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阳在嫖娼约炮时偷拍,是多大件事儿?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3/22

张阳在嫖娼约炮时偷拍,是多大件事儿?

据报道,张阳是美国密歇根大学生物信息学的终身教授,五十多岁,离婚后有一个女儿跟前妻。张阳可能和以前在中文网上天天晒嫖娼裸照的套博士一样,常年嫖娼约炮,但显然张阳喜欢拍女人的裸照,能明着拍就明着拍,不能明着拍就暗中偷拍。我估计套博士可能也喜欢拍淫秽照片。

张阳以相亲交友或任何名义约妓女荡妇到自己家过夜性交,在自己家里各处暗藏摄像头偷拍。然后把裸照用于自己欣赏,或晒在网上,或者用于要挟被偷拍的那些女人。然后被偷拍了裸照的一些女人现在告他,他现在惹上官司,教授的职位能否保得住是个疑问。

其实我觉得张阳的淫乱也好,偷拍也罢,并不是多大个事。美国的大学里性乱是非常普遍的。美国的男女大学生每天都在滥交,女生做爱时高声嚎叫整栋楼半条街都听的见,还经常把用过的避孕套在街边在校园里到处乱扔。

大学女生公开卖淫,不管是啥名牌大学里公开找糖爹的女生都占学生总数的几分之一。在网上搞收费裸体直播的,约炮的,卖淫的,收费或不收费的性交太多太多。我2002-
2005年在雪城无论是住在学生宿舍楼,还是在校外和学生合租,目睹了无数。现在应该更多。还有换妻俱乐部也是在大学里和大学周围的社区公开活动的。

我在2002年上医学院时住在宿舍楼,我所在的四楼的RA白人大美女kimberly和全楼的几个男生有公开的性关系。

在雪城大学有一次一个本科白妞故意坐在我面前两米远,穿裙子不穿内裤,打开大腿向我展示她的阴道。

美国的大学里同性人兽恋者的组织LGBTQAI非常活跃,是合法的组织,拿着学校的活动
经费,在校园里极为积极地活动,拍裸照,性滥交算个屁。

大学生是如此,大学的教职工也是如此。我的一门英语课的白妇副教授应该就是日常和无数男人滥交的。

在美国的大学里,淫乱是合法的和公开的,并且极为普遍,当然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些女生,本来相当于每天接几十个嫖客的妓女,却时不时告某个与她没有瓜葛的男人性骚扰。

美国的性骚扰指控大部分是妓女装贞妇,而且还嚷嚷的特别的响。

所以张阳教授在美国大学里每年找几十个女人嫖娼或约炮,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然而他却因为偷拍而被告。

其实我知道相当一部分人都有为性关系拍照的癖好,或征求对方同意后明着拍照,或未经同意偷拍,都是很常见的。张阳教授只是偷拍而已,并没有用那些女人的裸照敲诈勒索,算多大件事?

这个版上的人卖淫嫖娼约炮换妻时每年有多少次偷拍别人或被别人偷拍?数不胜数吧?

张阳因为在嫖娼约炮时偷拍,惹上了官司,被媒体报道了,才被迫爆了他这一条料。他平时的其它故事有谁知道?所以混滋傻们平时就要爆料呀,否则别人怎么能知道你们的故事?

广大的混得滋润的高学历傻叉,同性人兽恋者,嫖娼爱好者,外F女,和世故物质女们
怎么看待很多人喜欢为自己的性行为拍照?
f
fallingrain4

混得滋润的低学历傻叉

也开始走下三路了
s
sususu

尼玛老秋太可怜了。白女滥交叫床都没事儿。反而自己被告性骚扰丢了学位工作和后半生

kankankan

尼玛老秋太可怜了-脑子里面一堆祥。

q
qwxqwsean

混滋傻们能否晒自己知道的事?

高学历混滋傻们在美国的大学里混了十几年,居然对美国大学里的普遍淫乱守口如瓶。自己的导师可能经常参加换妻俱乐部的活动,同实验室的同学和室友一年换几十个性伴,邻居约炮做爱的嚎叫声响彻云霄,都装作没看见。

混滋傻们每天在网上发几十个无内容的呻吟贴,却对自己熟悉的事情只字不提。

外F女们最多晒几张洋老公的照片,但拒绝透露自己熟知的老公的任何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