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川黑已经黔驴技穷,川粉却从一个到另一个胜利

gblw
楼主 (未名空间)

老川每次跌下去,都会爬得更高

我们川粉每次小失望一下,起来又看到更大的希望,就像股票,总是有低有高,只要是higher low就会接下来看到higher high,不会白忙。

我们川粉已经看到听到了人民战斗的呼声,看到1/20叛徒盆死的脖子伸进绳套,看到佩罗西穿着花衣服戴着花口罩跪在川军面前求饶,你看,你看,看到了吗,老川头上的万丈光
芒,那是天选之子的光芒!

你们川黑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我只看到你们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我要登高一呼,“川粉大军,碾压过去,Show No Mercy! 一个跑不了”

靠,正要高潮,醒了。。。

b
breakupfee

我这川黑认输了,川粉们不要脸的大无耻精神确实能够保持永远的胜利

phoenixLight

I got to admit that trumpers are persistent, persistently foolish and
shameless. Also, I admire their tenacity and ability to keep their morale
high. I would be deathly quiet and disappointed if I have lost 50 cases in courts and seen bubbles of hope bursting one after another.

gblw

知耻谁不会。
但为了更高的目标,一切皆可抛。。。

【 在 phoenixLight(Niner'sMJ) 的大作中提到: 】

: I got to admit that trumpers are persistent, persistently foolish and
: shameless. Also, I admire their tenacity and ability to keep their
morale

: high. I would be deathly quiet and disappointed if I have lost 50
cases in

: courts and seen bubbles of hope bursting one after another.

gblw

至少德州和中部建立根据地,把东西海岸逐个歼灭。。。

S
SagitarVW

哈哈哈 注意加狗头保命
【 在 gblw (昵尼玛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川每次跌下去,都会爬得更高
: 我们川粉每次小失望一下,起来又看到更大的希望,就像股票,总是有低有高,只要是
: higher low就会接下来看到higher high,不会白忙。
: 我们川粉已经看到听到了人民战斗的呼声,看到1/20叛徒盆死的脖子伸进绳套,看到佩
: 罗西穿着花衣服戴着花口罩跪在川军面前求饶,你看,你看,看到了吗,老川头上的万
: 丈光
: 芒,那是天选之子的光芒!
: 你们川黑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我只看到你们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我要登高一呼,
: “川粉大军,碾压过去,Show No Mercy! 一个跑不了”
: 靠,正要高潮,醒了。。。

dragonfly

川粉却从一个滚到另一个胜利
更准确一些
jiangyong

川粉翻盘反了好几次,但是数学不好,忘了奇数偶数,所以到了现在的地步。
【 在 gblw (昵尼玛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川每次跌下去,都会爬得更高
: 我们川粉每次小失望一下,起来又看到更大的希望,就像股票,总是有低有高,只要是
: higher low就会接下来看到higher high,不会白忙。
: 我们川粉已经看到听到了人民战斗的呼声,看到1/20叛徒盆死的脖子伸进绳套,看到佩
: 罗西穿着花衣服戴着花口罩跪在川军面前求饶,你看,你看,看到了吗,老川头上的万
: 丈光
: 芒,那是天选之子的光芒!
: 你们川黑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我只看到你们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我要登高一呼,
: “川粉大军,碾压过去,Show No Mercy! 一个跑不了”
: 靠,正要高潮,醒了。。。

j
jiangyoun

主要每次翻转都是360度

【 在 jiangyong (酱油) 的大作中提到: 】
: 川粉翻盘反了好几次,但是数学不好,忘了奇数偶数,所以到了现在的地步。

c
canhelp2007

自淫能力川粉第一

【 在 gblw (昵尼玛吗)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川每次跌下去,都会爬得更高
: 我们川粉每次小失望一下,起来又看到更大的希望,就像股票,总是有低有高,只要是
: higher low就会接下来看到higher high,不会白忙。
: 我们川粉已经看到听到了人民战斗的呼声,看到1/20叛徒盆死的脖子伸进绳套,看到佩
: 罗西穿着花衣服戴着花口罩跪在川军面前求饶,你看,你看,看到了吗,老川头上的万
: 丈光
: 芒,那是天选之子的光芒!
: 你们川黑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我只看到你们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我要登高一呼,
: “川粉大军,碾压过去,Show No Mercy! 一个跑不了”
: 靠,正要高潮,醒了。。。

gblw

谢谢您坦诚的表扬!
别的川粉怎么看?让我轻松拿第一名了,你们是不是还不够粉不够努力啊?

【 在 canhelp2007(Tomorrow)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淫能力川粉第一

D
DDR3

萨哈夫童鞋的马甲?
gblw

谁是傻哈夫?我是自豪的川粉,他是吗

【 在 DDR3(UPG) 的大作中提到: 】

: 萨哈夫童鞋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