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谷雨立夏间》25 失控

可能成功的P
楼主 (文学城)

那日比赛之后,立夏去谷雨家的餐馆吃了馅饼,却没能见到心底那个影子和眼睛,颇为失望,但是不敢表露。好在馅饼很好吃,妈妈说以后再来。离开餐馆,上车之前,她扭头再次看向玻璃窗上的广告,在心底匆匆画下他的速写,待回家后再填充细节。

那夜,立夏对比谷雨的素描和以往自己画过的无数出现在梦境里的眼睛,几乎确定他们就是一个人。可是,他到底是谁呢?和自己有过什么关系?为什么对他的印象在自己什么也记不得的日子里还是那么深刻,但是当自己记起来好多好多事情以后,却独独记不起他?

她对于自己的记忆,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总有什么错了位的感觉。就好像一大幅拼图,看着似乎每片都嵌入彼此,可摸起来不是那么平滑,明明知道有几片错了,可又死活都找不出来。

她现在对自己的失忆有完整的剧情:父亲车祸死了,她参加了葬礼,回到家不久发高烧,住院,醒来就什么也记不清了。那么她梦里在浓烟中的急迫真的就是梦境吗?她问过妈妈,妈妈心疼地说:“宝贝,那就是因为你焦虑紧张啊,才总是做噩梦。”

立夏不是那么肯定。于是,她故意没有讲梦里的那个人影和眼睛。这也许是整张拼图最后的一片,关键的一片,她要紧紧握住。

八月中,立夏开学了。第一天,她换上白色马球衫和黑白红三色苏格兰裙的校服,书包里塞着玫瑰红色的毛线开衫,惴惴不安地随着立初霜来到学校。上星期立夏已经拿到了课程表,第一堂课是数学,这让她松了口气------自己不怕数学,其实只要第一堂课不是物理就好。

立夏原本的功课不错,但是偏文科。如今空了这么久再次回到校园,对自己有诸多的不自信。妈妈请了私教,补了课,甚至也带着她预习了功课,但立夏心里还是打鼓。

402。立夏看看门牌号,进入一个坐了一半学生的教室,在最后一排找了个角落坐下来。还没等她把书本拿出来,一个短发高个子女生就一屁股坐在了在她身边的空座位。

“嗨,我叫Liz。你新来的?好像从来没见过你。要知道,这么小的学校,一年之后你就会认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Liz身上一股子香烟味,让立夏不由自主摒住了呼吸。

“哈喽,我是Summer。对,我从香港转学来的。不过,我小时候在美国读书。”Summer尽量礼貌地回答。

Liz捋了一下头发,立夏看见她栗色短发的下面一层却是淡紫色的。看见立夏的眼神,Liz笑着说:“你不知道吧?都这个年代了,学校那帮老修女还是不让学生染头发。你以前上公立还是私立?”

“私立,在美国是独立学校。在香港是天主教学校。我们也是规矩很多的。”立夏想着说点轻松的话题,于是道:“裙子长度都有规定,不可以在膝盖之上。”

Liz嘿嘿一笑,不由分说搂住立夏的肩膀,脑袋凑过来,说:“你看看,班里有几个裙子在膝盖下面的?规定是有,对策也有。慢慢你就知道了。”

立夏自己的裙子刚刚落在膝盖下面。昨天晚上她和妈妈现改的------腰身太肥,裙子太长。立夏看见立初霜手脚笨拙地拿着针线的样子,忽然意识恍惚。妈妈以前很会做手工的呀,自己陪睡布娃娃还是妈妈做的呢。难道是因为她很久没做了?于是,立夏接过来自己动手改裙子,然后在镜子前面试穿。

看着立夏修长优雅的小腿线条,隐隐露出饱满的肌肉,是青春特有的刚柔并济。多年前,立初霜也是那么羡慕姐姐的腿,而自己的腿虽然也修长,但是缺乏长期锻炼才能形成的线条。如今努力锻炼,稍微有了些许改善。年轻真好,什么事情都不那么费力......

上课的铃声响了,老师是一个头发微秃的中年白人男子,介绍自己是学校电台的主管,欢迎大家去参加播音俱乐部。班上才不到二十人,几个一看就喜欢穿着打扮的女生坐在一堆,几个肤色各异的坐在一堆。Liz招呼一个胖胖的戴眼镜女生过来坐,她们显然是朋友。

老师讲的内容,立夏其实已经懂了,所以上课的时候就走神儿观察每个同学的背影和小动作。那个红头发的女生在桌子底下藏了书,低头看得入迷;那个金发披肩的女生时不时翻出来小镜子查看自己妆容;小个子的深色皮肤的女生总是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Liz身边的胖女孩居然一直在偷吃饼干......

早上安静的阳光从玻璃窗里射进来,给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明媚和随意。这教室里每一个人似乎都坦然行走在自己的人生长河里,唯有立夏觉得是个没有来处的陌生人。

为什么?自己的很多记忆都恢复得很不错,就是记不清那些学校、旅行以及和父亲家人的生活片段呢?那些内容一直像是沉入长满绿苔的湖水里,因为没有阳光的照拂,滋长着数不清的污浊和迷惑。

她记得高中的好朋友,但是具体的情景却很有限,没有她们一起在学校的时光。立夏觉得自己的记忆好像是被输入某些内容的硬盘一样,是有选择性的。一想到这些,立夏就开始头疼。她其实不想上学,她想回家,想去滑冰、打拳。她知道同学们也许都在计划将来上大学的事情,可是她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妈妈问过她想读什么专业,立夏说不出来,就说历史。好在妈妈不是那种典型的华人妈妈,她无所谓,说只要立夏喜欢就行。不过,没了压力,让立夏没了轨道一样。她只有慢拖拖地前进,没有动力,也没有飞奔出轨的风险。

立初霜曾经说过:“读什么专业都没关系。毕业以后跟着妈妈做生意就很好。”

也许,会很好吧......

一晃就到了下课时间,学生们抱着书鱼贯而出,在走廊和楼梯间摩肩接踵,奔向下一堂课的教室。立夏匆匆和Liz分手,跌入了人流之中,一时间找不到方向感。

下一堂是英文。立夏满头大汗地冲进教室,找到一个座位,急急坐下,希望不要被任何人看见。还好,大家似乎都有自己的朋友,在叽叽喳喳地交换暑假心得,没人注意她。立夏塞上耳机听音乐,低头装作读书,盼着早点开课。

“嘿,你就是Summer?”立夏听见这句话从身边飘过来,赶紧摘了耳机,看见一个一脸严肃的金发女生站在她面前。这女生好漂亮!立夏在心里惊叹。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女生就俯下身,压低嗓子说:“Liz text给我,说有个新来的中国女生很可爱。你是中国人吗?”

立夏点头,又摇头,说:“我是韩中混血儿。不过,我在香港生活很久。我叫Summer。”

“Sarah。”

Sarah漂亮的蓝眼睛看了看旁边,又盯回立夏的眼睛,道:“别打Liz的主意,她是我男朋友。” 说完她就在前面一个位子坐下来,留立夏瞠目结舌。

好不容易捱到了午饭的时候,立夏疲惫地排队买饭,一个人走到休息室,准备一边吃饭一边做功课。想到下午放学以后可以去滑冰,她才感到了一丝轻松。

人声嘈杂,立夏边吃味道还不错的通心粉,边在本子上写数学题。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机械运转的“嗡嗡”声,立夏立刻脊背挺直,浑身发冷。她僵硬地扭过头,发现那可怕声音的来源是墙角桌子上的一个方形带玻璃窗口的东西,其中一个转盘在转动着。

这是什么?一种炉子?看看周围的人都很正常,一个女生还悠闲地站在那东西前面等着。

立夏喘不过气来,举起双手捂上耳朵。

“嗡,嗡......”那声音似乎是有穿透力,透过指缝,透过鼓膜,一直穿入她的大脑。

“叮~”

立夏像是被子弹击中一样,开始尖叫起来。周围的同学极速从她身边散开,好像她是看不见的瘟疫的源头。

立夏的眼前一阵白光,脑子里听见的是剧烈的爆炸声,然后整个人让浓烟包裹,透不过气来......

 

立初霜从刚刚入行的公司辞职,正式加入了Frank的公司。这一段时间,她已经给Frank的卖主们带来了好几个优质的现金买主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他们决定把生意都放在一起,也避免了立初霜的佣金被前老板分成。

“Faith!你是我的福星啊。”Frank经常这样感慨。不但是生意好,而且天天能看见那么一个优雅美丽的女人,让Frank觉得自己都飘了。

他这辈子算是阅人无数,其中女人也不少,但是他没有认真接触过立初霜这款的。在他眼里,立初霜最大的特色不是漂亮,而是对他的不在乎。那种不在乎并不是傲慢,也不是戒备心的伪装,而是一种掌握乾坤的自信和不屑。

Frank觉得自己开始卑微了。这种感觉似乎在初中之后就没有过,让他觉得自己年轻了起来。有钱有气质有外形,在两性关系中所向披靡的Frank,如今有了新的体验和视角,觉得真是上帝的恩赐。

他这会儿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玻璃门打开,正好可以看见立初霜在会议室工作的样子。Frank正在给立初霜打造一个自己的办公室,还没有完工,立初霜不介意先在会议室工作。她这种不矫情的样子,也让Frank着迷。

立初霜今天气色很不错,好像是用了新的唇膏和腮红色号。她穿了米白色的重磅真丝衬衣,烟灰色的修身西服裤子,披了一件淡藕荷色的薄开襟长衫。她站起来走动的时候,衣袂飘飘,把Frank的心思都搅乱了。

他给她发短信:Faith,中午吃什么?

立初霜扭头一笑,瘪瘪嘴,耸耸肩,意思是无所谓。

她的脸多生动啊,比起那些打了太多针的冻龄脸,更有摄人的魅力。Frank又写短信道:我哥说他办公室旁边开了一家中国馅饼店,很不错,要不要试试看?

立初霜干脆走过来,说:“我想认识一下你兄弟,如果可以,就去那家店。对了,我吃过,很不错,我女儿也喜欢。”

“那太好了。到时候给你家的小仙女也带一点。”Frank心情大好,打电话去约Fred。

中午的时候,Frank和立初霜准备出门,立初霜的电话响了。Frank一边帮她拉开门,一边看着立初霜的脸色逐渐变成了白纸。

“我要去医院。Summer出事了。”

 

立夏在医院里醒过来,一时不知身在何处。白色的周遭为背景,眼前飘舞的是黑烟;在寂静的病房,立夏却还是能听到刚才的“嗡,嗡”声。她把脑袋捂在被子里,呜呜地哭。她受不了了,她要逃走。

“小夏,小夏,是妈妈!”

立夏止住了哭泣,从被子里探出头,看见妈妈关切的眼神,忽然就委屈极了。她伸手抓住妈妈的衣袖,嚎啕大哭:“妈妈,我不要去上学。我再也不去了!”

立初霜呆住了,但是很快将立夏拥入怀抱,轻轻拍她的后背,不停安慰她:“没问题,不去,不去!”。今天听了学校的报告,说立夏无缘无故尖叫,然后崩溃晕倒,至今在她心里还是一团迷雾。这到底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检查过后,确定立夏身体无碍,她们母女二人就回家了。午饭和晚饭都没吃,两个人也没力气做,就煮了两包泡面。立夏沉默地吃面,吃到一半,眼泪汪汪地说:“妈妈对不起,今天我搞得大家都乱成一团。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立初霜笑笑,说:“没事。别放在心上。”

“妈妈,你刚才答应我不去上学了。是真的吗?”立夏的眼睛里充满了哀求,没等立初霜开口,立夏的眼泪就争先恐后地替她求情。

“唉,小夏,你不去上学也可以。要不然,咱们home school?”立初霜觉得这也许更适合立夏。

“真的?谢谢妈妈。”立夏摸了一把眼泪,露出来谨慎的甜笑。

晚饭后,立初霜安排立夏洗澡,休息,然后给她泡了花茶,一起在冥想室里坐下。舒缓的音乐响起来,立夏喝茶,看着大闹钟的钟摆在墙上划过,一次次地像是一个个温柔的提醒:放松,放松,把身心交给你即将进入的安全世界......


~~~~~~~~~~~~

故事纯属虚构,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谢谢!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长篇小说《谷雨立夏间》26 模仿与说服 长篇小说《谷雨立夏间》25 失控 长篇小说《谷雨立夏间》24 限制令 生活给的柠檬,不仅仅可以做柠檬水 长篇小说《谷雨立夏间》23 飙车
F
FionaRawson
沙发
望沙
发发发
黎程程
大发特发,十几岁叛逆期的女孩子不好带。
F
FionaRawson
这显然是要记起来了,“母亲在火灾里死了”,这点迟早冒出来啊,她记不得也会最终从谷雨那里了解到的。

她有意没有讲梦里的那个人影和眼睛,用故意刻意更好些?立夏也知道留心眼儿了啊。

F
FionaRawson
看到改裙子那里,又觉得初霜其实也照顾了立夏,功不可没。这种问题女孩跟着姥姥长大,恐怕问题更大?

因为没有阳光的照拂,滋长着数不清的污浊和迷惑,写得好。谷雨就是阳光。

“她是我男朋友”,只是一个比喻,还是真的同性恋?

F
FionaRawson
排气扇那里,好像很多自闭症的孩子(西方居多)特别害怕噪音,或者粗糙的触感是吧?我现在很喜欢看这几个中年大哥大姐的故事啊,

哈哈哈。要不就让Frank和初霜成了吧?他俩挺逗的。

哦,原来你说的“不一定上大学”是这么回事。

望沙
说过题外话,养孩子不易,不论初心是什么,能够养大,给好教育都是恩德,就是亲生的子女,长大还不是离心,很多成仇人
望沙
这篇看的压抑,发觉可可故事都是这种孩子,不是继子,就是非亲子,能写这么生动有趣细致,心理真强大
望沙
人生补丁的故事,牺牲一个修补一个,有时候这种修补得到的是仇恨

网上一个侄女父母亡了,大伯抚养长大,供大学毕业工作,后来把大伯告上法庭,因为大伯家拆迁没有给她分钱。

可能成功的P
发cookie

可能成功的P
同发同发
可能成功的P
程程错过了故事开头:立夏不是叛逆,她父母死了,自己失忆,小姨假装她母亲,催眠暗示她就是亲妈。
可能成功的P
嗯,谢谢!也许外界刺激反而可以激发深层记忆吧?
可能成功的P
立初霜的确用心照顾立夏,希望当个好妈妈。跟着姥姥的确问题更多,后面会讲。那个女子高中就是不是同性恋啊。
F
FionaRawson
你今天说的我都同意。孤儿就是要从不记事的时候开始才能“喂熟”,十几岁了会整天回忆亲父母,换成我,我就是你姨,怎么了?

你亲妈去哪里了?不知道,别问我,我现在养着你呢,好吧?我不需要你感恩,但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不需要藏着掖着的。为了你“好受”我就假扮你妈,等你日后回忆起你妈,你会理解我吗?你还觉得我骗了你,我对你有企图。

可可有大爱,咱们不能和她比。我自己亲生的娃都没初霜这么个耐心。

望沙
国内网上说,养别人孩子,扶持他,就是给自己掘暮,多尔衮都搞不定的事情,普通人更不行
望沙
这是我佩服可可的地方,她和采心一样专攻人性的弱点
浮云驰
立夏的校园生活还挺有趣的,她难道是想起来了吗?后面那个谨慎的微笑有深意了。初霜是个女强人,可惜原生家庭伤痕影响了她
可能成功的P
的确是啊,人有心理问题就脆弱很多。我读过的几个例子是自闭症孩子特别怕光滑的东西,一个小孩不肯穿衣服,喜欢睡在地毯上
可能成功的P
这部小说中年大哥大姐的故事很多。因为整个故事的源头在他们身上。Frank和立初霜能不能成,关键在于立初霜。
可能成功的P
沙沙犀利!人间万象,很难以几个案例总结啊。我也不想总结。大家就看个案哈:)
可能成功的P
养大给好教育就是恩德,太同意了。算是积德吧。立初霜嘛,也许她是根源。她的结局早就让自己写下了。其实
可能成功的P
孤儿社会养不现实啊。美国以前的孤儿院基本上都改变形式了,都到了foster family
可能成功的P
嘿嘿,真的啊?我想想看:大果Abby是互换形的,阿P那里没有吧?如果不算阿P;如絮里是Mat,开始不知道不是亲生的。

立初霜也许自己就是大家的"业力"?

可能成功的P
嘿嘿,立初霜可不一定是为了立夏“好受”才扮假妈妈的。等着大结局(也许不到大结局)你骂我吧,不剧透!
可能成功的P
沙沙的话完全同意。侧面帮我剧透LOL
可能成功的P
哈哈哈,我写的父亲也博爱呀:)采心不来原创玩了,怀念以前大队人马的热闹。
可能成功的P
立夏受到刺激,激活了一些深层记忆,自己很迷茫。关于立初霜,浮云看得准啊!
浮云驰
就是说立夏还是没有完全想起来,但是已经隐约觉得有点问题,而这个问题很可能跟妈妈有关是吧
可能成功的P
是的,但非常模糊,连自己也不肯定
A
Anthropologi
赞!我要是弗兰克也被初霜女士迷住了。人,还是有点征服欲的。可可写得好!这部的复杂度大增啊,我欲罢不能
可能成功的P
谢谢安妹!调时间一大早就醒了、看到安妹好开心!
c
color_bird
呀这是什么cookie没吃过
可能成功的P
嘻嘻,是我家LD出品的shortbread cookies。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