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氏改革的罪与罚

p
pishi
楼主
邓氏改革的罪与罚,这个问题是被特色忌讳的,因为当局仍在贯彻执行这条路线。但作为人民学者,发现问题,不能不讲。毛公刚去世,就要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邓氏走了很多年了,难道就不准许也“讨论”一回?需要了就“讨论”,不需要了就不许“讨论”,这算怎么回事?这国家究竟还是不是人民的?既然是人民的,就应该准许人民讨论。实际上,不许讨论,人民也在讨论,不可能不讨论。
下面就是我的讨论发言,说的不对的,大家批评。
邓氏改革的罪与罚,我以为有六点:
其一,改革初始对中国定位的反动。
定位准不准,至关重要。因为起点不准,相当于开车从始发站就是错的,那就势必酿成大错。
邓氏及其改革集团初始对中国的定位,当时把毛时代的中国,几乎看得一团糟,单纯从经济上与亚洲四小龙比,并就此把中国定位为极度落后之弱国,是不客观的。我理解邓氏改革思路是,为强大中国,应该是先示弱,先“韬光养晦”,通过委曲求全,四处苟安,潜求“发展硬道理”,等强大了以后再争锋于世。这虽不失为一个战略思路,但把毛时代的中国,定位为贫弱之国,是不准确的。这就无以保证改革的科学战略性。
考察一下历史,邓氏思路与秦孝公思路大致类同。但改革前的毛时代中国,与秦孝公时期的秦国,是大不相同的。那个时期的秦国,的确是积弱积贫,内外交困,只能对内变法,对外妥协,以求“韬光养晦”,方能苟安,否则已经难以生存。而改革前的中国,则不属于此种状态,仍不失为政治大国、军事大国、文化大国。工业基础已经奠定,科技基础趋向扎实,基本设施趋于完备,原子弹也早已上天。经国人建国三十年的艰苦奋斗,除经济实力有待丰满,其他都有了可靠基础或曰发展强势,并不失为当时世界之大国强国。不仅第三世界人民拥戴之,连美苏欧日也不敢小觑。绝非积弱积贫,也非内外交困。
显然,邓氏集团把当时的中国看扁了,看歪了,看低了。自己一旦瞧不起自己,就没了底气,就必然媚态于欧美日等列强,并在交往过程中,政治上逐渐丧失自己,经济上吃大亏赚小便宜。由于定位不准,也就必然造成或引起其他几点的失误。纲举目张,纲出了问题,目就不可能不出问题。
其二,挂靠美国不是明智之举
既然把自己看成贫弱之国,也就必然献媚于强国;既然美国是第一强国,也就势必首先挂靠美国;这是有逻辑联系的。
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邓小平就说过类似的话:“凡是跟着美国走的都好起来了”,“一定要搞好与美国的关系”。于是,亲美,就成了一条心照不宣的国策。之后,中国就掀起一股亲美、崇美、学美的高潮,一切唯美国马首是瞻。结果怎么样呢?到现在,美国政府关门了,几十万公务员停薪放长假了,总统也不出访了。可拖欠中国的大量债务怎么办?由于我们过于挂靠美国,致使我国成为买美国国债最多的国家。美国如果违约,那就把我国给彻底坑了。请问,如果这批巨额资金泡汤,谁来对此负责?谁来为此买单?脑满肠肥的贵族老爷们自然不怕,但被挤兑下岗的失业者们怎么办?他们已经为改革开放做出廉价牺牲了,难道这种由决策失误而打水漂的巨资,仍需要他们来买单吗?美国作为一个新潮国家,虽多有可学之处,但文化积淀及其浅薄,缺乏根本大道,一直是根据现实利益索取为原则的,但靠势力强大驾驭世界各国的。本质属性仍未有摆脱弱肉强食的动物丛林法则,这是有违于人性正道发展的根本原则和总体原则的。所以,以此统领世界是难以行通的。美国缺乏文化总营养,其中最要害的一条,在于他们没有大道,没有哲学,只有宗教幌子,只有实用主义作怪。美国人对人自身的认识与理解乃至升华,也相对片面。这就决定,其强大只能在其表,而不会在其里,只会在血肉,不会在筋骨。用整体观、系统观、发展观来看,它仍属于不够成熟的国家。美国可以征服弱小国家,但难以统领世界,因为他们大道不通,他们极度缺失共产主义境界。
追随或效法这样的国家,即使获利也只能是暂时的小利,最终则只能受制或受害,因为他们永远不会让别国象自己一样强大。他们的强大限制,必将有效压缩中国人的生存空间。
好赚小便宜追逐现得利的短视人,总是要吃大亏的。一个国家,尤其如此。关于这一点,我以为毛公比邓氏看得透彻。因为邓氏向来缺失文化战略眼光或共产主义眼光,只懂得现得利或先富裕。也不排除他自家想先把小日子过好。至于国家的大日子,人民的大日子,摸着走便是了。
其实我本人对美国并无恶意,也不认为亲美的人就都是汉奸走狗。由于社会制度原因,中国建国后是亲苏,但苏联自斯大林到赫鲁晓夫,也是让开国领袖毛泽东受了诸多窝囊气的。那时毛泽东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领袖,几乎都相当于斯大林的儿子辈,从来就不曾享受领袖或国家的并列关系,一直都是偏正关系,同样没有平等可言。我们可以想象,当时如果亲美,中国会是另一种状况。我相信,美国这个实用主义国家,会抛弃蒋介石转而青睐毛泽东。但即便是毛泽东亲美,会是今天这种结局吗?绝对不会。他不会由此放弃大道根本,他不会由此颠覆社会主义根本,他也不会由此出卖民族利益根本,他也不会让东方大国神威被肆意践踏。不论他怎样实行“韬光养晦”之策,都不会准许以丧失这些根本为代价。这是由他的人格逻辑所决定的。他只能借机吸收美国先进技术与管理,壮我国家民族,促我民生丰满,眼睛也不会主要顾及少数人先富。美国不但不敢随便欺负中国,还要有几分害怕中国。毛泽东的国家,向来不乏这种国家功能。
其三,执意搭资本主义末班车不明智
种种迹象表明,资本主义社会活蹦乱跳的青春期早已成为历史,垂死挣命的时期,已经到来。革命导师列宁早就预见到这是必然结果。这是制度缺陷引发的必然结果所必然决定的。美国政府倒闭只是个信号,资本主义世界的危机还会不断发生。毛泽东从来就不相信,资本主义社会会给全人类带来根本意义上的幸福与自由。中国执意搭资本主义末班车,是不明智的,缺乏高瞻远瞩的。而且为了搭末班车,光车票或门票就花了不少,操心不小,投资不少,收效甚微。本应该扎实地在社会主义制度创新上下功夫,而不是把捡起修正主义或复辟主义的破烂儿,当成创新,还美其名为特色社会主义。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绝不会这么干的。为什麽资本主义国家往往也内涵许多社会主义因素?是美国没有?还是欧洲没有?还是日本没有?还是新加坡没有?因为不这样干,资本主义社会就难以为继。可见,社会主义道路,是必然方向。既如此,中国何必要再拐一个大胳膊肘子弯儿?
必须清楚,主席在初创社会主义、探索社会主义时期,是不可能尽善尽美的。但不能因为不够尽善尽美就以为社会主义不好,就以为毛泽东不对,就干掉社会主义而代之以资本主义,因为“道”没有错。
其实,只要在主席开创的以强民立国的基础上,扎扎实实地完善,社会主义就一定会更美好,中国就一定会更强大,中华民族就一定更坚挺,将来就一定能复兴,而且是全国全民的全方位强大。至少不会象如今一盘散沙或贫富分化乃至公德沦丧或文化虚无。但要切记,毛泽东不仅属于民族,属于人类,属于文化,在现阶段,更属于阶级,属于社会主义,属于被压迫者。企图以前者消融后者者,绝非真正的毛泽东主义者。
其四,改革的目的方法是错误的
商鞅变法的核心思想,是强民之法,是以贵族特权为平民做牺牲的,目的是发挥最广大百姓的积极性。而邓氏改革,则恰恰相反,是以平民根本利益做廉价牺牲,来满足贵族特权的,是以多数人先穷,来满足少数人先富的。不管初衷如何,过程如何,至少结果是如此。都想“先富”,但人民看到的“先富”者,主体并不是人民自己,而是所有有权有势者。仅此而言,人民必然反感乃至滋生反抗情绪。如此改革,又何以受人民一直拥戴?强民是强国之根本,如此弱肉强食之改革,又何以不使人心离散?故而,邓过于顾及外在实力,而忽略了内在实力,只顾血肉之丰,忽视了筋骨之强。民为国本,改革而不强力保护国本,此绝非大道根本改革之法也。 不要说共产主义境界,连商鞅、王
安石、张居正的境界都没有。
所谓改革,实际上是旧社会复辟,帮建国后想当贵族的人圆了贵族梦。毛公粉碎了他们的梦,邓氏圆了他们的梦。你们说,他们会执行谁的路线?
胸中无大道而怀揣隐私者,不可以治国也。
其五,有弃“道”而取“术”之过
改革一直号称为民族复兴,为实现中国梦。这个思路不为过。过在于不惜为此淡化阶级意识,放弃道路之争。
把“红旗”变为“求是”,是弃理想而取现实。用现实荡涤理想,从国家民族的长远发展观念来看,是得不偿失的,是捡芝麻丢西瓜的短视行为。把“红旗”变为“求是”,是弃“道”而取“术”。这既抛弃了毛泽东的思想本质,也有违于中共的原汁原味儿。当然,法无定法,规无定规,目的一致即可。从这个意义上讲,邓氏极具开拓精神与魄力。但应该清楚,就社会而言,取“术”者,只能获一时之利,取“道”者,方可获永恒之利。这一点,在法家著名实践家代表人物申不害和商鞅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申不害以“术”治国强韩,虽获一时之利,但昙花一现,最终败落;而商鞅以“法”治国强秦,则从根本上强民强国,则使大秦获永恒之利,终至统一天下。
其六,拒绝人民参与与监督,不利于中共生命健康
改革开始,邓就主张不再搞文化革命,不再看群众脸色,实际上是权势者想咋办就咋办,把来自于人民群众的监督压力都解除了。致使三十年以来毫无群众运动,造成官吏阶层有恃无恐,任意妄为,只看上面,不虑民情,官民分离,关系疏远,毒瘤满身,腐败漫溢,成为中共有史以来最为堕落的时期。主席为何经常搞群众运动?过七八年就要来一次?就是要人民参与党内纠错,以此保证党的干部自始至终要“看群众脸色”,不敢脱离群众,为人民服务,以便让党的肌体永远保持健康。只有如此,红旗才不会落地,人民才不会再受二茬罪。显然,邓氏在此方面虑及的太少了,大概也是文革挨批斗伤了心了,要算账,只顾为特权者提供利益便利,忘记了人民大众的心理感受或承受能力。如此人为造就过于悬殊的生存状态,人民岂能毫无反应?

同志们必须明白,梦还没做完,因为“成果”还不够固定,还不够永恒,甚至还有被当代穷棒子夺走的潜在危险性。所以,还要“继续深化改革”下去。“383”方案,大家
一定看了吧?新的三中全会,必将生动地映衬改革初始的三中全会,要表明既定路线雷打不动的决心与信心。照此路继续深化改革,中国的生存决斗是躲不过去的。这次生存决斗,从质上讲,是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从量上讲,是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对百分之五的人的斗争。在这里我提醒那些无数自我白手起家创业的小老板们,不要以为有点儿小资本,有辆车子东跑西颠的,就以为上档次了,就贵人了,就要帮人家反革命了。你们同样是被压迫者,也是早晚要被吃掉的。
Bigbear1964
走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道路,让资本主义国家无路可走。
TheMatrix
就这?

【 在 pishi (大桥) 的大作中提到: 】
邓氏改革的罪与罚,这个问题是被特色忌讳的,因为当局仍在贯彻执行这条路线。但作
为人民学者,发现问题,不能不讲。毛公刚去世,就要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邓氏
走了很多年了,难道就不准许也“讨论”一回?需要了就“讨论”,不需要了就不许“
讨论”,这算怎么回事?这国家究竟还是不是人民的?既然是人民的,就应该准许人民
讨论。实际上,不许讨论,人民也在讨论,不可能不讨论。
下面就是我的讨论发言,说的不对的,大家批评。
邓氏改革的罪与罚,我以为有六点:
其一,改革初始对中国定位的反动。
定位准不准,至关重要。因为起点不准,相当于开车从始发站就是错的,那就势必酿成
大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