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熟睡中被强奸 老公冤狱15年 真凶至今难寻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8日 19点51分 PT
  返回列表
72625 阅读
31 评论
津云新闻

津云新闻张赫洋 发自许昌

2019年8月1日,53岁的彭店乡人曹红彬向河南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各项费用共计15061438.6元。

此前,自2017年4月20日他刑满释放前,曹红彬因“伤妻案”已经入狱15年。而他出狱后,案件被撤销原有判决进行重审。2019年5月,曹红彬被改判无罪。这对他来说,意味着命运终于有可能改写。

8月2日,津云记者来到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彭店乡曹红彬的妹妹家中,见到了正等待国家赔偿的曹红彬,刑满出狱后,他长期住在这里,也可以说是长期“躲”在这里。

“这么多年,村里人都认为我是伤妻犯,无论我如何解释都无用。他们说我牢都坐了怎么可能不是我?所以我很少回村里自己的家,偶尔回去也是戴着口罩。”曹红彬还坦言,出狱后如今再入社会,自己已从36岁的鼎盛年华“直接”步入中老年,明显感到力不从心。

“这样的千万赔偿,只是对我长期蒙冤的有形补偿。” 曹红彬红着眼眶,顿了顿说,“如果当初有选择,我当然是要清白与自由,不要这个赔偿。”

曹红彬应津云记者要求回村,感慨如今改判无罪后心情好了些

17年后的到处“诉说”

每次回彭南村,曹红彬都有一个习惯,就是逢人便要诉说自己的冤屈。

坐牢十五年出狱后他这样说,村里人都有些反感,以至于开始躲着他。如今,曹红彬被改判无罪后,他倾诉的底气硬了一些,回村开始不戴口罩了,而是带着他的无罪判决书。

8月2日下午,曹红彬应津云记者的要求,带记者从其妹妹家再次返回自己家彭南村。

“你看,出狱后这两年,我的日子丝毫不比在监狱中好过。”津云记者跟随曹红彬来到他位于村里的家中,他家的一排平房门窗已严重破损,家具散落在屋外,被杂乱的植物覆盖着,屋内外到处是蚊蝇乱飞。

曹红彬村里的房子已十分荒凉

“这些年我在监狱中,我的两个儿子都是托亲戚轮流照顾,我自己家的房子已经荒废了,如今虽然出狱了,但没有钱重新修缮。”曹红彬有些无奈地说,“以前的邻里、朋友很多都挣钱了,盖起了两层小楼,我现在却经济困窘,50多岁不好找工作了,15年的差距一下子拉开了。”

除了经济上的困窘。更让曹红彬抬不起头来的,还是他顶着伤妻坐牢的名声。

8月2日下午,津云记者和曹红彬在村子里转悠,他逢人便要主动上前聊上几句:“记者和我来家这边看看,我的案子现在被判无罪了,记者就是来采访这个事儿的。”村民们听到曹红彬的解释,多数报以尴尬的微笑与回应,“是吗?之前没听说过你案子被判无罪这事儿,我很少上网。”能看得出,很多村民对曹红彬的妻子是否是其所伤还是心存疑虑。

偶尔有一些年岁较大的村民,听到曹红彬被改判无罪的消息后,表现出对他的心疼。“孩子受苦了啊,这么多年心里得多难受,以后终于不用低头做人了。”村民王英(化名)握着曹红彬的手安慰道。

“这些反应已经好很多了。”曹红彬的大姐曹芸(化名)看到村里人的反应,向津云记者说道,“现在就希望通过村里人口口相传,让更多人知道我弟弟被改判无罪的事儿。以前村里人根本不听他解释,有的甚至躲着他走。所以改判无罪前,我弟弟自己也不愿意回村里。”

17年前的两个“版本”

距离曹红彬家不远的地方,是一条相对宽敞的省道。省道一侧的一间平房如今被装修成了手机连锁卖场,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家店。

而17年前,这里正是曹红彬此前被判“伤妻案”的犯罪现场。

“原来这间房屋是我家的糖烟酒批发部,我入狱后就被别人收走了,最近一年我才把这间房屋要回来,租给其他人做了手机连锁卖场。”曹红彬介绍,“你看,现在这家店铺门前的路多宽,当时虽然这条路也是主街,但是比现在窄得多。”

2002年曹红彬的妻子被砸伤时,就是睡在了这间房屋的门口位置。“大概就是这个位置。”曹红彬用手比划着。

当年夫妻俩的批发部已变为卖场,曹红彬手指的是事发时妻子所睡的位置

而在这间卖场的转弯处,有一个大院子,两扇红色的铁门敞开着,铁门上方的牌匾上写着“农家院”。17年后这里也有了变化。“2002年我妻子受害当晚,这里还属于彭店税务所的院子,我就是先把车停进这个院,在院门口看到了一个要开动摩托车的可疑人员,后来才回到自家糖烟酒批发部门口,发现了受伤的妻子。”曹红彬回忆着。

2002年事发当晚曹红彬停车的院子,如今已变为农家院

曹红彬之所以被判入狱十五年,就是因为曹红彬妻子刘梅(化名)被伤当晚,法院认定刘梅的被伤经过就是曹红彬所为,而曹红彬反复申诉冤屈,表示行凶者另有他人,他是在救妻子。

津云记者通过鄢陵县人民法院判决看到法院认定,被告人曹红彬与丁某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为达到与妻子刘梅离婚之目的,2002年4月20日凌晨2点9分02秒,被告人曹红彬在鄢陵县城十字街用公用电话给丁某某打电话后,便驾车回到彭店,用自带的钥匙将彭店税务所大门打开,将车停到彭店税务所院内,然后将大门锁上,并从税务所大门外拾起一块石头(重5.9公斤)来到自己的糖烟酒批发部门前,见其妻刘梅在门前的小床上熟睡,便举起石块向刘梅头部猛砸数下,致刘梅昏迷。

然后开始伪造强奸、抢劫作案现场,先将刘梅的秋裤、裤头脱下来,扔到床北侧,又到批发部屋内,掂出两只钱箱,将红塑料钱箱扔在彭店税务所门口东边一米远处,将铁皮箱扔到村外一路边的麦地里。之后被告人曹红彬返回作案现场査看被害人情况后,才喊起邻居等人,将被害人刘梅送往医院救治。

“当时我妻子睡在外面看货,因为我家糖烟酒批发部附近没有摄像头,事发又在凌晨,警方当时没有找到其他可疑人员,认为我当时有外遇,有作案动机,就把我当作了犯罪嫌疑人。实际上,我前一天晚上和妹夫在一起吃饭闲聊,后来局散了我确实给外遇对象打了电话,她让我晚上过去我说就不过去了。但是,有外遇不等于要谋害妻子,我和妻子当时已经有两个儿子,也一起在做生意,我根本没想过离婚的事儿。”曹红彬向津云记者解释道。

“后来我回到了自家糖烟酒批发部转弯处的彭店税务所院子里停车,出院门时看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正要骑摩托车走,我还大喊了一声'是谁',那人操本地口音说'我',随后就立即把车骑走了。”曹红彬说由于当时是凌晨,所以他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只觉得对方身高一米七上下,“后来我回到了家里糖烟酒批发部门口,发现了倒在地上呻吟的妻子,用打火机照明后看到她满脸都是血,赶忙喊来邻居一起把妻子送往医院救治。我当晚是在救妻子。”

十七年前法院与曹红彬所言这两个事实版本的差异认定,让曹红彬坐了十五年牢后,又被再次认定为无罪。而他逝去的这些年好光景,再也无法挽回。

重见天日后

“申请国家赔偿、找到伤妻真凶”

2019年5月,河南省禹州市人民法院判定,原审被告人曹红彬故意伤害被害人刘梅的事实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原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不能成立,辩护人关于本案证据不确实、不充分的辩护意见和禹州市人民检察院关于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均予以采纳。判决原审被告人曹红彬无罪。

“这对我来说,就是重见天日。”曹红彬一边拿着判决书递给津云记者,一边回忆当天获判无罪的场景,言谈间略带激动。

无罪判决书

“我坐牢这15年来,每个月都要写申诉书,就是期盼着我的案件能够重审,能够还我一个清白。”2002年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这个案件还曾判过曹红彬死刑,“一边等着死刑执行的日期,一边写申诉书,那种日子是何等的煎熬。”

在已经坐了七八年牢狱后,家人也曾劝过曹红彬放弃申诉,好好认罪改造以获得减刑,早日出狱。但曹红彬说:“我明明是冤枉的,那种精神上的冤屈比失去自由更痛苦,所以我一定要坚持申诉,不能为了减刑就委屈自己。”

也正是因为曹红彬的坚持申诉,让他出狱后案件有了再审的机会,以至于如今他被改判无罪。

如今,如果不是应津云记者要求,曹红彬依旧长期住在县城妹妹家不回村。他出狱后,妻子也被接回了身边,他的妻子因头部被砸当时受了重伤,如今已经多有好转,只是精神伤残程度被鉴定为重度。

出狱后,曹红彬接回妻子,长期“躲”在妹妹家

“不过,她现在状态好多了,也能做做饭,带带小孩了。只是有时候不太爱讲话。”坐在妹妹家的沙发上,曹红彬看着身边的妻子说道。

津云记者与刘梅闲聊,问到其孙子是否淘气,她小声说“不淘气”,一些闲聊的话题刘梅都会小声接应。随后,津云记者尝试问她是否还记着2002年受伤当晚的情形。她沉默良久说道:“就是睡着了,然后被砸的很疼,后来进了医院,其他都不知道。”津云记者似乎能感觉到,她不愿意面对与回忆那一段痛苦。

“我们家人问她,她也说不记得了。”曹红彬说,“她有时候会呆呆坐着一直沉默。”

津云记者又闲聊问刘梅,如今丈夫被改判无罪,她是否开心。这一次刘梅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没有任何作答。

“我妻子的家人挺恨我的,这我能理解,毕竟我当时有了外遇,这个是我做的不对,确实是我不对。”曹红彬面带愧疚地说。

曹红彬的两个儿子,如今也都长大成人,但是因为没有亲生父母的管束,两个孩子的学习都不好,如今还没有自己的房子。“好在其中一个儿子已经结婚,我们有了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儿子和媳妇在河北打工,租房子住。”曹红彬说,“因为我入狱,整个家庭的命运都改变了,2002年我家开那个糖烟酒批发部,生意也算红火,在村里当时原本是富裕人家。”

早年曹红彬糖烟酒批发部旧照片

如今,曹红彬正申请国家赔偿,虽然这些年精神、身体上所受的痛苦与打击金钱换不回,但这毕竟是一种有形的弥补,也可以让曹红彬与妻子老有所依,两个儿子生活好起来。

曹红彬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津云记者通过其国家赔偿申请书看到,他的请求事项,一方面是要求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国家和省级媒体公开向其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错误判决造成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是进行赔偿,包括赔偿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造成身体伤害的医疗费、护理费、后期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精神损害抚慰金、扣押和查封导致相关财物损失等各项费用共计:15061438.6元。

“千万赔偿的数额看起来虽然多,但我面对曾经被判死刑、关押十五年的精神与身体伤害更是难以衡量的,不过具体赔偿数额肯定也是按照国家相关法规来定,我现在的千万赔偿申请,是在表达我的赔偿需求与态度。”曹红彬向津云记者解释,“获得赔偿后,希望往后的日子可以好一些,逐渐步入正轨,再回到村里慢慢不用低着头做人了。另外,也希望相关部门可以找到伤害我妻子的真凶,还我和妻子一个真正的公道。”

案情回溯:

婚外情成为伤妻动机?

回溯此案十多年的审理,曹红彬的作案动机曾引起争议。这其中涉及一段令曹红彬“很悔恨”的情节——婚外情。

曹红彬与妻子李玲当年经人介绍认识,婚后生育两个儿子。从棉化厂停薪留职后,曹红彬与妻子做起了糖烟酒的批发生意,日子红火起来。这时候,一个女人再次进入曹红彬的生活——他的前女友丁慧(化名)。

曹红彬曾在上诉书中写下这段“情史”。他与丁慧当年在棉花厂共事时相恋,但因种种原因没走到一起,后来双方各自组建了家庭。大概在李玲被伤害一案发生半年前,曹红彬与丁慧旧情复燃。后来两人被法院认定“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

一审法院曾认定:曹红彬因婚外情想达到与妻子李玲离婚的目的,案发当天凌晨,他喝酒后在县城给丁慧打过电话,便驾车回到批发部,用石头砸伤妻子。

曹红彬在侦查阶段的一次有罪供述中称,当时和丁慧通完电话后,他“一路上心里不是滋味”,“就准备回家后想办法弄出点事,以此为借口和俺老婆离婚。”后来,“见我老婆在地上躺着,头上全是血,我后悔了,就赶紧喊邻居,打了110和120。”

不过,在法院审理和上诉时,曹红彬称自己在侦查阶段遭到刑讯逼供,被铐在铁椅上“三天两夜”,经不起“折磨”才违心“交待”。

曹红彬在上诉书中写道,当年丁慧跟他提过“一起过日子”,但他不想和妻子李玲离婚,“不能让两个家庭都破裂,这样会伤害我们的孩子。”曹红彬还称,即使是想离婚,他也不会残忍伤害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妻子,“如果是我,千刀万剐。”

许昌市检察院2012年在《检察建议书》中也指出,曹红彬虽然与丁慧有不正当关系,但两人的供述均表明曹红彬不愿离婚,且当时曹红彬夫妇生育儿子,家庭条件较好,“曹红彬突生砸死妻子的念头,与情理不符。”

关于作案时间的侦查实验

在案件审理阶段,对于曹红彬的作案时间,辩护律师提出了质疑。

根据许昌电信业务话单记载,案发当天,曹红彬和丁慧打完电话的时间是凌晨2:09。此后曹红彬驾车赶往自家批发部;鄢陵县急救中心接诊登记表记载,医院接到120救助电话(李玲受伤)的时间,是凌晨2:55。

以此计算,如果认定曹红彬是真凶,其作案时间应不超46分钟。

在46分钟内,曹红彬能否从县城赶回位于乡下的批发部,用石头砸伤妻子,然后脱裤子、丢钱箱,完成强奸、抢劫现场的伪造?

为了验证这一问题,办案机关做过两次侦查实验。第一次实验是案发后的第三天,由鄢陵县公安局实施。民警从县城十字街驾驶面包车,以每小时30公里的速度到达案发现场,用时16分钟。

第一次实验两年之后,鄢陵县公安局、许昌市检察院、许昌市法院共同完成了第二次实验。时间是早上9点多,工作人员模拟了全过程:驾车用时20分钟,作案、救人用时19分10秒,共计39分10秒。

39分10秒是在46分钟的作案时间内。办案机关据此认为,曹红彬有时间完成作案。

在今年4月的庭审中,辩护律师之一的毛立新对两次侦查实验表达了质疑。

“第一次实验没有模拟全部过程,仅仅模拟了驾车时间,科学性不足。”毛立新认为,第二次实验,则距案发时间已两年多,此时路况较好,且实验时间为白天,驾车视线良好,和夜晚赶路完全不一样,“科学性依然不足”。

“退一步讲,即使我们认可39分10秒的实验结果,曹红彬在仅有的46分钟内,几乎要不间断的运动,才能完成全部操作。”毛立新说,“如果是预谋作案,谁会给自己预留这么紧张的时间? ”

禹州市法院重审判决时,亦在判决书中指出,“模拟实验无法证明曹红彬有作案时间。”

夹克衫上的“迸溅”血迹

此案还有一个争议焦点——案发后曹红彬衣服上的血迹。

鄢陵县公安局的检验鉴定报告显示,曹红彬当时穿的一件夹克衫被送检,其右袖口和纽扣下面发现点状血迹,为“迸溅状”血迹;衣物上的血迹和现场提取的石头上血迹,均与被害人李玲的A型血一致。

这似乎验证了曹红彬行凶的观点。但辩护律师毛立新、张旭华指出,曹红彬当时用三轮车将李玲送往卫生院的途中,一边小跑,一边扶着李玲受伤的头部,而李玲出现吐血,所以曹红彬衣服上的“迸溅性”血迹,完全有可能是在救人过程中被喷溅、甩溅的血迹。

后来,曹红彬的那件夹克衫被送往公安部检验。公安部的物证检验意见书显示,送检的夹克衫上检见“溅落、甩溅”形成的暗红色斑迹,这与鄢陵县公安局鉴定的“迸溅状”血迹并不一样。

对于夹克衫血迹的验证讨论还在继续。2005年10月,河南省公安厅痕迹高级工程师的座谈笔录显示,参与座谈的专家认为,溅落、甩溅、迸溅血痕的形成机理一样,形成的血痕都带方向性,无法严格区分,三者无明显界限。

“座谈笔录和公安部的鉴定结论,实质上已经推翻了‘迸溅性’血痕作为定案依据的科学性。”辩护律师毛立新说。

2019年4月此案重审时,禹州市检察院也认为,曹红彬夹克衫上的点状血迹来源,不能排除合理怀疑。检方和辩护律师的上述意见被禹州市法院采纳。

禹州市法院此次除了对血迹鉴定、作案时间作出评判,还指出曹红彬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与现场堪验不一致,比如作为作案工具的石头的形状、李玲的受伤部位等。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一审、二审阶段曾采纳的证人孟某的证言,此次重审未被认定为证据。孟某是2002年和曹红彬关押在一起的犯人,他曾作证称,曹红彬向他讲述过砸伤妻子的经过。后来许昌中院复查此案时,孟某向法官承认,公安机关当年的笔录内容并不是他说的,他只是怀疑曹红彬伤害妻子。

因此,对于孟某当年的相关证言,检方和辩方均认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辩护人关于本案证据不确实、不充分的辩护意见,禹州市检察院关于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均予以采纳。”禹州市法院遂判决原审被告人曹红彬无罪。

真凶是谁?

5月13日,曹红彬被宣判无罪。这引发另一个问题:当年伤害李玲的真凶到底是谁?

曹红彬回忆,案发那天凌晨两点多,他从县城回到批发部的院子,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个推摩托车的黑影人,“我喊是谁呀,那人说‘我呀’,头也不回,马上骑车走了。”曹红彬说,他后来进了院子,发现妻子倒在门店外。事后,他怀疑凶手是那天骑摩托车的“黑影人”,曾向公安机关反映,但被认为是“编造”。

禹州市法院在判决书中也指出,曹红彬一直供述的可疑人物——在案发现场附近骑摩托慌张离去的男子,未引起公安机关重视,“也未核实真假”。

曹红彬希望司法部门能找到真凶,让蒙冤的自己和受伤的妻子,有个“明白”。他对妻子一直深感内疚——案发那天他深夜未归与外遇有关,而在家的妻子却惨遭毒手。

当年案发后,曹红彬的妻子李玲经过医治,头部损伤逐渐恢复,但精神不正常,被鉴定为重度精神伤残,曾多次到精神病医院治疗,后来陆续由娘家母亲和自己儿子照顾。如今,她每月仍要花费五六百元精神方面的药费。

2017年4月曹红彬出狱后,便和妻子一起生活,并开始整理申诉材料。今年2月,李玲被儿子接到他打工的河北白沟。曹红彬则在本地一家企业找了一份杂工的活,“每天60块钱”。

曹红彬出狱后感到欣慰的,是看到了他的孙子和孙女——当年他关进监狱时,两个儿子才十多岁。

在儿子和儿媳的帮助下,曹红彬学会了使用微信。他的微信头像是孙子孙女的笑脸,他取了个微信名——“春天到了”。

他说,自己希望早日“平反”,就像盼望春天一样。他相信,这一天一定会来。

5月13日这天,他终于被宣布无罪。“17年,终于清白了。虽然晚了,但还是看到了公正。”曹红彬透露,下一步他将考虑申请国家赔偿。

宣判当天的下午和晚上,获得“清白之身”的曹红彬,手机被亲友们打得没了电。关机前,他给记者发来一条微信,对媒体关注表示感谢。短信开头是四个字:“春天来了!”

O
Onslaught
1 楼
又是拿器官?神奇的国家
t
terryisapig68
2 楼
老婆熟睡中被强奸, 老公冤狱15年 。。。---這是一個「精神病」患者;不問事情的根源的聞屁起舞者就是傻逼;中國大陸最近【特赦】了一批罪犯,他只是其中之一,這文章純屬【胡說八道】造假!
m
mc0713
3 楼
小编又开始自传?
尽人事
4 楼
生物證據一點都沒有表述.
a
abpro168
5 楼
还申请什么国家赔偿,就庆幸没被活埋在操场下面吧。
吹牛
6 楼
赔一千五百多万?刁民你还以为你是歪果仁? 再敢向党要钱我党那天就把你维稳了,,,
y
yuanfangzhi
7 楼
有冤?你也要忍着!你再闹?以“寻衅滋事”抓起来你! 你敢找外媒报道?判你个“颠覆国家政权罪”!谁让你不幸生在共惨中国?
q
qnzyz03575
8 楼
在中国至少有平反的机会,在灯塔国警察直接毙了,省的瞎逼逼
a
abpro168
9 楼
那王林清法官什么时候平反? 如你所愿,灯塔国警察对无毛阉狗就应该见一个逼一个,直接地。
a
abpro168
10 楼
你就是赵家人通过你老母给你家流下的生物证据,就是不那么正而已。
h
hyz000
11 楼
怎么没有多当时昏庸司法追责
网络巡抚
12 楼
以此计算,如果认定曹红彬是真凶,其作案时间应不超46分钟。 在46分钟内,曹红彬能否从县城赶回位于乡下的批发部,用石头砸伤妻子,然后脱裤子、丢钱箱,完成强奸、抢劫现场的伪造? 万恶淫为首
川普
13 楼
15年一千万 可以啊
q
qaz1234567
14 楼
做梦,最多赔15万
l
lanjian45
15 楼
给你翻案了,组织上已经够让步了,再要赔偿就属于不识抬举寻衅滋事了。
汝遗尿
16 楼
我党后悔没有枪毙你,再来给你平个反
铗归来
17 楼
不是狗粮就是五毛,要不就是黑衣,反正不是好人。
铗归来
18 楼
狗粮,鉴定完毕。
铗归来
19 楼
狗粮,鉴定完毕。
铗归来
20 楼
这个应该是个打酱油过路的。
铗归来
21 楼
这个是个洗碗的,鉴定完毕。
铗归来
22 楼
这个是认真分析的。
铗归来
23 楼
狗粮,鉴定完毕。
铗归来
24 楼
狗粮,鉴定完毕。
铗归来
25 楼
狗粮,鉴定完毕。
铗归来
26 楼
狗粮,鉴定完毕。
铗归来
27 楼
五毛,鉴定完毕。
铗归来
28 楼
狗粮,鉴定完毕。
铗归来
29 楼
终上所述,许多狗粮,个别五毛,夹杂几个看热闹打酱油的。结论:狗粮人多势众。
a
abpro168
30 楼
看来无毛阉狗很喜欢贱腚哈。屎至命归,屎至命归啊。
a
abpro168
31 楼
: 看来无毛阉狗很喜欢贱腚哈。屎至命归,屎至命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