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42

dirtywalker
楼主
vhttp://www.youtube.com/v/e-qaH5-WVYQ
这电影里看到不少真实的东西。

大饥荒,战祸。逃难途中,驴惊跑了。

屁民去找驴,看到几个溃兵正在杀驴准备煮,就质问:怎么杀我的驴?溃兵说去你妈的!

屁民不依,说至少分我块肉吧?身后一个溃兵一枪托砸在屁民后脑勺,屁民一声没哼,一头栽进那锅滚水里,狗一样死了,镜头平淡地继续其他人屁民的苦难,好像这个屁民没有存在过。

这电影还找了个白人来当圣母,为了中国屁民的灾难到处奔走,为了世界人民大团结,为了导演冯小刚的奖杯。就和南京大屠杀非要浓墨重彩表现拉贝一样。

一个感觉,真实。曾经的苦难和现实的虚伪,结合的紧密无间。

不知港独的学生怎么看。他们可能根本看不下去,跟他们好像没有关系。但是1942的悲剧,追根朔源,就是秩序的丢失。当秩序存在的时候,屁民像狗一样活着,专制机器拿着钝刀缓慢地切割屁民的肉,吸收屁民的血,同时自身慢慢腐烂,但是这个过程至少是缓慢的,好比温水煮青蛙,难以察觉。一旦秩序丢失,屁民想像狗一样活也不可得,只能倒毙在沟渠。

推倒大厦很容易,后面的烂摊子谁来收拾?拍电影的,应该多考虑考虑这些问题。


w
wh
这是刘震云的温故1942吧?很喜欢小说,电影还没看过,周末找时间来看!

【 在 dirtywalker (得体挖坑儿) 的大作中提到: 】
vhttp://www.youtube.com/v/e-qaH5-WVYQ
这电影里看到不少真实的东西。
大饥荒,战祸。逃难途中,驴惊跑了。
屁民去找驴,看到几个溃兵正在杀驴准备煮,就质问:怎么杀我的驴?溃兵说去你妈的!
屁民不依,说至少分我块肉吧?身后一个溃兵一枪托砸在屁民后脑勺,屁民一声没哼,
一头栽进那锅滚水里,狗一样死了,镜头平淡地继续其他人屁民的苦难,好像这个屁民
没有存在过。
这电影还找了个白人来当圣母,为了中国屁民的灾难到处奔走,为了世界人民大团结,
为了导演冯小刚的奖杯。就和南京大屠杀非要浓墨重彩表现拉贝一样。
一个感觉,真实。曾经的苦难和现实的虚伪,结合的紧密无间。
...................
skl
别看,看了心里不舒服,记得有个情节是主人公在逃难时还是小baby,使劲吸他妈的奶,哪里有的吸,他妈已经饿死了。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这是刘震云的温故1942吧?很喜欢小说,电影还没看过,周末找时间来看!
的!
w
wh
余华还写人吃人呢……

【 在 skl (屎壳郎) 的大作中提到: 】
别看,看了心里不舒服,记得有个情节是主人公在逃难时还是小baby,使劲吸他妈的奶
,哪里有的吸,他妈已经饿死了。
iocean
确实看起来很难受
i
ilvch
艺术不是为了解决问题的

【 在 dirtywalker (得体挖坑儿) 的大作中提到: 】
vhttp://www.youtube.com/v/e-qaH5-WVYQ
这电影里看到不少真实的东西。
大饥荒,战祸。逃难途中,驴惊跑了。
屁民去找驴,看到几个溃兵正在杀驴准备煮,就质问:怎么杀我的驴?溃兵说去你妈的!
屁民不依,说至少分我块肉吧?身后一个溃兵一枪托砸在屁民后脑勺,屁民一声没哼,
一头栽进那锅滚水里,狗一样死了,镜头平淡地继续其他人屁民的苦难,好像这个屁民
没有存在过。
这电影还找了个白人来当圣母,为了中国屁民的灾难到处奔走,为了世界人民大团结,
为了导演冯小刚的奖杯。就和南京大屠杀非要浓墨重彩表现拉贝一样。
一个感觉,真实。曾经的苦难和现实的虚伪,结合的紧密无间。
...................
iocean
还是可以有帮助的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艺术不是为了解决问题的
的!
Morningllc
太贴心了,直接YouTube
Vasilii
因为你相信,所以就是真的

[在 dirtywalker (得体挖坑儿) 的大作中提到:]
vhttp://www.youtube.com/v/e-qaH5-WVYQ
这电影里看到不少真实的东西。
大饥荒,战祸。逃难途中,驴惊跑了。
屁民去找驴,看到几个溃兵正在杀驴准备煮,就质问:怎么杀我的驴?溃兵说去你妈
的!
屁民不依,说至少分我块肉吧?身后一个溃兵一枪托砸在屁民后脑勺,屁民一声没哼
,一头栽进那锅滚水里,狗一样死了,镜头平淡地继续其他人屁民的苦难,好像这个屁民没有存在过。
这电影还找了个白人来当圣母,为了中国屁民的灾难到处奔走,为了世界人民大团结
,为了导演冯小刚的奖杯。就和南京大屠杀非要浓墨重彩表现拉贝一样。
一个感觉,真实。曾经的苦难和现实的虚伪,结合的紧密无间。
不知港独的学生怎么看。他们可能根本看不下去,跟他们好像没有关系。但是1942的
悲剧,追根朔源,就是秩序的丢失。当秩序存在的时候,屁民像狗一样活着,专制机器拿着钝刀缓慢地切割屁民的肉,吸收屁民的血,同时自身慢慢腐烂,但是这个过程至少是缓慢的,好比温水煮青蛙,难以察觉。一旦秩序丢失,屁民想像狗一样活也不可得,只能倒毙在沟渠。
推倒大厦很容易,后面的烂摊子谁来收拾?拍电影的,应该多考虑考虑这些问题。
http://1.bp.blogspot.com/-e3afzrEvnNQ/TgDctk7eiaI/AAAAAAAAVrU/b_0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