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楚了,这样的,才叫三俗。

都是国货
楼主 (文学城)

 

网名这种东西也是会长大的,比如当你看到一个原来叫“忧郁男孩”的人改名叫“牛津教育刘老师”,就说明它长大了。

除了曹操之外,刘备就是丧门星,在谁那儿谁就遭殃。公孙瓒、吕布、袁绍、刘表、刘璋,灭亡之前有个共同特点:刘备去过
按照《演义》,刘备是三国翟欣欣,曹操和孙权财产保护意识比较好,但也一个丢了徐州,一个丢了荆州。

有人在知乎上问著名钢琴家赵胤胤:


我已经25了,现在开始学钢琴还能学出来吗?


赵胤胤的回答是:


很难。因为你爸妈已经打不过你了。

英文课。

老师:有一个词根-ster,指从事某种职业或参与某种活动的人。比如团伙的英文是gang,所以恶棍就是gang-ster;赌博的英文是game,所以赌徒是game-ster;把戏的英文是trick,所以骗子是trick-ster; 小明同学,你能再举一个这样的栗子吗?

小明想了想,说:今天是Monday,今天来上学的的人,应该就是Monster……

说到团队问题,想起我前一阵和一个大V互粉,大V私生活上有些争议,我也不知详情,彼此互动还比较愉快,就我粗浅的交往来说,印象不错。后来大v忽然封号,我非常真诚地感到惋惜,然而又看到他发的一个声明,说解散团队,其中有主编,主笔,编辑,心理咨询,产品运营,文案等等十几个人,我忽然觉得一阵恍惚,到底跟我互动的人是谁?是一个人还是一个集体,还是许多人换来换去?到现在还没想明白……
评论:你以为是和一个人交朋友,其实跟很多人交了朋友,你赚了。


鸡鸭是臭的,猪是脏的,山泉可能传染寄生虫,草木意味着蚊虫,丛林里满是想蜇你的动物,乡间散养的动物普遍患有疾病,成年大熊猫的屁股是被尿浸黄的——这才是生活的真实…… ????

浅井了意在《浮世物语》中写道:活在当下,尽情享受月光、白雪、樱花和鲜红的枫叶,纵情歌唱,畅饮清酒,忘却现实的困扰,摆脱眼前的烦忧,不再灰心沮丧,就像一只空心的南瓜,漂浮于涓涓细流中,这就是所谓“浮世”。
我啊,真想当一个空心的南瓜!

【两小儿辩马戏】带女儿参加单位活动,看到领导的孩子在老师带领下宣传抵制马戏(他读国际学校,参加这类社会公益活动,有助于申请海外学校),让我女儿也参加。女儿说她可喜欢看马戏了,为啥要抵制?
“马戏训练可痛苦了”
“我们学习也很苦啊,要不也搞个抵制学习运动”
“马戏训练是被迫的,违背了动物意愿”
“我也不想那么辛苦学习,也是爸妈逼迫的”
那个老师走了过来,和我女儿解释:“你们还小,没有辨析能力,所以父母作为监护人,有责任督促你们学习”
“可那些动物也没自己的辨析能力啊”
“督促你们学习是为了你们好,如果不好好学习,以后你们就没有生存能力。”
“可我爸爸说,那些动物如果不能成为马戏演员,不是被杀了吃掉也会被别的动物吃掉,要不就是饿死,更没法生存啊”
这时领导过来了,和他孩子老师交流起来:
"你家的威廉去的那个宠物学校学的如何了?”
“别提了,去了两周,连握手坐立都没学会,得让教练好好修理它一下”

 我好喜欢欣欣向荣这个词啊。 ????
评论:
春冰虎尾,论可爱谁敢一战,来!
我喜欢不劳而获
熙熙攘攘也好美,太鲜活了烟火人间
意气风发,每次看到这个词我都能联想到在骑马的爽朗少年。
鲜衣怒马!
喜欢万家灯火
我喜欢人间烟火这个词
我喜欢劫后余生,虚惊一场
渐入佳境!!!我喜欢嘻嘻
以及,万物复苏。
俺喜欢张灯结彩
我喜欢“雨后春笋”,脑子里特别有画面感。
我超喜欢薪火相传!


基督教做大之后,流派日渐增多。各家为了争取教众,需要用点心思,办法之一是靠relics,就是耶稣用过的某种东西,甚至是耶稣本尊身上的什么东西。如果一个教会能珍藏某种 relic,自然神性暴涨,愿意来加盟的信徒也就倍增。

这个 relic 不太好翻译。通常只能按字面翻译作遗物。维基中文词条翻译作圣髑,其实不太合适,因为“髑”(念“独”)的意思是头骨,而所谓 relics,可以是身体的任何部分,比如指甲,也可以是耶稣身上衣服的碎片,或者当初钉死耶稣的那个十字架,这些都叫做 relics,这样的范畴不是一个头骨能代表的。我觉得比较合适的翻译应该是“圣物”。

历代保留的圣物很多,最出名的有耶稣的裹尸布,他戴过的荆冠,钉死他的十字架(的残片)。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更加分的是耶稣本尊身上的物事,比如全球有三十多个教堂都说他们保留有耶稣的指甲。给人的感觉是,耶稣在三年传道期间很注意卫生,常常一边跟弟子讲道,一边剪指甲,于是能有这么多指甲留给后人。

指甲跟头发一样,属于一辈子不断遗弃的东西,说起来不算特别珍贵。但有一种圣物是耶稣肉身(的一部分),这就不一样了。当然耶稣没做过阑尾切除,更没做截肢手术,谁号称拥有耶稣的这些身体结构,不大容易让人相信。但耶稣是犹太人,按犹太教规,婴儿出生第八天就要切掉煲皮(为防和谐,权且采用同音字)。

于是就有好几个教堂先后站了出来,说自己家里保存着耶稣的煲皮。

圣煲皮最早的故事跟查理曼有关。公元800年,查理曼接受教皇利奥三世加冕,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作为回报,查理曼送给利奥三世一个珍贵礼物,就是耶稣的煲皮。

据考证,耶稣出生于公元前4年。为什么他的煲皮沉寂804年才重现江湖,没人去追问。反正不久之后瑞典一位修女彼济达(Bridget of Sweden)精诚所至,得见圣灵显现,证实这个煲皮是足赤真金,不容置疑,于是大家都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这片圣煲皮从此一直保存在罗马教廷里。

1527年,教皇克勉七世试图挑战神圣罗马帝国的权威,却被迅速征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洗劫罗马,乱军之中,一个士兵私自盗走了那片宝贵的圣煲皮,但他没跑多远就被人发现,抓了回来,这片圣煲皮得以完整保存。

这个事件让人略感意外。圣煲皮既然被教会如此精心供奉,必定是有大法力的物事,宵小试图盗窃,想象起来,正确的剧情应该是这样:那小贼潜入密室,打开那个镶满珠宝的铁盒,伸手去拿里面的圣煲皮。他手指头触到圣煲皮的一瞬间,忽然电闪雷鸣,从煲皮那里射出一团三昧真火,那小贼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叫喊,当场就化作齑粉散落在地。第二天神父来做例行查看,看到的只是地板上有一撮黑灰,铁盒虽然被打开,里面的圣煲皮却安然无恙。

旧约里描述的上帝性格暴躁,按说若发生这样的故事,可谓顺理成章。但既然那小贼能把圣煲皮偷到手,还带着这煲皮逃了四十七公里之远,我猜想神父们讨论之后,得出的结论必定是说耶稣大慈大悲,不忍心为了捍卫自身煲皮的尊严就毁掉一个小贼的性命。

说这个盗窃故事的人叫做法雷(David Farley)。根据他的记载,欧洲至少有十八所教堂都声称自己保存着耶稣的圣煲皮。每个教堂对他家圣煲皮的来源都有不同的故事,比如布拉班公国主教堂也有一片圣煲皮,那是1100年十字军东征的时候,一位骑士从耶路撒冷花钱买到的。

煲皮不是头发,不会割而复生。理论上说,倘若耶稣那块圣皮真的留存,世上也只应该有一片。至于为什么有十几处教堂能同时保有完整的圣煲皮,法雷没有给出论证。神界的事物,想必不是我这样的俗人能领会的。

还是圣包皮就是土星光环这个说法皆大欢喜。

 

关于马云的几个段子

阿里巴巴20岁,创始人马云在这一年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退下来。长达一年的预告,在今天落定。卸任后,马云还将继续担任阿里集团合伙人,请注意,是永久的合伙人。

作为掌舵明星企业的明星企业家,马云的一言一行都在媒体的聚光灯之下。与马云接触最多的,除了亲友同事就要数媒体人了。除了见诸媒体的形象,我们找到了一些人,聊了聊那些没有写进新闻稿、演讲稿、故事稿、软文稿的小事情。

马云在西方人眼中是“智者”的存在。无论是世界经济论坛,还是IMF年会,只要他的场子,总是人满为患。

可能上一场讨论还没有结束,很多听众就会提前退场跑去排队等待进入马云所在的会场,导致前面论坛的嘉宾只能面对空荡荡的会议厅“尬聊”。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可马云,曾经就有俄罗斯的企业家在场子外面聊天说他是个“大忽悠”。

马云有不少高级别的“粉丝”。2018年达沃斯论坛期间,马云办了场私人聚会,取名“中国文化盛宴”。当然你肯定知道,能去达沃斯论坛的必定“非富即贵”,那天晚上,马云的场子里不是国王、王后,就是首相、总统,最次也得是个全球知名企业家。参加了那次晚宴的比尔·盖茨后来说,让他印象最深的就是“the nice Chinese singing,and he(马云) did magic.(美妙的中国歌声,马云表演魔术)”。

就像一位前蚂蚁金服的员工对8号楼说的,马云很难得的是,他是一个懂得与世界打交道,且还会让外国人喜欢的企业家。

好奇心是个美妙的东西。有一次,一位记者与马云面对面,见他啃着甘蔗,丝毫不顾及形象,还摇着头说,“我就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你要是跟我说,十公里外有两只鸡在打架,我也会想跑过去看看。”这位记者下了个结论,阿里巴巴的创新和远见,很大程度上与马云的好奇心有关。

一位曾放弃阿里工作机会的公关界“老戏骨”回忆,5年前他曾接到蚂蚁金服的电话面试,他以为是个做P2P的骗子公司,理由是“那时候谁知道什么是蚂蚁金服,起这种不着调的名字。”

在此之前他还被邀请到杭州阿里总部面试。中午,面试官说要请他吃饭,说“你被阿里选择就是被世界选择”,他心想“这公司至于么,我自己也是在业界翘楚的公司。”那是2014年,蚂蚁金服正式成立,阿里巴巴在这一年上市。

马云式幽默有些时候也会带来麻烦。今年阿里巴巴亲友日活动上,马云的“996”言论,让他备受争议。

当时,他作为阿里巴巴集团婚礼的证婚人发表致辞,“工作上我们强调996的精神,生活上我们要669”,此处省略二十字……

开始网友们只是调侃马云在内部活动上“开车”,但很快,马云的段子就登上了微博热搜,然后,马云就成了当众开车的老司机。

但让他陷入更大争论的,则是“996福报论”,一贯以创新、颠覆等标签加身的马云,这回被网友贴上了“榨干年轻人青春”的评价。直到现在,还有人调侃,阿里人“上班十点钟,下班看福报”。

马云自己说,“退休”后将投身教育和慈善事业,全职做老师。在阿里内部,员工们也都尊称马云为马老师。

2019年8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一次活动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邢悦出席活动并致辞。讲话中她提到了马云,紧接着就改口“马老师”。

马云自己也很喜欢老师这个身份,他总说自己毕业于师范,只当了6年老师,就出来创业,一直希望能够有一天重新回到学校当老师。连微博名称也是“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作为老师,马云口才很好,金句频出。比如那句“对于创业者来说,今天很难,明天更难,后天很美好,但很多人明天就死了。”

2019年绿公司年会的一场圆桌论坛上,马云就座后,过了一会就拿起一支笔,开始在纸上涂涂画画,画了大概十分钟。论坛结束前几分钟,马云起身离开会场。在10米外全程惦记着马老师画作的摄影记者本想等结束后,把那张“涂鸦”纸拿走。结果马老师离开时自己带走了那张纸。

摄影记者由于一直妄想拿到真迹,就总是盯着马云,结果发现,马老师就像班里那种不安分的同学,坐在那里东看看西看看,摄像机过来了,就立刻坐好。

对于阿里巴巴来说,一个时代结束了。但马云仍然在用新的身份活跃在各种场面上,比如上个月末,他已经用新身份在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与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Elon Musk(埃隆·马斯克)对话。

他的新身份是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联合主席,与他同时出任联合主席的是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的妻子梅琳达·盖茨。这场论坛,马云与马斯克贡献了“双马激战”的新闻标题,马老师最新的金句是在讨论人工智能对工作的影响时说,“我觉得一周工作 3 天,一天工作 4 小时很好了。”有网友说,这回马老师抛弃“福报”,在往回“找补”了。

可以肯定的是,关于马老师的段子还会有更多。

 何以解忧,唯有青楼


我不在青楼

就在去青楼的路上

 


北宋仁宗皇祐五年,也就是公元1053年,冬,襄阳城内,大雪纷飞,万物肃杀。


这一天,城里所有的青楼妓馆都挂出了暂停营业的告示,好多人议论,是不是朝廷的扫黄打非督导组又来了,要避避风头?


并没有。对于娱乐圈来说,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大宋朝酒精考验的著名嫖客,婉约词派的杰出代表,广大歌姬的金牌词作者和亲密炮友,柳永先生今日出殡。


据《大宋娱乐周刊》报道,三天前,我国著名词人柳永在湖北襄阳天上人间娱乐会所意外身亡,享年69岁。


关于他的死因,坊间有各种传言。怎么说呢,毕竟已年近古稀,有些事情对年轻人不算啥,老年人如果不注意方式方法的话,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柳永客死异乡,身边既没有亲人,也没留下什么财物,可以说是身无分文,后事怎么办?


青楼的姐妹们聚在一起商量,说咱唱的歌都是柳老师给写的词,而且人家平时也没少照顾咱的生意,一辈子的钱都花在青楼了,如今人没了,咱可不能不管,众筹募捐,说啥也得把柳老师的后事给办了。


欢场无情人有情,人间处处充满爱,襄阳城各大青楼妓馆的小姐姐们积极响应,纷纷慷慨解囊,并自发成立了柳永治丧委员会,硬是把柳永的后事办得排排场场,风风光光。


出殡当日,襄阳各青楼妓馆停止一切娱乐活动,闭馆志哀,全城妓女悉数到场。


明代冯梦龙在《喻世明言.众名妓春风吊柳七》中描述当时的场景:“只见一片缟素,满城妓家,无一不到,哀声震地。”数万群众走上街头,冒雪为柳永送行,场面颇为壮观。


而且,每年清明,妓女们都会结伴到坟前祭拜,逐渐成为行业惯例。


此事入选“1053年感动襄阳十大新闻事件”,载于南宋祝穆所著《方舆胜览》:“柳永卒于襄阳,死之日,家无余财,群妓合资葬于南门外。每春日上冢,谓之吊柳七。”


看到这里,人们不禁要问,一个嫖客,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声望,死后受到整个行业的推崇,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1
   天上人间


柳永,原名柳三变,因为在家排行老七,也有人叫他柳七。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父亲柳宜原本是南唐李后主手下的监察御史,南唐灭亡后归顺大宋,因为是统战对象,所以被降级安排,当了一名县令。


作为一个官二代,柳永自幼聪颖好学,文采出众,尤其擅长诗词,在老家福建武夷山脚下的崇安,柳三变远近闻名,与哥哥柳三复、柳三接一起,并称“柳氏三绝”。


学而优则仕,到了18岁,柳永主动跟家里提出,要进京赶考。


家里当然是全力支持啊,福建崇安到河南开封,路途遥远,交通不便,柳永带足了银子,提前半年出发。


儿行千里母担忧,临行前,母亲拉着他的手说:“变变啊,你长这么大第一次单独出远门,我得提醒你几句,到了大城市花花世界,你可能会看到一些咱们县里没有的东西,男人嘛,偶尔尝试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但千万不要过于沉迷,还是应该以事业为重啊。”


柳永一脸正气地说:“妈你放心吧,我对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不感兴趣,保证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公元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带着亲人的期望和重托,赴京赶考。

 

北宋仁宗年间,国泰民安,经济富足,南方大城市娱乐业发达,酒肆客栈、勾栏瓦舍、青楼妓馆鳞次栉比,而且宋朝是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没有宵禁制度的朝代,每到夜晚,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夜生活十分丰富。


一路上,柳永真是长了不少见识,果然见到了许多县里没有的东西。卧槽,原来城里的月亮就是比家乡的圆,城里的小姐姐也比家乡的妹子好看,而且,她们都好有爱心啊,不嫌弃你丑,不要你负责,不要任何名分,不要你买礼物,不要房产证上写她的名字,只要每次给她200元就陪你聊天,300元就陪你喝酒唱歌弹琴跳舞,500元就陪你睡觉,各种花样,如果再加点钱还能包夜,连住宿费都省了,我的天呐,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嘛。


在北宋的娱乐之都杭州,柳永彻底沦陷了,啥高考不高考的,先玩儿够了再说,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年轻就要折腾,不折腾,要青春干嘛?


就这样,柳永以欢场为家,终日沉溺于青楼,乐不思蜀,居然放弃了东京汴梁的礼部考试。


没钱了就找父母要,今天说报了个一对一考前强化辅导班要交学费,明天说要买复习资料,后天又说要请监考老师吃饭,各种理由,一直跟家里连蒙带骗地要钱,大把银子都花在了青楼,在杭州逗留了足足两年时间。

 


2
   求职受挫


柳永太喜欢杭州了,想干脆在当地找个工作定居下来,毕竟一直骗家里钱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沉下心来,连续三天没有去青楼,在住所苦心创作了一首赞美杭州的诗词《望海潮》,准备以此为敲门砖,献给杭州知府,求得一个职位。


这是柳永早期诗词的巅峰之作: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词写好了,却无法递到知府大人手上,领导日理万机,岂是你一个老百姓想见就能见的。


柳永多聪明啊,打听到知府平时最喜欢去的一家娱乐会所,就过去把词免费送给那里的歌妓,叫她们排练好,等知府啥时候来了,点歌环节,就唱这首。


果然,歌曲引起了知府大人的注意:“这歌谁写的词?写得不错嘛,完全可以作为我们杭州的市歌啊。”


为此,知府大人在百忙中专门抽时间接见了作者柳永,对柳永的这首词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勉励他继续努力,为人民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柳永激动地表示,杭州就是自己的第二故乡,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争取为杭州全国文化娱乐之都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


会见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结束,领导对这个年轻人的才学十分欣赏,但是,并没有给柳永安排任何职位。

 

妈蛋,正事不办,净给老子扯些个没用的,柳永很生气。


但值得宽慰的是,虽然求职未成,但这首《望海潮》却一炮走红,很快传遍了大江南北,连续数周雄踞十大流行金曲排行榜榜首,柳永名噪一时,也因此奠定了他词坛新秀的地位,各大青楼妓馆的当红歌妓纷纷找柳永约稿,一时竟应接不暇。


据说,若干年后,金国皇帝完颜亮读了柳永的这首词,对江南“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美景和“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的富庶繁华十分向往,于是,决定“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挥师南下,入侵大宋。

 


3
   初试不利


柳永在杭州生活了两年,把全城的娱乐场所玩了一个遍,难免心生厌倦,便又到了苏州,后来又到扬州,果然,每个城市有每个城市的特色,其中的妙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柳永那几年,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啊啊啊,啊啊啊……


直到公元1008年,柳永终于到了京城汴梁。此时,距离他离开家乡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时间,把他爹妈给气的,说你个熊孩子骑着蜗牛去也早该到了,你说,这几年都干啥了?


柳永说也没闲着啊,参加社会实践考察民情民生研究民风民俗调研女性特殊行业发展状况体验民间生活诗词艺术创作啥的,可把我给累坏啦,今年来不及了,明年科举,“定然魁甲登高第”,等我好消息吧。


柳永在汴京咬牙复习了一年功课,第二年春天,踌躇满志应试,答题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全场第一个交卷,走出考场的那一刻,满面春风,志在必得,不少考生家长羡慕:“啧啧,你看人家孩子。”

 

但是,意外不期而至,柳永初试就落榜了。


什么情况?不应该呀,自己估分起码600分以上,怎么可能落榜呢?


柳永要求查卷,主考官告诉他,不是分数问题,是政治思想问题,对此次高考,上级明确指示:“读非圣之书,及属辞浮糜者,皆严谴之。”


就是说,文章必须弘扬正能量,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对作文内容格调低下的考生,就算写得文采飞扬天花乱坠,也一律不予录取,您写的那个,经鉴定,属于三俗作品,低俗、庸俗、媚俗,懂了吧?


柳永一听,当时就傻了,我酒席都订好了,你跟我说没考上?!主考官的眼睛是什么时候瞎的?你们不录取我,不是我个人的损失,是整个大宋朝的损失你们知道吗,算了,老子以后再不求取什么功名了,跟青楼的小姐姐们在一起,我看比啥都强。


愤懑失意的柳永回去就写了一首牢骚满腹的词《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这首词道出了广大落榜考生的心声,可谓直击痛点,所以很快在坊间流行开来。


柳永当时并没有想到,自己只顾逞一时口舌之快,正是这首词,断送了他一生的仕途。

 


4
   奉旨填词


说从此不再求取功名,那都是气话,男人嘛,总得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有个一官半职才好在社会上混对不对,哪能因为一次失败就放弃理想呢,胜利往往出现在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公元1015年,柳永第二次参加科举,第二次落榜;

公元1018年,柳永第三次参加科举,第三次落榜;

公元1024年,柳永第四次参加科举,第四次落榜。


屡战屡败之后,柳永决定,再特么也不考了。


为啥?这些年来,柳永沉迷于烟花柳巷,不但耽误了学业,也影响了自己的名声,全国人民都知道,柳三变是专门为青楼歌妓写艳词的著名嫖客,这样一个生活作风有问题的人,怎么能吸收到公务员队伍里呢,明显不合适嘛。


据说,柳永第四次参加考试的时候,已经晋级到了复试阶段,仁宗皇帝亲自阅卷。


宋仁宗平素也喜爱诗词,但文风一向儒雅,对柳词的“浮艳虚美”极为反感,特别是读了柳永第一次落榜写的那首《鹤冲天》之后,更是不满:“什么叫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大笔一挥,直接把柳永给淘汰了。


后来,还有人拿着柳永的词专门向皇帝推荐,说您看这词写的确实不错,不但在娱乐圈特别流行,在群众中也很有影响,“凡井水处,皆歌柳词”,年度十大流行金曲评选,柳永每年都有好几首上榜,确实是个人才,是不是可以破格录用,在文化部之类的地方给他安排个职位?


仁宗皇帝说:“呵呵。”提笔在上面批了四个大字:“且去填词”。


既然如此擅长填词,那就填词去好了,要什么工作。


领导这样批示,相当于断了柳永的仕途,从此以后,柳永不再追求功名,以青楼妓馆为家,流连于京城各大欢场,你要找他,不是在青楼,就是在去青楼的路上,以作词为生,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

 

光靠写词就能维持生活,而且是这种花天酒地的生活吗?


对柳永来说,完全没有问题。


当时,柳永在京城娱乐圈极受欢迎,歌妓如果不会几首柳永的词,在这一行根本就混不下去,点唱率太高了;一些三四流歌妓,往往因为拿到了柳永的新词首发,就一炮走红,跻身一线明星行列。


人人都以能得到柳永的青睐为荣,青楼内部甚至有这样的歌谣: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

    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

    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

    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你说,红到这种程度,嫖宿还用得着自己花钱吗?


据《醉翁谈录》记载:"耆卿(柳永)居京华,暇日遍游妓馆,所至,妓者爱其词名,能移宫换羽,一经品题,声价十倍,妓者多以金物资给之。”


也就是说,柳永逛妓院,不但不用花钱,还能挣钱。

 


5
   因为爱情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是柳永在失恋苦闷中写下的一首《蝶恋花》。


柳永本来在家乡是有妻子的,但自从18岁离开故乡,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在漫长的青楼生涯中,柳永先后谈过数不清的女朋友,每一段感情都是全身心投入。


对,在柳永的内心深处,从来没有看不起这个职业,工作只有分工不同,哪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为人民服务嘛,所以,柳永的历任女友都是青楼歌妓,包括(排名不分先后):虫虫、香香、英英、瑶瑶、心心、佳佳、酥酥……


当然,这只是一小部分,是有据可查,曾经写到过词里面的。比如:


写给香香的《昼夜乐》:

“秀香家住桃花径,算神仙才堪并。”


写给英英的《柳腰轻》:

“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


写给瑶瑶的《凤衔杯》:

“有美瑶卿能染翰,千里寄小诗长简。”


写给心心的《木兰花》:

“心娘自小能歌舞,举意动容皆济楚。”


写给佳佳的《木兰花》:

“佳娘捧板花钿簇,唱出新声群艳伏。”


写给酥酥的《木兰花》:

“酥娘一搦腰肢袅,回雪萦尘皆尽妙。”


写给虫虫的《集贤宾》:

“就中堪人属意,最是虫虫,有画难描雅态,无花可比芳容。”

 

这其中,虫虫是柳永最喜欢的一个,两人相爱时间最长,柳永为她写的诗词也最多。


虫虫因此动了真情,缠着柳永为自己赎身,要与他厮守终生。柳永虽然喜欢虫虫,但是,你懂的,谁愿意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呢?每谈到这件事,柳永就顾左右而言他,躲躲闪闪,虫虫很生气,两人感情因此陷入低谷。


后来,柳永又有点后悔了,回过头又找虫虫,请求原谅,下面这首《征部乐》,就是柳永写给虫虫的表白词:

    雅欢幽会,良辰可惜虚抛掷。每追念,狂踪旧迹。长只恁,愁闷朝夕。凭谁去,花衢觅。细说此中端的。道向我转觉厌厌,役梦劳魂苦相忆。


    须知最有,风前月下,心事始终难得。但愿我,虫虫心下,把人看待,长以初相识。况渐逢春色。便是有,举场消息。待这回,好好怜伊,更不轻离拆。


“待这回,好好怜伊,更不轻离拆。”宝宝,这次我一定好好待你,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呸!骗子,都是骗人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虫虫说:“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坚决要跟渣男分手。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柳永因为事业受挫,原本就有些消沉,如今最喜欢的恋人又闹分手,一时万念俱灰,心情坏到了极点,感觉人间不值得,一切都没有意义,决定离开京城,南下漂泊。


临行前,柳永与虫虫见了最后一面。


那是一个深秋雨后的傍晚,知了在寒风中凄凉地鸣叫,十里长亭渡口,曾经的一对恋人手拉着手,泪眼相对,千言无语竟不知从何说起。


分别后,柳永在途中写下了那首著名的《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6
   暮年及第


柳永离开京城后,仍以作词为生,浪迹天涯。


这期间,因为空虚寂寞无聊,他曾经偷偷回来过一次,见汴京繁华依旧,但知交零落,物是人非,旧日情人都已有了新的男友,新的生活,不由感慨万千,自己留在这里也是徒增伤感,于是再次离开京城,四处云游。


这首《满朝欢》,就是柳永当时的心境:

    花隔铜壶,露晞金掌,都门十二清晓。帝里风光烂漫,偏爱春杪。烟轻昼永,引莺啭上林,鱼游灵沼。巷陌乍晴,香尘染惹,垂杨芳草。


    因念秦楼彩凤,楚观朝云,往昔曾迷歌笑。别来岁久,偶忆盟重到。人面桃花,未知何处,但掩朱扉悄悄。尽日伫立无言,赢得凄凉怀抱。

 

公元1034年,仁宗皇帝为彰显朝廷宽厚爱才之心,特开“恩科”,也就是对历届科举考试多次落榜屡战屡败的大龄考生放宽录取尺度,进行一场照顾性的特殊考试。


柳永闻讯,从外地星夜赶往京师应试,为保险起见,吸取以往教训,特地将自己的名字柳三变更名为柳永。


录取分数线已经降到了250,你再考不上就是猪了。这一次,柳永终于登上了进士榜,被授予睦州团练推官之职,从八品。


这一年,柳永已经整整50岁了。


所以说啊,什么无心仕途,什么淡泊名利,什么视功名如粪土,都是没办法才那样说的,真给他个当官的机会,跑得比兔子都快。


这之后,柳永才算融入体制,有了正经工作,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浙江定海晓峰盐监、泗州判官、著作佐郎、西京灵台山令、太常博士、屯田员外郎等职。


但本性丝毫不改,任职期间,青楼妓馆依然是柳永最常去的地方。


在宋代,官员逛青楼妓馆是允许的,不涉及生活作风问题,为了拉动内需,繁荣经济,振兴第三产业,皇帝本人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也经常出入色情娱乐场所,有时候不小心还会碰见手下大臣:“哎呦,老柳你也来了。”


柳永也很尴尬:“啊啊,我我,我就是路过,进来随便看看,内什么,您先忙着,我那边还有几个朋友,咱回头见啊。”

 


7
   三俗代表


柳永一生流连于青楼,不仅仅是为了享乐,这里,也是他创作的源泉和不竭动力。


我们知道,宋词是可以用来唱的,所谓词牌,既是文字的格式,也是旋律曲调,都是固定的,所以,写词也叫填词。


整个宋朝319年,一共诞生了880多个词牌,柳永一个人就原创了100多个,是两宋词坛创用词调最多的人。


在柳永之前,词坛流行的是小令,特别短,一共二三十个字,你一瓶啤酒还没喝完,那边就唱完了,不过瘾。柳永是第一个大量创作慢词的人,上下两阕,动辄一百多字,曲调舒缓,意境深远,回味悠长。可以说,柳永以一己之力,将宋词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柳永的词不但极大丰富了大宋娱乐行业的文化内涵,丰富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也对后世许多诗词名家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宋代另一位作词大家苏轼,每有新作,都忍不住问别人:“我写的咋样?跟柳永比如何?”


别人回答的也很巧妙:“柳永的词,适合十七八岁的青楼女子,执红牙板,歌唱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的词,则须关西大汉,用铜琵琶铁绰板,歌唱大江东去。”


一个是豪放派的掌门,一个是婉约派的代表,双峰对峙,并驾齐驱,实在难分高下。


但苏轼本人对柳永的评价却十分矛盾,既欣赏他的文采,又看不起他的风格。


学生秦观词中曾有“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的句子,苏轼看了很不高兴:“你这孩子咋不学好呢,这不就是柳永的画风嘛。”


秦观赶紧辩解:“我咋能学他呢,你看,我这不到关键时候就掐了嘛。”居然以跟柳永词风相近为耻。

 

柳永在京城求职期间,曾求见当朝宰相晏殊,也就是晏几道的父亲,因为晏殊也喜欢写词,柳永想拉拉关系走个捷径。


晏殊问他:“你都会干啥呀?”

柳永也是不会说话:“跟您一样,喜欢作词。”


晏殊当时就不高兴了:“谁跟你一样,我虽然也作词,可写不出‘针线闲拈伴伊坐’那样的三俗句子。”


说罢,拂袖而去。


柳永心里不服气啊,“针线闲拈伴伊坐”咋了?什么叫三俗,这是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三贴近好吗。就你们写的那些高雅?大家都是豆子磨出来的东西,喝咖啡高雅,喝豆浆低俗,还有天理吗?


我觉得,群众喜欢的才是最好的,你们拼命贬低我,打压我,其实就是嫉妒对不对?听听外面的歌声,你管得了我,还管得了群众爱看谁吗?


柳永流传下来的词共有两百多首,虽然描写青楼歌妓与男女情爱的作品占了绝大多数,但据此就说人家低俗、庸俗、媚俗,确实有失公允。


扫黄打非办翻来翻去,找到的这首《菊花新》,大概就是柳词中尺度最大的了:

    欲掩香帏论缱绻。先敛双蛾愁夜短。催促少年郎,先去睡,鸳衾图暖。

     

    须臾放了残针线。脱罗裳,恣情无限。留取帐前灯,时时待,看伊娇面。


你看,用词非常含蓄,非常克制,关键部位也是打了马赛克的。


什么叫淫词艳曲?什么叫三俗?一直打压柳永,以词风儒雅著称的仁宗皇帝,后代出了一个叫赵佶的,史称宋徽宗,曾为情人李师师写过一首《醉春风》: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


    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成颠狂。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看清楚了,这样的,才叫三俗。

紫色海洋
那不他是亡国之君,还是史上第一憋屈亡国之君
5
500miles
宋徽宗要是放在今天,绝对是大神啊,除了治国,样样精通,而且是顶级的那种精通
M
M45
好奇心的确能激发有价值的想法
紫色海洋
偏偏他要去治国。。。。。
5
500miles
中国历史,“主昏于上,政清于下” 的时候也不少。赶上他倒霉,没个好爹
小二哥李白
送朝是典型的死于安乐的朝代,断送了辉煌的中华文明。。。

元清的汉人就是宋后中华文明的真实状态,明朝只是宋后中华文明衰灭的一个回光返照。。。

大司空
柳永,俺的偶像啊啊啊...烟眉粉颈千番醉,玉面青丝几寸香。
紫色海洋
唉!
旺One旺
千番呢!比七次郞还牛
5
500miles
就像甲申三百年祭说李自成的,个人悲剧弄成了民族悲剧

但中华文明并没有断送,元、清都以汉化为基本,以儒家治理国家

小二哥李白
我期待看到的是宋儒推科学渐进的资本主义,而不是裹小脚最后被迫走腰斩式的共产主义,大宋儒学不是误文误种,还连带拖累了元明清?
5
500miles
还是那句话说回来了,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小二哥李白
唯有笑坛。。。
o
ozxlu
柳大骚客的相好中怎么没有静静和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