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体武侠小说:梅花步摇簪(上)

爪四哥
楼主 (文学城)

前言:

疫情期间,难得一笑。没心情写段子,改贴武侠小说吧。前几天贴了篇侠骨丹心照春秋(微型武侠小说:侠骨丹心照春秋),今天接茬码。为纪念金庸大师去世一周年,四哥与我们海外文轩的美女作家夏妹妹合写了一部穿越体武侠小说。贴上来,搏大家难得一笑吧。

梅花步摇簪

作者:夏婳 爪四哥

(序曲)

美国乡下,喧闹是奢侈,寂静是常态,尤其清晨。闹钟只响了一下,我便惊醒,迷迷糊糊间感觉一脚踏进恶梦,腰疼得厉害。动一下仿如万箭穿心,锥心裂骨。

想起我那对七岁的双胞胎儿子,昨夜练他们的“闲得发疯猴式拳”。玩着玩着动真格的,招招式式将对方往死里打,家里瞬间变成格斗现场。急得我放下锅碗去拉架。当时感觉腰似乎拧了一下。

谁料隔了一夜发展到这般田地,我龇牙咧嘴叫苦不迭,只有躺回床上。遥控指挥着家里的大小事情,等喧嚣归于平静,大小少爷终于出门。我长舒一口气:“这美国的家庭主妇简直不是人干的活,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时时刻待命。”

好友宝儿打电话来约一起去商场捡便宜,我有气没力地解释着。宝儿说这么严重要赶紧去看医生。我苦笑:“你是第一天来美国?这里的医生除了开点不管用的止痛片,还会做啥?”宝儿给逗乐:“谁说让你看家庭医生了,我带你去看传说中神奇的针灸,管保她针到你痛除!”

我将信将疑地跟了去。诊所位处商场的地下室,家俱黑漆漆的,昏黄的灯光,跟地上的空间成了两个天地。前台接待了告知需要等会。我拿出手机准备刷微信,才发现地下室手机都没信号。“简直是回到了原始社会。”我心里直抱怨,宝儿是故意对自己这般“无微不至”吗?她把我放到诊所,自顾逛街去了。

百无聊赖的我等得耐心尽失,终于被前台领进了用屏风隔开的小单间。屏风上的图案不是一般的中式山水花鸟,而是十八罗汉的练功图,我兴致勃勃地数着和尚头,却被医生柔声询问打断:“先躺下,让我看看疼痛部位!”

我顿时半凉,历史悠久的中医,给跟自己年龄差不多俏丽的娘们来行使,疗效没开始折扣部分已去了八九十。

女医生做事却十分利落。问清楚概况后:“我先推拿一下,今天针完,大约可以缓解六七成疼痛,要根除还要再扎两三次。”我心说可以去掉六七成已经谢天。女医生推拿手法很是老道,我的痛感即刻减缓很多,不由得对她另眼相看。

我抬头看到手可以触摸之处居然是个书柜,密密堆着杂志和书籍。还有本《射雕英雄传》,我饶有兴致地取出,发黄的页面,简单的印刷,都和儿时的一样,真有他乡遇故知之感。这个场景,这般际遇,我倒恍然,不知今夕何夕。前台那边传来音乐声,清清淡淡的,若有若无,细听居然是刘珂矣的《弄戏》:

檀板敲垂杨 乍暖小湖旁

夏至未至一阵凉

几处花灯黄 照飞燕两双

似去年隔窗桂枝香

倚人间烟火 四月的风慈悲我

莫笑往事太执着……

(一)

我好像打了个盹,倏地醒来,发现自己是伏在桌上的,摸摸腰,一点也不疼了,感觉超好。这医生倒还真应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医术真是高明,等会付账要给厚重小费才合适。我有些得意忘形,站起身想大幅度体验一下肢体伸展的感觉,手臂才展出二分之一,又给生生地吓了回来。这家诊所是魔术大师刘谦开的不成?怎么就这一会子,乾坤挪移大变样,而且是我根本没感觉的情况下!

现在的布景像电视剧里古代的书房,屏风和诊所的应该是一个厂家出的,边缘木头同颜色和花色,图案是梅花和青竹,倒也清新雅致。一张古式书桌,砚台笔墨草纸都齐全,桌上还有一堆线装书。我低头看自己,一身素色厚长袍,难道自己是特邀嘉宾?现在好像电视节目为了照顾观众猎奇心态,都故意整蛊嘉宾,安排一堆事先不知道情节。

“现在该干什么呢?”我暗自思忖,“这节目组怎么也不弄间闺房给我,不然也好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古装发型和首饰搭配如何?还有究竟此刻有人偷拍吗?是不是我该装模做样地看书?刚正看《射雕英雄传》呢!接着看也不错!”我信手翻着桌上的书,发现都是四书五经之类的。简直要闷死人的节奏,忽又想起文学城笑坛的爪四哥把古诗译成英文,倒也别有情趣。要不自己也来附庸文雅一把,试着翻译《诗经》几首,到时威震不了文坛,可以去震震笑坛。

这美好的幻图还没开始画,门外一阵急促地叫声:“少爷!少爷”我又吃了一惊:这是把我家混世魔王儿子也请来客串了?

推门进来的是好友宝儿,一身让我止不住大笑的书童打扮,奇怪地是看上去年轻了很多。我一边笑一边琢磨:用了虑镜还是磨皮?转而又笑自己:这是真人不是美颜照片!

“你啥时打的玻尿酸?效果不错!”我想动手去捏宝儿的脸蛋。说实话心里很开心的,宝儿跟我十几年交情,深知彼此,这样玩甚合我心意。

宝儿一脸惊诧:“少爷你这是咋了?难道你已经知道老夫人要送我们去留枪寺里呆三个月?决定用装疯卖傻这招对付?”

我听得云里雾里,怎么又出来老夫人:“哈哈哈,你也入戏太深了,演得真像。我们可以竞逐奥斯卡金像奖了?”

宝儿盯着怪物一样看着我:“少爷?!你不会是真傻了吧?说话颠三倒四的,还是这几天病糊涂了?我得赶紧去禀告老夫人!”说完宝儿又急匆匆地出去。

一头雾水急急落下,我反而开始清醒:这十有八九我是掉穿越的隧道了,不错,蛮紧跟时代的。而且是美国女汉子变身古代大少爷,想想都是紧张刺激好玩的料。只是这是哪个朝代呀?好像女的没有头上那扇门,男的也不见半秃山,应该不是清朝。可惜那些格格,阿玛的热乎叫法。记得宝儿曾说她有回到清朝泡康熙之愿。我当时就想若真成行,我一定鞍前马后紧紧相随,到故宫的楼顶戴着凤冠看看风景。应该是对接哪个关口有误连,搞错了我们的心愿。

我这边还没彻底想清楚,宝儿已经把所谓的老夫人大驾请来。老夫人慈眉善目的,身穿一件深蓝的锦缎,绣着大红的牡丹花,雍容华贵。我不经看呆:“哇,这颜色撞得大气,真好看,等穿越回去了我要给亲妈也买一件这样花色的唐装。”

(未完待续)

微型武侠小说:侠骨丹心照春秋

问世间情为何物: 忆金庸

梦中奇缘之一:第一层梦境

梦中奇缘之二:第二层梦境

梦中奇缘之三:第三层梦境

梦中奇缘之四:重归现世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言论自由不是可以伤害别人的借口 微型武侠小说:侠骨丹心照春秋 爪四嫂写给日本人民的亲笔信 N95!N95!N95! 大快人心!!!!
o
ozxlu
性别也穿越了?
爪四哥
主人公非爪哥也 :-)
海上垂钓的猫
盲顶,非常时期,就爱看段子-: )
R
Richmon
爪四哥
握爪!
爪四哥
居然红到中坛啦 :-)
爪四哥
没空,真没空 :-)
紫色海洋
你又怎么了?
爪四哥
因为给北医支援湖北医疗队捐助医疗物资,被网络喷子们骂了,说四哥四嫂是大外宣,是被大使馆收买,是中共走狗 :-)
F
FL_MSD
我相信挺你的更多
孔雀羽
丰田,你的心态我不是很理解。相信看到中坛帖子的人不知你一个。小月那次也这样。

这两天你一直鼓动爪哥去吵架,想辩你可以自己上。

俺上次帮小月出过头。这次你帮爪哥出头怎么样?

你去中坛大干一场,我切个瓜。

不知所起
有空也别理喷子:)
粉豆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爪四哥
绝对是。谢谢
爪四哥
再添我一个 :-)
爪四哥
哈哈哈哈
许你一世欢颜
+ 1, 你越理,他们越得意
紫色海洋
没事,不骂不红哈!
紫色海洋
差点想问原帖在哪里。。。。。

老生常谈12
爪四在家坛也红了

看来反爪联盟和反华联盟的毒晕轮是一伙人。

 

                                                         爪四在中坛红了,看看内容 - bmwfan2012 - (492 bytes) (3503 reads) 02/25/2020  22:43:53                  

R
Richmon
不是我的事。 我希望看到双方的解释。误解可以辩解

没有和任何人干架的意思

R
Richmon
按帮理不帮亲。

比方欢颜那次, 俺说过她不懂历史。黑人苦难和华人苦工不同。

中国sick, 俺认为说的是政府, 不认为是污辱 中国人, 是事实。 

R
Richmon
小月那次什么事? 不记得
孔雀羽
谁是俺的亲谁就有理。

历史上,无论是革命同志还是反革命同志,都是互相残杀。

谁是俺的亲俺帮谁。什么理不理的

 

孔雀羽
哈哈

论三观俺和爪哥和中坛的人基本一致,都是反革命同志。不用来分化。

上面说了,无论革命同志还是反革命同志,背后互相捅刀子的时候比对敌人还狠。虽然在笑坛咱互相尊重不吵架和和气气,但咱们真不是一路人。俺被人骂毒晕论湾湾鬼子的时候多了去了。哈哈。老生啊,你在中坛被群殴胖揍的时候俺也是看见了的。

老生常谈12
你知道

中坛的新版主是谁推荐的吗?

爪四和你不会是一路人。他父亲北大教授,受到的恩惠比受到的磨难多的多了。

我是金盆洗手了,不愿意被网斗了,否则不知道多少个马甲被封。有3个马甲想封掉,最后还是算了。

孔雀羽


你可知道,艾未未的爹是谁?你可知道,俺爹是抗美援朝的离休老干部。

老子是老子,儿子是儿子。独立的人。俺的三观和俺爹截然相反

至于封马甲,威胁不了任何人。悠悠之口是封不住的。你老是威胁要封人马甲。你又不是网管,无非也就是搜集黑材料打个小报告。莫非你是网管的领导?如果真是的,还是换份工作吧。

老生常谈12
我是谁没那么重要

我从来没封过你的马甲。

有专门找我麻烦的甩都甩不掉的,被连续封了28个马甲,例子就不举了,毕竟已经过去了4年多了。

 

我不再回你这个贴,以免叫起真来伤和气。

R
Richmon
观念不同。 俺如果看见鹿, 不会因为你有钱有势就说马, 也不会因为你是我哥就说马。

 结果完蛋可能性很大, 冇办法

R
Richmon
如果我是你邻居, 传染你一家, 你骂我sick man, 我认为是最轻的。
爪四哥
看进来,像不像古龙的文笔,连名字都像 :-)

风呼啸,雪漫天!

九重城关处,孔雀羽与老生常谈十二相隔七步,雕像般立着。。。

七步见血!

孔雀羽:哈哈

老生常谈十二:你知道

孔雀羽:嗯

老生常谈十二:我是谁没那麽重要

 

爪四哥
脸红脖子粗 :-)
爪四哥
明白明白,但这种事,越辨越糟
爪四哥
我就记得两个人互加微信了 :-)
孔雀羽
老生

果然是领导。失敬失敬。

俺得赶紧拍你的马屁。帮个忙把大司空给放出来吧。俺拿孔雀羽换。俺请你吃饭  虽然三观有差异,还是可以把酒言欢的,不要抵足而眠就好。

孔雀羽
看楼下,孔雀羽完败:)
孔雀羽
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R
Richmon
失敬失敬, 老生不仅老婆漂亮让人羡慕, 还是领导
h
hibiskus
是啊,感觉没犯多大的事... 城里掐架更凶、影响更大的不少ID都放出来了
老生常谈12
司空老弟

4年前经常干这事,帮助解封马甲50多个。现在少去那些是非之地,主要在笑坛。

老生常谈12
司空老弟

4年前经常干这事,帮助解封马甲50多个。现在少去那些是非之地,主要在笑坛。

5
500miles
哈哈哈哈
希腊孤客
那你觉得怎么样才算合适,用枪把邻居全家都杀了?

邻居也不是有意要传染你全家的,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被传染上的,又怎么传染给别人的。

M
MMMMM06
但是这个时候还是少和其它邻居吵架或是居然笑话别人为好
衡山老道
呵呵,你不好撕破脸攻击老四吧?
衡山老道
你就是希望那些变态的垃圾骂老四,你这心态,呵呵。
衡山老道
你小子换马甲了?
衡山老道
老生兄很久没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