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布,终于发现你的弱点了,俺决定向你挑战马拉松

大司空
楼主 (文学城)

你一直都是在泥土地上跑马,软软的地面就不行了吧。

雪地马拉松,cross country ski。

来吗?

 

布兰雅
我对雪地不太熟。跑过几年,滑雪上不了深色的道,向你学习啊。

雪山の飞狐

受 Jasmin Paris 的鼓舞,决定干一票大的。大寒就是大寒,现在是一年最冷的日子,数九的四九天,再过一周就要立春了。查看周围群山,找到一片雪山,最低气温零下16度,摄氏零下27度。好,过瘾。

出门还是有阻力的,都反对。即使到了地方还是被人阻止。一直到9点,气温回升到零下22度才开始跑。晴空万里无云,更美的是没有风。很是舒服。就是气温实在是很低。陪我一起跑的老帅四十多靠五十,去年跑过柏林和芝加哥,不知道怎么的他跑得好慢。在一英里的地方就落到我后面去了。我等他,他开始气喘吁吁,开始出汗,说我起步太快了,简直在雪地上飞。我一看手表,不快啊,就和平时一样么。

到了第二英里,我又等他,看他大汗淋漓。他说需要走几步,大概三分钟后他说继续跑。第四英里结束的时候,他被甩了一大截。当然坡度也有些陡。平时他不这样的。我问他刚才心率是多少。他看了下手表说192。我知道他也许不能再跑了。他对这么低的温度不适应,于是劝他回头,他让我一个人继续,我想了想,第一我自己一个人不大敢,第二更不敢让他一个人跑回去,万一他出点事情怎么办?我于是陪他跑回去,这样可以照顾他。8英里,没有完成我的预订目标。。。。。下山,回家。

这时电话叮咚一下,太好了,另外一个哥儿们要来。我于是等他,可是一直等到快四点才到。山上的气候真是孩儿脸,太阳不见,开始下雪。一开始温文尔雅,雪花温柔地飘落在脸上。转过一个山口,刺骨寒风带着飞雪呼啸而来,是那种砸上你的面部的感觉。气温又开始下降。雪越集越厚。上午的白雪,有少量的人跑过,还有一两道滑雪印子。现在路面完全抹平,没有任何痕迹,一片祥和的景色。但是祥和之下隐藏着杀机。那些脚印,在如此低温下迅速冻成坚硬的坑,一个接一个。因为表面是雪,你根本不知道那些坑在哪里。踩上去,一脚向左撇,下一脚又向右撇。很容易崴脚。无奈只好减低速度。

最糟糕的是,天又黑了。打开头灯,眼前一片灰暗中的一屡白色,很是梦幻,不过不是玫瑰色的梦,而是灰色的。到后来有点麻木地往前迈步。新下的雪也被冻住,慢慢脚印的坑儿也深了,崴脚不再那么严重。但是抬步更加艰难,每踩下去一步,就听到脚低咔哧一声,然后你要把脚拔出来,要花更大的努力,非常费力。低温下的雪,是粉末状的,每步都踢飞一片雪花。

突然一只鹿在前面飞奔而过,不过十几尺远,吓我一跳。灰暗中确定是鹿。动作像。鹿喜欢在天刚刚断黑的时候出没。就这么我被惊吓了三四次。我的嘴唇被冻得有点哆嗦,说话都有点合不上嘴似的。好几次哥儿们都问,你刚才说了啥?

经过一座高压电线,有个转换塔。奇怪的是雪花打在高压电线上,发出兹兹拉拉的怪响,在这幽静的山岗上尤其恐怖。又经过一座木桥,幽幻中已经看不清栏杆和桥面,放慢脚步,咚咚跑过。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看到林子里出现一处温暖的灯光,像是人家。但逐渐跑近,发现根本没有房子,而是一条大马路的路灯。上了大路,发现,我们已经到了我们的终点,那是我们的停车场。半马结束,13.1英里。加上上午的8英里,昨天21英里。但是感觉比一个全马还累。因为是山上。雪山上,酷寒的正在下雪的雪山上。

回家检查一下自己的心跳。太高,最高183,接近我长跑中控制的最高心跳。公式是220-年龄。这里提醒一下,假如你是45岁,你的最高心跳是220-45=175,尤其这种低温下,不要超过。所以早上那老帅居然到了192,被我强行命令回转。老命要紧。

说下装备。

第一重要的,雪爪。我的是Yaktrax Run。雪爪有很多种类,有的是登山的,有的是踏雪的。我的这种Run型号的是雪地跑步的,冰雪两用。冰和雪两码事。路面没雪,但有黑冰,前面的六颗钉子起作用了。而后面的螺旋丝在雪地里更有防滑性。有了Yaktrax或者其他雪爪,上坡下坡有更大的信心。

手套。这么冷,单层的没啥用了。要厚的,双层手套。或者两副手套,一副单的,一副外面的,皮手套也行。

下身,底裤,半长压缩袜,紧身裤。我没有穿第二条裤子。

上身,胸罩我是一直戴的,不戴不舒服。而且,长距离跑也有摩擦问题,RT要呵护。然后一件贴身汗衫,外套一件长袖汗衫,都是Techfab,不能用棉的。一条单层带帽外衣,也不含棉。再加一条外穿羽绒背心,黄色或者红色。不要穿雨衣。其实我很少穿雨衣,春秋天,下雨我任其淋湿。而冬天,下雪不需要防雨,而雨衣不透气,非常闷,这对寒冬长跑是危险的。

帽子,一定捂住耳朵,针织帽。那些cap or visor全部无用。

眼镜。这个很容易被忽视。如是晴天,太阳镜必不可少。不然白雪中太阳照耀下,几个小时,会导致雪盲。而不下雪时,也要眼镜。我昨天犯了一个错误,下午因为没有太阳就没有戴眼镜。结果雪花打在眼睛上生痛。即使不下雪,刺骨寒风一直吹,眼睛就会流泪,然后在脸上结冰。带着厚厚的手套很难擦。所以一定要戴上透明的风雪镜,那种十块钱一副的木工防木屑的护镜就行,但不能不戴。

面罩。这个我昨天完全失控。戴了一个围脖,还戴了一个头带。这些都完全没有用。围脖到后来是个累赘,脖子热死了,围脖被汗水浸透,头带我原来打算护鼻子的,不料太紧,在家试验还行,一跑起来大口呼吸,完全不能喘气。只好不用,全程裸露面部和鼻子,都冻僵了,非常危险。有个笑话男的在外面嘘嘘结果鸡 鸡冻掉了。这不完全是玩笑,温度再低下去鼻子耳朵手指脚趾所有突出物都有危险。我今天去REI,还是没有找到满意的产品。口罩要有一个较大的呼吸孔,朝下,给鼻子用的。还要有几个小孔,给嘴巴用的。口罩要有磁铁,不用时往下一拉。不要用固定的,也不能用拉链的。会割破面部。

所以以上装备都必须是轻便型。记住是跑步,不是滑雪或者登山。不能穿得很宇航员那样笨重,也不能穿滑雪衫。很热。

护身用品。唇膏,护肤霜,创可贴(脚,RT),女生用品(略)。

水。冬天不必太多的水,但不能不带。要带Gatorade之类的含电解质的。清水的问题,是结冰。昨天下午那哥们,带了两瓶白水,一口也喝不出来,绑在肩上全成冰棍了。

电器。我的手机是iPhone,昨天到半程被动晕过去了,打不开。所以手机要充满电(低温下电用得快),而且要贴身放。身子里面帮一个腰带,用体温保证手机工作。我昨天是拿出来拍照,才拍了一张就死翘翘了。我戴了两个手表,一个Fitbit一直正常工作,一只Garmin半途也不再显示,后来发现并没有死,只是没法操作。

头灯。低温下,电池一定要带足,我不大相信那些充电的,不可靠。还是电池可靠。我的是有四种灯光。漫射光,照一大片(耗电)。集中光,照前面(比较省电)。红光,公路用。红色闪烁光,面对交通车流时有用。

最后一条,药品。如果你有心脏、血糖等问题。强烈建议不要在低温下上山跑马。

2018的最后几天,喜丫头一直烟雨蒙蒙,12月29日暴雨,能见度只有几十尺。到了30日一早,难得有个大晴天。太好了,我要跑马。虽然地面还是湿的,空气湿度也大,起码不用在大雨滂沱中比赛了。跑完,几家人去餐馆,到了晚上,七八家大大小小全部一起哄到了美色岛(Mercer Island)一个朋友家,算是新年聚会。男主人60后,女主人70后,喜欢音乐,是发烧友。把地下室改成了一个巨大的舞厅,全套安桥音响(ONKYO),还有酒吧。

因为这些跑友都爱运动,晚上决定跳舞放松放松。主人选的居然都是老曲子,不过用了现代配器,令人耳目一新。而且原曲虽然水平很高,但不是舞曲,没有跳舞的节奏。这样改编(Remix)后, 各个年代的人都熟悉喜欢,小朋友们也能上去乱扭。比如ABBA的 I am the City 2018,几乎就是80年代风行的迪斯科。现代音色和配器在各个音箱里播放,贝斯劲动,效果好极了。随着节奏,熟悉的旋律不时飘来。我几乎一直在池子里,扭了近三个小时。

 

下面挑选几首我记得的。不过Youtube的效果比安桥差远了。可以听听吧。

(曲名中文是我乱翻译的,应该有标准中文名称)

1. Enya: The Longships (海盗船)

2. Enya: Only Time (唯有时光)

3. 披头士: Hey Jude (嘿,酒滴)

4. 凡盖力士: Hymne (哼鸣)

5. 凡盖力士: Chariots of Fire (战火列车)

6. Enya:Deora Ar Mo Chroi (丢了是我心)

7. Enya:Afer Ventus (非洲的风)

8. ABBA:Fernando (费尔南多)T台内衣时装秀

 

几首 Trance Music (出神音乐)

9. Celtic Dream (克尔特之梦)

10. Beyond The Stars (星外)

11. Wonderland (仙境)

12. Road To Nowhere (路向何方)

 

 

 

 

 

布兰雅
上面是2019-01-27 写的。当时是冬天,挺冷的。
大司空
厉害厉害。跑步俺是绝对不行,滑雪其实也一般般。你是运动健将甘拜下风
大司空
中坛的教练哥你俩应该有共同话题可聊。
布兰雅
coach1960? 认识的。我的老师。他是北京体育大学的菜籽。

他的夫人也是。两口子都厉害。狼豺女貌。

大司空
啊,怎么没见你去问个好:)
i
ireadwrite
菜籽是什么意思?
i
ireadwrite
猜出来了
i
ireadwrite
差点看成

狼豺女豹。

唉,如今不仅国内微信一大堆错别字(躲网管封号),文学城也这样

布兰雅
风流菜籽,菜籽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