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转发了一篇文章,引来大家的讨论,题目是:《关于此次NBA事件,一名80后想说的一些话》。现在。。。。。

主要矛盾
楼主 (文学城)

对于这样一片文章大家的反应也各自不同,说什么的都有。对于这些我本人都没意见。现在我告诉大家一下转发这篇文章的目的:转发这篇文章的根本目的就是想告诉这里的所有人不论你们这么理解大陆的共产党,在大陆就是有一批象文章中提到的80后们(甚至不止仅80后们),喜欢共产党的大陆。如何面对他们呢?不论你在香港问题上是什么态度,你都要面对他们。我记得前些日子和这里的HKZS讨论问题,他一直想推动整个中华地区的选举。要求大家能够有选举出自己想要的领导人。我不反对HKZS的想法,我只是告诉HKZS可能去大陆试一试。看看他/她如何面对我转发文章作者的这样一群人。他们会跟你或你们走吗?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段了,但我没有看到HKZS任何结果和任何关于在大陆地区选举的消息。在这个论坛上每个人都能说自己想说的话,但如果没有实际行动,就是在要求别人去做的事情,而自己不去做相同的事情。这和把别人推上战场而自己跟在后面有什么不同?就如同菲律宾总统告诉美国人的那样:美国人要和中国发生战争的话,菲律宾和美国有共同防卫协议因此你们在前面我们菲律宾跟在后面。

在这里拿出各种中国共产党的各种罪行都可以。但问题是在这里探讨只是嘴上痛快痛快而已。没有任何作用。从1949年以来美国之音对中国大陆的各种报道还少吗?中共政权的问题也很多。什么党内派系斗争了,中共残暴镇压少数民族了,中共腐败行为多如牛毛了,等等不一而足很多很多。但这么多年来中共政权依然是那个中共政权。六四运动之后全世界都开始反对中共政权,但第一个到达中国大陆的外国元首时美国总统--老布什。

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如果你看过那篇《关于此次NBA事件,一名80后想说的一些话》,就不要向下看了。我把那篇文章重新帖在这里。再次声明:下面的文章不代表我本人的看法,我也不赞(甚至反对)同文章中的所提到的一些做法。如攻击美国领事馆的做法。

【转】:关于此次NBA事件,一名80后想说的一些话

1999年5月8日清晨5时45分左右,美军B-2轰炸机投掷的三枚以上精确制导炸弹命中我驻南联盟大使馆。在那场轰炸中,时年48岁的新华社记者邵云环、31岁的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和他28岁的妻子朱颖牺牲,另有20余名使馆人员受伤。

1999年5月的我,还是一名高二学生,犹记得在全国一片的爱国热情中,稚嫩而“中二”的我,在班级的班会课上登上讲台,慷慨陈词并“赋诗明志”,誓言为国家之强盛而努力读书。

2000年9月,我考入了位于天府之国的四川大学,平日里听大学里的师兄们吹嘘最多的,就是他们当年“围攻”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壮举”:

1999年5月8日中午,大使馆被轰炸的消息传到川大,当天下午,川大的热血学子就自发在二食堂前集合,群情激愤,恨不能投笔从戎。傍晚时分,激动的人群浩浩荡荡地朝着离川大不远的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进发。

晚上7点左右,包括学生、市民在内上万民热血群众,将美领事馆团团包围了起来,大量警察和武警战士不得不手挽手维持起秩序。激动的人群,高高挥舞着双手,一遍又一遍地高唱国歌,怒火难扼的人们开始朝着美领事馆抛掷各种东西,包括砖块、鸡蛋、啤酒瓶……

到了晚上10点,大家的情绪不断高涨,局势开始有点失控。在一遍又一遍高唱国歌后,群情已经被完全点燃,每当唱到“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的时候,人群就一起往美领馆里冲!在这个过程中,现场的武警和警察尽管由于值守,不得不尽力维护秩序,却对满怀爱国热情的学生和群众保持了最大的善意和克制。有警察不断用四川话小声提醒学生:“同学,阵仗搞小点,小心点,注意安全,不要挤到了”。

晚上11点左右,人们的情绪达到了最高点,有部分学生和群众终于“冲破”了“封锁”,冲进了美领馆,不仅将旗杆上的美国国旗扯下来烧掉,而且将美领馆的副楼,接待站等地方用火点着,美领馆里那个巨大的卫星天线也被打了个稀巴烂。虽然在警察和武警们的极力维持秩序之下,美领馆的主楼并没有被愤怒的人群“攻打”下来,然而在全国的抗议活动中,川大学子和市民们的“战绩”,称得上“辉煌”。

按照师兄们的说法,他们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动身受了我们的先烈们为何会抛头颅、洒热血、不计牺牲;第一次觉得我们的国歌是如此的振奋人心;第一次看到周围这么多素不相识的人,因为共同的爱国情感聚集在一起;第一次看到我们的民众是如此团结一心,如此强大不可战胜。

而最令师兄们感动而难以忘怀的是,当时有个坐着轮椅的残疾人也来到了抗议现场。等他看到人群越聚越多,行动不方便,想要先离开的时候,奇迹的一幕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迅速让出了一条通道,大家护卫着这位残疾人安全离开。这一切都没有任何人指挥,却又是如此的井井有条。一件小事,就能看出我们这个民族的温情与闪光,团结与希望。

南联盟领事馆事件的最终结果是,在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的强大意志力之下。一个星期后,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以总统身份对“炸馆”事件表示“由衷的道歉”,并承诺查清原因,公布事实真相。其后中美达成协议,美国政府将向中国政府支付2,800万美元,作为对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所造成的中方财产损失的赔偿,并对三位遇害记者每人给予了150万美元的赔偿。

尽管国人的生命与国家的尊严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而事件发生后,中国人民特别是中国80后青年们所表现出的团结一心与爱国热情,已经震动了美国和全世界。

2001年4月1日,当时我正在读大一,沉痛的“4·1中美南海撞机事件”发生了。当天,一架美国EP-3E型侦察机非法侵入我国南海领空执行侦察任务,英雄王伟驾驶的歼-8Ⅱ战斗机在该侦察机附近进行正常监视和拦截。而EP-3突然冲向王伟的战机,螺旋桨击中了王伟战机的尾部,使其严重受损,并坠毁在南海。

事件发生后,在整个川大校园,爱国热情再次被点燃,这一次尽管没有出现大规模的上街游行示威,然而在校园里,老师们的课堂上,各大社团的活动中,各个寝室的“卧谈会”里,谈论撞机事件的声音不绝于耳,而主流的话语,无一不是:爱国、隐忍、努力、奋发。

2001年9月11日,本世纪以来最大的恐怖活动“911事件”发生,当时正是我们大二刚刚开学,通过网络,我们第一时间了解了发生在美国的恐怖事件。实话实说,作为身处太平洋彼岸,又处于“敌意”中的中国学生,一开始我们的确是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同时居然还有几分对基地组织“以弱搏强”的“奇思妙想”的“由衷钦佩”。

然而,随着灾难的进一步披露,死亡人数的不断上升,我们无论是从内心还是在言语表达上,都主要倾向于对死难者的同情与对恐怖主义、暴力活动的谴责与痛恨。自始至终,没有一个有素质或者有身份的中国人公开发表过类似“fight for jihad,stand with Al Qaeda",又或者是类似“Wonderful 911”这样的言论。我想,这才是一种基于真正的人类“普世价值”的,对暴力无比痛恨,对生命与安全尊重的“政治正确”。

转眼间,18年过去了,过去的这18年,无疑是“东方睡狮”真正惊醒的18年。且不论经济发展上取得的全世界前所未有的成绩,即便在军事发展上也是如此瞩目:18年前,我们的海军以各型号老旧舰艇为主,只能进行近海防御;今天,我们已经拥有两艘航母,具备了航母编队作战能力,已经有了挺进深海的能力。18年前,我们的空军主力机型均由前苏联引进;今天,我们拥有了歼-20、轰-6K和最新型的隐身无人机;我们的“东风快递”,已经能够有力地威慑全球。

在今年10月1日的国庆大阅兵上,看到各式各样即便放眼全球也能称得上先进的武器装备,看到英姿勃发的解放军战士,有那么一刻,我想起来18年英雄牺牲的王伟。中国人常说:“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英雄王伟,此刻或许又化身在了阅兵队伍中,又成为了一位保家卫国的中华好汉,这或许就是中国人所说的:英灵长存。

18年后的今天,当年的我的那些青春热血的同学们,其间也有不少曾出国深造,如今却基本上回到了祖国,成为了各行各业中的“顶梁柱”。其中有人成为了国内知名导演,拍摄出《舌尖上的中国》这样优秀的影片,用镜头记录和传播最美的中华文化;有人成为著名诗人、作协主席,用诗歌和文字临摹与歌颂祖国的大好河山与风土人文;有人成为了知名的律师,铁肩担道义的同时,探索着国家司法与法治进步的道路;有人成为了大学教授,为祖国之文化、人类之文明,传道授业解惑;有人成为了优秀的企业家,在创造个人财富的同时,为祖国的基础建设添砖加瓦。

他们中的所有人,仍然初心未改,在各自的领域,各自的行当,默默践行当年为国家强盛而奋发的诺言。尽管生活充满坎坷风雨,社会并不那么尽如人意,年轻人的锋芒和棱角会不断被磨平,中年危机也可能随时“不期而至”,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出人头地”。然而,一旦祖国有需要,祖国被冒犯,他们依然都能毫无犹豫地站出来,就如同18年前的那般热血澎湃,那般慷慨激昂,何况,如今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下架”NBA。

领土和主权问题,是全体中国人的“逆鳞”,是我们不可逾越的底线。

正如同蔡崇信先生所“科普”的历史:“19世纪中期,英法两国向中国输出鸦片,导致了两场战争。大清帝国战败,香港从此成为了英国的殖民地。因为国土沦丧的耻辱,中国在19世纪末爆发了农民领导的义和团运动,结果引来八国联军的侵犯,连清王朝首都北京都被攻陷。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占据北京、上海、南京等地,犯下滔天的屠杀罪行。等到美国因珍珠港事件参战时,中国人为了抗击侵略者,已经付出了千万条生命……对于香港问题,中国人民感受到的情绪,就是多年前被侵略者羞辱而产生的愤怒……现在我希望你们西方人能理解为什么莫雷激起了如此大的民愤。”

美国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创造了伟大的人类文明与文化,“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观至今都令我认同与赞赏,《独立宣言》中的每一句话都让我心向神往。我喜爱自由民主,但我更爱我的祖国。假如为了民族的复兴和整体的利益,需要暂时放弃一些所谓的“个人权利”,以达到整体的高效率,以一种“善的集权”的形式进行赶超,我想我愿意做出牺牲。

最后,曾经一度梦想成为诗人的我,稍微改了一下徐志摩的一首诗,以作结尾。

我是东方的一头雄狮,

偶尔困了打了个盹。

你不必得意忘形,更不要咄咄逼人;

惊醒的狮子终将震动世界。

你我相拥着太平洋的广阔;

你有你的政治正确,

我有我的传承信仰。

你在乎也好,

最好你珍惜;

这文明交融时互放的光亮!

注:最近本人转一些中国国内网友的文章。是因为我发现这里的人对中国内部的人都不太了解。为了便于大家了解因此而为之。所转发的文章并不意味着本人也有相同或支持转发文章中的观点。特此说明!!

青松站
刚才在网上看到有说中国篮协会中断与NBA的新合作关系,在苏州的四场热身赛会取消一一五天前,上海赛之前宣布的,

https://sports.qq.com/a/20191007/002601.htm

h
hkzs
我们都知道了,你们支持共产党。
h
hkzs
然而,共产党并不需要你们支持。因为它的领导地位是它自己决定的,不需要各位投票,所以跟各位支持还是反对都没关系。

各位在中国只有老老实实听党的话跟党走的选择,没有什么支持不支持的选择。

流沙河上
不支持共产党领导中国,难道支持中国搞西方民主制度。看中国与西方的比较:(链接)昧着良心,睁着眼睛说瞎话也难赞美西方民主制度了

昧着良心,睁着眼睛说瞎话也难赞美西方民主制度

流沙河上
有关系吗?我们看那一个好,就支持好的制度。
h
hkzs
你无权选择。我上面说了,中共不需要你支持也不允许你反对。你需要做的是听它话,跟它走。
h
hkzs
你需要做的是听中共的话,跟中共走。不是瞎表态支持不支持,你有什么资格决定谁来领导你?
流沙河上
西方民主制度下,人民是可以选举,结果呢。美国政府花7万亿美元给阿富汗、伊拉克送民主,直接将两国
流沙河上
人民送进地狱。美国人民为了混口饭吃,被有一点点小权的人们任意、长期性侵、强奸。大家都知道,就是解决不了。

美国人民为了混口饭吃,被有一点点小权的人们任意、长期性侵、强奸。大家都知道,就是解决不了。

请看大量资料。

专制、威权、暴政是西方民主制度下今天的社会现实与必然结果

流沙河上
不要拿西方民主选举来丢人了,西方的选举在实质上与广大人民有一点点关系吗?

本来就强大的有权势的豪强们,本来就能够欺压百姓。然而在西方民主制度下,豪强通过选举,控制政客,立法,司法,执法,行政,政府;制定豪强们占尽便宜的法律,政策,程序。一个广泛观察到的事实是:在民主制度下,大财团控制媒体,从而控制了人民的思想,也就决定了人民的选票。法国95%以上的媒体控制在7个大老板手中,美国六家大财团能控制90%的美国媒体。是财团用金钱,还有他们的人脉,加宣传把政客(总统,市长,议员)送上台。政客是暂时的,他们依靠财团上台,靠着财团的合作才能管理国家,更依靠财团在下台后平安、幸福地生活。大财团是世袭的,永远的,没有任何外力能够渗透其中,也没有任何外力能够监督、监控财团。它们实际操纵着政权,控制经济,控制文化,掌握国家机器为私人服务。大资本财团才是西方民主制度国家的真正主人。

在西方民主制度下,人民通过选举决定治理国家的官员。这些人民选举选出来的官员会有一点点关心人民的利益吗?答案还是否定的。

    请看事实。美国的一切问题最后都是一个法律问题,那我们就来看美国的立法吧。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研究分析了20多年的数据说明:对于90%的美国人民而言,他们的意见(赞成也好,反对也好)对国会立法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是零。而精英阶层(大概1%吧),他们强烈反对的法案,绝对不可能在国会通过,也就是说他们绝对有能力封杀任何他们不喜欢的法案。详细内容可以看录像(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12846.html)。

    人民选举的立法系统是怎么样为人民服务的呢?好到天方夜谭的地步。虽然所有立法议员都是人民选举产生的,但任何想立法的人,只要一手交钱,到时国会就会通过你要的法律。最好是通过游说公司代办。游说公司信誉既好,价格还合理,因为美国政治体制优化了立法过程,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中间过程。参议员工作时在国会立法,退休后一半到游说公司上班,游说公司怎么会不好?!

    今天西方有权有势的人们,大公司、大财团都是靠国家的法律与政策的倾斜、优待来发大财,所以他们才会花钱支持政客竞选议员、总统,花钱通过游说公司买法律。奥巴马在《无畏的希望》的自传一书中说:竞选需需要钱,去弄钱的过程就是一个产生腐败影响的过程,拿了钱,就要照顾钱主的利益。所以西方民主的政党竞选就是一种合法的腐败。西方民主制度下,腐败必须被合法,否则整个制度就无法运行。今天,美国84%的公开的政治捐款来自0.3%的有钱人。

4:西方民主制度的失败几乎是全方位的

    以选举为基础的西方民主制度的失败几乎是全方位的。可以去问西方生活的人:全世界的人今天最关心的是他们的人身与财产的安全。在你的所有选举中,不管是选出来的总统,还是任何一级的官员,有十分之一的民选政府能切实有效地解决你们的安全问题吗?恐怕连一个也没有见到。全世界的人最关心的明天的事是他们孩子的教育。有民选政府能切实有效地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吗?据我所知:在西方,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民选的政府能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所以他们从来不会去等下一次选个好政府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的解决办法都是,全部是,百分之一百的是:一走了之。搬到一个他们的经济能力容许他们搬到是好地方(好的治安,好的学校)。再看看,西方所谓的好区的安全与教育,其实连中国的一般水准都达不到。

    2018年,加拿大的大麻合法化。大麻合法化后,自然小偷小摸,打砸抢骂斗,坑蒙拐骗几个小钱的案例增多起来。2019年NBC报道,因为忙不过来,全国的法院不再审理小偷小摸、打砸抢,坑蒙拐骗几个小钱的案例,犯案人一律释放,当然就是无罪。为什么人民选举的政府不能为人民办一点事实?

    西方有三类贪污腐败与犯罪是非常安全的:1,合法的犯罪;2,没有人管的犯罪;3,被保护的犯罪。结果:RAINN,美国最大的反性暴力机构,的资料:在美国平均每一千件强奸案,只有六件强奸人进监狱,即0.6%。人民被强奸都得不到公平正义,什么事情能得到公平正义?人民被偷,被抢,被打,家被破门而入,西方警察根本不会去破案。被人杀死呢?多年来,芝加哥平均每天都有两起以上的枪杀死人案,警察的破案率只有10%。贩毒总是对人民,对社会危害最大的犯罪之一吧。在西方的很多大城市,全世界都知道那里贩毒,只有警察不知道,所以不去治理。虽然大小罪犯被抓被判刑概率都很低(0.6%的强奸犯会进监狱),美国的监狱犯的比例却是中国人的七倍,而美国黑人进监狱的百分比是南非在种族歧视顶峰时的6倍(反人权、反人类、被所有文明国家诅咒的时候)。

Q
QualityWithoutName
流沙说的支持意思跟你说的不一样,他的支持的意思是跟从,拿工资。
普尔一
唉。有这样的祖国,让美籍华人如何能混得好啊。与主流社会的的思维完全两样啊
t
tutu64
你家阿福汉的亲戚象你抱怨粮食不够吃了?
h
hkzs
这不关你的事,你的事是你没有资格去评判中共的领导地位。你只有老实听它话跟它走的责任。

这是关键。别罔顾左右而言他。听习近平的话,跟习近平走才是你需要做的事。

i
iloveCCP
你的逻辑是

共产党从49年起就不断受到反对,迄今依然岿然不动,所以就不要反了。那我问问,国民党是共产党一天之内赶下台的吗?革命事业难道都是一蹴而就?

流沙河上
这也算辩论?
流沙河上
你在说什么啊?
流沙河上
我谈的是那一个政治制度好。西方民主制度的如此现实,还谈论什么有民主选举,有人民支持,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看事实。

昧着良心,睁着眼睛说瞎话也难赞美西方民主制度

专制、威权、暴政是西方民主制度下今天的社会现实与必然结果

h
hkzs
楼主文确认,上文作者应该是80后小朋友。

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测。

流沙河上
你要讨论中国人民支持共产党政府吗?当然支持,中国政治制度的基础与西方的不同,西方的是有权有势的集团。

你要讨论中国人民支持共产党政府吗?当然支持,中国政治制度的基础与西方的不同,是广大人民,没有人民的支持,中国的政权是不能长久稳定运行,更谈不上合理发展。我没有时间仔细写出来,你想了解,可以看。

(1)为什么只有共产党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才会被和平演变?

    诸位何曾看到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制度比较和平地演变成社会主义制度?

    以贪污腐败为例,下面的国家那一个不够和平演变的条件。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乌克兰、意大利、海地,希腊,可以列几十个。按照以前衡量社会主义国家的标准,这些国家的政治制度都应该被推翻。然而西方政府、官员再贪污再腐败,造成再大的灾难,人民生活再痛苦,资本主义国家有一次和平地改变他们的政治制度吗?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已经实行了几百年,不用去翻资本主义臭名昭著、血泪斑斑的历史,就看今天世界上的西方民主政治制度的国家,你就可以得出结论: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再坏,比社会主义制度搞的再差,资本主义政治制度也不会和平地演变成社会主义制度。

    以俄罗斯为例,在叶利钦实行民主制度时,通货膨胀是4000%,货币贬值6000倍,俄罗斯人所遭受的灾难不亚于二战时希特勒入侵所带来的灾难。俄罗斯的民主政治制度不但没有一点点变色的可能,而且叶利钦还能连任总统。荒唐的是他培养谁,谁就是下任总统。更荒唐的是,叶利钦连任决定性的原因:别列佐夫斯基组织了一个七人协会,他们支持谁,谁就能民主选为俄罗斯的总统。俄罗斯的人民知道,共产党的苏联官员的贪污只不过是管牧场的场长偷喝了两口牛奶,全国人民都知道这是贪污、都谴责这种贪污腐败。人民当然要管。民主的俄罗斯的贪污是把整个农场变成自己的,还炫耀自己是天才,是俄罗斯的民主制度的最大功臣,是民主制度的最好保护神。人民反而不会去管,因为管了几乎绝对是没有用,最后谈都懒得去谈。对俄罗斯情况不了解的人可以看:

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
,也可以和俄罗斯人聊一聊这个话题。

    2008年美国华尔街造成的世界金融危机,让全世界多少人倾家荡产,让更多的人损失数年或数十年的积蓄。华尔街金融人因为贪婪给全世界带来灾难,竟然敢用美国政府发放的救灾的钱,给自己发了华尔街有史以来最高的奖金。这比顶风作案还厉害啊!为什么他们敢如此腐败?因为这是西方政治制度的现实。作为美国精英中的精英,华尔街大佬,当然知道虽然是顶风作案,虽然会闹的天怒人怨,但他们贪污腐败的风险是零,因为他们可以伙同政客,专门通过一些条款,让他们的贪污腐败合法。什么民选总统、州长、议员,他们才是美国的真正老板。我有一篇文章谈谁是西方民主国家的真正主人及贪污腐败:西方三权分立的背后的真正老板是大财团

    意大利的多位宝贝总理,法国总统萨科奇,美国克林顿夫妇,乌克兰的巨贪总统与政客,希腊,冰岛。即是贪污腐败的把天都弄塌下来,把国家治理成人间地狱,西方的政治制度依旧稳如泰山。不信,请君考察南美、非洲、东南亚的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为什么?

    看一个例子。波士顿挖大坑,修建一条5.6公里的高速公路,它于1991年正式动工,原计划10年内完工,估计造价20亿美元。2006年交付使用后,马上发现是豆腐渣工程。当时就检测出有6万处天花板钉子松动,还出了人命,又继续返工。2008年总算完工,仍然有大量的工程隐患需要继续修缮。这条5.6公里的高速公路,花了220亿美元(平均一公里40亿美元),堵车率降到80%。这个项目是专门给国会议长奥尼尔立的项目:没有公开的辩论,没有监管。毫无悬念的是人类史上最贵的高速公路,也毫无悬念是因为贪污腐败才会成为最昂贵的的高速公路。因为有国会立的法可依,所以不是贪污腐败,不是犯罪。这何尝不是一种特殊形式的产业链:政客不需要他人,自己给自己开一个产业链,直接到国库去拿钱,而且让他们的贪污腐败合法化。

    其原因并不深奥,只是没有人敢怎么想。共产党建立的社会主义政权是人民的政权。人民既是国家的主人,更是国家的基础。所以自然而然,当人民认为另外一种制度更好时,当人民选择另外一种制度时,社会主义政权的基础就不不复存在,政府与官员最后不得不(不管他们主观与愿望是什么)听从人民的意愿,和平地放弃政权。这是由社会主义制度的性质所规定的。这是一个过程,在实行中会有一定的波折,象1989年的罗马尼亚,但大方向是这样发展的。

    反观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虽然标榜“民主自由人权”,其实质既不民主,也不是人民的政权,更没有一点公平正义。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基础不是人民,而是有钱有势的的资本家。不管什么形式的选举都改不了这种实质。

    我们经常看到当西方社会里大多数有钱有势的人达成一个共识:总统要下台,法律要改变。马上总统下台,神圣的法律也一定会改变。因为国家政权是他们的,是为他们谋最大利益的,所以他们从来不会要求资本主义政治制度演变成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所以我们也从来没有看到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制度比较和平地演变成社会主义制度。马克思早就论述过,历史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西方腐败到亡党亡国的地步吗?

 

只要花一点时间看看美利坚制宪、建国的历史,了解美国父们的政治理念,结论再明显不过了:美国父们是在理想与精神上坚定地反对民主制度,而不是只反对在实践上民主制度出现了问题。因此,就像上帝决不会选择魔鬼做天堂的总管一样,美国父们决不会缔造一个民主的政治制度,更不会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就像造物主坚信只要基因不变,猫与老鼠关系不会被改变一样,美国父们坚信只要他们的宪法不被推翻,美国就是极少数富人(包括精英)的国家。他们是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和保护者。极少数富人的经济利益(即实质上的贪污腐败性质的好处,但被美国的政治体系合法化,合理化)直接与美国的政治制度挂钩,也就决定了他们象保护自己的生命与财产一样保护美国的政治制度。美国的政治制度是以反民主为核心的,为保护少数富人权利而修正的共和制。(美国《联邦党人文集》第十篇:麦迪逊文章的评注。

 

永远是中国人
你说到点子上了. 他的支持就是鼓掌, 跟那个人大代表申纪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