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了五亿元你会马上离职吗?

粉豆
楼主 (文学城)
 

 

 

 

 

 

原来做美食的第一视角是这样拍的吗??? 

 

气氛怪怪的

厨师你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耿直的胡律师

 

 

 

 

 

 

 

 

 

 

 

 

 

 

 

 

 

 

 

 

 

 

 

 

 

 

 

 

 

 

 

 

 

 

 

 

 

 

 

 

 

 

 

 

 

 

 

 

 

 

 

 

王源:我就一张脸,省着点丢。

 

 

 

 

 

 

 

 

 

 

 

 

 

 

 

 

【迷惑行为:肇事逃逸留下关键证据 警方一秒锁定逃逸车辆[拜拜]】近日,江宁警方接到报警,在南京市江宁区汤铜路横溪段发生一起面包车与奥迪车碰撞的交通事故,肇事面包车在发生事故后逃离现场。民警到现场一看,发现了逃逸面包车留下的关键证据(见图),警方随即迅速锁定车辆及驾驶员。目前,该案件正在处理。

 

 

 

 

 

 

 

 

小徐一直这么勇敢的吗

 

 

 

 

 

 

 

 

不上班怎么炫耀?活出自己的爽剧人生,车必须比老板好    对象必须比老板好看

 

 

 

 


 

 

 

 

 

财富密码拿捏住了

 

 

 

 

 

 

 

 

 

未来的苹果马克杯,把手需要单独购买

 

 

 

 

 

 

 

就,还挺好使的 

正道的光,哈哈哈哈

卖家路走窄了

 

 

 

 

 

 

 

 

 

 

奇异地图

 

 

 

 

 

 

 

 

 

 

 

 

 

 

好家伙,扭腰时报水平太高了,一条新闻标题集齐五常中的四家,捧一踩三。

 

 

不,滑铁卢有威灵顿,有拿破仑,这是五家都齐了。要是滑铁卢也算布吕歇尔元帅一份的话,还把老德给拉进来了

 

英文原版标题里还cue了懂王

 

 

 

 

 

 

 

 

 

 

 

 

 

 

 

 

 

 

 

 

 

 

大家好,我是大连理工大学化学工程专业专硕三年级学生,导师是Z老师。我的研究课题是。。

啊,别走嘛我不是来进行答辩的啦(笑哭jpg)

只是想来告个别,待会我就准备一挂解千愁了。

今年真是糟糕的一年呢,国际国内都鸡飞蛋打的,想当初为了逃避找工作考了研究生,结果刚考上贸易战就开打,就业形势一下严峻了起来。今年又赶上疫情,好像这三年读研期间世界跟闹肚子似的。

啊对了,说起闹肚子我不知怎么的越来越受不了圣女果,最近一次吃完之后拉了好几回。

然后我还想起刚考上之后没多久,一个认识的学长推荐我去跟Z老师学习,第一次跟Z老师见面他把煤化工行业的上下五千年都给我讲了一遍,讲到一半我肚子也不舒服,精神。也快绷不住了,但脸上还得维持认真听讲的表情。估计那一次是我人生中坚持最久的一次。之后每次找他,哪怕是问个小问题,都有可能让我坐在沙发上听他讲半天行业背景,从此我十分不乐意去找他商量事情。

这三年过的,额,过的挺快的,体会到了给研究生讲课的老师授课质量差到了酸奶没吃完放垃圾桶里一周的地步。上完大部分课程;就开始进实验室做实验了。

开题答辩那天,听完我的汇报,评审的老师嘟噜了一句“还可以”,问了一两个问题就结束了。其实吧,我挺希望他们能针对我的思路和目的给出更具体的意见来着,没想到那天我算是最快结束答辩的。

“多去看文献,看看别人怎么做的。”如果去找组里的老师问问题的话,经常得到这个回答。于是我综合了几个博士论文的实验思路和内容,就撸起袖子去干活了,然后我就跟我那台如同祖宗一般的实验设备开始了长达一年的交流,每次做实验前我都要先祈祷一下待会它可千万要一直正常工作,你能想象一台普通的实验设备正常工作的概率居然不超,过三分之一吗?我差点都把佛祖保佑几个字刻在它上面了。谢天谢地,它终于在今年1月份,我催了好几回组里的H老师后,算是修好了。

今年大概1月18日,我还待在实验室做实验,其实当时也有想过要不要申请寒假也不回家了,毕竟感觉进度不是很好,后来想着也没剩几个寒暑假了,还是回去了。

疫情爆发困在家里后,在家里人建议下开始备考公务员。过了半年回到学校,在宿舍隔离时我们开了线上组会,组里的老师看了我的数据,平静地表达了我的数据都没意义的评论。

啊?什么?我照着文献做的啊?不是你给的

建议吗?

好吧,是我不对,我太笨了,不懂得自己思考。

行吧,过去一年做的一切推翻重来。

夏天,拼了命地赶进度,还得跟其他人共用一些设备,于是为了提高使用效率,我把白天让给了别人,晚_上通宵了好几次做实验,期望着赶紧做完,我好专心备考公务员。

然后?然后就是不断地,不断地做无用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模一样的条件,每一次居然都能得到不同的结果,趴在电脑前看着自己的数据,感受着自己的心态一块一块碎落下来。

看着我的实验设备,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不知道是哪一个出了毛病,或许是脑子也说不定。

“不对啦!肯定是你自己的问题!

“我。。。 我哪出问题了?”

“你少玩点游戏,少刷些视频还会这样吗?”“可。。。可我确实尽力了啊?”。

“那就是你笨,懒,没用。这二十几年家里人给你这么多关怀,结果养了一个废物出来。”

“那。。。咋办?”

“你这样下去肯定延毕了,真丢人,几百万研究生,不缺你这么一个废物,去死吧。”“那好吧。”

我真是个够无聊的人,这样无聊的小剧场

我居然能自己演好几回。

想起了前几天开组会, Z老师说让我们赶紧着手构思专利,不然赶不上毕业。结果H老师怒喷:“不能让他们发专利!得让他们发论文!专利太简单了,发个专利就毕业,太水了!“

开的是线上组会,我当时通宵做PPT困得不行,听了H老师的话,我关掉麦克风苦笑了一声,精神了。

其实我觉得H老师要求挺合理的,我们组一直要求很宽松,以前连组会都不开,除了每年年末老师请我们吃一顿饭,年中夏天带我们跟当届毕业生一起出去玩一次之外,并不怎么主动跟我们见面。不过,对不起,我可能没办法满足您的要求了,把疫情夺走的半年还给我,可能还有希望,但在这个节点上,我看着自己的数据,除了绝望还是绝望。可能是我太笨了,可能是我太懒了,也可能那几台设备不足以完成我的课题。总之,以前我们组还没出现过无法按时毕业的,为了不打破这个优良传统,那我消失好了。正好国家今年正为了就业问题犯愁,我就不给国家添麻烦了,我想我这样的人也没有资格加入公务员队伍为人民服务。

如果我身上还有哪个部位能用的,都拿走吧。请把我烧成灰随便埋到哪块地里,好歹能贡献点养分。

谢谢你,谢谢你看到了这里。我其实算是个挺内向的人,第一次跟人倾吐了这么多。

想起了之前在美团点外卖时给他们的公益北面

想起了之前在美团点外卖时给他们的公益活动捐过一块钱,希望能实现我一个愿望,让我下辈子变成某间猫咖里的一只猫吧,野猫也行,毕竟猫的年龄十来年,我活了25年,也没比猫久多少。

希望家人朋友今后顺顺利利,祝愿国家一直繁荣昌盛。

 

 

 

 

 

 

 

 

 

 

 

 

 

 

 

 

 

 

大一,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自杀身亡。

那天是周日。回校,黄昏在宿舍楼梯遇到她,她看起来还是充满热情和活力的样子,毛毛的大眼睛,使劲儿抱了我一下,说:嗨!

她总这样,成绩好,能歌善舞,每个毛孔里都洋溢着强烈的情感。

那时候我们六个女孩子从睁开眼睛就泡在一起,上课,排练,吃饭,说八卦,玩。

 

晚上十点,宿管阿姨上来,说接到医院电话,让我们去一趟。

有人在在校外草丛里发现她。醉酒,手腕被割得乱七八糟,胃里洗出很多很多药片。但还是救回来了。

是因为男友劈腿。

 

救回来了就好。过了一晚,确认平安,医院让出院。

她父母在另外一个城市,外祖父母在这里。她不允许联系家人,我们也不敢告诉学校,决定把她带到一个本地朋友空置的住处,五个人轮流回学校上课,不回校的人就照顾她吃饭,陪她说话。晚上六个人挤在一起睡觉。

 

开始两天她一句话不说,终于,慢慢开始说话,甚至开始说笑了。我们轮流带来学校里的笑话和消息,她看起来几乎完全痊愈了,也不纠结于情伤,说原谅对方了,想通了。一周后,她说她想回家换换衣服,歇一天就回去上课。

 

早上,我们把她送回家,跟她祖父祖母说她生病了不舒服,一定要看好她。两位老人家一直说谢谢。我们告别,打算逃掉下午的第二节课去陪她说话。

 

下午第一堂课没上到十分钟我们当中的一个就被系主任叫出去,说她从楼上掉下来,被送进医院了,让我们赶紧先去,他先联系家长,随后就到。

我们在烈日下疯狂蹬着自行车,都没敢哭,一直蹬。什么都不敢想,只是一路神经病一样互相大喊:不怕!没事!没事!断手断脚,高位截瘫,都没事!摔成傻子也没事!不怕!

 

我一直记得两句话。

一句是:已经送到太平间了。

第二句是:从27楼跳下来,整个人都摔烂了,你们要看什么!

 

我们没敢去她的追悼会。

不敢面对她年迈的祖父祖母和她远道而来的父母。听说她是骗她祖母说自己要睡觉,让祖母给自己熬粥。祖父去看到房间里没人的时候反应特别快,跑出门就摁电梯上天台。

祖父是看着她从天台跳下去的,老祖母当时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内疚攫住了所有人。我们觉得自己害死了她。我们甚至深刻地恨她,非常恨。我们一遍一遍徒劳发问,怎么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加上亲人,加上一切快乐,都不值得她为此而活吗!

非常非常恨她,也非常恨自己。我们每天无端端哭了又哭,一两个月过去了才自控了一些。

 

后来那几年我们去看望她的祖父祖母,两位老人家后来不愿意见到我们,说见到我们就想如果她不死,就和我们一样大。

她的祖父反复自责:如果我不是太老了,我跑得快一点,我就能抓住她。

对她的恨和自责折磨了我们十多年。始终不明白,所有人和事和爱加在一起,怎么就不值得她活。她竟敢不活!她竟然舍得所有人。

我们约定无论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底线就是活下去。活下去,不要伤害身边的人。

 

再过了一些年,我们不恨她了,我们接受了事实,接受她的离开,也允许了她的离开,只是觉得痛惜,为了那样一个男孩,不值得啊。

 

但是,最终我想说的是,纵然这种死亡再不值得,再荒唐,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倘若听到有任何一个人公开说我的朋友就是懦弱活该,矫情,不负责任这类话,我依然会愤怒和受伤: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你当然可以谈论自杀议题。但对于每一个具体的死亡,将刻薄恶毒的快言快语加诸于这种具体身上,在那些依然爱着死者的人伤口上撒盐,是要获得什么廉价快感?

 

比起居高临下地指责自杀是不负责任的,我更想说的是,也许爱你和在乎你的人一定远远比你以为的要多,只是你没去看。过不下去的时候,把眼睛从自己身上挪开,看看他们,他们爱你。

 

 

 

 

 

 

 

婧芊
来一次不容易,好好活吧。。。
粉豆
看哭了
欲借嵯峨
粉豆发帖辛苦,待会儿去大鸭梨修机器顺道给你买只北京烤鸭问候:)
N
NewBird
不错的杂烩,谢!
h
hibiskus
好可惜,2例学生自杀,高校有责任及时心理干预,尤其第2例
5
500miles
孕妇打人算群殴,哈哈哈哈哈
移花接木
我在加拿大学校时一次教研室来了个访问博士生,我听到他张嘴说的第一个字rubbish,心说:外国人!

我们单位的janitor  指着managers的鼻子数落,你们这些人自己立的规矩,自己不遵守,

recycle in garbage, garbage in recycle, waste in recycle, garbage in waste, 我有点晕

移花接木
孩子想买个ipad PRO+笔+USB3Hub,我曾答应她钱不够我给补足,有些超预算,问我她是否应该买内存低的版本,我支持

了她的原定ipad版本,但取消了笔,usb3hub, 从亚马逊买了支笔+hub,还加上一个保护套字,最终1600搞定

5
500miles
看来我是越活越冷血了,,加拿大的滑铁卢大学基本上每年都有学生自杀,看多了就麻木了
爪四哥
胡律师V5 !
阿尤
不会立即辞职,拿出一部分钱,把公司买下,命令前老板干活去:)
阿尤
你徒弟吧?
5
500miles
这样做是拿自己的钱不当钱啊
阿尤
算了,别还没拿到钱,我们先吵起来了:)
M
MMMMM06
我辞职…头也不回
o
ozxlu
不可因利忘义。不辩明白,这钱不要也罢!
移花接木
占蜜姐这里,据说被90%以上的海归富二代证明最有效的败家方法就是自己创业,比炒股票更有效
阿尤
M
MMMMM06
回家做月饼喝咖啡种花养猫遛狗…
爪四哥
中五亿,就这?这要求可真低 。。。

如果是我,天天去吃麦当劳

t
toyota1
应该问中了五亿元你会马上离婚吗?
M
MMMMM06
我喜欢小资生活,你这个土豪…
阿尤
爪哥肯定包全奶
5
500miles
如果是五亿日元恐怕律师费都不够
爪四哥
如果是五亿津巴布韦币恐怕一张手纸都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