汇。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徐老师常常对着全班同学,用浓重的大连口音反反复复唠叨着一句话:“你就怍吧,怍死啊!”,没有人知道她是说谁,针对谁。时间一长,让人感觉有些恐怖。

奇怪的是徐老师对热爱体育,活泼上进的男同学们也不喜欢,毫无理由地阻挠同学们参加体育活动和校运动队的训练比赛。为了不让她用“影响学习”为由干涉我参加校队活动。我总是公公正正地提前交作业,还是打动不了徐老师。

一年以后我选择了离开。体校的3年时间,我的学业是彻底的荒废了。后来我人生中的学术方面一直缺乏根基,走得跌跌撞撞,底气不足。然而,我是那个班里最幸运的人,唯一考上77级大学的。

我们班当时是那所中学的4个高中班里,恢复高考后考上大学人数最少的一个班。仅此一点,同学们的怨气就再也不能平息了。

其实,徐老师在班里还是有所顾忌的,她在家里更是霸道。我父母和徐老师的丈夫几十年前在东北鞍山就认识,一个儒雅宽厚的湖南籍工程师。徐老师在家里把丈夫修理的服服帖帖,她这些表现在当地都是家喻户晓的事情。徐老师夫妇有一个和我二哥同岁的儿子,在家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饱受徐老师修理。人长得像一株豆芽菜,精神上萎靡一点也不阳光。

学校里曾经组织学工劳动,同学们步行往返于工厂和学校。徐老师的儿子体弱,回程时走不动了。他央求着搭乘上了一架马车,上车后由于疲劳,很快就睡着了。儿子在睡梦中从马车上摔下来,造成锁骨粉碎性骨折。

徐老师路上遇到一位同学的母亲,她向这位女士抱怨儿子的不幸遭遇。同学的母亲正没好气,说道:我儿子从飞机上掉下来都没事!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我3个姑姑的婚姻及命运 读父亲回忆录感慨, 高等教育今非昔比 读父亲回忆录感慨,1969年的“钢铁大会战” 人脑(脑浆)有啥特别用途? 别了,上海牛头
白煤球
我小学的班主任非常反感同学投太多精力在体育文艺方面,专门表扬上课认真,艰苦朴素穿补丁衣服的同学。对同学很有爱心。

我们小学同学都喜欢她,现在还在小学微信群里和我们联系。

c
coach1960
我写故事力求真实。我打越洋电话给徐老师的时候正是她去世的前一个月,

我只提到了她曾经对我的关怀。我如果再选择一次人生,也许,只是也许,不会选择体育为我的职业生涯,但还是会为体育付出很多很多。
白煤球
当时的想法和现在不一样。老师希望自己的学生个个学业出众,没有认识到锻炼身体的重要性。

我也是到美国来很多年以后才开始锻炼身体的,这一点老美比我们好。

我考上区少年宫合唱团,家长老师都泼冷水。感觉你没有理解老师的良苦用心,负面想法多了一点。

c
coach1960
体。智。德。平衡发展是我家的宗旨,并不受外界及社会变迁影响
大江川
正确顺位,还是应当德智体。
c
coach1960
德,太扯。智,凭自律与悟性。体育要严格训练及培养,不可颠倒
大江川
德,至少表达1个人精神层面的某种境界,而人有精神,缺少了,体格再好,或许酒囊饭袋耳。
c
coach1960
酒囊饭袋乃物质,实物耳。德轻,

轻于JB髦
大江川
人,非机器人,也非阿法狗,盖因人类有人智,人脑程序天然自然,是领导身体的灵魂,是主体。
大江川
当代人类,精神健康更重要,其次身体快乐才完美。
方家胡同
正确!做人第一要紧的是德,无德者本事越大,祸害越深。德智体三者排位不可颠倒。
白煤球
教练,提醒你2点:打成右派的多数是刻薄得罪人多的;我小学有摘帽右派的代课老师,得不到学生的尊重,教的很痛苦。
大江川
谢谢方兄支持。我所论,60弟也可批判之。
白煤球
我们的右派代课老师曾经被我们班淘气学生气哭过,那时大家年纪小不懂事。
h
hz82000
我也被中学老师整过,老师是人,是人就有好有坏,遇到好老师终生受益
c
coach1960
嗯,“把人打成右派”的人多数是更草蛋,更刻毒
白煤球
嗯,反右的都是草蛋,是刻毒,应该把叫嚣共产党下台的捧为上宾,代替共产党领导中国才是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