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殃

卢岩
楼主 (文学城)

以前,我就看到我们工地北面的一条街总是很热闹,三更半夜还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我就去那里吃饭,顺便看热闹。可是,我到那里之后,就不热闹了。

这天中午,风很大,我到那里后,这条街就没什么人了。我失望地坐在了一家理发店前的台阶上,无所事事。

忽然,坐在店前的中年妇女喊我过去,问我:“你干什么来了?”

我回答说:“吃完中午饭,没事儿做,溜达溜达。”

她生气地说:“你当我是白痴呐!溜达溜达还用带二十来人(注2)!”

我听不懂,问:“人在哪呢?我怎么看不着(注2)!” 这时,整条街总有四五个人。

她说:“别装了!别看大姐我年轻,我在这条街上混了二十来年了,天天坐在这儿看。我这双眼睛,什么人,从哪儿来的,要干什么,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都把便衣警察招来了。你整事儿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是什么人!”

我什么也听不懂,问:“你是什么人?一个剪头发的。人都不来了,不是警察在搞严打(注1)吗!与我有啥关系?”

 

注6.9-1,我自己认为的:怎么突然人都没了,一定是政府又搞什么运动了,如扫黄(即色情)打黑(即黑社会)反贪腐(行贿受贿)等的社会运动。翻看中国的历史,这种一波又一波的整肃运动,前个月“打老虎”,这个月“打苍蝇”,下个月除“四害”。时不时地来一次,邀功领赏,千年不断。是循环往复吗?那你应该看万年!

她说:“什么搞严打,有严打我还能不知道。从你来这条街上晃悠,这条街上的人就越来越少。到现在,你看,都没人了(注2)!你还不走?你就直说吧!你干啥来了?有啥目的?”

我如实回答:“我看这儿热闹,来这儿吃饭,顺便看看漂亮姑娘,不是白看么!违法啦?”

中年妇女说:“那你光看,不违法!你是从哪来的?”

我指着身后的工地的地基坑说:“我从那儿来的!”

中年妇女看了看我指的地方,脸色立刻变了,结结巴巴地说:“你是人是鬼?从那儿来的!?”

我立刻生气的不得了,向前走了两步,说:“你是怎么说话呢!”

她站起来了,转身走到了门口,用手指着工地,说:“你从那儿来的!你是怎么从那儿来的?”

我回头看了看,意识到我指的地方是我们工地的地基坑,说:“那不是建筑工地吗!”

她想了想,放松下来了:“你吓我一跳,我还想呢:那地方两年前就没人住了;上个月还挖了这么大一个坑,怎么就把你给挖出来了呢!?”

我被逗笑了,说:“你别看我笑了,你说的话可是不受听!”

她笑了笑,走回来,又横起来了:“我也是顺嘴就说出来了。那你溜达溜达,还带这么多人干啥?”

我觉得奇怪,问:“刚才你就说,我带来了二十多人,我怎么一个都看不着?”

她回答:“这还没打起来呢!一动手,一个个的都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

我问:“那你看我是什么人?我要干什么?”

她回答:“我没看出来!这我才问你呢!”

我们吵了一会儿,我什么都听不懂,觉着没意思,就生气地离开了。

我自己坐在地基坑边上,呆了一会儿,想:还是干点正事吧!我开始沿着地基坑边上找裂缝儿,看看有没有地方存在塌方的危险。

当我走到工地的东南角,听见围墙外有人在广告牌子旁边说话:“你看!就是这个大楼。我们老大刚毕业,就全负责。你说那门子硬不硬!?”

我走到附近的院门看是什么人在说话。那是两个小孩儿。一个小孩儿又说:“那天,我们看我们老大干活。那人家算计的,他们那么多人谁也没听明白,不怎么的!?如果把那辆车砸了,他的事儿就办成了(注3,如上一节所述)!?”

另一个小孩儿问:“你们老大说得对吗?”

那个小孩儿回答:“他们都相信,事儿是肯定是那么回事儿,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还不行,刚毕业,没经验。他们说,再培养两年,多说三四年,那我们老大就谁也比不了了!到那时候,我就求他,在这工地里给我安排个活儿。我就不在这小市场上混了!在这小市场上干活儿,让人瞧不起!”

另一个小孩儿问:“你跟你们老大说过话儿吗?”

那个小孩儿回答:“没有!他的办公室就在那儿!那几个大头儿常去和他唠嗑,去培养他。他的眼睛可特别了,看谁谁受不了!”

我看着那俩孩子走远了,也没心思找裂缝了,开始往办公室走;边走边落泪。我对自己说:我应该和这俩孩子谈谈,教导教导他们!不行!那样的话,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又不能收养他们;现在,我自己还靠父母的接济呢!

这天晚上,我就回到了东北大学。第二天晚上,我搬家到了东北大学第四宿舍,住进了老同学张利民的房间。

注6.9-2,怎么那么多人跟着我?去了几次,就把整条街的人吓跑了?前文描述了一些奇怪的事,还有很多怪事我没写进本书。和平区的贼来看老大,别的地方的名人(黑社会人物),或其他人,来看卢岩有什么奇怪的,出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儿!随后,我发现,周围人看我的眼神变了,没了笑容,满脸对我的厌恶;我成了一个沈阳未来的祸害,殃!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6.8、饿鬼趣 无忧三问 6.6、结界 6.5、雷霆之杖 6.4、贼窝的会议
尘凡无忧
大概你省略的那部分影响了我的理解,为啥卢岩会被贼们认可为老大。。。
尘凡无忧
还有,若有可能,上张眼神照片就好了,可以帮助理解各种怪现象的发生。。。:)
n
nearby
神奇
卢岩
6.4节,《贼窝的会议》不是述说了我成为老大的过程吗! 看了下一节,你就知道了:你看不懂的原因。
卢岩
照片上什么也看不出来,第三章不是讲了肉眼通吗!有看目标的时间因素等,另与看见的人的经历、内心活动、动机等有关。
卢岩
第三章,还有5.1节,你拒绝评论的那一节,不是给你看了墨西哥特拉洛克的几个雕塑吗!都与肉眼通有关。
卢岩
如果你一看就懂,那哪里还有聪明人和世人的差别?佛法也一无是处了!
卢岩
三界九地,十类群生,无一不在;这就是“遍行真如”(参见16.1节)的本义
卢岩
后文还有多件关于肉眼通的描述,慢慢看吧!我已经人老珠黄了,还是不展示相片为妙!
卢岩
不是你一个人看不懂,很多人看不懂,少有人懂!上一节的老曹,50来岁才懂,就认为自己很了不起,成佛了!
卢岩
不是说了:我在谈恶鬼趣(即饿鬼道)吗!
尘凡无忧
人老珠黄。。。LOL
尘凡无忧
我大致明白是为啥。我不懂的是为什么单单是贼们对卢岩这么感兴趣,这么捧着他。。。。其他人呢?普通人呢对卢岩是什么感觉?
卢岩
贼窝会议中,老熊不是说的很清楚:你们跟着卢岩,就享福了。老熊认为卢岩的本质好,带着他们走正路,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卢岩
一般人,正常的人,本书中有多处描述,也各异,如本章的第一小节。由于感觉各异,结论发散,肉眼通就难懂了,但第三章说了根本。
卢岩
确实!不是告诉你了,桃花劫是下地狱,九死一生的事,我能不老吗!能不生病吗!
卢岩
头发早就全白啦!意志犹在,身体已经四分五裂了。
尘凡无忧
别说这么惨。意志在就可以把四分五裂的身体部位有序地集合到一起。意志很强大的,妙用无穷。:)
o
olive-c
饿鬼道 转移身见 见不到欲取之物。
卢岩
我也没办法!连释迦摩尼都说:“我这辈子,要色得不到,要空不可得,怎么能给你呢!”
o
olive-c
无所得,有所得。无需他人给。
卢岩
法施、财施、无畏施。我认为,予取予求两者之间需要相互理解和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