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没有在南京上大学的同学?快周末了,跟大家8一个我认识的台湾老兵,也是老校友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我在南京郊区上大学,世界上所有的城乡结合部都一个屌样子。学校的理工在国内好得惊天地泣鬼神,却偏偏腆着脸要建设“世界知名的综合性大学”,我就是学校脸上腆出的文科生。

来得头一年我对南京基本无感,倒是捎带脚学了一项技能——我能听懂南京怪得一逼的方言—— “南京话诶,啊懂啊?” 据说现在流行的南京话已经不正宗了,当年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把说的正宗的都埋起来了。 大屠杀究竟埋了多少老南京,从来说法不一。 中华门、安德门的地铁莫名开出地表,据说是因为地底下一挖就出骨头,真的假的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后来我买了个小摩托,每次在中山路、长江路那飙车的时候,总感觉比周围凉个几度。据说这里发生过近代史上最成功的一次“反学潮”。 老南京话我还真听过几次,先锋书店常年有个老南京,操着那种翻过几座山,飘过几条岭的老话,我倒是真挺喜欢,可惜会说的人太少了。

在南京郊区呆了无聊的一整年。趁着学校要“世界知名”,逮到一个去台湾交换的机会,第二年拾掇拾掇跑台中去了。
转眼就是圣诞节。 我在东海大学,教会私立学校,真正的世界知名。平行空间一场梦。 每年圣诞节,差不多全台中的人都会聚在这。 此时距我回大陆还有一个月。 然而生活费已经被我用光了! 回沈阳的机票钱,早就被我挪去买了一辆机车。 又不好意思向家长要,坐等着到时候被强行遣返。 好在我翻“苹果日报”的时候看到一条“招聘启事”。 内容根本没在意,其主要内容在我看来就八个字 “十三天两万新台币”。 让我干啥都行。
居然还是一份美差!起码我当时这么觉得。 老爷子八十好几,身体硬朗得很。年轻的时候当兵,撤退的时候来了台湾。一直就想要环岛骑一圈,感觉再不骑就真的没机会了。老爷子做了充分的准备,从路线到住宿,他准备的一应俱全。各种装备有备无患,全是我背。按他的话说,这次就是想找个人陪他,万一折在路上了,有人搭把手。 这种肥差本来跟我没啥关系,但是老爷子南京人,原先还是国立中央大学的学生。国立中央大学是我们学校建国前的名字,老爷子也算是我学长。再有就是来面试的人,实在没有人听得懂老爷子说是啥。 于是我和我的小机车顺利当选。 按理说这个年纪还有这种雄心壮志的,一般都非常梗气。 老爷子就特别的梗气,梗气的有些招人烦。脾气又臭又硬,每天给他侧体征,买饭买水,他动不动叫我“小呆逼”。或许行伍出身都这样?老爷子身上一点老人的慈祥都没有,还有严重的“路怒症”,骑着骑着就骂起来了,谁超他车他骂谁,谁在他旁边他骂谁。开始我不吱声,他就一直骂我,给我憋屈的,后来有一次我骂回去了,老爷子居然挺高兴,从此开启了我们的“全新旅程”。 平时周围都是好脾气的台湾人,再加上根本也听不懂他说的老南京话,大都一笑了之。 可惜我听得懂。 但我又不会说。 于是就看见两个骑机车的人,一老一少,一前一后。在温温婉婉的台湾,扯着嗓子对骂。 一个说着罕见且正宗的老南京话,另一个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方言。
骑了五天,到了高雄。 12月31晚,整个世界都在欢庆跨年。 我和老爷子在高雄港看烟火。老爷子脸上刀刻般的皱纹在烟火的映衬下,第一次显出柔和的线条。我抬头望着绚烂的烟火,他低头凝视漆黑的海面。 “南京现在什么样子?” 我想了想,想起一句话,回答道“南京,是简体的台北。” “鸡鸣寺现在什么样子?” “八十年代种了很多樱花,就在学校附近,很美。” “国民大会堂还在吗?” “你是说珠江路和长江路岔道口那个?还在,珠江路现在卖电子产品,长江路上好多酒吧。” 良久,老爷子才开口。 “很久没去台北了……” “不着急,咱们再骑几天就到了!” 又走了一会儿,老爷子站住,已经到了渔人码头,我以为他累了。 他却突然说“民国三十八年,在这上的岸……一晃就是六十六年。”
一夜无言。第二天向垦丁出发,一路上南太平洋美得如梦似幻,老爷子又恢复了骂人的本性,这让我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马上到垦丁时,老爷子突然开始发烧,我吓坏了,急忙送进了恒春医院。 医生按照医保卡,联系上了老爷子的家人。 老爷子的家人不一会儿就到了,全家人对我横眉冷对,他儿子甩过来一沓厚厚的信封让我滚,过了一会儿我才明白过来,合着老爷子这属于离家出走。 问过医生,说老爷子没大事,他家人又死活不让我见他,我也实在没脸再待下去,第二天一路北上,溜回台中。
那以后我再没见过老爷子。
后来我卖了机车,东拼西凑买了从台北飞沈阳的机票。回大陆的前几天,我突然开始有些不舍,给老爷子发了条短信,意思大概就是我要回大陆了,你环岛是不是很爽。没回我,也没指望,估计依老爷子的脾气也不能回。就是让他知道我走了。
在台北机场我最后一次买了“苹果日报”,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郁,没由来。翻开报纸之后,赫然是一张巨幅黑白照片,熟悉得胆战心惊,我脑子一片木然,心脏猛烈敲击牙床。我看到旁边一行小字: 原南京国府宪兵司令部骑兵连宪兵、原台北国府宪兵司令刘磬敌之副官xxx于昨日六时六分抢救无效于台北逝世,享年85岁。
窗外停机坪上,有雨在下。
后来我才知道,老爷子就是当年南京五二0国府路学潮中,一马当先万夫莫敌的骑士中的一员。我懊悔我告诉他国府路现在改名长江路,毕竟那是他一生戎马的起始。
然而我突然明白这个世界是会变的,就像同一个地址,换一个名字,换一波人,就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学校。国立中央大学没了就是没了,我跟本算不上老爷子的学弟。南京也是这样,国府路荡尽铅华现如今只是一条名叫长江路的酒吧街。老爷子比我更早明白这一点,所以当他想回家,他没有坐飞机,而是跨上机车。骑士,是件做一辈子的职业。
pwwq
你吊得一屁!
你吊得一屁!
pwwq 发表于 10/12/2017 11:25:53 PM
你也是南京人?
pwwq
你也是南京人?

先 发表于 10/12/2017 11:30:44 PM
算是1/4 蓝鲸人,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北方度过的。
s
singleton
80年代开始两岸通航
这老头就没想回故乡去看看
怕给老共捉了枪毙?
非雨
又是国立中央大学,又是理工好得惊天地泣鬼神,那就是东南的了。。。。
s
singleton
又是国立中央大学,又是理工好得惊天地泣鬼神,那就是东南的了。。。。
非雨 发表于 10/12/2017 11:37:37 PM

南航笑傲东南没问题吧
pwwq
又是国立中央大学,又是理工好得惊天地泣鬼神,那就是东南的了。。。。
非雨 发表于 10/12/2017 11:37:37 PM
东南大学
pink-apple
叼得一米
pwwq

南航笑傲东南没问题吧

singleton 发表于 10/12/2017 11:40:38 PM
怎么个笑傲法?
阿达达达
写得挺好.....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s
singleton
怎么个笑傲法?
pwwq 发表于 10/12/2017 11:41:06 PM

如正港南京盐水鸭俯瞰盗版江北盐水鸭
pwwq

如正港南京盐水鸭俯瞰盗版江北盐水鸭

singleton 发表于 10/12/2017 11:50:40 PM
没人吃盐水鸭,烧鹅更好吃。
w
woodheadme
我在南京郊区上大学,世界上所有的城乡结合部都一个屌样子。学校的理工在国内好得惊天地泣鬼神,却偏偏腆着脸要建设“世界知名的综合性大学”,我就是学校脸上腆出的文科生。

来得头一年我对南京基本无感,倒是捎带脚学了一项技能——我能听懂南京怪得一逼的方言—— “南京话诶,啊懂啊?” 据说现在流行的南京话已经不正宗了,当年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把说的正宗的都埋起来了。 大屠杀究竟埋了多少老南京,从来说法不一。 中华门、安德门的地铁莫名开出地表,据说是因为地底下一挖就出骨头,真的假的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后来我买了个小摩托,每次在中山路、长江路那飙车的时候,总感觉比周围凉个几度。据说这里发生过近代史上最成功的一次“反学潮”。 老南京话我还真听过几次,先锋书店常年有个老南京,操着那种翻过几座山,飘过几条岭的老话,我倒是真挺喜欢,可惜会说的人太少了。

在南京郊区呆了无聊的一整年。趁着学校要“世界知名”,逮到一个去台湾交换的机会,第二年拾掇拾掇跑台中去了。
转眼就是圣诞节。 我在东海大学,教会私立学校,真正的世界知名。平行空间一场梦。 每年圣诞节,差不多全台中的人都会聚在这。 此时距我回大陆还有一个月。 然而生活费已经被我用光了! 回沈阳的机票钱,早就被我挪去买了一辆机车。 又不好意思向家长要,坐等着到时候被强行遣返。 好在我翻“苹果日报”的时候看到一条“招聘启事”。 内容根本没在意,其主要内容在我看来就八个字 “十三天两万新台币”。 让我干啥都行。
居然还是一份美差!起码我当时这么觉得。 老爷子八十好几,身体硬朗得很。年轻的时候当兵,撤退的时候来了台湾。一直就想要环岛骑一圈,感觉再不骑就真的没机会了。老爷子做了充分的准备,从路线到住宿,他准备的一应俱全。各种装备有备无患,全是我背。按他的话说,这次就是想找个人陪他,万一折在路上了,有人搭把手。 这种肥差本来跟我没啥关系,但是老爷子南京人,原先还是国立中央大学的学生。国立中央大学是我们学校建国前的名字,老爷子也算是我学长。再有就是来面试的人,实在没有人听得懂老爷子说是啥。 于是我和我的小机车顺利当选。 按理说这个年纪还有这种雄心壮志的,一般都非常梗气。 老爷子就特别的梗气,梗气的有些招人烦。脾气又臭又硬,每天给他侧体征,买饭买水,他动不动叫我“小呆逼”。或许行伍出身都这样?老爷子身上一点老人的慈祥都没有,还有严重的“路怒症”,骑着骑着就骂起来了,谁超他车他骂谁,谁在他旁边他骂谁。开始我不吱声,他就一直骂我,给我憋屈的,后来有一次我骂回去了,老爷子居然挺高兴,从此开启了我们的“全新旅程”。 平时周围都是好脾气的台湾人,再加上根本也听不懂他说的老南京话,大都一笑了之。 可惜我听得懂。 但我又不会说。 于是就看见两个骑机车的人,一老一少,一前一后。在温温婉婉的台湾,扯着嗓子对骂。 一个说着罕见且正宗的老南京话,另一个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方言。
骑了五天,到了高雄。 12月31晚,整个世界都在欢庆跨年。 我和老爷子在高雄港看烟火。老爷子脸上刀刻般的皱纹在烟火的映衬下,第一次显出柔和的线条。我抬头望着绚烂的烟火,他低头凝视漆黑的海面。 “南京现在什么样子?” 我想了想,想起一句话,回答道“南京,是简体的台北。” “鸡鸣寺现在什么样子?” “八十年代种了很多樱花,就在学校附近,很美。” “国民大会堂还在吗?” “你是说珠江路和长江路岔道口那个?还在,珠江路现在卖电子产品,长江路上好多酒吧。” 良久,老爷子才开口。 “很久没去台北了……” “不着急,咱们再骑几天就到了!” 又走了一会儿,老爷子站住,已经到了渔人码头,我以为他累了。 他却突然说“民国三十八年,在这上的岸……一晃就是六十六年。”
一夜无言。第二天向垦丁出发,一路上南太平洋美得如梦似幻,老爷子又恢复了骂人的本性,这让我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马上到垦丁时,老爷子突然开始发烧,我吓坏了,急忙送进了恒春医院。 医生按照医保卡,联系上了老爷子的家人。 老爷子的家人不一会儿就到了,全家人对我横眉冷对,他儿子甩过来一沓厚厚的信封让我滚,过了一会儿我才明白过来,合着老爷子这属于离家出走。 问过医生,说老爷子没大事,他家人又死活不让我见他,我也实在没脸再待下去,第二天一路北上,溜回台中。
那以后我再没见过老爷子。
后来我卖了机车,东拼西凑买了从台北飞沈阳的机票。回大陆的前几天,我突然开始有些不舍,给老爷子发了条短信,意思大概就是我要回大陆了,你环岛是不是很爽。没回我,也没指望,估计依老爷子的脾气也不能回。就是让他知道我走了。
在台北机场我最后一次买了“苹果日报”,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郁,没由来。翻开报纸之后,赫然是一张巨幅黑白照片,熟悉得胆战心惊,我脑子一片木然,心脏猛烈敲击牙床。我看到旁边一行小字: 原南京国府宪兵司令部骑兵连宪兵、原台北国府宪兵司令刘磬敌之副官xxx于昨日六时六分抢救无效于台北逝世,享年85岁。
窗外停机坪上,有雨在下。
后来我才知道,老爷子就是当年南京五二0国府路学潮中,一马当先万夫莫敌的骑士中的一员。我懊悔我告诉他国府路现在改名长江路,毕竟那是他一生戎马的起始。
然而我突然明白这个世界是会变的,就像同一个地址,换一个名字,换一波人,就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学校。国立中央大学没了就是没了,我跟本算不上老爷子的学弟。南京也是这样,国府路荡尽铅华现如今只是一条名叫长江路的酒吧街。老爷子比我更早明白这一点,所以当他想回家,他没有坐飞机,而是跨上机车。骑士,是件做一辈子的职业。

先 发表于 10/12/2017 11:24:01 PM
好文~~~
林间小茉莉
校友你好...
rachelaya
一看就晓得是东南滴。写得蛮好的
rachelaya
又是国立中央大学,又是理工好得惊天地泣鬼神,那就是东南的了。。。。
非雨 发表于 10/12/2017 11:37:37 PM

南航笑傲东南没问题吧

singleton 发表于 10/12/2017 11:40:38 PM
南京本地的还是觉得东南名头响,考不上南大的,去东南还是蛮有面子的。
l
littleding
南航食堂绝对可以笑傲东南
公用马甲11
回复 10楼pwwq的帖子

这里有几个人知道“南京五二0国府路学潮”
R
RhymeLiu
目测是校友,写的很好啊~
jshao
这篇文章让我莫名的搞明白一个马甲,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现在豁然开朗。
dearlanyi
南京。南京。
mimimao
你写的很好,嗯很好!作为国立中央滴我也来赞一下。 话说国立中央后来拆成了多少个大学啊?
mimimao
哈说哦你,南京桂花鸭不要比烧鹅好吃一百倍
mimimao
话说楼主这个文笔怎么不上南大呢?!!
marnifan
好文
s
seasons
这是学长还是学弟妹,隔着屏幕握个手,写得真好!
julianashe
南京人进来围观,好文
cathytree
你吊得一屁!
pwwq 发表于 10/12/2017 11:25:53 PM
最后一个字不是这样念的。
t
tuzituzi
东南的 家乡是回不去了 六十六年物是人非啊
芳好年华

南航笑傲东南没问题吧

singleton 发表于 10/12/2017 11:40:38 PM
楼主谈的是情怀,你这是歪楼了。
芳好年华
校友啊。我一看开头,就知道是校友了。明明一个工科大学,非要搞文科建设,我小时候一直以为,东大文科只有马列主义。。。
这里还有校友吗,俺们是九系的。
学兄写的非常好,非常感动。
芳好年华
没人吃盐水鸭,烧鹅更好吃。

pwwq 发表于 10/12/2017 11:52:43 PM
南京烤鸭好吃,焦脆的皮下面就是瘦肉,没有肥肉,卤汁鲜美。南京是“鸭都”,鸭吃的是所有家禽类最多的。鸭血粉丝,卤鸭胗,鸭油烧饼,烤鸭,咸水鸭,板鸭。。。
SubDivision2006
楼主是转帖的话不需要注明一下吗?
c
chainshore
原创吗?我是南京人,然而并不知道长江路原来叫国府路,南京话也说不好,当然听还是听的懂的,唱喝馄饨就有点尴尬了。
txcowgirl8866
This is good experience.
g
germanica
楼上南航的不要砸场子了。多感人的一个帖子啊,别搞成校际贴了。

有时候想想 这些老兵 年轻时候离开家,就再也没回去,简直不敢想象啊。那种乡愁,我们这些一放假就回国看爸妈的没法理解。

同是南京人的飘过。。。
h
hbt01
好文
pwwp
This is good experience.
txcowgirl8866 发表于 10/13/2017 10:14:29 AM
yeah, 奇怪后面的同学怎么吵起学校来了。。。不吵很难吗? 这一大早的。
R
Ray8511

南航笑傲东南没问题吧

singleton 发表于 10/12/2017 11:40:38 PM
我在南京上的大学,明显的东南名头要比南航响
s
samstar
这篇写的真好!近期看过最棒的一篇!
f
fayeteng
同是南京人的飘过
l
l22615174
南京烤鸭完爆所有别地烤鸭,可惜在洛杉矶都没得卖,只有名不副实的北京烤鸭
公用马甲11
校友啊。我一看开头,就知道是校友了。明明一个工科大学,非要搞文科建设,我小时候一直以为,东大文科只有马列主义。。。
这里还有校友吗,俺们是九系的。
学兄写的非常好,非常感动。
芳好年华 发表于 10/13/2017 10:03:15 AM

你咋知道是东南的
m
mileage
赞一下文笔,如果是东南,你给东南文科争了面子!
公用马甲11
南京烤鸭完爆所有别地烤鸭,可惜在洛杉矶都没得卖,只有名不副实的北京烤鸭
l22615174 发表于 10/13/2017 11:17:01 AM

烤鸭难吃死了
j
justisme
写的不错,是原创还是转的?出国后一个房东是台湾老兵,总念叨让他儿子陪他回大陆看看,直到去世也没成行,其实可能心中都会有近乡情怯。每次说起中共和老毛或者哪个具体的领导人都是恨得牙痒痒,对老蒋小蒋打心里尊敬,提起来都是用尊称,我有次直接说“蒋介石”如何,把他气得半天不理我。可是其实思想挺左的,比我左多了,中国政府的各种政策他都深以为然,觉得很了不起。
Hermoniagringer
写的真好
b
bobws
LZ好文笔
shinedance
不是搞笑来的吧?如何笑傲的?


南航笑傲东南没问题吧

singleton 发表于 10/12/2017 11:40:00 PM
pineappletin
应该是东南吧
捣蛋乖乖宝
南京人进来围观一下
g
gem
很伤感
粉团辣妈
阿是东大的啊?!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Lucie2006
南京烤鸭好吃,焦脆的皮下面就是瘦肉,没有肥肉,卤汁鲜美。南京是“鸭都”,鸭吃的是所有家禽类最多的。鸭血粉丝,卤鸭胗,鸭油烧饼,烤鸭,咸水鸭,板鸭。。。

芳好年华 发表于 10/13/2017 10:07:12 AM
还有鸭鸭牌羽绒服?
芳好年华
还有鸭鸭牌羽绒服?
Lucie2006 发表于 10/13/2017 3:53:22 PM
这个好像是江西的品牌。
y
yymm08
看到鸡鸣寺那段突然挺想哭的,10年前在美国念书,暑假放假还回鸡鸣寺去烧了次香,跟着大学同学一起上研究生的课,跟本科的感觉一样,还是在大礼堂上的。一晃都这么多年了
a
alicetang
南航食堂绝对可以笑傲东南
littleding 发表于 10/13/2017 12:42:48 AM

南航的吃是很有名地
l
ldpcrsturbo
回复 7楼singleton的帖子

南航属于国防科工委 是共军的学校
l
ldpcrsturbo
校友飘过
p
pandacao
在南京读研工作,然后出国。工作就在鸡鸣寺那里~~~ 每次回去,喜欢在那里走走,怀个旧!
angelfabrica
目测是校友啊…不过我一直呆在四牌楼,除了宿舍太差了,吃喝玩乐还是挺方便的…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brookhollow
写得挺感人....
d
danasun2001
看完我伤感的哭了。
走走看看吧
楼主写的真好!画面感好强!再扩展扩展可以出小说,拍电影啦!
superanna
蓝禁,鸡鸣寺,紫金山,栖霞山,珠江路,十三陵,梧桐道,几年青春挥洒在那儿了,满满的回忆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weiwei8793
南京人来冒泡
请问
幼儿园是南航的
小学在北小在鼓楼东大附近
站哪队合适?
wanaka06
南京人来冒泡
请问
幼儿园是南航的
小学在北小在鼓楼东大附近
站哪队合适?
weiwei8793 发表于 10/13/2017 5:28:43 PM

北小校友来握个手
chiffongirlx
這圤告寫長官的名字是個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