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这样的学生

m
masaf
楼主
有个合作的项目,我和另外一个老师是共同PI。这个老师年纪比较大了,平时不在学校也不怎么管,这个项目基本上就我在看着。他有个中国学生写了个文章,投了个行业比较重要的会议,因为作的是我的项目,所以我自然在作者里面,我同时也正好在会议的committee里面,文章其实一般,但最后还是录用了。我后来跟他说我给你修改润色一
下,投一个我比较熟悉的journal,相对容易接受一些。他自然很乐意。但是当我改完
提交之后,他却反过来问我为什么他不是通讯作者,research全是他做的云云。。不太理解会有这样想法的学生。大家遇到过么?当然我不是他的直接导师,只是他的部分费用是从我的那块里面出的。我挺生气的,想着直接把文章从会议里面去掉,但想想是中国学生就算了,只是对他说,fine,我撤回来, 你想自己投就投其他杂志,投这个肯定
会直接被拒。
s
stocking
别上火,有些学生不懂通讯作者的意义,你就跟他好好解释一下。当年我做学生的时候也想着自己的idea,自己做的东西,应该多占credit。所以也曾想过讨个first author+corresponding author来做,现在回头想想是很可笑,但是做学生的可能不了解那么
多。
Wanderer2015
说句楼主不爱听的话,我觉得这个学生这么想没什么问题啊。可能不同的学科情况不同吧。

[在 masaf (Cycle) 的大作中提到:]
有个合作的项目,我和另外一个老师是共同PI。这个老师年纪比较大了,平时不在学
校也不怎么管,这个项目基本上就我在看着。他有个中国学生写了个文章,投了个行业比较重要的会议,因为作的是我的项目,所以我自然在作者里面,我同时也正好在会议的committee里面,文章其实一般,但最后还是录用了。我后来跟他说我给你修改润色一
下,投一个我比较熟悉的journal,相对容易接受一些。他自然很乐意。但是当我改完:提交之后,他却反过来问我为什么他不是通讯作者,research全是他做的云云。。不
太理解会有这样想法的学生。大家遇到过么?当然我不是他的直接导师,只是他的部分费用是从我的那块里面出的。我挺生气的,想着直接把文章从会议里面去掉,但想想是中国学生就算了,只是对他说,fine,我撤回来, 你想自己投就投其他杂志,投这个肯定
会直接被拒。
h
huaqizhiqing
喝口水吧。挖坑很累。

【 在 masaf (Cycle) 的大作中提到: 】
有个合作的项目,我和另外一个老师是共同PI。这个老师年纪比较大了,平时不在学校
也不怎么管,这个项目基本上就我在看着。他有个中国学生写了个文章,投了个行业比
较重要的会议,因为作的是我的项目,所以我自然在作者里面,我同时也正好在会议的
committee里面,文章其实一般,但最后还是录用了。我后来跟他说我给你修改润色一
下,投一个我比较熟悉的journal,相对容易接受一些。他自然很乐意。但是当我改完
提交之后,他却反过来问我为什么他不是通讯作者,research全是他做的云云。。不太
理解会有这样想法的学生。大家遇到过么?当然我不是他的直接导师,只是他的部分费
用是从我的那块里面出的。我挺生气的,想着直接把文章从会议里面去掉,但想想是中
国学生就算了,只是对他说,fine,我撤回来, 你想自己投就投其他杂志,投这个肯定
会直接被拒。
Highly
楼主,请恕我直言,你是个典型的清高知识分子。其特点就是,做事喜欢“干干净净”,不喜欢deal with nasty stuff。比如这件事,你希望学生能自觉把authorship处理
好,当你遇到conflicts的时候,没有耐心也拉不下脸来educate and negotiate,结果就是直接吃点儿亏不参与了。我甚至可以断言,你不是那种喜欢和人在酒桌上坐下来,一点点讨价还价的,是吧?

但是我们作为PI,如果人员管理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就要force自己take shit。这件事,换了我是你,会把学生叫到办公室,直接和他说,我认为谁应该是一作,谁是通讯,我的论据是什么。我说完了,问他有没有意见,有,就把他的论据也摆出来,我告诉他那里不对。

除非你待在高大上的名校,你得能够忍受双脚长时间泡在泥巴里的那种感觉。。。
q
quwan
其实lz自己的思维也很奇怪,未必称得上是 做事喜欢“干干净净”,理由如下:
第一,为何不带上那个学生的导师做co-correspondent author?毕竟人家是PI,又是
学生的导师;
第二,lz 字里行间好像可以左右conference program committee的决定似的,甚至觉
得可以凭一己之喜恶撤掉别人已经被接受的文章,很奇怪。

【 在 Highly (高妹)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请恕我直言,你是个典型的清高知识分子。其特点就是,做事喜欢“干干净净”
,不喜欢deal with nasty stuff。比如这件事,你希望学生能自觉把authorship处理
好,当你遇到conflicts的时候,没有耐心也拉不下脸来educate and negotiate,结果
就是直接吃点儿亏不参与了。我甚至可以断言,你不是那种喜欢和人在酒桌上坐下来,
一点点讨价还价的,是吧?
但是我们作为PI,如果人员管理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就要force自己take shit。这件
事,换了我是你,会把学生叫到办公室,直接和他说,我认为谁应该是一作,谁是通讯
,我的论据是什么。我说完了,问他有没有意见,有,就把他的论据也摆出来,我告诉
他那里不对。
除非你待在高大上的名校,你得能够忍受双脚长时间泡在泥巴里的那种感觉。。。
Castiel
学生可能是没有经验、不懂行规撞墙上,作为半个导师楼主要教怎么不撞墙,而不是撇清关系。不仅浪费了自己投入的金钱和精力,而且你心里是会有遗憾的。

撤掉会议论文千万要不得,搞不好搭上自己的名声。按着他的头往墙上撞,自己也不会好受。

施恩何须图报,胸襟更当宽广。
【 在 Highly (高妹)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请恕我直言,你是个典型的清高知识分子。其特点就是,做事喜欢“干干净净”
,不喜欢deal with nasty stuff。比如这件事,你希望学生能自觉把authorship处理
好,当你遇到conflicts的时候,没有耐心也拉不下脸来educate and negotiate,结果
就是直接吃点儿亏不参与了。我甚至可以断言,你不是那种喜欢和人在酒桌上坐下来,
一点点讨价还价的,是吧?
但是我们作为PI,如果人员管理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就要force自己take shit。这件
事,换了我是你,会把学生叫到办公室,直接和他说,我认为谁应该是一作,谁是通讯
,我的论据是什么。我说完了,问他有没有意见,有,就把他的论据也摆出来,我告诉
他那里不对。
除非你待在高大上的名校,你得能够忍受双脚长时间泡在泥巴里的那种感觉。。。
r
rider2017
还有这样的老师

【 在 masaf (Cycle) 的大作中提到: 】
有个合作的项目,我和另外一个老师是共同PI。这个老师年纪比较大了,平时不在学校
也不怎么管,这个项目基本上就我在看着。他有个中国学生写了个文章,投了个行业比
较重要的会议,因为作的是我的项目,所以我自然在作者里面,我同时也正好在会议的
committee里面,文章其实一般,但最后还是录用了。我后来跟他说我给你修改润色一
下,投一个我比较熟悉的journal,相对容易接受一些。他自然很乐意。但是当我改完
提交之后,他却反过来问我为什么他不是通讯作者,research全是他做的云云。。不太
理解会有这样想法的学生。大家遇到过么?当然我不是他的直接导师,只是他的部分费
用是从我的那块里面出的。我挺生气的,想着直接把文章从会议里面去掉,但想想是中
国学生就算了,只是对他说,fine,我撤回来, 你想自己投就投其他杂志,投这个肯定
会直接被拒。
ToyotaYaris
通讯作者有啥用处
请教授们给讲讲
chunjuan
同好奇
我都是3 4 5678作者 所以一直不到你们上面高级的事情
【 在 ToyotaYaris (神车雅力士|丰田专家) 的大作中提到: 】
通讯作者有啥用处
请教授们给讲讲
ToyotaYaris
我发文从来都是我当一作和corresponding author
灌了四五篇 老板从未有过任何异议

我理解的corresponding author是如果读者有问题就按照通讯作者的联系方式咨询。

老板也没一作懂得多,应该无法回答细节问题,何必上杆子当通讯作者呢?

【 在 chunjuan (91春卷93更多春卷91) 的大作中提到: 】
同好奇
我都是3 4 5678作者 所以一直不到你们上面高级的事情
a
archangel999
Cannot agree more!

【 在 quwan (曲婉婷) 的大作中提到: 】
其实lz自己的思维也很奇怪,未必称得上是 做事喜欢“干干净净”,理由如下:
第一,为何不带上那个学生的导师做co-correspondent author?毕竟人家是PI,又是
学生的导师;
第二,lz 字里行间好像可以左右conference program committee的决定似的,甚至觉
得可以凭一己之喜恶撤掉别人已经被接受的文章,很奇怪。
b
bitadder
烂坑

行业不同,在我们领域你这样的老板及其少见,改个文章出个funding就能不和其他作
者讨论直接自己决定作者顺序了?

你在commitee里面和这篇文章被接受有毛关系,字里行间洋溢着“这篇文章能被接受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你一没做research二没做实验,动动嘴改改文章就上天了
Wanderer2015
话虽不好听但是确实如此

[在 bitadder (bitadder) 的大作中提到:]
烂坑
行业不同,在我们领域你这样的老板及其少见,改个文章出个funding就能不和其他作:者讨论直接自己决定作者顺序了?
你在commitee里面和这篇文章被接受有毛关系,字里行间洋溢着“这篇文章能被接受
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你一没做research二没做实验,动动嘴改改文章就上天了
a
apollo11
你们哪。。。
越來越发现,教师群体的质量越来越不行,就如同现在从国内招过来的学生没法跟10年前的比一样。都能不能说话办事成熟点,专业点,负责任点。

正在45度角仰望星空,故作深沉状,摇头叹气。
g
guanshui999
这不顶着老师的头衔,有啥问题就不高兴了,也不明说就给人家穿小鞋,心眼够小的。
d
deadDeath
我觉得也挺正常啊吧有不懂事的学生

隔壁的学生文章写完也没给老板看直接把自己通讯就投出去了

学生不是有啥想法,就是单纯的不知道而已

师生也一直挺和睦的

所以老板郁闷死了但也没强行要求撤回来

【 在 masaf (Cycle) 的大作中提到: 】
有个合作的项目,我和另外一个老师是共同PI。这个老师年纪比较大了,平时不在学校
也不怎么管,这个项目基本上就我在看着。他有个中国学生写了个文章,投了个行业比
较重要的会议,因为作的是我的项目,所以我自然在作者里面,我同时也正好在会议的
committee里面,文章其实一般,但最后还是录用了。我后来跟他说我给你修改润色一
下,投一个我比较熟悉的journal,相对容易接受一些。他自然很乐意。但是当我改完
提交之后,他却反过来问我为什么他不是通讯作者,research全是他做的云云。。不太
理解会有这样想法的学生。大家遇到过么?当然我不是他的直接导师,只是他的部分费
用是从我的那块里面出的。我挺生气的,想着直接把文章从会议里面去掉,但想想是中
国学生就算了,只是对他说,fine,我撤回来, 你想自己投就投其他杂志,投这个肯定
会直接被拒。
r
rider2017
"就是单纯的不知道而已,"

你能相信学生就是单纯的不知道,只能说你自己太单纯了,呵呵

【 在 deadDeath (dd)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觉得也挺正常啊吧有不懂事的学生
隔壁的学生文章写完也没给老板看直接把自己通讯就投出去了
学生不是有啥想法,就是单纯的不知道而已
师生也一直挺和睦的
所以老板郁闷死了但也没强行要求撤回来
r
rider2017
"也没强行要求撤回来"
当我对一个学生放弃治疗时,就不需要他更正错误,随他吧

【 在 deadDeath (dd)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觉得也挺正常啊吧有不懂事的学生
隔壁的学生文章写完也没给老板看直接把自己通讯就投出去了
学生不是有啥想法,就是单纯的不知道而已
师生也一直挺和睦的
所以老板郁闷死了但也没强行要求撤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