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下OS的逻辑

T
TeacherWei
楼主 (未名空间)

这个世界,谁也不比谁傻多少。同样的OS ,Windows,Linux和BSD,架构都不一样,性能都差不多。如果谁比其他的consistantly有10%的性能提升,早就吹的天打雷劈了。

我说了,OS kernel核心部分,也就几万行,Linux expose 300个出头POSIX API。在
Window里面叫做Native API,名字都是Nt打头。

几十年来,操作系统和硬件设计一直都在互相影响。比如用户隔离,CPU就要能够让TLB和context switch足够快。后来有了虚拟化的需求,CPU就要提供相应的优化。

老顾喜欢讲约束,这些用户需求就是约束。约束定下来,现在的kernel,不管是大内核还是微内核,性能都已经到了极限了。没啥可做的了。

约束变了,就是另外的故事。比如物联网嵌入式,几十K内存,没有多用户隔离的需求
,要求实时性好,但是有多任务,有内存管理。kernel占内存几百字节(不到1K)。那个操作系统是根本不同的。不同的操作系统扯到一起,纯粹是扯蛋。

主流的操作系统,需求稍稍改变,也就是放宽约束,有些情况下性能可以提高几个数量级。区区70%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比如用来提供网络服务,C10M,支持1000万
连接用户。把网络管理从内核旁路到用户态,对于小通信包,latency可以降低10倍。
表现就是每秒处理的用户连接请求可以从10万提高到上百万。但是稳定连接的通信,带宽就差不多。

只讲操作系统,就是这么多玩意儿。把操作系统和编译器以及高层应用扯到一起去说事儿,本身就是耍流氓的表现。一旦开始耍流氓,还需要做事情么?啥都不做都可以一样耍流氓。
g
guvest

你这说的大致算OS管理软硬件资源的部分。OS还提供通用系統服务。例如文件系統,網絡等等。還有gcc。

Richard Stallman 不就講,linux 的功勞他們做GNU這波人的也佔一半。儘管內核沒搞出來。这也算个说法。

现如今Android architecture 裡面很多各種module。webview就是單獨的一塊。未來把Machine Learning拉進去算OS
的服務也可能的。所以远不止linux的内容。

其实網絡服務也是後來的OS加進去的。所以這個OS是啥,我看大家都可以自己claim。

但是claim比Android怎麼怎麼樣,那就有點不智了。

g
guvest
https://developer.android.com/guide/platform

developer.android.com/guide/platform

根據我對這個圖的了解。goog那个fushia项目也没戏。手机这块,三星,goog自己也没什么办法去革新。

【 在 guvest(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说的大致算OS管理软硬件资源的部分。OS还提供通用系統服务。例如文件系統,網

: 絡等等。還有gcc。

: Richard Stallman 不就講,linux 的功勞他們做GNU這波人的也佔一半。儘管內核沒搞

: 出來。这也算个说法。

: 现如今Android architecture 裡面很多各種module。webview就是單獨的一塊。未來把

: Machine Learning拉進去算OS

: 的服務也可能的。所以远不止linux的内容。

: 其实網絡服務也是後來的OS加進去的。所以這個OS是啥,我看大家都可以自己
claim。

: 但是claim比Android怎麼怎麼樣,那就有點不智了。

ananpig


真真的問題是——這世界,誰都覺得自己比別人不傻還聰明很多

【 在 TeacherWei (TW)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世界,谁也不比谁傻多少。同样的OS ,Windows,Linux和BSD,架构都不一样,性
: 能都差不多。如果谁比其他的consistantly有10%的性能提升,早就吹的天打雷劈了。
: 我说了,OS kernel核心部分,也就几万行,Linux expose 300个出头POSIX API。在: Window里面叫做Native API,名字都是Nt打头。
: 几十年来,操作系统和硬件设计一直都在互相影响。比如用户隔离,CPU就要能够让
TLB
: 和context switch足够快。后来有了虚拟化的需求,CPU就要提供相应的优化。
: 老顾喜欢讲约束,这些用户需求就是约束。约束定下来,现在的kernel,不管是大内核
: 还是微内核,性能都已经到了极限了。没啥可做的了。
: 约束变了,就是另外的故事。比如物联网嵌入式,几十K内存,没有多用户隔离的需求
: ,要求实时性好,但是有多任务,有内存管理。kernel占内存几百字节(不到1K)。那
: ...................

T
TeacherWei

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在鸿蒙OS这一件事上,真心从技术角度帮着华为摇旗呐喊的,是真傻。属于待割的韭菜。

【 在 ananpig (●○ 安安猪)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真的問題是——這世界,誰都覺得自己比別人不傻還聰明很多
: TLB

g
guvest

其实我怀疑这个鸿蒙很可能就是里应外合拿goog的fuschia资源的项目。然而他们不知
道美国大公司专家多数也都是混饭的。以假项目为主。
所以双方就是互相欺骗,尔虞我诈。

【 在 TeacherWei(TW) 的大作中提到: 】
<br>: 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在鸿蒙OS这一件事上,真心从技术角度帮着华为摇旗呐喊
的,是
<br>: 真傻。属于待割的韭菜。
<br>

netghost

狗不會把android做得好用的。

不符合it的核心利益。而且android用戶是google的肉雞,肉雞好用不是讓肉雞爽,是
養肉雞的人爽。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developer.android.com/guide/platform
: developer.android.com/guide/platform
: 根據我對這個圖的了解。goog那个fushia项目也没戏。手机这块,三星,goog自己也没
: 什么办法去革新。
:
: 你这说的大致算OS管理软硬件资源的部分。OS还提供通用系統服务。例如文件系
: 統,網
:
: 絡等等。還有gcc。
:
: Richard Stallman 不就講,linux 的功勞他們做GNU這波人的也佔一半。儘管內
: 核沒搞
:
: 出來。这也算个说法。
: ...................

netghost

fushia這個項目我的感覺是google用來擾亂視線的。目的是防止CM那種東西出現。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https://developer.android.com/guide/platform
: developer.android.com/guide/platform
: 根據我對這個圖的了解。goog那个fushia项目也没戏。手机这块,三星,goog自己也没
: 什么办法去革新。
:
: 你这说的大致算OS管理软硬件资源的部分。OS还提供通用系統服务。例如文件系
: 統,網
:
: 絡等等。還有gcc。
:
: Richard Stallman 不就講,linux 的功勞他們做GNU這波人的也佔一半。儘管內
: 核沒搞
:
: 出來。这也算个说法。
: ...................

C
Caravel

其实做一个新操作系统也没啥,狗家一个公司做了好几个。中国公司从来没有做过,所以觉得很难,凡事都有第一次。但是华为这次做的有点很不爽得是,说是开源,哪里也找不到源代码。还有那个方舟编译器,说是开源,我搜了一下结果发现官方社区给了一个链接,被人发现其实是GCC7,后面又有个人出来辟谣说是不同得部门贴错了,删除链接,不像个大公司得做派。

【 在 TeacherWei (TW)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在鸿蒙OS这一件事上,真心从技术角度帮着华为摇旗呐喊的,是
: 真傻。属于待割的韭菜。

T
TeacherWei

本来华为就搞了一个,物联网的,收割开发者用的。在中国叫“生态”。

这回临时扣到手机上而已。完全靠嘴皮子说。

华为这种中国公司,做事情要讲效益的。员工都是有KPI的。你搞个手机操作系统,公
司只要敢用就把裤子都赔光了,还号称搞10年,到哪里去招这样的傻逼员工啊?

海思出货都多少亿片,以前在内部还被称为“海屌丝”。平均工资两万多人刀。你是不了解华为内部的生态和华为人的世界观而已。。。

【 在 Caravel (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做一个新操作系统也没啥,狗家一个公司做了好几个。中国公司从来没有做过,所
: 以觉得很难,凡事都有第一次。但是华为这次做的有点很不爽得是,说是开源,哪里也
: 找不到源代码。还有那个方舟编译器,说是开源,我搜了一下结果发现官方社区给了一
: 个链接,被人发现其实是GCC7,后面又有个人出来辟谣说是不同得部门贴错了,删除链
: 接,不像个大公司得做派。

ananpig

很多事情是想做好也沒那么容易做好

【 在 netghost (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讲一下OS的逻辑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Aug 12 14:50:16 2019, 美东)
:
: 狗不會把android做得好用的。
:
: 不符合it的核心利益。而且android用戶是google的肉雞,肉雞好用不是讓肉雞爽,是
: 養肉雞的人爽。
: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 https://developer.android.com/guide/platform
: : developer.android.com/guide/platform
: : 根據我對這個圖的了解。goog那个fushia项目也没戏。手机这块,三星,goog自己也没
: : 什么办法去革新。
: :
: 你这说的大致算OS管理软硬件资源的部分。OS还提供通用系統服务。例如文件系
: : 統,網
: :
: 絡等等。還有gcc。
: :
: Richard Stallman 不就講,linux 的功勞他們做GNU這波人的也佔一半。儘管內
: : 核沒搞
: :
: 出來。这也算个说法。
: : ...................
:
:
: --
:
c
cckyle2001

我识认的一个人,非名校美国phd, 电子cs类的
不久前去华为,年薪50万人民币
我认为工薪不错
ananpig

這個就是東方文化特色……

什么話都敢說,不管是可靠性高的,還是可靠性很低的
到時候能不能做出來,自己都能圓場
聽的人也能適應各種忽悠的話,心里面有自己的衡量

【 在 Caravel (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讲一下OS的逻辑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Aug 12 15:21:53 2019, 美东)
:
: 其实做一个新操作系统也没啥,狗家一个公司做了好几个。中国公司从来没有做过,所
: 以觉得很难,凡事都有第一次。但是华为这次做的有点很不爽得是,说是开源,哪里也
: 找不到源代码。还有那个方舟编译器,说是开源,我搜了一下结果发现官方社区给了一
: 个链接,被人发现其实是GCC7,后面又有个人出来辟谣说是不同得部门贴错了,删除链
: 接,不像个大公司得做派。
:
:
: 【 在 TeacherWei (TW) 的大作中提到: 】
: : 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在鸿蒙OS这一件事上,真心从技术角度帮着华为摇旗呐喊的,是
: : 真傻。属于待割的韭菜。
:
:
:
:
: --
C
Caravel

看了一下知乎,好像这次把开发者得罪了,开发者就等着看代码和手册。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9567837

【 在 TeacherWei (TW)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来华为就搞了一个,物联网的,收割开发者用的。在中国叫“生态”。
: 这回临时扣到手机上而已。完全靠嘴皮子说。
: 华为这种中国公司,做事情要讲效益的。员工都是有KPI的。你搞个手机操作系统,公
: 司只要敢用就把裤子都赔光了,还号称搞10年,到哪里去招这样的傻逼员工啊?
: 海思出货都多少亿片,以前在内部还被称为“海屌丝”。平均工资两万多人刀。你是不
: 了解华为内部的生态和华为人的世界观而已。。。

T
TeacherWei

得罪啥开发者啊?本来产品都是没影儿的事,怎么可能有一个开发者。

一个开发者都没有,得罪谁啊?

【 在 Caravel(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了一下知乎,好像这次把开发者得罪了,开发者就等着看代码和手册。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9567837

netghost

對的,像做好也沒有那麼做好。

但是android是也不像做好。看看android升級都幹了些啥就知道了。

【 在 ananpig (●○ 安安猪)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多事情是想做好也沒那么容易做好
: 也没
: 件系
: 管內

netghost

狗用的是Linux,不是自己搞的。抄東西的好處是起來得快,壞處是用戶體驗一陀。
完全自己搞的是symbian,但是nokia不搞了。現在嚴格意義來說手機系統只剩了一個iOS.

華爲這個公司績效考評都是非常短那種,而且一級往下一級狠命壓,沒人能真正定下來從頭搞事情,只能趕緊抄。這個和第一次沒關係,而是華爲這個公司的特點決定的。

【 在 Caravel (克拉维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做一个新操作系统也没啥,狗家一个公司做了好几个。中国公司从来没有做过,所
: 以觉得很难,凡事都有第一次。但是华为这次做的有点很不爽得是,说是开源,哪里也
: 找不到源代码。还有那个方舟编译器,说是开源,我搜了一下结果发现官方社区给了一
: 个链接,被人发现其实是GCC7,后面又有个人出来辟谣说是不同得部门贴错了,删除链
: 接,不像个大公司得做派。

ananpig


系统龐大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很多的事情都不好控制了

【 在 netghost (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讲一下OS的逻辑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Aug 12 18:53:12 2019, 美东)
:
: 對的,像做好也沒有那麼做好。
:
: 但是android是也不像做好。看看android升級都幹了些啥就知道了。
:
:
:
: 【 在 ananpig (●○ 安安猪) 的大作中提到: 】
: : 很多事情是想做好也沒那么容易做好
: : 也没
: : 件系
: : 管內
:
:
:
: --
:
g
guvest

Linux到mobile os 差着好几层呢。死掉的公司一锅都装不下。最近的一个我记得是
Firefox
OS。这些我都是亲历。活着的是三星那个。

【 在 netghost(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br>: 狗用的是Linux,不是自己搞的。抄東西的好處是起來得快,壞處是用戶體驗一陀。
<br>: 完全自己搞的是symbian,但是nokia不搞了。現在嚴格意義來說手機系統
只剩了
一個iOS.
<br>: 華爲這個公司績效考評都是非常短那種,而且一級往下一級狠命壓,沒人能真正
定下來
<br>: 從頭搞事情,只能趕緊抄。這個和第一次沒關係,而是華爲這個公司的特點決定
的。
<br>

m
mjyu

当今的世界,如果不是傻掉非要从0开始写, 搞一个差不多的系统(甚至生态),只要有钱有执行力,其实不难。 这里不是要求创新,估计有个2~3年基本可以铺平。

g
guvest

你写过软件吗?你铺个js engine我看看。铺个jvm我看。

【 在 mjyu(杀猪的)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当今的世界,如果不是傻掉非要从0开始写, 搞一个差不多的系统(甚至生态)
,只要
<br>: 有钱有执行力,其实不难。 这里不是要求创新,估计有个2~3年基本可以铺平。
<br>

c
cckyle2001

microsoft有特多钱
windows mobile也很早就搞了
Its origin dated back to Windows CE in 1996,
In Q1 2004, Windows Mobile accounted for 23% of worldwide smartphone sales.
2004 - 1996 = 8年
但windows mobile死了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ndows_Mobile

还另一个呢https://en.wikipedia.org/wiki/BlackBerry_10

搞一个差不多的生态,极难...
【 在 mjyu (杀猪的)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今的世界,如果不是傻掉非要从0开始写, 搞一个差不多的系统(甚至生态),只要
: 有钱有执行力,其实不难。 这里不是要求创新,估计有个2~3年基本可以铺平。

netghost

我先盯kernel,如果想借linux kernel來用,就已經說明自己想偷懶了。

但是偷懶了就要付出偷懶的代價。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Linux到mobile os 差着好几层呢。死掉的公司一锅都装不下。最近的一个我记得是
: Firefox
: OS。这些我都是亲历。活着的是三星那个。
: <br>: 狗用的是Linux,不是自己搞的。抄東西的好處是起來得快,壞處是用戶體
: 驗一陀。
: <br>: 完全自己搞的是symbian,但是nokia不搞了。現在嚴格意義來說手機系統
: 只剩了
: 一個iOS.
: <br>: 華爲這個公司績效考評都是非常短那種,而且一級往下一級狠命壓,沒人
: 能真正
: ...................

g
guvest

手机有很多不同。例如功耗。cpu有一代发热。高通市值跌了一半。后果到今天还在延
续。現如今這個年代,從頭做起解決界面順滑問題那也不是說做就可以做到的。當初
android也搞了很多年。

【 在 netghost(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br>: 我先盯kernel,如果想借linux kernel來用,就已經說明自己想偷懶了。<br>: 但是偷懶了就要付出偷懶的代價。
<br>

f
fangtuo2

Openjdk不能用了?您是oracle来这里忽悠自行车的?

【 在 guvest(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写过软件吗?你铺个js engine我看看。铺个jvm我看。

:
g
guvest

"并给出了一份技术论据。这份报告提及,华为的操作系统,比安卓速度快60%。"

用open jdk,那还怎么快60%

再说了。就算有open jdk,v8 engine,离不发热不卡死界面顺滑,图片视频过关还
差得远呢。现在这些都纠缠在Android里面。一点点修出来的。多少开发成本和时间在
里面。

【 在 fangtuo2 (方鸵) 的大作中提到: 】
: Openjdk不能用了?您是oracle来这里忽悠自行车的?
:
: 你写过软件吗?你铺个js engine我看看。铺个jvm我看。
:
:

netghost

exactly是因爲手機和一般電腦不一樣,linux可能從最開始來說就不是一個好選擇。

當然如果目的是偷用戶數據,自然linux是首選。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手机有很多不同。例如功耗。cpu有一代发热。高通市值跌了一半。后果到今天还在延
: 续。現如今這個年代,從頭做起解決界面順滑問題那也不是說做就可以做到的。當初: android也搞了很多年。
: <br>: 我先盯kernel,如果想借linux kernel來用,就已經說明自己想偷懶了。
: <br>: 但是偷懶了就要付出偷懶的代價。
: <br>

g
guvest

手机就是机器人。几十个传感器呢。

【 在 netghost(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exactly是因爲手機和一般電腦不一樣,linux可能從最開始來說就不是一個好選擇。

: 當然如果目的是偷用戶數據,自然linux是首選。

c
cellcycle

鸿蒙也是 用 Linux kernel吗,这个偷懒的代价是?

【在 netghost(Up to Isomorphism)的大作中提到:】
:我先盯kernel,如果想借linux kernel來用,就已經說明自己想偷懶了。


T
TeacherWei

偷用户数据,啥OS不一样?

安卓做的烂不假。苹果也没好到哪里去。我可是两个平台都一行行写代码的。

【 在 netghost(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exactly是因爲手機和一般電腦不一樣,linux可能從最開始來說就不是一個好選擇。

: 當然如果目的是偷用戶數據,自然linux是首選。

netghost

我不知道鴻蒙具體是啥,興趣也不大。一個靠偷別人東西發家的公司,我沒有什麼信心。
【 在 cellcycle (vacoule) 的大作中提到: 】
: 鸿蒙也是 用 Linux kernel吗,这个偷懒的代价是?
: 【在 netghost(Up to Isomorphism)的大作中提到:】
: :我先盯kernel,如果想借linux kernel來用,就已經說明自己想偷懶了。
: :

netghost

蘋果比狗要好一些。

蘋果的目的是讓你不斷的買手機賺錢。google的目的是把你變肉雞,賣廣告賺錢。
這樣google這個東西從DNA裏面就是偷數據的公司,沒有別的選擇。

這當然不等於說蘋果就是善茬,既然要讓你不停買手機,就有各種手段噁心用戶,但是so far來說不是偷數據。
【 在 TeacherWei (TW) 的大作中提到: 】
: 偷用户数据,啥OS不一样?
: 安卓做的烂不假。苹果也没好到哪里去。我可是两个平台都一行行写代码的。
:
: exactly是因爲手機和一般電腦不一樣,linux可能從最開始來說就不是一個好選
: 擇。
:
: 當然如果目的是偷用戶數據,自然linux是首選。
:

c
cellcycle

哦,这个意思,我是请教,谢谢!

【 在 netghost (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不知道鴻蒙具體是啥,興趣也不大。一個靠偷別人東西發家的公司,我沒有什麼信心。

digua

鸿蒙应该是华为用了开源的嵌入式Linux,自己加入了RTOS(实时操作系统)的功能。
现在没有谁会从头开发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实在是没有必要,也没有谁这样做了。

实时操作系统主要有三种,基于嵌入式Linux的,基于VxWorks的,和基于QNX的。鸿蒙
据说做的相当不错,实时响应性很好,延迟可以控制在毫秒级。5G系统因为5G网络本身的延迟很小,OS的实时响应性就很重要了。

【 在 cellcycle (vacoule) 的大作中提到: 】
: 鸿蒙也是 用 Linux kernel吗,这个偷懒的代价是?
: :我先盯kernel,如果想借linux kernel來用,就已經說明自己想偷懶了。
: :

h
helpme

终于看到一个说的靠谱的。

【 在 digua (姚之FAN) 的大作中提到: 】
: 鸿蒙应该是华为用了开源的嵌入式Linux,自己加入了RTOS(实时操作系统)的功能。
: 现在没有谁会从头开发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实在是没有必要,也没有谁这样做了。: 实时操作系统主要有三种,基于嵌入式Linux的,基于VxWorks的,和基于QNX的。鸿蒙
: 据说做的相当不错,实时响应性很好,延迟可以控制在毫秒级。5G系统因为5G网络本身
: 的延迟很小,OS的实时响应性就很重要了。

netghost


【 在 digua (姚之FAN) 的大作中提到: 】
: 鸿蒙应该是华为用了开源的嵌入式Linux,自己加入了RTOS(实时操作系统)的功能。
: 现在没有谁会从头开发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实在是没有必要,也没有谁这样做了。~~~~~~~~~~~~~~~~~~~~~~~~~~~~~~~~~~~~~~~~~~~~~~~
這句話你已經在扯淡了。所以剩下的你就隨意說吧。
: 实时操作系统主要有三种,基于嵌入式Linux的,基于VxWorks的,和基于QNX的。鸿蒙
: 据说做的相当不错,实时响应性很好,延迟可以控制在毫秒级。5G系统因为5G网络本身
: 的延迟很小,OS的实时响应性就很重要了。

digua

你想喷就喷吧,随意,呵呵。

【 在 netghost (Up to Isomorphism) 的大作中提到: 】
: ~~~~~~~~~~~~~~~~~~~~~~~~~~~~~~~~~~~~~~~~~~~~~~~
: 這句話你已經在扯淡了。所以剩下的你就隨意說吧。

g
guvest

你說的這幾條確實不靠譜。福斯濤難道不是從頭做起的iphone os。從頭做起的os。
另外Windows CE沒聽過嗎?
【 在 digua(姚之FAN) 的大作中提到: 】
<br>: 你想喷就喷吧,随意,呵呵。
<br>

m
mjyu

地瓜 说的没啥毛病。华为这个系统本来就是一个临时过渡的东西,根本不需要冲头重
写,只要能临时撑住,就能获得2~3年的缓冲,然后有人、有钱、有小将和足够大的封
闭市场,外加相当量成熟的代码已经存在和很强的组织和执行能力,是有不小机会做成的 (过渡系统然后进入到一个自己的系统)。

当今这个世界,只要有钱, 就会有人,有了人,就有一切。你再上蹿下跳,也没有用


另外,俺不大写代码,记性不大好,不记得mac 当年乔布斯是怎么实现mac os 的过渡
的了。估计是他老人家本事通天,从第一行写出来的。


g
guvest

你們都是紙面知識。半懂不懂。時不時把難的問題看的太簡單。時不時又把簡單的問題看的太難。
地瓜是學校的。這倒沒啥。工作的人要還是這看法,那還怎麼混日子。

給你幾個傳感器,測試完裝到板子上需時間多少心裡都沒數的也就別講究啥rtos了。飯碗
都找不到的。

從頭寫個OS哪有你想的那麼難。難的是從頭寫通用系統OS。另外OS也就是個buzz word
。你造個新詞隨便claim也沒問題。只要市場認可就行。
華為這次最大的問題是碰瓷Android。海外採訪,任正非講比Android 快60%。

你這什麼有錢就有人的看法也是胡扯八道。如果自己花錢研發效率高,那還用得著偷別人的東西嗎?

做項目除了有錢,有人,你還得選擇正確的市場位置,更要懂管理項目。

吹牛逼誰不會。你真拿個速度快60%的jvm,我下午就能給你賣出去到全球最大的公司。
讚倆分錢怎麼樣。
【 在 mjyu(杀猪的)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地瓜 说的没啥毛病。华为这个系统本来就是一个临时过渡的东西,根本
不需要
冲头重
<br>: 写,只要能临时撑住,就能获得2~3年的缓冲,然后有人、有钱、有小将
和足够
大的封
<br>: 闭市场,外加相当量成熟的代码已经存在和很强的组织和执行能力,是有不小机
会做成
<br>: 的 (过渡系统然后进入到一个自己的系统)。
<br>: 当今这个世界,只要有钱, 就会有人,有了人,就有一切。你再上蹿下
跳,也
没有用
<br>: 。
<br>: 另外,俺不大写代码,记性不大好,不记得mac 当年乔布斯是怎么实现
mac os
的过渡
<br>: 的了。估计是他老人家本事通天,从第一行写出来的。
<br>:
<br>

netghost

同學不要再當兵的時候就說話像將軍,而且還是趙括那種的。。

此外我覺得你不是搞金融的,所以也不要去扯什麼只要有錢這種話。你估計連錢有幾種都不知道。

這麼說吧,20億刀可以找一堆人修一個樓,也可以寫個系統,也可以搭個健保網站還差點。
有了錢一定會有人這話也許不差,至於是什麼人,看造化了。

【 在 mjyu (杀猪的) 的大作中提到: 】
: 地瓜 说的没啥毛病。华为这个系统本来就是一个临时过渡的东西,根本不需要冲头重
: 写,只要能临时撑住,就能获得2~3年的缓冲,然后有人、有钱、有小将和足够大的封
: 闭市场,外加相当量成熟的代码已经存在和很强的组织和执行能力,是有不小机会做成
: 的 (过渡系统然后进入到一个自己的系统)。
: 当今这个世界,只要有钱, 就会有人,有了人,就有一切。你再上蹿下跳,也没有用
: 。
: 另外,俺不大写代码,记性不大好,不记得mac 当年乔布斯是怎么实现mac os 的过渡
: 的了。估计是他老人家本事通天,从第一行写出来的。

digua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說的這幾條確實不靠譜。福斯濤難道不是從頭做起的iphone os。從頭做起的os。
: 另外Windows CE沒聽過嗎?
:
: 你想喷就喷吧,随意,呵呵。
:

我知道你是从外专业转CS的,这样说没有贬义,但你说话是不是注意一点。操作系统的课,你修过几门呢?CS专业如果想搞操作系统的,一般会修两到三门,操作系统入门,Unix源代码分析,另外有可能修一门研究生课(比较注重研究的那种)。

iOS和OS X共享很多代码,特别是内核。最大的差别是GUI上。从某种程度上,iOS类似
于一个简化了的OS X。当年iPhone出来后,为什么一时间打败天下无敌手?最大的原因就是,iOS其实是一个高效而又完整的操作系统,接近于Desktop和Server上用的操作系统。在iOS上支持各种应用,扩展各种新的功能,和在Desktop或Server做上差不多。

这也是为什么Palm,黑莓,塞班等完全没有办法和iOS竞争,它们不可能在一个很短的
时间内开发出一个成熟的操作系统。直到安卓出来,iOS才有了对手。

另外从头开发一个OS并不难,架构性的东西都有了,很多东西可以借鉴。有什么问题,前人也探过路了。只是说,没有必要从头再去做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