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秋冬冒充覃飞事发后去跟罗伊人见面的那一幕也让我落泪的一幕...不喜罗伊人的请勿进!

小小得意楼
楼主 (文学城)
我觉得她就是一个只付出不求回报的侠女

她一直是痴情的,但同时也是理智的,是个矛盾的混合体。看样子导演要给这两人一个大团圆的结局了,窃喜。

m
miranda0318
我觉得观众的反应很是辜负姜导的期待吖,随着剧情开展,罗不但没获得肯定,反而落得个

Q楼人士的评价。。。

我跟楼主一样都喜欢她。

一直淡定
这一节对话,不可能是凭空想像出来的。如果说是编的,就像是说大师兄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可信'
绿
绿蚁采菊
是啊,为什么觉得她不好,我很喜欢她,其实很多人都会这样的,尤其漂亮女孩,追的人多。不信看周围的人。
忙妈妈
就是有这个珠玉在前,今天这段我负罪感深,求安慰求鼓励,你说要和我谈恋爱,怎么看怎么别扭。。。

本来喜欢罗的原因是郑几次跌倒,冒名,曲案,陈案,罗都能站在精神人格的层面帮助郑,今天这个,有那种我要喝粥暖暖,你非塞给我一块肥肉的感觉。。。。

h
huluchuen
秋冬说过,是生活报括他自己把她逼成侠女。看54集她真是在成长,越来越坚强会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h
huluchuen
为什么,这样不是能更好的帮助他,同时她也有发自内心的想给予他爱呐。秋冬因为坐过牢心理相对悲观些。
忙妈妈
他们彼此都知道其实是爱着的,但是这个时机,个人觉得最恰当的方式是我永远在你身边的默默陪伴,而不是商量去谁家那啥啥。。。看得真是尴
h
huluchuen
罗一直说为此错过了十几年。期间的种种太苦了。他俩就是没有珍惜彼此才错错醋的。你仔细看开始就能体会她的转变。
9
91468
是编导不会讲故事,前后看,罗并不是一个处心积虑的人。
听我作证
罗伊人为郑秋冬付出得够多了,郑秋冬又为她做过啥?回家不正好有家的温暖吗
M
MMMMM06
去谁那里是个实质问题,总不能就在馄饨店里面抱着。难受归难受,他俩这么多年后又牵手,有一点私情很ZShan
老流氓
我也认为罗伊人是个非常善良
忙妈妈
我没有黑化她,就是觉得这个点的逻辑我没想通。。
忙妈妈
下面有位说的很好,当一个人负罪感很深的时候,说感情其实是加重负罪感的,这时候其实就是陪着,你说我听,我真不觉得这时候说我俩重新开

陪伴过了这一阶段,两人自然就是水到渠成了

忙妈妈
罗苦了十来年了,为啥这时候突然不忍了,这时候难道不是郑最苦?
c
chufang
也可以说,她的自私处是做过小三,相对于刑事释放犯,也可以平起平坐。
忙妈妈
想了一下,这段如果改成郑痛苦喝酒,罗陪着,郑喝高了,罗把郑带回罗家照顾,郑一觉醒来,觉得要珍惜眼前人,这个我接受,哈哈,是不是太
敬贝
我也特喜欢这一幕,感动! 我只看到52集,真替他俩急啊,那郑秋冬死撑着不表白算怎么回事?
海上垂钓的猫
这一幕罗演的很感人,比前两集面无表情好很多。我还挺喜欢看他们倆在一起的互动。我不喜欢的是她劲儿不劲儿,指手划脚的样子。
S
Susannals
喜欢罗伊人

希望罗郑终成眷属。罗伊人似乎理解和无条件的支持郑秋冬的一切行为,即使在别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两人在一块也最般配最有感觉。
 

一月西泠
罗是被动的人,郑也过了冲动的年纪,但之前几集对他俩复合已经有了一些铺垫,馄饨店,人鬼情未了。郑痛苦的时候要求安慰,什么能够比爱人

这段我觉得很好,罗这时候不表白,真有点白活了。

w
wxcqq123

以下是转帖自微博幻月山人

~~~~~~~~~~
姜伟语录(4)
关于《猎场》中女一号的人设,姜伟导演是呕心沥血下了功夫的。一部作品,尤其是像正在播出的电视剧这样的作品,是在浓缩的展示典型性的个性化的别人的人生,当然会给观众强烈的喜爱与否的感受,也容易因为剧情还不清晰,产生各种抵触情绪。说起来对于角色的争论,本身也是一部戏受到观众喜爱而造成的。
剧情走到现在,女一号罗伊人不断从无奈、被动、误会中凸显出来自己的情感空间,一个柔弱的文青女子,在无助中挣扎求存,不可能不走弯路,这本是生活中的严酷现实。
观剧者的代入感往往将自己的理想倾注于剧中人物,在剧情还未完全展开时势必会因个人好恶对某些人设有所诟病,这并不奇怪。随着《猎场》渐入佳境,各个主要人物的个性展现愈加丰满,女主的形象也愈加惹人同情而获得肯定。
姜导在第九集中对男女主人公的见面的描写,促使郑秋冬放下包袱,再次远走他乡重新创业,又一次体现出大编剧的神来之笔。这些台词,对剧情的牵动,对人物个性的演绎,起到了震撼人心的作用,加上两位演员的实力表现,剧情到此终于完全展开:职场狩猎正式开始!
特转录这场重头戏的台词如下:


罗伊人:你开心的时候都在很远的地方,我一眼都没看过,而倒霉的时候,我都在身边,甚至是目击者。
郑秋冬:我就没开心过,一直都是倒霉的主儿。
罗:不能这么说,我电脑里还有你以前的照片,在尼泊尔,小货车上那么多虫草,你笑得很开心。
郑:那是一场噩梦,我现在看见卖虫草的柜台,我都绕着走,别提了。
罗:在广西,那么多钱,一定很开心。
郑:不开心,因为老白还在。
罗:以后怎么办?
郑:其实恢复真实的身份,并不是多难的事,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罗: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悟出道理,没能力的人才看身份,有能力的谁看身份啊?
郑:伊人,你在这里指指点点容易,你真的不知道四大皆空是什么感觉。
罗:五年前我就四大皆空了,我比你现在还空,能指望的人,死的死,抓的抓,连一个指指点点的人都没有。你现在说白了,丢的只是一份工作,还有一个小圈子里的名声,至少你还有一个可以说话的我,这算什么四大皆空啊?(这话显然震撼到了郑秋冬,促成了他重新创业的决心。)
走走走,还都是远走,我对你记忆最深的几乎都是告别,远走他乡,然后又落魄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