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里的答案(一百八)

d
dontworry
楼主 (文学城)
108 两个女儿   脚上的固定器终于被拆掉了,医生说我可以走路了,可是我才一迈步就摔了个趔趄,幸亏护士很经验的扶住了我。   医生毫不意外的说:“你这是长时间不走路,腿部肌肉跟大脑脱钩忘记怎么走了。腿伤病人刚康复时都这样,没关系的,练习几天就好了。”   我还以为拆了固定器自己就可以健步如飞了,结果还要重新学习走路,这让我十分沮丧,原来用进废退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呀。   我和谭天中午吃饭时间又增加了一个项目,扶我练习走路。受伤的脚长时间不活动,肌肉绵软无力,似乎没有力气支撑身体,我像只企鹅似的摇摇晃晃,比第一次溜冰还要狼狈。   “你先迈那条好的腿,站稳了再迈受伤的腿,然后试着一点点把身体重量加到那条腿伤。不要一下子把重心移过去。” 谭天在一旁搭着我的手示意我再试试。   我半信半疑的按照他说的做,慢慢移重心让脑子和腿都有准备过程,受伤过的腿虽然反应慢但还是渐渐能够接受大部分的身体重量。   “你怎么这么有经验啊?上次去看医生,他都没跟我说过这些。”   “医生哪管得了这么细致。这是上次我妈妈摔伤后我自己总结出来的,没想到又用上了。”   “你不用扶我,我试着自己走走看。” 我很兴奋自己迈出的这几步,跃跃欲试着独立走路。   “行,我到前面接着你。你看能不能走过来。”谭天向前走了十来步,张开双臂迎接我。   我一脚深一脚浅缓慢的挪着脚,谭天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我每一步移动。每当谭天非常专注在某件事情上时,就会微微眯着眼睛,乌黑明亮的眼珠把所有的光凝聚成一束,仿佛带着穿透力。这样的光在他捣鼓电路板时会有,在聚精会神写代码时也会有,但他从来没有把这样全神贯注的眼神给过我。他看着我时大部分时候眼里像闪着漫天星星,带着笑意,凝聚不成一束光。我曾心里暗暗希望,我要是能变成一块电路板,他是不是就会这样痴迷沉醉的看着我。然而现在他的眼光不止是一束光,简直成了卫星跟踪器,寸步不离的集中在我脚上,如果加个凸透镜,那绝对会燃烧。   我不想他只盯着我的脚,于是捣乱说:“哎, 你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很像爸爸教小孩子学走路。”   谭天眼睛仍旧盯着我的脚一动也没动,嘴里却自然而然的说:“那以后就由我负责教咱们女儿走路好了。”    我被他这冷不丁冒出来的“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吓得一哆嗦,两腿一软往前扑了一个趔趄。谭天眼疾手快的在我倒地前迎上来搀住了我。   “你……你满口胡言乱语。” 我羞得满面通红的想要推开他,“你……你胡说八道,信口雌黄,一派胡言……”   谭天看我着急的样子吃吃的笑着说:“成语真多,用完没?”   “还有……信口开河,居心叵测……” 我不甘心的继续补充。   “哪有,我只不过是心直口快罢了。再说不是你说我像爸爸的嘛?”    “我是说你像我爸,又没说你像……” 我羞于重复他的话,卡在那里不知该怎么表达,“你偷换逻辑。”   谭天乐呵呵的说:“我像你爸,将来咱们女儿一定很像你,逻辑不是很通顺嘛。”   “为啥一定是女儿?这里逻辑就不通嘛?” 可话一出口,我就意识到自己被套进去了,我这不是变相承认嘛。平日里我觉得自己伶牙俐齿的,可是跟谭天说话的时候我经常笨嘴笨舌的词不达意。   “我喜欢女儿,一个像你,一个像我。还要养一条狗。” 谭天顺竿子网上爬。   “为啥还能有两个?计划生育不会管的吗?” 踩了一个套后,好像就有种虱多不痒的无畏,我也不怎么在乎是不是接着踩套。   “你不是要出国去吗?那我当然得陪着你喽,不然哪来的女儿?国外不用计划生育,你想生几个我都同意。” 谭天越说越开心,一副马上就要光荣升级的幸福模样。   说实话,我并不怎么喜欢小孩子,虽然小孩子总是很喜欢我。寝室里卧谈会时,有时大家会讨论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杨豆豆说希望将来有个女儿,她总是表现得恨不得一结婚马上生个孩子出来玩似的。寝室里别的同学对孩子性别各有偏好,却只有我说不喜欢小孩,没想过要生孩子。   据我观察谭天十分喜欢小孩,去年支教的时候他跟那里的小朋友玩得不亦乐乎,发自内心的享受跟小孩子在一起的时光,不像我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我害怕怀孕生孩子的痛苦过程,也不想面对养育孩子的种种艰辛,但是看到谭天聊起孩子时眼里闪着喜悦美满的光,像阳光下的一滴金色的蜜,我心中的一角被扯动了,突然莫名有种大无畏的勇气,想陪他一起实现这个愿望。将来我们要有两个女儿,一个像我,一个像他,从此我们就成了有血缘链接的亲人,再也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对了,我们还要养一条狗,他负责溜狗,我负责喂食,一大家子其乐融融。   我扶住他的手站稳了脚说:“那再给你点预备实践机会,继续教我练习走路吧。”   每天的勤加练习果然让我的脚恢复得很快,五六天后,我能够行走自如了。王桦和我预定的去美国领事馆签证的日子转眼也快到了。一直听人说去美国签证有很多被拒签的,王桦和我提心吊胆的认真准备了各种签证材料,每人都有三大个文件袋。王桦甚至连小学毕业证都让家里人给传真过来放了进去。   在路上王桦一遍又一遍的检查自己的材料。我看到他把所有资料分门别类的用曲别针别着,上面用便签纸写了类别备注,每一类别里的材料都是按年代时间顺序排列的。   我夸他说:“你还真是做会计的料,归类得这么干净仔细。”   “那是自然的,不能让这种小事耽误了签证不是。” 王桦一边说,一边把手指放到嘴里舔了舔,继续翻看他的材料。   忽然他一脸讨好的抬起头说:“林溪,一会儿面试时,你排我前面吧。”   “为什么?” 王桦这种算盘打得噼啪响的人,但凡他提出的要求我都得留个心眼。   “你口语好,帮我探探路。我看到老外还是有点发怵,怕跟他们说话。” 王桦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光洁肥厚的笑脸像个元宵似的浮出了水面,“哎,要不我帮你整理材料作为回报?” 说着他伸手去拿我的文件袋。   “哎,不用了。” 我想到他的手指上还沾着口水,心里泛起一阵恶心,赶忙把文件袋收起来,“我已经整理好了,不用再麻烦你了。我先就我先,反正都一样。”   “我就知道你乐于关照同学。” 王桦继续埋头第三遍检查他的材料。他的手指指根粗指尖细,很像白色的胡萝卜。他每翻一页材料就舔一下手指,页边角由于微弱的洇湿而微微翘起,好似菜场里被剥下来丢弃的卷心菜叶子。   等我们来到领事馆时,王桦已经把他的材料翻了五遍了,边边角角卷得越发像卷心菜。他大概自己也觉得纸张皱得有点难看,使劲儿的用胡萝卜手指反向压着纸张边角。   我忽然想起来以前杨豆豆说过她对手长得好看的男生,没有抵抗力。她以前给我秀陈可的照片时,还特意强调让我看陈可的手。我记得那是双十指细长,根根如葱管,骨肉匀称的手,我当时甚至觉得这么漂亮的一双手长在男生身上有点浪费。一双芊如柔荑的手抚过自己的脸庞和胡萝卜插着卷心菜叶子的感觉那肯定是不一样的,我突然有点理解豆豆为什么对王桦总是没那么上头了。   在领事馆门口,我依言排在了王桦前面。面试官是个栗色头发蓝灰色眼睛的年轻男人,穿着白色衬衫,打着一条同是蓝灰色的领带。他无名指上的戒指看上去很新。   在回答完了他的“How are you doing?” 后,我说:“你的领带和你眼睛颜色很配。你太太真是好品味。”   签证官诧异的从证件堆里抬起眼问:“你怎么知道领带是我太太的买的?”   “你的领带跟她的耳环是一个颜色的。” 我指指他放在桌上的全家合影。这种在配饰颜色搭配上呼应出情侣感的小心机,我打赌99%的男人都想不出来,所以认定是他太太买的。   “哇,我以前都没注意到。” 签证官恍然大悟的说,“这是我结婚周年礼物,今天回去我一定要告诉她。”    他又笑着瞧瞧我说:“你有一双鹰一样的眼睛。”   “你太太一定会很高兴你发现她的用心了。”    接下去的面试中我们基本都在闲聊。签证官除了问了我为什么要去美国,看了对方学校的邀请函和我们学校的证明外,其他什么材料也没看,就告诉我说签证通过了,十个工作日后会收到带签证的回邮的护照。   爸爸曾经教过我,在跟人相处的时候,聊些能拉近对方关系的话题,事情就会好办很多。这方法看来不仅在中国适用,在老外身上也一样。王桦看到我顺利拿到签证出来,也备受鼓舞。   轮到他进去时,刚好也被叫去了那个签证官的窗口。王桦非常聪明的说:“我是刚才那个女生的同学,学校让我们一起去交换。” 签证官估计也懒得再费事看材料,很快就给王桦也批了签证。   王桦抱着他那一大摞材料喜气洋洋的走出来,嘴不对心的埋冤到:“我准备了这么多材料,竟然什么都没看,真是白忙活了。” 其实他的大汤圆脸已经笑得芝麻馅儿都快溢出来了。   “既然今天这么高兴,我们到附近去撮一顿再回学校吧?” 一大早出来到现在我已经饥肠辘辘了。   “哎,那可不行。前段时间忙着准备材料都没时间陪杨桐,她该不高兴了。我今天早点回去跟她报告喜讯,陪她吃饭去。” 王桦晃荡着大汤圆脸说。   看着那汤圆甩得快要破皮的样子,我心里阵阵好笑:“行行,24孝模范男朋友,给你加分。我回头把你急着回去跟她吃饭的事再大肆表彰一下。”   “还请多多美言。” 王桦腆着笑脸说,“不白请你帮忙的,我已经找熟人看了机票,价格挺合适的,要不要把你的一块儿订上?”   学校直接把机票钱和生活费都给了我们,机票上省下的钱可就都是自己的了,王桦这么精明肯定早就算好了这笔账。我乐得省了麻烦。“好呀,你都看好了,你就帮着买吧,谢谢啦。”   王桦也是有王桦的好处的,大汤圆里馅料足实,比绣花枕头强。
F
FionaRawson
沙发
黎程程
二发,谭天EQ高,很讨人喜欢,这样的男孩子还帅的话,简直不给别人活路。
F
FionaRawson
预测王桦出国后必然立刻出轨。我感觉这个面试官就是不愁当年遇上的那个面试官的样子,嘿嘿。

王桦真是个投机者!

“我并不怎么喜欢小孩子,虽然小孩子总是很喜欢我”,可可说过类似的话。实际上,她就是对小孩子很好,只不过她对自己要求太高,认为这么好还不够好。

要不要把你的一块儿定上,感觉这里用“订”比较好。

F
FionaRawson
这样的男生要是不具备“自动鉴婊”能力呢?嘿嘿,不解释了。女主出国后咱们再看啊:)
可能成功的P
不喜欢小孩这一段是不是不愁的亲身经历呀?我原来也挺怕小孩的,也是小孩比较喜欢我。

然后试着一点点把身体重量加到那条腿

 

望沙
三发发发,林溪和签证官的场景是生活纪实文学:)
可能成功的P
呵呵,刚刚在下面说呢
可能成功的P
大汤圆的描述很得意:)
F
FionaRawson
英雄所见略同
d
dontworry
上茶
d
dontworry
嘿嘿,你刚好是从谭天开始对林溪好了之后看的,之前他已经被大家批得不敢露脸了。
d
dontworry
谢高妹,去改过来了。王桦是个有空子就钻有便宜就占的人,不过也很实惠,且看他和豆豆的故事。
d
dontworry
谢可可,我刚才还盯着这句话看了好几遍,觉得有点不对,但又没发现,今天糊涂了。
d
dontworry
我是真不太喜欢小孩,偶尔玩一下还好,养起来觉得他们好麻烦。不过不知为什么小孩很喜欢我,有好几次路上偶遇的小孩

抱着我要跟我回家,很搞笑。

d
dontworry
哈哈哈,好多年前的事了,记忆已经模糊了。
d
dontworry
我在写这集的时候一定吃了汤圆,哈哈
d
dontworry
你们竟然都有同感
j
julie116
同喜欢汤圆脸露馅儿的比喻,头一次见
浮云驰
这集甜呀!谭大帅哥终于进入深爱状态啦!只要他有回应两人就看着般配了。王桦的细节很赞一下看出人物性格了,但他和豆豆应该不长
阿芒
这个大汤圆的比喻好强啊,反复几次之后王桦这是跑不脱这个形象了。故事真顺溜,一路看下来看得挺舒心的。:)
d
dontworry
哈哈哈,谢谢大家喜欢,做吃货也是有好处的
d
dontworry
是的,林溪要的也就是他的回应,至少我出二你出一吧,怕的就是他自以为是的回应。王桦绝不是个形象高大的角色,他有算计也有可用

之处。

d
dontworry
谢谢阿芒。王桦皮薄馅多,豆豆也是看中了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