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新冠经历

红泥小火炉
楼主 (文学城)

我家的新冠经历

 

我家三口人,我、我太太还有我儿子。我太太打过两针辉瑞疫苗,我儿子打过一针,我没有打疫苗。另外,我的丈母娘也牵涉其中,她打了三针疫苗。

 

在今年7月份之前,我们家出入公共场所抵御病毒的主要方法是带口罩,勤洗手。我个人没选择打疫苗,在去人多的地方之前,我会先服用一粒200毫克的羟氯喹。有些时候会连续吃几天,以求保险。我太太的学校有几千学生,她的班经常有学生感染新冠,她的同事有近一半得过新冠。她因为个人的政治喜好,不考虑羟氯喹。她服用维生素C和D以及锌来增加抵抗力。我用富含维生素C的水果打果汁当早点。我儿子在学校也有过密接,但我们家没有人感染。

 

二月份的时候,我们家去了一趟佛罗里达。六月底,我们又去了拉斯维加斯、犹他和亚利桑那州渡假,一直平安无事。这两次度假,由于当地天气炎热,我们没有戴口罩。虽然我们仍然小心,经常用消毒纸巾擦手,去饭店吃饭一般都先拿消毒纸巾擦桌子椅子,但不得不说,这两次度假旅行让我们的胆子变大,随后对待消毒之类的事情越来越马虎,这也许就是我们后来感染病毒的一个原因。

 

七月份渡假回来以后,我儿子每天去学校参加夏令营。放学后我太太带他去各个博物馆、公园、游乐场,还去电影院看电影。我则一直在家办公,除了周末和全家一起在外面吃饭,送儿子去游泳班,很少外出。因为一直没有感染,我对病毒的警惕也降低了,去买菜不带口罩,也很少服用羟氯喹。

 

一个星期前,星期六,我们开车出去,儿子上车就放倒椅子要睡觉。我感觉有点奇怪,我太太前一天刚带他去游乐场,难道……但用手试了一下他的体温,感觉一切正常。在饭店吃饭时,我太太咳了两声,但也没引起注意。当天回到家,按照惯例,我服用了一粒羟氯喹。第二天一切照旧,儿子一切正常,我和他一起去上游泳课。上完游泳课,我太太就带着他到我丈母娘家,她要趁着暑假去住一个星期。

 

那天夜晚,我感觉喉咙里有一点点痰,就像以往感冒喉咙发炎痊愈以后咳出的痰一样,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不适。为保险起见,我还是服用了一粒羟氯喹。因为家里只剩我一人,我便在网上多泡了两个小时,快到午夜了才休息。

 

星期一早晨一起床,感觉有些疲劳,似乎前一晚没有睡够,心想如果昨晚早点休息就不会这么疲劳了。上班的时候工作很忙,到下午下班时,已经有头昏脑胀心力憔悴的感觉了。下班以后再去花园浇水,这时开始觉得关节酸痛,于是赶紧服用一粒羟氯喹和一粒50毫克锌片,早早洗漱上床休息。

 

星期二早晨,喉咙发干,而且感觉发烧了,赶紧服用一粒羟氯喹和一粒锌片。打电话给太太,她也有不舒服的感觉,但没发烧。儿子则一切正常。这一天上班比较难熬,但控制住负面情绪,头就不会感觉很痛。我觉得发烧是身体产生抗体的过程,心理上接受它,也没有吃退烧药的习惯。下班的时候,我服用了当天第二粒羟氯喹,然后在八点左右上床昏昏睡去。这一觉一睡就是十个小时。

 

星期三早晨醒来后浑身上下突然大量出虚汗,有一点虚脱的感觉。虚汗过后,明显感觉退烧了,洗完澡后,还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喉咙发干的症状也减轻了很多。早晨服用了一粒羟氯喹和一粒锌片,下班后再服用一粒羟氯喹。

 

星期四情况继续好转。从这一天开始,我每天只服用一粒羟氯喹和一粒锌片。我太太这时仍住在丈母娘那里,她仍然觉得不舒服,但还没有发烧。我儿子则没任何问题。

 

星期五早晨,我喉咙发干的症状已经消失,已经不发烧,但扁条体有些肿。幸运的是,扁条体最后没有发炎。这时我太太和丈母娘开始发烧,而且COVID19自检呈阳性。我儿子仍然没有任何症状,自检呈阴性。

 

星期六,我开始休假,因为没有压力,身体恢复得更快。除了喉咙扁条体那个部位不舒服外,感觉已经完全恢复健康。我太太这个时候还在发烧。

 

星期天把老婆孩子接回家隔离。所谓隔离就是不出门,购物都是由商家送到门口。但在家庭成员之间,我们没有采取什么隔离措施,仍然和往常一样生活。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到星期四,也就是我开始发烧一周以后,我扁条体的不适感已经消失。星期五,我太太和丈母娘已经不再发烧,但偶尔咳嗽。如果没有意外,我们家应该是安然度过了这次病毒感染。听说感染过这个病毒后很多人会得血栓,我们还订购了一瓶阿司匹林。

 

对了,我的羟氯喹产自印度,完全是循合法途径购买的。你如果用Google是找不到的,必须使用另外的搜索引擎。这其实挺让我难过和失望的,那个“不作恶”的Google已经不在了。

 

对羟氯喹,我还有几个意外的发现。我在春季有严重的花粉过敏,以往必须服用Claritin D。但服用羟氯喹预防感染病毒后,我发现它对花粉过敏也有效,而且效果更好。一粒Claritin D最长时效24小时,花粉最严重的时候还不完全管用。羟氯喹200毫克一粒至少有效3天,而且感觉更舒服。另外我以前跑步没有保护好膝盖,造成膝关节运动损伤,以至于打网球都会引起剧痛。服用羟氯喹后我现在可以跑步了。

 

强调一下,我这里的目的不是推销羟氯喹,只是分享一下我的发现。我的经历对你不一定有效,你要自己做足研究功课,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作出适合自己的决定。

 

欲千北
很有意思,谢谢分享。
A
AprilMei
我去年初也准备了羟氯喹,但一直还没用上。多谢你的真实经历的分享。
s
shuyezi
前些日子,我也喉咙发痒,非常疲惫,和我曾经的新冠初期症状很像。马上用1% PVP-I Mouth Gargle漱口

睡了一觉醒来基本上就好了。

在出现这些症状之前,和新冠患者密接。出现症状之后,测了2次ART, 都是阴性。

2-3天以后症状彻底消失。不知道是不是漱口水的作用,还是说身体因为曾经中过新冠,有了抗体。

吃与活
似乎病情的轻重与年龄和打没打疫苗有关
F
FollowNature
看来真的成了一个重感冒,对平时健康的人应该可以抵抗过去的。
d
dudaan
1989年我在印度患所谓“病毒热”住院就是口服氯喹
咪呜
那是生病以后吃,不是没生病吃。那是什么玩啊……
A
AprilMei
有预防剂量。
n
newxiaoshuye
新冠“疫苗”不防感染也不防传播,说是防重症,其实跟药也差不多,还不是没病的时候“吃“,而且很多地方还要强制“吃"
n
newxiaoshuye
我们公司没打疫苗的都没得,打了的只有2个没得,其他人得了一次或两次,样本量完全超过统计上的要求

从我周围和各方面收集到的信息看,病情轻重与打没打关系不大,同样年龄段和身体健康状况相似的话,打不打都有可能得,也都有可能轻或重

n
newxiaoshuye
如果当时加上喷鼻的聚维酮碘,说不定恢复更快。病毒最初躲在鼻腔内大量繁殖,最近的变种繁殖更快,所以要跟时间赛跑
咪呜
疫苗当然是之前。 这药有一点免疫抑制的作用,主要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不懂不要跟我胡咧咧
n
newxiaoshuye
你才胡扯,快去打针,打全打满不要留白!
咪呜
有病。川粉吧?病入脑髓
n
newxiaoshuye
你才是满嘴喷粪的神经病。祝你早打早升天哈
咪呜
你这种恶人不得好死,不需要祝,是事实。
n
newxiaoshuye
以后长点记性,别先口出恶言,打针打傻了还是打疯了?接着打,别到处问了,哈哈,88了您呐

另外,看在你失心疯的份上,依然祝你针针愉快

北美平民2015
说了半天,氯喹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