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大地之歌》第十四章《失血的家乡》中间两节:奇袭截风岭、忠孝难两全。感谢阅读!

w
weidi88
楼主 (文学城)

第十四章 失血的家乡

第四节  奇袭截风岭

周义山、周义存兄弟二人,多次受村里委托,把炼铜作坊熔炼的铜料和其它物质,运送往百里外的八路军兵工厂。

一次运送,是在日本鬼子进山扫荡之后。路上所见,都是日本鬼子的暴行:房屋被烧、牲畜被抢;村村人带孝,户户有哭声,山清水秀的太行山变成了人间地狱。兄弟路上商定,回去后就参加八路军,誓灭日本鬼子。

当兄弟二人路过截风岭时,遇到八路军一部围歼一股日本鬼子。鬼子人数不多却火力凶猛,占据有利地形,居高临下据险顽抗,八路军几次强攻均告失败。八路军首长遂令停止进攻,召开诸葛亮会商讨对策。兄弟二人在一边静听,首长见他们欲言又止,就问他们有何想法,兄弟二人就提出了从后山奇袭的建议。

周义山、周义存二兄弟为八路军运送物资,多次途径此地,知道截风岭后山虽是悬崖峭壁,硬攀上去也不是没有可能。建议刚刚提出,就遭到大部分人的反对,说已经试过几次,不可行。

周义山便毛遂自荐,提出自己想去一试。首长问他有几成把握,周义山想了一下说有七成以上。首长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周义山,下令部队主力留在前面,继续佯攻吸引鬼子火力;另派一队精干人员绕到后崖,全力配合周义山。

协助周义山的八路军战士都是将信将疑,而周义存则是信心满满。他们自幼一起在私塾上学,一起到松鸣寺习武,一起上山砍柴挖草药。几个伙伴中,周义山胆子最大,经常攀悬崖窜峭壁;而周义存胆子最小,加上奶奶管得紧,他从不做冒险的事。周义山几次攀到村南悬崖云雾缭绕的半腰,砍一种俗称“狐狸杆”的崖生灌木,只看得在崖下等待的周义存头晕目眩。

自幼练就的攀爬悬崖的本领,今天算是派上了大用场。周义山把一根长绳系紧在腰里,抖擞精神,奋力向百丈高的崖顶攀去。此崖之险果然不同一般,距离崖顶尚有一小半,再往上已是绝壁,光溜溜没有任何落手落脚之处,向上不能向下亦不能。

崖下配合的人放弃了希望,连周义存都捏了一把汗。进退无路之际,周义山把眼光落在右下边一丈开外处——一棵从崖缝生出的柏树上。这棵碗口粗的柏树贴崖横生,树身恰似一座桥梁,树身另一头的崖壁不似这边光溜溜无可依凭,虽险却有落脚处。周义山稍事休息,卯足劲奋力一跃,双手已是牢牢抓住了树干的根部。

要不是怕惊动敌人,崖下的人定会惊得呼出声来。再看周义山,稳稳地吊在柏树根部,双手交替起落,不一会儿就攀援到了树干顶部。此时,柏树因周义山的运动,已是大幅度晃动起来;因受到强力撼动,柏树根部的碎石亦纷纷下坠。下面的人不晓得周义山要做什么,但都明白稍有闪失就会粉身碎骨,人人都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周义山却特意晃动起柏树树干来。柏树的震颤幅度越来越大,周义山身体跟柏树一起上下大幅起落——他在寻找恰当时机。当柏树再次回弹至最高处时,周义山又是纵身一跃,借助柏树的弹力,落下时已稳稳爬在了一丈开外一块突出的岩石上!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都不敢相信一个凡人,居然能把智慧、勇气、还有力量,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边通往顶部的悬崖虽然艰险,对周义山来说已是坦途。他履险若夷、敏捷如猿般爬到顶部,解下腰里系的长绳,一端绑牢在石块上,把另一端投下崖底。

有了长绳的帮助,几个班的八路军战士迅速爬到崖顶。随着一阵密集枪响,鬼子的机枪哑火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八路军会从崖后神兵天降,一个小队的鬼子一个不漏遭全歼!

八路军首长掩饰不住欣喜,话却不多,一手扬着马鞭,一手拍在周义山肩上,说声“好小子,有这身本事,不去打鬼子可惜了!”说罢,解下腰间的佩枪赠给周义山,周义山推辞不过,只好收下。

原来,这位八路军首长率旅部行军途中,遭遇一股鬼子。这股鬼子仗着枪炮之利,妄图想以小博大,竟主动发起进攻。八路军本来另有军事任务,旅首长见鬼子如此嚣张,怒极,遂下令暂停行军,务必全歼这股鬼子。

直到后来参军之后,周义山才知道,这位指挥若定的八路军首长,就是名满天下的陈赓将军。

第五节  忠孝难两全

回到村里后,周义山很快做通了全家人的思想工作;连未过门的未婚妻子许喜妹,也全力支持他的决定,说要等他打败鬼子胜利归来后再成亲。周义山和许喜妹是娃娃亲,双方父母又是盟兄弟。正因多了这一层亲戚关系,二人就没有太多的避讳,从小青梅竹马。

周义存则需要刻意瞒着自己的奶奶了。因为他清楚,奶奶肯定是不会同意他离家参军的。几十年前,在夏粮、秋粮都绝收的大旱年头,爷爷背上奶奶的几件陪嫁衣裳,带着年仅十几岁的姑姑逃荒走口外(张家口以北的塞上地区),再也没有回来,生死不知。奶奶就此哭坏了眼睛,大晴天看太阳像一只灯笼。

从那以后,每遇饥馑年头,就算饿死在家里,奶奶也不准家人外出逃荒。要是告诉奶奶自己去参军打仗,奶奶肯定不会放自己走的,这使周义存深感为难。他想起学堂许先生多次说过的话:好男儿要讲忠孝,为国尽忠是大节,在家尽孝是小节。当忠孝难以两全时,要取大节而弃小节。最后,他决定瞒着奶奶去参军。

一日,周义山、周义存兄弟二人上路了。这一去不知何年才能回来,跨过一道山梁,二人不由地驻步回望家乡。周义山眼尖,他突然发现他俩刚刚翻越的山梁上,有位老人正连滚带爬地下山来。再仔细看,竟然是义存的奶奶!只见她在陡峭的山坡上,手脚并用,正不要命地滚下山坡。义存奶奶的眼睛不好使,走平路都是连走带摸,上下山就更困难了。

肯定是奶奶知道了消息,亲自追来了。从小到大,周义存就是奶奶的心尖肺叶,为了自己,奶奶什么都能舍得出去。义存心里一阵难受,眼泪唰地流下来,他实在难以迈开这即将远去的脚步了。见此情况,周义山也不好一个人走掉,兄弟二人急忙飞跑回去接应老人。

回去后,他们去找许先生商量。许先生说,你们去参军杀敌为国尽忠,本应服从大节;但义存家里情况特殊,不如留在家里,尽孝的同时,也尽力为抗日做事,忠孝也就两全了。

这样,只有周义山一个人参军走了,而周义存则留在了家乡。后来,他秘密加入共产党,给八路军从敌占区偷运紧缺军需物资,几十次冒死往返于敌占区和根据地之间。

悉采心
又双叒叕 发了:)
w
weidi88
哈,今天的没那么长 :)
悉采心
爱玛,绝壁攀崖那段太有现场感,

对恐高症的我来说,又恐惧又刺激:))

w
weidi88
谢采心,等着看你的大留小留的故事呢。
悉采心
好的好的, 我还在外面(抽空上来读文),晚一点回去发:)
F
FionaRawson
哈哈,八八喜欢打仗吧?感觉你一写起打仗的情节好像特别起劲儿:)
F
FionaRawson
那个年代,一个决定的不同,后面的命差别就很大
w
weidi88
谢高妹!generally 讲我痛恨战争,但要是写打鬼子就比较起劲儿 :)
w
weidi88
确实,人在时代大洪流里,身不由己。
可能成功的P
哇,你这边是实打实的抗日啊,不像我的还在风花雪月呢:)
可能成功的P
攀岩的那段很精彩!
舒菲儿
打鬼子写得好看!俩兄弟的命运由此变得不同了
w
weidi88
你那是暗战,更难 :)
w
weidi88
谢可可鼓励!
w
weidi88
是,虽然目标相同,但路大不一样
d
dontworry
你的功课做得太全面了,各方面都那么真实,实在佩服。发现自己基本没做啥功课,赶紧回去补习去。
w
weidi88
谢不愁鼓励! 你的也挺真实的呀!涉及到历史的是要多做些功课,尽量不穿帮而已 :)
浮云驰
义山好身手,兄弟俩这一分开,日后境遇可能就不一样了。
w
weidi88
山里长大的孩子没别的特长,攀崖上树都是小菜一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