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台湾问题,台湾问题其实就是中国文化的魔咒。

正义的门徒
楼主 (文学城)

首先问大陆和台湾,应该是什么关系?从血缘上讲,本是一家(先不提原住民,提了问题更复杂)。你我同一爹,那彼此之间,怎么讲,也应该是兄弟关系,姐妹关系吧。但是偏不,大陆喜欢以母子关系(真真是乱伦啊)来说。为啥?因为兄弟分家,很正常啊。而母子之间,就有长幼秩序,有等级差别了。所以你千万别以为大陆以母子说台湾是脉脉温情,no。那是借着温情之名来做等级压迫之实。

前面有人说打龙王的故事,很好的故事,体现了中国人的处事原则。就是跪拜。不是我跪着你,就是你跪着我。如果我不跪你了,你却还不跪我,那就大大地不爽。龙王本来就是一段木头,是你自己把它供上桌的。和它何干?然后你求不来雨,又与它何干?最后你非要把它打一顿。你就不能不理他让它做回它的木头吗?诶,不行啊。因为我把它供上桌,我就是要跪它。它不行,它就得跪我。不然我就会极度不爽,这就是中国人的本质。

所以台湾问题,从来就不是什么统一的问题。中国没了台湾,七十年来也活得好好的,没有啥伤筋动骨的。台湾的问题,从骨子里来说,是面子问题,是跪拜的问题。碰到对岸,他们也他M的是中国人,你不跪他已经很不爽了,你还想让他跪你?你疯了把。给钱就跪?换了你干不干?所以为啥你要说农夫和蛇,给了它钱它还咬你?no。你没那么好心。你给钱,你是有目的的。而它不干,当然不干。给再多的钱也不能认你当祖宗啊,你算个什么东西?所以台湾问题,香港问题,说到底,是同一个问题。就是中国文化的问题。

中国的问题,无解。不是换一个政党就能解决的。中国文化是一个魔咒,你如果不逃离它,最终必将被其吞噬。甚至你隐约已经有所自觉,都不敢跳出这个魔咒。比如我问,什么是血脉,lee说,你不能不认自己的血脉。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你自己觉不觉得好笑?血脉是什么?不过就是造龙王的一块木头,它啥都不是也并不重要。然后你把它雕刻成龙王,好像很重要,其实还是一块木头。你不会跑到非洲博物馆去看露西的化石(那是我们全人类的祖先),你其实根本也不在意什么血脉。只是希望拿它做一个噱头,好对别人实施等级压迫。碰到别人不肯,就要大骂一声,忘了祖宗的东西,如此,好让自己心里好过一些。但是其实,你对这些忘了祖宗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是自己阴暗的心理得不到满足,好不舒服。

云中松
有见地,有文采。
华人lee
哈哈!同类相互对舔,
云中松
你就直说你是另类。一个偷渡叛逃中国的,不认祖宗的另类。
正义的门徒
所谓宗教,就是说到底没什么道理的东西。也难为你花了那么大功夫去刻龙。

只要稍微一推敲,就发现那是一堆垃圾。什么叫五服?为啥不是四服不是六服?有精密的科学论证吗?有牢固的理论依据吗?都没有。古人愚蠢,随便胡诌一个数字。你更蠢,一个DNA时代的人去跪拜连细胞分裂都不懂的古人。还觉得那东西好高大上哦。

云中松
刻龙,佛像,牌位,易经的卦,都是古人赋予过重的联想和迷信。这种文化氛围太重,以致迷失事物真相
p
parentb
有道理,只有在西方国家呆了很长时间的人能够理解,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国内人恐怕难以理解。
正义的门徒
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很多人挂在身上的护身符,随便一卦,显得自己“高大上”。

比如易经,易经为啥叫易?其实它是一个简化版的卜卦体系。卜这个字,其实就是象形文的龟裂,把牛肩胛骨或者龟甲烧了,上面出现的裂纹,就是卜字的原型。所以烧龟甲,才是真正高大上的卜算,易经那是易过的不入流的东西。问题是,你会烧吗?古人数典忘祖的事儿干得还少吗?周人抛弃商人的卜算体系,其实就是一次对祖宗的革命。周人说到底是不信这些的。而现在的人还以为易很厉害。厉害啥,其实就是周人怕麻烦,烧半天还烧不出啥东西来。就随便拔几根草算算算了。

h
hkzs
非常正确!不理解的实际上根本就没在西方社会里生活过,即便住在他们国家里,生活的也不过是唐人街的唐人圈。

很明显的,看板上的言论观点就能体会出来。

K
Katrina2005
以中国当今的军事经济实力,若习有老毛三分之一的才能,也不会出现台独、港独的状况!
风隐
非也,港独,台独是必然,即使毛邓再世,也会如此。
c
cip
你以为你让台湾独立后台湾会变成一块无害的木头啊?分分钟变成美国的武力遏华桥头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