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凶案:一面扮演完美父亲,一面谋划杀死全家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8月31日 11点3分 PT
  返回列表
12876 阅读
3 评论
法医秦明



一夜之间,这一家四口人及一只宠物犬竟都命丧黄泉。

2016年10月17日,悉尼北部正下着毛毛细雨。

这天是星期一,早上十点的时候,当地警察局接到了一个从学校打来的报警电话。报警人妮可·布里布尔(Nichol Brimble)称她的同事兼好友玛丽亚·卢茨(Maria Lutz)失联了,玛丽亚的两个孩子也没来学校,这让妮可非常不安,觉得他们可能出事了。



玛丽亚和两个孩子。

当地警方接警后,随即前往玛丽亚的家,那是一栋位于悉尼北部郊区的平房,附近社区的人们生活自由安逸,很少有异常发生,即使有人几天不露面,也不会令人觉得奇怪。

警方到达后发现玛丽亚家门窗紧闭,明显没人在家,他们照例敲门后,也的确无人应答。

而这时,焦急的妮可还在电话那头等待着警方的回复,当她听说了现场的情况后,更加不安了,因为玛丽亚基本没有旷工过,她如果要在工作日外出不可能不告知学校。

“帮我看看他们的车在不在家。”妮可将玛利亚夫妇的车牌信息告诉了警方。

结果发现夫妇俩的车都停在家门前的街上,这太可疑了。

住在郊区的家庭外出时都会使用车辆,由此判断,这家人应该就在家中,但为什么这栋房子此时一片死寂?

妮可再三请求警方立即进屋查看情况,但对方却表示他们也无可奈何,因为除非有危险发生,否则警方无权闯入私人住宅。

正当他们决定离开时,一名警员不小心打开了一扇门的门闩,从他站立的位置可以窥到屋内的情况,他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当天的气温并不高,甚至还有些冷,但屋顶中央的吊扇却呼呼地扇动着。吊扇正下方,一个中年男子瘫在地上,整个人的姿势看起来僵硬又古怪,似乎早已没有了生气。

见此情景,警方马上破门而入,当他们冲进卧室时,看到了更加惊悚的一幕:玛丽亚和一双儿女都已死亡,他们分处于两间卧室内,保持着沉睡的样子,而这家的宠物犬正躺在地板上不断地抽搐……



这栋房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玛丽亚一家为何突然死亡了呢?



警方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外人闯入的痕迹,对几具尸体初步检查后,也没有发现四名死者身上有明显外伤,但尸表上都出现了粉红色尸斑。

法医拿来专业检测仪器后,才明确了他们的死因:一氧化碳中毒。当时现场还残留着一定浓度的一氧化碳气体,而之后的尸检报告也显示,这家人血液中的一氧化碳含量远超致死量。

那么导致他们一家中毒的一氧化碳又是从何而来呢?

经过一番仔细勘查后,警方发现了源头:天花板上有一套管道系统,连接着屋外两个装满一氧化碳的钢瓶。而屋内旋转的吊扇,则可使一氧化碳气体加速弥漫到整个屋内。

警方在屋内没有发现外人的痕迹,因此他们初步判定这家人可能是自杀。在之后的外围走访中,邻居们的一些说法也印证了他们的猜想。

最先被发现的中年男性死者叫费尔南多·曼里克(Fernando Manrique),他是玛丽亚的丈夫,二人是一对青梅竹马的夫妻。



玛丽亚一家四口。

费尔南多是一家物流公司的主管,妻子玛丽亚则曾是一名律师,他们结婚后日子一直过得不错,直到两个孩子的出生,让一切都变了。

他们的女儿艾丽莎(Elisa)和儿子马丁(Martin)出生后不久,便双双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自闭症,同时还有严重的学习障碍,日常生活离不开人看护。玛丽亚也因此转行做了特殊学校的教师助手,借此可以陪护在孩子们的身边。

这家人出事之前,夫妻俩的经济状况似乎也有了些问题,他们的感情好像也受到了一定影响。也许是种种问题的积压,最终压倒了他们吧,所以这家人选择了共同赴死……

悲剧发生后,周围的许多住户都自发来到现场,为费尔南多一家献上鲜花,并为被痛苦折磨的他们虔诚祈祷。



但玛丽亚的亲人和朋友们却坚决不认同警方的判断,他们根本不相信“玛丽亚一家死于自杀”。

在他们眼中,玛丽亚是一个坚韧、慈爱的母亲。从孩子们被查出患有自闭症后,她就一心扑在他们的治疗上,悲剧发生的前几天,玛丽亚还在为孩子们的治疗方案奔波劳碌着,这样一个对未来有着明确规划和追求的人,怎么会突然自杀呢?

况且在案发现场,玛丽亚是与女儿艾丽莎相拥而死的,而儿子马丁却在另一间卧室里孤独离世。如果这家人决定了一同赴死,深爱着孩子们的母亲,怎会忍心抛下其中一个呢?

他们认为玛丽亚的死定有内情。



这时,负责走访调查的警察也有了新发现。

据一位邻居描述,事发前的一段时间,曾看到费尔南多买来许多建筑材料,给房子铺设管道。而警方在调查一氧化碳的来源时,也发现气体的购买者正是费尔南多,他在几周前从天然气公司买入了两罐一氧化碳。

可以初步确认,这场悲剧应该是由费尔南多一手策划的。

一般而言,自杀案件的现场都会留有遗书等证物,但警方在那间屋子里却没有发现这类证据,甚至他们家里电脑的硬盘还被人移除、烧毁了,这让案件更加扑朔迷离。



与陷入谜团的警方不同,玛丽亚的朋友们一直认为,这显然就是费尔南多的蓄意谋杀,她们接着又向警方讲述了更多关于夫妻二人间的矛盾和隐情。

在外人眼中,费尔南多是一个成功人士,同时还是体贴和蔼的好丈夫、好爸爸。

但只有玛丽亚知道,陪伴她多年、曾经深爱着她的丈夫早已面目全非了。在与朋友们的闲聊中,玛丽亚不止一次地谈到过费尔南多的恶劣行为:出轨、逃避责任。

因为职业原因,费尔南多经常需要去国外出差,在出差过程中,他不仅经常混迹于酒吧,还会隐瞒自己已婚,与多名女子保持着不正当关系。

费尔南多在外面乱搞的事情,玛丽亚早就知道了。她也曾跟朋友坦白,两人已经分床睡了,离婚是迫在眉睫的事。

而更让玛丽亚不能忍受的是,身为两个自闭症孩子的父亲,费尔南多根本没有尽到过照顾孩子们的责任,经常故意挑孩子们放假时出差,留下玛丽亚一人照顾孩子。

她曾向朋友诉苦:“我必须一个人解决所有问题,费尔南多一直不在我们身边。”

为了让丈夫承担起责任,曾当过律师的玛丽亚甚至还起草过一份有关亲子相处义务的合同让丈夫签,但费尔南多签署之后,并没有做出任何改变。

一次,因为对新药物产生了不良反应,他们的儿子马丁在学校晕倒了,心急如焚的玛丽亚在救护车上给费尔南多打了几通电话,想让他帮忙接女儿放学,但电话那头的费尔南多却直接拒绝了,理由是他在开会太忙了。

这彻底激怒了玛丽亚,于是她正式向费尔南多提出离婚。而在意识到事态无法挽回后,费尔南多才一反常态,立即赶回家哀求玛丽亚再给他一点时间,直到他找到新住处。

玛丽亚当时同意了,而正是这个决定,间接酿成了后面的惨剧。



据玛丽亚的朋友回忆,那段时间里,费尔南多像是换了一个人。

那时两个孩子刚好在放假,他们惊喜地发现爸爸开始在家做饭了,甚至还主动带他们去面诊,耐心地陪他们在院子里玩。这样的爸爸,简直称得上是“完美的”。



费尔南多和儿子马丁。

但费尔南多的努力似乎没有改变玛丽亚坚持离婚的决心。孩子们的假期结束后,玛丽亚很快便外出做义工了,她似乎在有意避免和费尔南多单独相处。

而警方在与邻居核对了费尔南多装修的日期后,证实他可能正是利用那段时间,独自在家偷偷完成了毒气管道的铺设。

那段日子里,费尔南多还一直扮演着慈父的角色,这太可怕了。

更令人胆寒的是,当警方拆解管道时,他们发现这套气体运输系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其尺寸也和那栋房子的实际情况完全吻合。所以,费尔南多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策划这个阴谋的呢?现在已不得而知了。

但费尔南多真的只是因为不想离婚,才要致家人于死地吗?他这么做还有没有其他目的呢?

警方在对费尔南多的人际交往进行了深入调查后,终于彻底揭开了这个人不为人知的阴暗面。

毫无疑问,婚姻的失败是触发费尔南多行凶的导火索之一。

据玛丽亚的朋友回忆,费尔南多对玛丽亚有着一种不正常的占有欲,即使自己已经多次出轨,但他也不肯放开玛丽亚,认为妻子不该以任何理由离开自己。

费尔南多甚至还很不理解,为什么玛丽亚会对他没照顾孩子的事耿耿于怀,他认为自己努力工作也是为了改善孩子们的生活条件。

费尔南多还告诉自己的朋友,离婚是因为他太忙了,所以和妻子的感情变淡了。

从这里可以看出,费尔南多其实一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自私、自负并且根本不懂得付出。

而除了婚姻之外,他生活的其他方面也已经开始分崩离析了。

2000年,费尔南多自哥伦比亚移民到澳大利亚后,就职于富士施乐(Fuji Xerox)公司,年薪42万澳元(约合人民币207万)。

但在2014年,费尔南多被裁员,之后便陷入了债台高筑的生活。

为了维持生计,他面试了多家公司,最终好不容易才进入德瑞克物流公司(Derrick Logistics Company),成为主管。但在次年,他就被公司大幅减薪,年收入降为26万澳元(约合人民币131万),远不及他之前的收入水平。

这并不是费尔南多面临的最大的危机。

他的一位商业伙伴曾这样描述费尔南多:“他冷静、有教养,同事们很少看到他有负面情绪,但他在自杀的前几个月突然向我透露,说公司经理对他感到失望,这让他非常迷茫、不知所措。”



也许事业失利、收入下滑,都是费尔南多谋划“全家自杀”的原因。警方在后来的调查中也了解到,他们一家的财务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他们的信托账户在一家人去世时余额仅剩8澳元,而费尔南多个人拖欠澳洲税务局的款项居然已经超过了1.5万澳元(约合人民币7.3万元)。

这一异常引起了警方的关注,因为费尔南多虽然收入下滑了不少,但也不至于这么窘迫,实际上他的收入还是足以维系一家人日常开支的。

后来经过调查,警方明确了费尔南多钱财的去向:他的很大一笔钱都花在了情人身上。

费尔南多出差时,遇到了 一名十七岁的菲律宾女孩,二人发生关系后确定了恋爱关系。费尔南多在自己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不仅帮女孩租了一套公寓,还多次赠送过总价约几千澳元的礼物给她。

后来直到警察找上门,那个女孩还一头雾水。她告诉警方,费尔南多想让她辞职,包养她,还承诺过会给她买一套房子,但后来却无故消失,承诺也未兑现。

在这样的情况下,玛丽亚还果决地向他提出了离婚,这对费尔南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当时玛丽亚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已经成功运用法律手段推动了国家对自闭症儿童的关注,澳洲残疾保险计划还决定提供7万澳元(约合人民币35万元)给玛丽亚,保证她的两个孩子都能得到完善的治疗。

有了这笔钱,玛丽亚和孩子们的生活将大大得到改善,而如果这时她和丈夫离婚,这笔钱将可能跟费尔南多没有半毛钱关系。而离婚时,孩子们也根本不可能被判给债务缠身、不负责任的费尔南多,他将更加落魄。

也许正是基于这种绝望、愤怒或者说爱而不得的失落,费尔南多才建造了一个谋杀屋。他亲手毁灭了妻子和孩子们拥抱更好生活的希望……

当然,这些都是警方根据调查情况进行的推测,关于费尔南多的具体动机以及案发时的状态,已无从知晓。



而这起案件之所以令小编唏嘘不已,除了费尔南多的伪装和冷血,还有这一家人曾经有过的美好和希望。

玛丽亚和费尔南多早在青少年时期就认识了,他们远在哥伦比亚的老家,是一个被贩毒团伙包围的城市。那时费尔南多还充当过玛丽亚的“保护者”,玛利亚曾向朋友们描述,她有一次曾因为炸弹在学校附近爆炸而被送回了家,在她害怕、不安的时候,是费尔南多站了出来,给了她安全感。

结婚后,玛丽亚和费尔南多也曾有过甜蜜的回忆。他们成功争取到了移民的机会,在悉尼郊区买下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因为经济拮据请不起装修工,当时的费尔南多还自己动手刷墙和装修房子,碰上周末,夫妻俩还会在庭院里画画、做园艺。

2005到2006年间,患有自闭症的艾丽莎和马丁相继出生。虽然孩子们的治疗很费钱也很费工夫,但这对夫妇也曾在孩子们身上看到过骄傲和希望:他们的儿子马丁在绘画方面天赋颇高,学校教室的外墙上还一直展出着他的作品……



马丁的画作。

但这些都被费尔南多葬送了,在一家人的生命倒计时里,他通过伪装使妻子和孩子毫无戒备,在安睡中永远失去了醒来的机会……

费尔南多也许自怨自艾、也许感叹生活艰难、也许觉得命运不公,但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抬眼看过身边同样为了生活而奋斗和拼搏的妻子。

因为孩子,玛丽亚放弃了律师职业,选择在儿女上学的特殊学校当助教;即使在面临丈夫弃家不顾、频频出轨时,她也没有自暴自弃,而是一如既往地为着儿女的权益奔波,每一天都乐观积极……



玛丽亚和孩子们。

因为玛丽亚对生活避无可避,所以把自己逼成了超人。

但这样一个勇敢的妈妈,最终还是因为身边的不良人,永远失去了生存的机会。

而这对夫妻之间的悲剧,其实也同样存在于很多真实案件中。许多涉及情侣、夫妻的惨案,正是因为伴侣间累积的分歧越来越多,才最终导致冲突升级、酿成悲剧。

所以小编最后想提醒大家:在选择伴侣时,应该优先考虑那个可以在逆境中与你携手共度的人。只有你们三观相符、底线一致时,才能相安无事、相伴余生。

x
xiaoyuzi
1 楼
中外各类冷血渣男屡屡刷新人类的三观
c
chenchen02
2 楼
这对移民在澳洲收入蛮高的,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第一代移民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工作和收入的,有也是凤毛麟角。
酱牛肉
3 楼
一个巴掌拍不响,其实小编并不了解真正的事实真相,很大成分都是自己的臆想,这个女的就这么完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