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雨中吃猪肚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唐人街一家店的卤猪肚丝, 大约一个月前我吃了两次拉肚子, 认为其卫生有问题。有大约三个星期没再买。

但它卖三元一磅, 太便宜了。 所以我最近又试着买了三次, 每次买大约3。3元的, 吃
了都没腹泻, 说明卫生又合格了。

今天我又买了3。3元的猪肚, 冒着小雨, 在中山公园坐着吃。

我使用以前提到过的, 我发明的雨中打伞术, 吃猪肚和我自己带的面包, 和在旁边的喷泉式饮水机打的免费饮用水。

等我吃完了, 雨也停了。我收伞发现伞上被鸟拉了两泡屎。 于是我临时发明了一种方
法把伞上的鸟粪擦净冲刷干净。

经查看, 在我坐着吃猪肚和面包的桌椅上方六米的一个树枝上, 站着三只鸽子在那梳理羽毛。

然后用我发明的牙签挖掉牙缝里残余的猪肚。

所以说, 即使吃个午饭, 也不容易, 要克服这么多困难。

已知广大的混得滋润的傻叉们都不具备克服困难的能力。

所以我想问广大的混滋傻们如果在与我同等的条件下, 会怎么做?
q
qwxqwsean
混滋傻们会去买3元一磅的, 可能卫生不合格的猪肚吗?

混滋傻们出门会像我一样带面包和水果当午餐和晚餐吗?

混滋傻们会在雨中吃午饭, 保证食物不被雨淋, 全身不湿吗?

混滋傻们会洗掉雨伞上的鸟粪吗?

混滋傻们会自己发明制造特种牙签吗?
keystone0504
你现在为什么不搞军事发明了?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唐人街一家店的卤猪肚丝, 大约一个月前我吃了两次拉肚子, 认为其卫生有问题。有大
: 约三个星期没再买。
: 但它卖三元一磅, 太便宜了。 所以我最近又试着买了三次, 每次买大约3。3元的, 吃
: 了都没腹泻, 说明卫生又合格了。
: 今天我又买了3。3元的猪肚, 冒着小雨, 在中山公园坐着吃。
: 我使用以前提到过的, 我发明的雨中打伞术, 吃猪肚和我自己带的面包, 和在旁边的喷
: 泉式饮水机打的免费饮用水。
: 等我吃完了, 雨也停了。我收伞发现伞上被鸟拉了两泡屎。 于是我临时发明了一种方
: 法把伞上的鸟粪擦净冲刷干净。
: 经查看, 在我坐着吃猪肚和面包的桌椅上方六米的一个树枝上, 站着三只鸽子在那梳理
: ...................
ny19931026
老邱的帖子从来没有配图,是不是这样的?
quchudalu
买3元一磅的, 可能卫生不合格的猪肚,确实傻到家了。
带面包和水果当午餐和晚餐吗,也够蠢的。
在雨中吃午饭,那是疯子。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混滋傻们会去买3元一磅的, 可能卫生不合格的猪肚吗?
: 混滋傻们出门会像我一样带面包和水果当午餐和晚餐吗?
: 混滋傻们会在雨中吃午饭, 保证食物不被雨淋, 全身不湿吗?
: 混滋傻们会洗掉雨伞上的鸟粪吗?
: 混滋傻们会自己发明制造特种牙签吗?
q
qwxqwsean
你买贵的,也不一定就卫生合格呀。

我之前在那个餐馆打工,艾未未都去那吃饭,但在我看来,它的出品卫生就不合格,这也是我在那工作时,坚持要自己动手炒菜。

我吃叉烧,都是我找把剪刀,自己洗净,自己去烤炉那里,把刚出炉的叉烧剪下来。

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如果吃客用的食品,卫生铁定不合格。

混滋傻们以为贵的就卫生合格。 东西是工人做出来的,工人没有技能或没有意愿让它
合格,它就合格不了。

【 在 quchudalu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的大作中提到: 】
: 买3元一磅的, 可能卫生不合格的猪肚,确实傻到家了。
: 带面包和水果当午餐和晚餐吗,也够蠢的。
: 在雨中吃午饭,那是疯子。
omgpop
老邱发图就假了,人都是去图书馆才能上网

【 在 ny19931026 (新生活)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的帖子从来没有配图,是不是这样的?
kazan
吃猪肚太粗鄙,远不如雨中啃螃蟹有意境
c
convergence
在想,你到底长的啥样?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买贵的,也不一定就卫生合格呀。
: 我之前在那个餐馆打工,艾未未都去那吃饭,但在我看来,它的出品卫生就不合格,这
: 也是我在那工作时,坚持要自己动手炒菜。
: 我吃叉烧,都是我找把剪刀,自己洗净,自己去烤炉那里,把刚出炉的叉烧剪下来。
: 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如果吃客用的食品,卫生铁定不合格。
: 混滋傻们以为贵的就卫生合格。 东西是工人做出来的,工人没有技能或没有意愿让它
: 合格,它就合格不了。
lovevirgin
把猪肚换成ladyM,一篇小留酸文诞生
BCQ
谢谢老球
kevinwang
真心佩服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唐人街一家店的卤猪肚丝, 大约一个月前我吃了两次拉肚子, 认为其卫生有问题。有大
: 约三个星期没再买。
: 但它卖三元一磅, 太便宜了。 所以我最近又试着买了三次, 每次买大约3。3元的, 吃
: 了都没腹泻, 说明卫生又合格了。
: 今天我又买了3。3元的猪肚, 冒着小雨, 在中山公园坐着吃。
: 我使用以前提到过的, 我发明的雨中打伞术, 吃猪肚和我自己带的面包, 和在旁边的喷
: 泉式饮水机打的免费饮用水。
: 等我吃完了, 雨也停了。我收伞发现伞上被鸟拉了两泡屎。 于是我临时发明了一种方
: 法把伞上的鸟粪擦净冲刷干净。
: 经查看, 在我坐着吃猪肚和面包的桌椅上方六米的一个树枝上, 站着三只鸽子在那梳理
: ...................
x
xiaoxu
有几个人会让自己处于这种境地?
bnw
下雨天为什么不在买猪肚的地方堂吃,反而跑到公园露天环境下吃?难道不想让人看自己吃东西?
BCQ
不付小费
[在 bnw (......) 的大作中提到:]
:下雨天为什么不在买猪肚的地方堂吃,反而跑到公园露天环境下吃?难道不想让人看
自己吃东西?
k
killfox
别吃这种猪肚了,给你推荐法拉盛的迦南美食𠧧味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人到: 】
: 唐人街一家店的卤猪肚丝, 大约一个月前我吃了两次拉肚子, 认为其卫生有问题。有大
: 约三个星期没再买。
: 但它卖三元一磅, 太便宜了。 所以我最近又试着买了三次, 每次买大约3。3元的, 吃
: 了都没腹泻, 说明卫生又合格了。
: 今天我又买了3。3元的猪肚, 冒着小雨, 在中山公园坐着吃。
: 我使用以前提到过的, 我发明的雨中打伞术, 吃猪肚和我自己带的面包, 和在旁边的喷
: 泉式饮水机打的免费饮用水。
: 等我吃完了, 雨也停了。我收伞发现伞上被鸟拉了两泡屎。 于是我临时发明了一种方
: 法把伞上的鸟粪擦净冲刷干净。
: 经查看, 在我坐着吃猪肚和面包的桌椅上方六米的一个树枝上, 站着三只鸽子在那梳理
: ...................
xiaxie8
干嘛自己花钱?

去吃公共食堂啊!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唐人街一家店的卤猪肚丝, 大约一个月前我吃了两次拉肚子, 认为其卫生有问题。有大
: 约三个星期没再买。
: 但它卖三元一磅, 太便宜了。 所以我最近又试着买了三次, 每次买大约3。3元的, 吃
: 了都没腹泻, 说明卫生又合格了。
: 今天我又买了3。3元的猪肚, 冒着小雨, 在中山公园坐着吃。
: 我使用以前提到过的, 我发明的雨中打伞术, 吃猪肚和我自己带的面包, 和在旁边的喷
: 泉式饮水机打的免费饮用水。
: 等我吃完了, 雨也停了。我收伞发现伞上被鸟拉了两泡屎。 于是我临时发明了一种方
: 法把伞上的鸟粪擦净冲刷干净。
: 经查看, 在我坐着吃猪肚和面包的桌椅上方六米的一个树枝上, 站着三只鸽子在那梳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