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图)这到底是被什么东西咬的?

xiongyiran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感觉好像是在家里面咬的,开始只有我一个人被咬,隔十几二十天被咬一次,持续有一段了,这次娃也开始被咬了,很肿,很红,很痒,按起来比较硬,娃的自己挠破了,家里除了蜘蛛没看见过别的虫子了,也有pest control定期来。。。也还是会看到蜘蛛,是蜘蛛咬的吗?






s
sunnypotato
如果都在腿上,可能是跳蚤
xiongyiran
也咬过一次肩膀 一次脸附近
puritypearl
火蚂蚁?
xiongyiran
应该不是火蚂蚁,以前在外面被火蚂蚁咬过,不一样的。哎!看哪个科的医生能给诊断到底什么咬的吗 实在受不了了
actionjulie
啊呀我也是!!!都是膝盖以下,我老公没被咬,就我,痒的很惨。我隔一两阵子就会一下子被咬几口,请问楼主坐标?我家狗去检查过好多次都说没有寄生虫,每月都有吃杀虫的药。家里也没有bedbug的踪迹,非常困惑。
华!
看样子肯定不是跳蚤也不是床虫,像是毒蚊子咬的,我被蚊子咬就能起这么大的包
y
yaner11
我有过。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隔上十几天在办公室被咬一次。开始没找到规律。
后来发现,是我长期放在办公室的一件衣服,实在冷了就披一披,因为不常用,也不常洗...不敢想什么躲在了里面。
反正后来把那件衣服扔了就再也没有过了。
你仔细回想看看你被咬,娃被咬,有没有规律性的用过什么东西。
y
yaner11
回复 6楼actionjulie的帖子

看我8楼的帖子,被咬的时候注意下穿的什么。
catgoose
楼主看过来,十有八九是螨虫咬的引起皮肤过敏。你把你所有的床单、衣服都洗一遍,然后用烘干机好好烘几遍吧。如果有地毯的话,用蒸汽把地毯都洗一遍。
pombe
我有过。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隔上十几天在办公室被咬一次。开始没找到规律。
后来发现,是我长期放在办公室的一件衣服,实在冷了就披一披,因为不常用,也不常洗...不敢想什么躲在了里面。
反正后来把那件衣服扔了就再也没有过了。
你仔细回想看看你被咬,娃被咬,有没有规律性的用过什么东西。
yaner11 发表于 5/16/2018 11:32:19 PM
顶着个,有几个月每到月初某天就在床上被咬几个包,然后消失,然后下个月初又被咬,一狠心把床上所有东西扔了换新就好了。感觉就是有个啥长期住床上了,咬一次管饱一个月。
woodivy
毒蚊子吗?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B
BannonUSA2
无声中沉寂
蚊子。
x
xiaonanma
蚊子,bedbug咬的不会肿
a
angelahoho
我们家也是,娃和我自己都被咬。断断续续的,奇痒。找过inspection过来看,没有发现bed bug的踪迹。
z
zhegufei
张无忌半信半疑,但他生性不易记仇,便道:“这位夫人不是生了怪病,是中了金银
血蛇的蛇毒。”何太冲和詹春齐声道:“金银血蛇?”张无忌道:“不错,这种毒
蛇我也从来没见过,但夫人脸颊肿胀,金针探后针上却有檀香之气。何先生,请你
瞧瞧夫人的腿上可有细小齿痕。”何太冲忙掀开五姑身上的棉被,
凝目看她的小腿时,果见几个紫色齿痕,周边红肿,但细如米粒,若非
有意找寻,决计看不出来。

何太冲一见之下,对张无忌的信心陡增十倍,说道:“不错,不错,小兄弟实在高明,
实在高明。小兄弟既知病源,必能疗治。小妾病
愈之后,我必当重重酬谢。”转头对七个医生喝道:“甚么风寒中邪,阳虚阴亏,
都是胡说八道!她足趾上的齿痕,你们七只大饭桶怎地瞧不出来?”虽是骂人,语
调却是喜气洋洋。

张无忌道:“请叫仆妇搬开夫人卧床,床底有个小洞,便是金银血蛇出入的洞
穴。”何太冲不等仆妇动手,右手抓起一只床脚,单手便连人带床一齐提开,果见
床底有个小洞,不禁又喜又怒,叫道:“快取硫磺烟火来,薰出毒蛇,斩它个千刀
万剑!”张无忌摇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夫人所中的蛇毒,全仗这两条毒蛇医
治,你杀了毒蛇,夫人的病便治不来了。”何太冲道:“原来如此。中间的原委,
倒要请教。”这“请教”两字,自他业师逝世,今日是第一次再出他口。张无忌指
着窗外的花圃道:“何先生,尊夫人的疾病,全由花圃中那八株‘灵脂兰’而起。”
何太冲道:“这叫做‘灵脂兰’么?我也不知其名,有一位朋友知我性爱花草,从
西域带来了这八盆兰花送我。这花开放时有檀香之气,花朵的颜色又极娇艳,想不
到竟是祸胎。”张无忌道:“据书上所载,这‘灵脂兰’其茎如球,颜色火红,球
茎中含有剧毒。咱们去掘起来瞧瞧,不知是也不是。”

这时众弟子均已得知有个小大夫在治五师母的怪病。男弟子不便进房,詹春等
六个女弟子都在旁边。听得张无忌这般话,便有两个女弟子拿了铁铲,将一株灵脂
兰掘了起来,果见上下的球茎色赤如火。两名女弟子听说茎中含有剧毒,哪敢用手
去碰?张无忌道:“请各位将八枚球茎都掘出来,放在土钵之中,加入鸡蛋八枚,
鸡血一碗,捣烂成糊,捣药时务请小心,不可溅上肌肤。”詹春答应了,自和两名
师妹同去办理。张无忌又要了两根尺许长短的竹筒,一枝竹棒,放在一旁。过不多
时,灵脂兰的球茎已捣烂成糊。张无忌将药糊倒在地下,围成一个圆圈,却空出一
个两寸来长的缺口,说道:“待会见到异状,各位千万不可出声,以免毒蛇受到惊
吓,逃得无影无踪。各位去取些甘草、棉花,塞住鼻孔。”众人依言而为。张无忌
也塞住了鼻孔,然后取出火种,将灵脂兰的叶子放在蛇洞前烧了起来。不到一盏茶
时分,只见小洞中探出一个小小蛇头,蛇身血红,头顶却有个金色肉冠。那蛇缓缓
爬出,竟是生有四足、身长约莫八寸;跟着洞中又爬出一蛇,身子略短,形相一般,
但头顶肉冠则作银色。何太冲等见了这两条怪蛇,都是屏息不敢作声。这种异相毒
蛇必有剧毒,自不必说,众人武功高强,倒也不惧,但若将之惊走了,只怕夫人的
恶疾难治。

只见两条怪蛇伸出蛇舌,互舐肩背,十分亲热,相偎相依,慢慢爬进了灵脂兰
药糊围成的圆圈之中。张无忌忙将一根竹筒放在圆圈的缺口外,提起竹棒,轻轻在
银冠血蛇的尾上一拨。那蛇行动快如电闪,众人只见银光一闪,那蛇已钻入竹筒。
金冠血蛇跟着也要钻入,但竹筒甚小,只容得一蛇,金冠血蛇无法再进,只急得胡
胡而叫。张无忌用竹棒将另一根竹筒拨到金冠血蛇身前,那蛇便也钻了进去。张无
忌忙取过木塞,塞住了竹筒口子。

    自那对金银血蛇从洞中出来,众人一直战战兢兢、提心吊胆,直到张无忌用木
塞塞住竹筒,各人才不约而同的吁了口长气,张无忌道:“请拿几桶热水进来,将
地下洗刷干净,不可留下灵脂兰的毒性。”六名女弟子忙奔到厨下烧水,不多时便
将地下洗得片尘不染。

    张无忌吩咐紧闭门窗,又命众人取来雄黄、明矾、大黄、甘草等几味药材,捣
烂成末,拌以生石灰粉,灌入银冠血蛇竹筒之中,那蛇登时胡胡的叫了起来。另一
筒中的金蛇也呼叫相应。张无忌拔去金蛇竹筒上的木塞,那蛇从竹筒中出来,绕着
银蛇所居的竹筒游走数匝,状甚焦急,突然间急窜上床,从五姑的棉被中钻了进去。

何太冲大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张无忌摇摇手,轻轻揭开棉被,只见那
金冠血蛇正张口咬住了五姑左足的中趾。张无忌脸露喜色,低声道:“夫人身中这
金银血蛇之毒,现下便是要这对蛇儿吸出她体内毒质。”

    过了半炷香时分,只见那蛇身子肿胀,粗了几有一倍,头上金色肉冠更灿然生
光,张无忌拔下银蛇所居竹筒的木塞,金蛇即从床上跃下,游近竹筒,口中吐出毒
血喂那银蛇。张无忌道:“好了,每日这般吸毒两次,我再开张一张消肿补虚的方
子,十天之内,便可痊愈。”何太冲大喜,将张无忌让到书房,说道:“小兄弟神
乎其技,这中间的缘故,还要请教。”张无忌道:“据书上所载,这金冠银冠的一
对血蛇,在天下毒物中名列第四十七,并不算是十分厉害的毒物,但有一个特点,
性喜食毒。甚么砒霜、鹤顶红、孔雀胆、鸩酒等等,无不喜爱。夫人窗外的花圃之
中种了灵脂兰,这灵脂兰的毒性可着实厉害,竟将这对金银血蛇给引了来。”何太
冲点头道:“原来如此。”张无忌道:“金银血蛇必定雌雄共居,适才我用雄黄等
药焙灸那银冠雌蛇,金冠雄蛇为了救它伴侣,便到夫人脚趾上吸取毒血相喂。此后
我再用药物整治雄蛇,那雌蛇也必定去听取毒血,如此反复施为,便可将夫人的体
内毒质去尽。”说到这里,想起一事:“这对血蛇最初却何以去咬夫人脚趾,其中
必定另有缘故。”一时想不明白,也就不提。当日何太冲在后堂设了筵席,款待张
无忌与杨不悔。张无忌心想杨不悔是纪晓芙的私生女儿,说起来于峨嵋派的声名有
累,因此当何太冲问起她的来历时,含糊其辞,不加明言。过了数日,五姑肿胀渐
消,精神恢复,已能略进饮食。张无忌便出言告辞,何太冲苦苦挽留,只恐爱妾病
况又有反复。到第十天上,五姑已然肿胀全消。
z
zhegufei
我等会儿把张无忌的微信推给你,你自己和他联系。
lilymoo
不是fire ants.  像蚊子
carolol2017
我就瞎看看~
somuch
是毒蚊子吧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肉肉妈
我也觉得很像床虫,楼主赶紧把所有床上用品拆下来高温清洗烘干,买专门的bed bug药喷整个房间吧!
zongtong
看着像蚂蚁🐜。感觉不是跳蚤,跳蚤咬的是三个包一条线那种
juliadjh
过敏啦,吃脱敏药,实在难受就吃点抗生素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眯眯眼
我是进来看大家怎么说的。我前阵子就长过一次。很诡异的是 我穿着很贴身的那种牛仔裤,咬的位置是我的大腿侧边 大腿和盆骨交界处,就是那种很贴合,如果是虫很不好钻过去的位置。就是打扫卫生中,突然腿侧很痒,没在意,洗澡时候发现肿了好几个大包,奇痒无比。然后一个月后 差不多好了 现在这个区域还是黑色的印迹。我也挺纳闷的,这么奇怪的位置,突然痒,家里的东西我倒是一直都在很勤快的洗。不过吸尘不够。
D
Diving.Cat
有一种很小的蝇会叮。我被叮了就肿,开始几天很痒很痒,创口还会流一点点组织液。给你看我的比较一下哈
xiongyiran
我觉得跟上面这个好像啊 我上网看的bedbug好像不这样 每次都只咬 一处 两处 会是bedbug吗?
等你的季节
像蚊子咬的, 前两年我只要出大门就被咬, 眼皮被叮而已 , 眼睛都肿了
xiongyiran
楼上张无忌那个是武侠里穿越来的? 哈哈哈
yshe
我也有过。不过现在没有了。那段时间不知道怎么了,动不动被咬。
m
miuviki123
就是毒蚊子咬的,15年的时候,那年夏天我有好几个,在脚踝,膝盖内侧(就是从后面看膝盖的地方),手臂,而且每次被咬,就是一个大的肿的包,洗澡的时候,热水碰到会更痒,按下去的时候肿的很夸张,看了医生,医生说是就是夏天的毒蚊子之类的咬的,没什么大不了,大概都是10天左右慢慢就没了。同年去了马来西亚,在那边也被咬了几个,一群人坐下来吃饭,吃完走的时候,脚踝和膝盖内侧又肿了2个,我老公和家里其他人都没有,只有我有,估计是我是血热型的人,比较招蚊子待见~回来到美国,前后大概10天就慢慢没了。擦什么也不管用,当时我只在那边买了tiger balm擦,清凉消肿。
m
miuviki123
忘记说了,医生说是被虫咬的allergy,有的人身体有反应,一些人没有,反正没什么大事,如果你实在觉得痒,就拿冰敷,擦tiger balm,新加坡那个牌子的。 15年那时候,每次被咬完肿起来,周围的人都没事,只有我被咬,所以也就是个人体质。
xiongyiran
谢谢mm们的回答 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