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被据,很郁闷

i
ilovepeanut
楼主 (未名空间)
相信这里的大部分教授们都做的很好。身边的中国教授们都不断的发顶级会议或者期刊文章。似乎大家的讨论主要是拿funding.我的问题比这个还要低级。做了教授,发现发文章比想象的困难的多。
已经做了差不多三年的助理教授了。funding有一点。还行的文章发了一些。就是无
法发到顶级论文。这次很精心做的两个文章都被拒了。这个工作做了两年。中间失败了几次。克服了很多困难。自认为有很大的创新。但是还是被会议拒掉。
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再继续下去。其实不是为了最后的tenure.更多
的是对自己的认可和对学术方向的把握。自己自认为很好的工作被拒掉,是做教授以来最痛苦的事情。其实当初做教授的初衷是想做一些好的工作。可是自己努力做出来的东西却不被接受。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和是否适合继续
做教授。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有类似挣扎经历的教授。怎么定位自己的工作。并让自己客服失败的沮丧。
g
geldof
【 在 ilovepeanut () 的大作中提到: 】
: 相信这里的大部分教授们都做的很好。身边的中国教授们都不断的发顶级会议或者期刊
: 文章。似乎大家的讨论主要是拿funding.我的问题比这个还要低级。做了教授,发现发
: 文章比想象的困难的多。
: 已经做了差不多三年的助理教授了。funding有一些。好一点的文章发了一些。就是无
: 法发到顶级论文。这次很精心做的两个文章都被拒了。这个工作做了两年。中间失败了
: 几次。克服了很多困难。自认为有很大的创新。但是还是被会议拒掉。
: 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再继续下去。其实不是为了最后的tenure.更多
: 的是对自己的认可和对学术方向的把握。自己自认为很好的工作被拒掉,是做教授以来
: 最痛苦的事情。其实当初做教授的初衷是想做一些好的工作(我们领域工业界工作挺多
: )。可是自己努力做出来的东西却不被接受。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和是否适合继续
: ...................

正常,这就是你成长的过程,最重要的是保持昂扬斗志。
d
drburnie
你什么专业啊?
【 在 ilovepeanut () 的大作中提到: 】
: 相信这里的大部分教授们都做的很好。身边的中国教授们都不断的发顶级会议或者期刊
: 文章。似乎大家的讨论主要是拿funding.我的问题比这个还要低级。做了教授,发现发
: 文章比想象的困难的多。
: 已经做了差不多三年的助理教授了。funding有一点。还行的文章发了一些。就是无
: 法发到顶级论文。这次很精心做的两个文章都被拒了。这个工作做了两年。中间失败了
: 几次。克服了很多困难。自认为有很大的创新。但是还是被会议拒掉。
: 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再继续下去。其实不是为了最后的tenure.更多
: 的是对自己的认可和对学术方向的把握。自己自认为很好的工作被拒掉,是做教授以来
: 最痛苦的事情。其实当初做教授的初衷是想做一些好的工作。可是自己努力做出来的东
: 西却不被接受。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和是否适合继续
: ...................
i
ilovepeanut
EECS 专业
d
drburnie
具体什么方向?

EE的Conference基本都是Party,也就是CS的Top Conference有些难度。

但难度也都是对于学生来说的,对于Faculty不是什么问题啊。

【 在 ilovepeanut () 的大作中提到: 】
: EECS 专业
caoxiaonan
这哥们儿需要加油

[在 drburnie (专门爆料) 的大作中提到:]
:具体什么方向?
:EE的Conference基本都是Party,也就是CS的Top Conference有些难度。
:但难度也都是对于学生来说的,对于Faculty不是什么问题啊。
s
saltier
没办法, 多试。

有人罩着就好了,看有些教授徒子徒孙抱团取暖拿funding和发paper都很快,落差一下就出来了。

【 在 ilovepeanut () 的大作中提到: 】
: 相信这里的大部分教授们都做的很好。身边的中国教授们都不断的发顶级会议或者期刊
: 文章。似乎大家的讨论主要是拿funding.我的问题比这个还要低级。做了教授,发现发
: 文章比想象的困难的多。
: 已经做了差不多三年的助理教授了。funding有一点。还行的文章发了一些。就是无
: 法发到顶级论文。这次很精心做的两个文章都被拒了。这个工作做了两年。中间失败了
: 几次。克服了很多困难。自认为有很大的创新。但是还是被会议拒掉。
: 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再继续下去。其实不是为了最后的tenure.更多
: 的是对自己的认可和对学术方向的把握。自己自认为很好的工作被拒掉,是做教授以来
: 最痛苦的事情。其实当初做教授的初衷是想做一些好的工作。可是自己努力做出来的东
: 西却不被接受。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和是否适合继续
: ...................
l
ltpqiao
我有个Paper做了5年都悲剧掉了,想想我这你就没么沮丧了。有另外一篇,从一个顶会被说的跟shit一样,我几乎一字不改就转手投另一个更好的顶会,结果中了。我想说的是有时候不是你的work不够好,有时候是你遇人不淑啊。文章我现在不担心,觉得机会还不少。

关键是Funding,辛辛苦苦写了一个多月,自己感觉好几篇大Paper的grant,Reviewer
轻松锯掉,而且字里行间你觉得他们就没好好看看Proposal,真是欲哭无泪啊。
l
ltpqiao
BTW,我现在默认为每篇论文悲剧的次数是3次。如果在3次以下被接受,我就开始偷着
乐了:-)
m
mathematica
文章一般发多了都是很水的,几乎没有例外的。
当然象Terence Tao这种天才除外
即使是他, 发那么多的文章, 拿Fields奖那年还是在Perelman 面前暗淡无光
比YItang Zhang 也不敢说绝对胜出呀。

【 在 ilovepeanut () 的大作中提到: 】
: 相信这里的大部分教授们都做的很好。身边的中国教授们都不断的发顶级会议或者期刊
: 文章。似乎大家的讨论主要是拿funding.我的问题比这个还要低级。做了教授,发现发
: 文章比想象的困难的多。
: 已经做了差不多三年的助理教授了。funding有一点。还行的文章发了一些。就是无
: 法发到顶级论文。这次很精心做的两个文章都被拒了。这个工作做了两年。中间失败了
: 几次。克服了很多困难。自认为有很大的创新。但是还是被会议拒掉。
: 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再继续下去。其实不是为了最后的tenure.更多
: 的是对自己的认可和对学术方向的把握。自己自认为很好的工作被拒掉,是做教授以来
: 最痛苦的事情。其实当初做教授的初衷是想做一些好的工作。可是自己努力做出来的东
: 西却不被接受。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和是否适合继续
: ...................
i
ilovepeanut
谢谢楼上的回复。我会再激再励的。
不过,说句题外话。我希望所有reviewer都能认真对待review的文章。毕竟都是研究人员的心血。经常看到根本没有看懂文章,就挑个理由把文章拒掉的。我希望reviewer尽量不要给学生review.另外如果自己不清楚,但是看到有创新的成分,那么就不要轻易
打很
低的分数,由明白的人来决定。
h
halking
我一般被拒一次,就认真改一次,只要comments多少有点道理。这样下去,据的次数越多,文章质量越高,这叫屡败屡胜。
u
ucdavis
哎,多大的事啊,好好改改吧。

[在 ilovepeanut () 的大作中提到:]
:相信这里的大部分教授们都做的很好。身边的中国教授们都不断的发顶级会议或者期
刊文章。似乎大家的讨论主要是拿funding.我的问题比这个还要低级。做了教授,发现发文章比想象的困难的多。
:已经做了差不多三年的助理教授了。funding有一点。还行的文章发了一些。就是无
:法发到顶级论文。这次很精心做的两个文章都被拒了。这个工作做了两年。中间失败
了几次。克服了很多困难。自认为有很大的创新。但是还是被会议拒掉。
: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再继续下去。其实不是为了最后的tenure.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认可和对学术方向的把握。自己自认为很好的工作被拒掉,是做教授以
来最痛苦的事情。其实当初做教授的初衷是想做一些好的工作。可是自己努力做出来的东西却不被接受。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和是否适合继续
:做教授。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有类似挣扎经历的教授。怎么定位自己的工作。并让自己客服失败
的沮丧。
Tianqiang
很多领域都有circle,你在外面就很难进去。

我也是经常被拒,拒的都习惯了。我有个小excel文件记录文章的悲剧情况。最近两个
月被拒了10篇次。

凡是投到好杂志的,审稿人一般都说“文章很有意思,结论也是对的,但是感觉达不到本刊的高水准“就拒了,半年时间就这么没了。得到这种评语也没法去改进文章。感觉除非刚好做审稿人自己的方向,或者和审稿人熟悉,否则是发不出来的,也是挺痛苦啊。我已经t了,投文章就是想帮帮学生,自己也想推动推动自己感兴趣的题目的发展(
别人未必感兴趣),但是太难了。有时候都想去再读个phd去混进好杂志的圈子去了,
但再想想,我都这把年纪了,好像也不值当的。
frankfish
被拒太常见。改改换个会议发好了。
有一片文章被拒4次。最后发了,是那个会议引用前几的文章。
被拒不代表你的文章有问题。

【 在 ilovepeanut () 的大作中提到: 】
: 相信这里的大部分教授们都做的很好。身边的中国教授们都不断的发顶级会议或者期刊
: 文章。似乎大家的讨论主要是拿funding.我的问题比这个还要低级。做了教授,发现发
: 文章比想象的困难的多。
: 已经做了差不多三年的助理教授了。funding有一点。还行的文章发了一些。就是无
: 法发到顶级论文。这次很精心做的两个文章都被拒了。这个工作做了两年。中间失败了
: 几次。克服了很多困难。自认为有很大的创新。但是还是被会议拒掉。
: 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再继续下去。其实不是为了最后的tenure.更多
: 的是对自己的认可和对学术方向的把握。自己自认为很好的工作被拒掉,是做教授以来
: 最痛苦的事情。其实当初做教授的初衷是想做一些好的工作。可是自己努力做出来的东
: 西却不被接受。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和是否适合继续
: ...................
C
Calex
bso投到好杂志都可以过editorial screening这一关
屌丝如我,大多数投稿连审稿人意见都没见过。

【 在 Tianqiang (Tianqi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多领域都有circle,你在外面就很难进去。
: 我也是经常被拒,拒的都习惯了。我有个小excel文件记录文章的悲剧情况。最近两个
: 月被拒了10篇次。
: 凡是投到好杂志的,审稿人一般都说“文章很有意思,结论也是对的,但是感觉达不到
: 本刊的高水准“就拒了,半年时间就这么没了。得到这种评语也没法去改进文章。感觉
: 除非刚好做审稿人自己的方向,或者和审稿人熟悉,否则是发不出来的,也是挺痛苦啊
: 。我已经t了,投文章就是想帮帮学生,自己也想推动推动自己感兴趣的题目的发展(
: 别人未必感兴趣),但是太难了。有时候都想去再读个phd去混进好杂志的圈子去了,
: 但再想想,我都这把年纪了,好像也不值当的。
Davidson
如果真的是好文章又被拒的话,其实是对你工作的一个高度认可。要不然数学家阿贝尔也不用自己搞个杂志发自己的文章了。

【 在 ilovepeanut () 的大作中提到: 】
: 相信这里的大部分教授们都做的很好。身边的中国教授们都不断的发顶级会议或者期刊
: 文章。似乎大家的讨论主要是拿funding.我的问题比这个还要低级。做了教授,发现发
: 文章比想象的困难的多。
: 已经做了差不多三年的助理教授了。funding有一点。还行的文章发了一些。就是无
: 法发到顶级论文。这次很精心做的两个文章都被拒了。这个工作做了两年。中间失败了
: 几次。克服了很多困难。自认为有很大的创新。但是还是被会议拒掉。
: 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再继续下去。其实不是为了最后的tenure.更多
: 的是对自己的认可和对学术方向的把握。自己自认为很好的工作被拒掉,是做教授以来
: 最痛苦的事情。其实当初做教授的初衷是想做一些好的工作。可是自己努力做出来的东
: 西却不被接受。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和是否适合继续
: ...................
r
rider2017
"其实是对你工作的一个高度认可"
哪里看出来的?笨肉你的逻辑呢?

【 在 Davidson (笨笨红烧肉)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真的是好文章又被拒的话,其实是对你工作的一个高度认可。要不然数学家阿贝尔
: 也不用自己搞个杂志发自己的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