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瑞友好?瑞士邀中国公安"非官方"入境引质疑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0月5日 6点26分 PT
  返回列表
21207 阅读
6 评论
UDN


2016年底川普执政白宫之后,华盛顿的外交政策之一便是要求各国之间平等对待。对北约,美国要求加盟国如实缴交当初就分配好由各国分担的经费金额,例如德国就该履行承诺,缴足年金。现任欧盟执行委员会主席溤德莱恩(Urusla von der Leyen)在她仍是德国国防部长时也承认,德国确实应该补缴欠款。

川普认为,北约的诞生是要遏止俄国(二战时的苏联)对欧洲伸出过长的手臂;如今,德国为了贯彻不再开采煤矿以提供制造业能源的政策,转向俄国进口天然气,不但有背弃盟友之嫌,也阻碍了美国将石油出售到德国的可能性。这些都是川普和德国总理梅克尔难以沟通的原因。

当川普疾呼反中,欧洲有什么反应?

德国是欧盟龙头,也是左派意识高涨的欧盟西部老大,他们一心想要的就是分配与平等,和曾经受到苏联蹂躏的欧盟东部国家有着本质上的差异。

以难民议题为例,西、北欧盟的工业发达国家基于人道,比较愿意接纳难民,也相对负担得起,但东欧盟国家在历史上不是曾经受过伊斯兰入侵(如保加利亚曾受到奥斯曼帝国侵略),就是曾被苏联共产统治(如捷克、波兰),对”外来者”总是存有戒心,经济上也负担不起大批难民的食衣住行及医疗费用,更遑论提供工作机会。而在德国等国家,由于穆斯林人口快速增长,加上德国人自己对于结婚、生子的惧怕,而造成人口失衡甚至消亡,这些先例也让东欧盟国家对难民抱持保留心态。

难民议题只是欧盟内部的分歧之一,近来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反中力量结盟,再次显示出东、西两边欧盟国家的不同立场,以及相异的处理态度与实际做法。西欧盟如同过去40多年来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较倾向”一个经济上轨道的中国,必定走向民主”的理想主张;而不久前东欧盟的捷克议长率团访问台湾,让西欧不知所措,这就明白显示,捷克的做法并非欧盟全体的共识。直到中国外长王毅撂下重话要捷克付出沉重代价时,西欧盟才对捷克表态相挺。

过去20年中国经济迅猛发展,让有能力跨足到中国国内参与产业结构改变的个人或国家,有如公元前500多年到波斯帝国列队朝贡的商贾,促使中国扩建机场、加盖铁道公路、大楼连地拔起,工程大兴,烟尘闭日。中国旅客也由此纷纷走上前往发达国家之路,不绝于途。90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轰隆隆的巨大机器转动不已。中共因自我感动而骄傲而狂妄,以为就要买下全世界。

正当许多人相继到中国叩头时,美国却因过去数十年的绥靖政策,在各方面和中国融合太深,虽然华尔街赚了钱,制造业却几乎挖空,科技讯息也遭到严重窃夺。川普大声疾呼,要中国履行世界贸易组织签约国的对等原则,并质疑: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为什么还一直是个开发中国家?世界究竟是睡了还是醉了?

而当美国风风火火,在科技、军事、经济、文化等领域努力与中国切割甚至脱钩,并联合拥有相同理念与价值体系的国家共同对抗中共政权时,不属于北约、不是欧盟成员,也不在欧元区内的欧洲孤岛瑞士,在近半年来的反中趋势中,究竟采取什么立场?又做了什么?

中瑞友好?一个纠结经济、人权、外交与政治的议题

中共在1949年建政后不到一年,瑞士便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断绝和中华民国自1913年便已开始的外交关系。时至今日,70年来,只要中共不对瑞士不友好,瑞士也就没有对中共不友好的理由。特别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就在苏联垮台的10年之后,这两桩历史事件是西方工业国家产业链外移、在地大人多的低成本国家分工布署的催化剂。瑞士在这波全球化的巨浪之下,更是闷声赚钱。

因此,几次经济部长率领工商巨子到中国去”开创新格局”时,能够说上一两句有关中国的人权议题,也只是对媒体做个交代而已。

2020年8月下旬,瑞士德文媒体《NZZ am Sonntag》惊爆一则消息,引发网上讨论声浪。消息的内容是,瑞士外交部邀请中国负责公共安全的官员以”非官方身份”进驻瑞士2周,协助调查某些人是否确实是中国公民。这些人包括得不到庇护的申请人、非法进入瑞士国境的人、没有合法身份者等等。中国人员的工作是帮助瑞方证实嫌疑人的真实中国身份,并将非法居留的中国人遣送回国。

这项中瑞之间的合约并未在法规汇集里公布。外事移民局的发言人Daniel Bach说,没公布的原因并不清楚。

几天后,瑞士法语区媒体《Le Courrier》对此议题有更多发挥。原来瑞士和大约60个国家(包括俄国、阿富汗等)签订了类似的合约,原因可能是:

在瑞士,如同在西欧其他国家,有许多政治或经济难民、非法入境者、走私贩、毒贩,或者合法入境却从事间谍活动或偷窃信息、机密的人。以上几种身分也可能交错重迭,令人难以厘清。他们以各种方法掩盖身份与意图,并极力隐身藏匿,其中就有许多说着对瑞士人而言相当困难且少有人可以翻译的语言。

这对专职移民事务的政府单位造成极大的困扰。他们不愿因看不到或查不出某些居留者潜在的邪恶意图,而让自己的国家蒙受损失。这种因文化差异、语言藩篱、理解失焦所衍生的困境,似乎只有”同一国的人”才有能力从嫌疑人的言行举止探得究竟。而也许这正是瑞士决定让中国官方人员”直接在肇事地点厘清状况”,并协助遣送非法居留者回到中国的原因。

根据2015年已有的合约,瑞士负责中方人员的签证费、经济舱往返机票和2周在瑞士境内的食、住、行、人身安全及健保费用,并提供办公室及必要设施,如计算机、打印机、网络、国际电话等;中方每人每天领取约200瑞朗(6,200台币)的工作费用,且可以和中国驻瑞士大使馆以及中国国内的安全部门联系。至于中方每次来多少人或一年来多少次等细节,媒体并未透露。1

2020年12月底,这份合约即将到期,中瑞双方是否续约,尚未决定。一些国会议员已提出质疑,瑞士这样做是否把中国人请来干涉内政?此外,人们也很难不怀疑,以中国恶名昭彰的人权纪录,到瑞士”出公差”的中国官员是否会趁机耍手段,把真正需要得到庇护的人”在瑞士的协助之下”送回中国?至于瑞士和其他国家签订类似合约的实际内容为何,不得而知,也就无从比较。

许多小型干预行动,构成强大统一战线

瑞士让中国官员到国境内辨认嫌疑人是否为中国公民,和意大利让中国警察穿着自己的制服到罗马和当地警察一同巡逻,好让每年约500万中国游客在失窃钱包、护照而必须报警时感到莫大便利的做法,至今尚未构成需要在社会上广泛讨论的议题。

欧洲国家因为语言关系(英国除外),不像中美那般深度往来,所以仍然不明确感受到中国在经济(中资在华尔街上市的不透明财务报表;在加拿大、澳洲等国以高额现金炒房)、科技(窃取武器、制药以及高端电子芯片等信息)、政治(透过孔子学院或同乡会等民间社团,继续打压已逃出中国的异议份子或团体)以及其他许多方面,对自己国家安全及社会安定上的威胁。

2020年3月初,瑞士法语区佛德邦(Canton Vaud)有10个市政厅准备参加”瑞士西藏友好协会”(GSTF,Gesellschaft schweizerisch-tibetische Freundschaft)纪念1959年西藏反抗中共的活动。佛德邦政府基于一个中国原则,力劝10个市政厅不要与会,或在会场高举西藏旗帜。瑞士各个邦政府虽有相当大的权力,但是外交和国防事务由联邦政府管辖,所以瑞士与西藏的友好事件也必须遵守联邦政府外交部的规定。明眼人都知道,整个事情始末其实是当时中国驻瑞士大使耿文兵向佛德邦政府施压的结果。

友好协会的主席Thomas Bchi表示,中国大使馆常以书信、电话或亲自造访的方式,阻止那些中方不乐见的、在瑞士土地上举行的反中活动。3月的施压结果,只有一个市政府”听劝”,其他9个则按照计划前往、举旗、纪念、抗议!

巴塞尔大学(Uni Basel)的韦伯教授(Ralph Weber)长年研究中国政治并记录类似上述的种种干预行动,他的目标是要了解独裁政权如何影响民主体制。根据韦伯的观察,这种媒体不报导、大众不知晓的事件,早已存在于欧洲各国,把小事件聚集起来,一个清楚的行动模式便赫然显现,那就是”统一战线”!

统战是中共对外的一种系统性运作,习近平掌权之后更增加其影响力,目的就是要在国际上”讲好中国故事”,进而操控外国机构及组织,以增进中国的利益。从北京的视角来看,西藏的雪山狮子旗在瑞士城市里飘扬,绝对不是中国的好故事。早在1999年江泽民访问瑞士时,就面对过西藏人抗议,江泽民当时即对着众多瑞士政治人物表示,如果瑞士支持西藏,便会失去中国这个朋友。

韦伯也说,中共的做法之一是主导国外貌似非官方组织的团体,透过它们让个人及企业主为中国的利益服务。韦伯警告,瑞士严重低估统战的广度与深度,在捷克、澳洲、新西兰等国,早已有针对中共统战影响力深具批判性的讨论。

如何回应中国议题?还有待瑞士政府做出决定

瑞士左翼社会民主党议员莫利那(Fabian Molina)最近在会议中提出动议,要求联邦政府必须制定一套连贯而清晰的外交政策,以面对中共的挑战。联邦政府把动议交由国会表决,国民院(Nationalrat)接受建议,联邦院(Stnderat)却加以否决。

相对于政府只要求各部门间有更多横向联系并建立机制,以便在和中国产生冲突时能决定处理的先后次序,外交部的做法则更进一步,表示中国目前是”深度分析”的主要目标。莫利那认为,面对中共,只由联邦政府做外交上的处理是不够的,这套有待建立的连贯清晰政策必须深入到每个城镇,才能有效阻挡中国独裁体制对瑞士的渗透与操控。

瑞士是一个很”慢”的国家,许多议题都要”坐下来谈”,都要”取得共识”,然后才开始”实验阶段”;争议太多的,往往诉诸公投。瑞士没有总统,没有总理,联邦委员会(Bundesrat)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委员会里有7位委员,他们也同时是7个部会的首长。只要7位委员中的任何一位发出”不和谐音”,媒体便要追问,是否委员会内部出了问题。瑞士的慢,让它显得稳健、庄重,但在21世纪快速变化的环境中,如何应对中共种种明来暗去的出击与挑战,还值得继续观察。

A
ActRiot
1 楼
印象中瑞士吸收了不少难民,也包括当年跟随达赖逃命印度的一些西藏人。但这些人靠难民身份移民到瑞士后,其第二代就对什么西藏独立就没有什么兴趣了
d
duty
2 楼
莫明奇妙的文章,很多年前中国警察就曾现身意大利街头,为中国游客提供了便利也减轻了意大利的负担。瑞士作为中立国当然有权作主与中国警方交流。
L
LISP
3 楼
而且还能带着个人存款过来
s
sunsetocean
4 楼
王毅真是个笨蛋
欧来客
5 楼
21世纪是中国人嘅世纪,老共是中华民族复兴唯一希望!也是历史的洪流,凡是阻头阻势的注定痛苦
老大粗
6 楼
估计是纪委的人去调查巨额存款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