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真堪布:找回心中的“大乐”

g
guojingli100
楼主

        从你皈依、学佛那一天起,就应该沐浴在欢喜的雨露中,心里不该有压力和烦恼。我们学佛修行不能离开精进波罗蜜,精进是一种欢喜,就是高兴地做。我们学佛修行,比如上课、打坐、行持善法、做好事,均应生欢喜心。
       有的人一看表,快到五点四十了,即将上晚课了,心里欢喜异常,一路小跑直奔大殿,在那里等着,一副“嗷嗷待哺”的样子!焦急地期盼着,什么时候开始上课啊?怎么还不上课啊?这种心态是正确的。
        有的人看看表,快要上晚课了,大部分人都进大殿了,自己却懒懒散散、磨磨蹭蹭地走过来,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一上课就打磕睡,这不叫精进!精进不是很刻苦地学修,而是很欢喜、很快乐的状态。波罗蜜是智慧——心里充满了觉悟与智慧,在这样清净又光明的觉性状态中学修佛法,就是精进波罗蜜。                  快乐无比、欢喜非常,充满智慧、有所觉悟地学修,念佛、做课是最大的享受,佛法带来的欢喜,是其他快乐无法相比的。例如在入定的状态中产生的喜悦称为禅悦,这是世间任何喜悦、任何快乐都无法与之相比的。以此态度去学修,一个小时恍若一瞬间。而有些道友和居士,上座期间频繁地看表,心里不耐烦:怎么还不结束啊?背疼腰酸,双腿也是动来动去的。有的干脆抱着两条腿,低着头。你是在学修佛法,还是在哀悼呢?这样就丧失了精进波罗蜜。 我们学佛修行、上课,要边念诵边思维,边念诵边观想,心融入到这些内容中,心口一致,是为专注。当你心专注,真正进入状态时,那种喜悦会自然流露。密勒日巴孤身一个人在山沟里时,只有一些野生动物是他唯一的陪伴。他没有吃的,没有穿的,却还唱出了那么多殊胜的觉歌。
        密勒日巴在山洞里经常跳舞、唱歌,觉歌脱口而出,是内在的自然流露,难以抑制的内心喜悦和法乐。真正进入状态就是如此。在普通人的观念里,一个人在那样艰苦的环境里,有什么可唱可跳的?如今社会上的人特意创造一个歌舞升平的会场环境,但依旧有人唱不出来,也跳不起来。         密宗里经常讲乐空无二,这个乐是本具的“乐”,叫大乐,并非与痛苦相对的“乐”。我经常跟大家讲,也许很多人都不爱听,普通凡夫从来没有感受过真正的快乐,跟痛苦相对的“快乐”是虚假的,远非快乐。真正的快乐是本具的,叫大乐,用“大”字来形容。其实它是不可喻、不可言、不可思、不可议的,是超越的。但是我们凡夫习惯了口耳相传,不以文字分析、不以语言表达不行啊!
        谁都愿意追求快乐,希望获得快乐,学佛人亦是如此。但是学佛人所追求的快乐,最终获得的快乐,绝非世间的快乐,那只是与痛苦相对的“快乐”。因为学佛人已经把这点看透了——这不是究竟的快乐!而要寻找真正的快乐,只有通过修行,最终得到的是真正的快乐,这是世间任何快乐都无法相比的。
        现在你们也许还达不到这种境界,但是可以试一试啊,边念诵边思维,心里不再想别的。每一段、每一句、每一字都是有含义的,去思维它们,单纯地想,最大程度地思考它所表达的真理。然而,凡夫总是好高骛远,不去思考这些内容,不去悟这些道理,自顾自在那闭着眼睛,自认为在打坐,在入定,其实,那算什么呀!有时看到这种人,觉得他们非常可怜。           诸多仪轨和偈颂,其中所言全是真理,你需要这些真理,应该去悟这些真理,这是我们做课、念经的真正意义。现在念经的人多,悟经的人少;做课的人多,悟课的人少。如果认真去悟,就能体会到那种境界,至少能感觉到那种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