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基本消灭的血吸虫病,重现长江中下游!(没有抱怨77级的意思)

法眼
楼主 (文学城)
基本,基本~~~。我老家70、80年代得血吸虫病的人多了,我姐80年代都得过血吸虫病。
酒色夫
个人卫生和环境卫生的话题,可以请77级上医学院的天之骄子们解释:))
法眼
在我们老家,种水稻是光着脚下水田干活,就可能感染血吸虫病。我现在回老家,没看到光脚下水田干活的,都穿长筒水靴。
z
zd3y
反正一说毛泽东时代好的东西就有反毛反共的跳脚,攻击,诉苦,他们要把仇恨带到棺材去?
宜城渔翁
2021年,共产党就要庆祝百年了。共产党百年历史,是一部完整的历史。有成功的辉煌,也有失败的教训。
酒色夫
希望共产党能等到那一天。恢复高考以后上大学的,据说比恢复高考以后得艾滋的少,不知是否有依据。
酒色夫
仇恨入心会发芽:))
法眼
74年夏天农忙学校放假,陈永贵副总理到我们那视察,他没穿袜子,一脱鞋就下了水田,穿戴规矩的随从们迟疑片刻、跟进~~~

你们这些拥毛的,别看你们拥毛,你们大多数和毛时代陈永贵副总理的那些穿戴整齐的随从们差不多,在当年也是会被我们农民当成资产阶级笑话的。。。

酒色夫
陈永贵脱鞋下田的故事我们听说过。随虫为难的理由,我听的和你说的不一样。
法眼
我不知道有什么理由。我觉得他们只是不习惯;他们一年四季是穿鞋袜的,恐怕没下过水田。

根据这一点,来笑话别人是资产阶级,这是那个年代我们农民的偏见;现在的农民不是也不赤脚下水田了吗。

酒色夫
怪我,我有责任说清楚明白
聂耳
中国人说话喜欢跨大,美国人说话比较实际:get improved, 或 under control 即“有所改善””得到控制“等
南国铁树
受尽旧社会苦难,卖儿卖女,饿死冻死病死,为挽救沦亡的祖国而送别亲人捐躯的

才能深深懂得,这是我们古老文明的再生,这是让人失声痛哭的辉煌。

聂耳
又比如国人常说;工作基本完成。什么叫基本完成?是完成还是没完成?要我怎么来理解? 1/100%没做完就是没完成,这是应有的工作态
聂耳
在自然科学中没有”基本“二字。有就是有 1/100%也是有。或可以用百分比来表达。
吃素的狼
庆祝归庆祝,百年党史怕是还是写不出啦。一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写的人要盖棺论定,但既盖不了,也论不定。

还是只说今朝,比较有可行性。

酒色夫
统计学和逻辑学,在文学城已经害得有多少好ID被封了。我不说这个事了:))
z
zd3y
要不怎么说有那么多呆子呢。好像就精英们懂 统计学。
m
myiqim
丹棱县好熟悉的名字,想当初在国内工作时很多血吸虫病的文章都提到这个地方
黄桷树
长江流域这种病多。现在江苏这病也听说。
z
zd3y
1/100% ? 这是什么表达? 搞40多年科学了,我没见过,谁说说?
走石飞沙
哈哈,也想长见识。
r
reader007
你又抬杠了,和遗害中国2000多年的血吸虫病(西汉马王堆女尸就有)在中国第一次被基本消灭。

你又抬杠了,和遗害中国2000多年的血吸虫病(西汉马王堆女尸就有)在中国第一次在毛泽东的号召下基本消灭。解放前,不要说长江中下游地区,连苏北农村都有大量的血吸虫病死的(大肚子病)我父亲抗日战争时期活动在长江中下游,1941-1947就在皖北苏北及鲁南地区,说连部队的一些非战斗减员就是血吸虫病造成的。老百姓骨瘦如柴,但肚子腹水鼓着大肚子,亲眼看到卫生兵用消毒小刀,在病人肚子开刀放水,减轻其痛苦。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洽碰一位安庆籍清华同学,他说他大哥时70年代末可以下江河游泳,到了他的时候,父母亲就不允许了。也就是5,6年的光景。他大学回家时,就已常听说血吸虫病开始流行了,但不像每年冬天都有挖土,翻修田间沟渠,钉螺被灭埋,分田单干,无人顾及农田基建,水利沟渠失修,钉螺大量繁殖,农村又回到了2000多年前的秦汉时期,农民离家打工,赚钱糊口治病,无力回天。

酒色夫

目前我国血吸虫病流行的主要是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四川、云南等7省。近几年来,7省血吸虫病病人在80万人以上,且呈逐年上升趋势。据2003年统计,7省共有血吸虫病病人84.3万人,其中慢性病人81.7万人,晚期病人2.44万人。急性血吸虫病人数在1999年后,呈上升趋势。2003年7省报告急性感染1114人,较2002年同期上升22%。


一些专家不无担忧地指出,虽然与几十年前我国大规模防治血吸虫病初期相比,患者人数大幅下降,但值得警惕的是,近几年来我国血吸虫疫情回升。中国疾控中心寄生虫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周晓农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近5年来我国钉螺面积持续上升,2003年较上年增加了2.68亿平方米。全国20个纵向监测点中,17个点内发现感染性钉螺,并扩散至人群聚集的垸内区,加大了人畜感染血吸虫病的危险因素。

一些血吸虫疫区的调查结果验证了专家的担忧。四川丹棱县在1998年世界银行血防贷款项目结束验收时,全县钉螺面积降至275万平方米,人群感染率1.01%。但2001年调查表明,这个县血吸虫病人群感染率达到2.5%,全县16万人口中有15万人生活在疫区,在个别村人群感染率达13%。湖南省血吸虫病疫情也出现反弹。湖南省血防办副主任李华忠说,自1996年以来,先后在7个县发现了新的有螺面积,个别地方居民的患病率有所上升。


正如毛泽东诗句“华佗无奈小虫何”所说,血吸虫病在我国流行已有2100多年历史。血吸虫病生命力如此顽强,在于它除了一般传染病所具有的一些要素外,还有40多种动物能够感染和传播血吸虫病,正是因为血吸虫病传播环节多,单一的防病措施很难奏效,给血吸虫病控制工作带来了极大难度。

调查显示,在江湖洲滩地区,90%的血吸虫病传染源来自放牧的家畜。记者日前在洞庭湖区走访看到,垸外洲滩上一片草绿,一些牛羊在草滩上吃草。岳阳市君山区血防办主任李江辉告诉记者,近几年当地搞农业结构调整,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业,可牛羊等牲畜是血吸虫病传染源,这与血防工作阻断传染源存在矛盾。专家指出,目前基层动物血防机构不健全,防治经费得不到保障、治疗药物短缺,家禽传染源的查治难以开展,且管理难度大。

专家指出,长江流域洪涝灾害频繁,尤其是1998年特大洪水,使血吸虫病流行区钉螺扩散加剧。“平垸行洪、退田还湖、移民建镇”治水方针实施后,一些湖区许多过去通过围垦消灭钉螺的地区重新沦为钉螺孳生地。山丘型血吸虫疫区钉螺孳生环境复杂,交通不便,增加了灭螺难度。加上一些疫区环境没有得到根本改善,群众因生产、生活需要不可避免地接触疫水,造成重复感染。

此外,目前我国血吸虫病防治科学的研究水平还十分落后,远滞后于当前血防需要,防治技术没有突破性进展,防治设备陈旧。一些专家指出,我国急需开发研制高效低毒、廉价而使用方便的灭螺药物和血吸虫病预防治疗的后备药物。在防治设备方面,就像一位基层血防干部感叹的那样,现在使用的灭螺机还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使用的,没有多少改进。(2004年05月21日)

血吸虫病俗称“大肚子病”,是由于人或牛、羊、猪等哺乳动物感染了血吸虫所引起的一种传染病和寄生虫病。

血吸虫病在中国的流行历史可追溯到2000年前。中国在上世纪70年代分别在湖北江陵和湖南长沙两地出土的西汉古尸(肝脏、肠道)中查到了血吸虫虫卵,这一发现证实了血吸虫病在中国的流行历史至少在2100年以上。

新中国成立后,从1956年至1957年,中国对血吸虫病进行全面普查和防治试点工作。多方面的调查结果表明,中国血吸虫病流行区遍及长江流域及以南的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南、湖北、四川、云南、福建、广东、广西及上海等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当时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血吸虫病流行范围为,北至江苏省宝应县(北纬33°15),南至广西壮族自治区的玉林县(北纬22°5),东至上海市的南汇县(东经121°51),西至云南省的云龙县(东经99°50)。流行区最低海拔为零(上海市),最高达3000米左右(云南省)。其中,除湖北省宜昌到上海的长江中下游流行区基本连成一片外,其余均呈分散、隔离状态。

经过50多年的有效防治,中国大部分流行区已消灭或控制了血吸虫病。至1995年,已有广东、上海、福建、广西、浙江5省、市、自治区阻断了血吸虫病的传播,共有260个县2276个乡镇达到流行阻断标准,63个县736个乡镇达到传播控制标准。至2003年,未控制流行的尚有7个省、110个县、市、区、1066个乡镇,主要分布在水位难以控制的江湖洲滩地区(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5省)和人口稀少、经济欠发达、环境复杂的大山区(四川、云南两省)。中国血吸虫病流行省、流行县、流行乡镇较防治初期分别减少了42%、40%和53%。

据中国内地各省2003年底报告统计,2003年中国共有血吸虫病推算病人数843007人,较防治初期1161.2万人减少了92.74%;其中晚期病人24441人,较防治初期的60万人减少了95.93%。2003年中国发生急性感染仅1114人,较防治初期每年有约10000人急性感染、约1000人死于急性感染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