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香港问题的来龙去脉(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11日 6点53分 PT
  返回列表
35830 阅读
76 评论
缓缓君



香港问题的来龙去脉,这篇文章终于讲清楚了。文章很长,建议耐心读完。

作者:缓缓君

1

 

香港问题比较复杂,不仅关乎政治和经济,还存在教育、司法、舆论环境、身份认同以及外部势力等因素。

只不过,从公众的角度来看,这一次的风波都是从“修例”开始的,所以今天先从修例开始讲起。

所谓的“修例”,指的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提交立法会审议《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民间和媒体一般也将其称为《逃犯条例》或者《引渡条例》)。

《逃犯条例》并非是一项新增的法律,而是在香港回归之前就有。

根据该条例,香港与英国、美国、新加坡等20个司法管辖区签有移交逃犯的协议(也就是引渡协议),但其中不包括中国大陆、台湾以及澳门。

为什么要修订《逃犯条例》?

官方有官方的说法,民间有民间的想法。

这里先介绍官方的版本,据新华社报道:“香港特区政府提出此次修例的目的是处理去年发生在台湾的谋杀案,同时堵塞香港整体刑事事宜协作制度方面的漏洞……修订《逃犯条例》可以建立地区间的司法协助关系,也是落实基本法的应有之义,更是维护香港法治核心价值和巩固提升香港良好法治形象的重要举措。”

官方说的这起谋杀案发生于2018年2月,一对香港情侣去台湾旅行,结果在旅行途中,20岁的香港姑娘潘晓颖被其男友陈同佳杀害。

根据媒体报道,女孩遇害时已怀孕3个多月,他们去台湾是为了一起过情人节,然而在旅行途中,两人多次发生争吵。   2018年2月17日凌晨2点左右,两人再次爆发口角,争吵中潘晓颖失去理智,说肚子里的孩子是前男友的,还把自己和前男友亲热的视频拿给陈同佳看。

这一行为彻底激怒了陈同佳,他抓起潘晓颖的头发,将她的头朝墙上狠狠地撞了过去,然后用双手掐住她的脖子,将其活活掐死。

杀人后,陈同佳表现得异常冷静。

他把潘晓颖的尸体装入到新买的粉色行李箱中,并把她的个人物品分装到4个袋子里,然后他就去睡了一觉。

醒来后,陈同佳把那4个袋子分别扔到了不同的垃圾箱里,之后又坐了15站的地铁,拖着行李箱到处寻找抛尸地点,并最终将其丢弃在一个公园的草丛里。

再然后陈同佳就像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回到香港,并从潘晓颖的银行卡中取出19000元港币。

3月5日,迟迟联系不上女儿的潘晓颖父母分别在香港、台湾两地报警。

2018年3月13日,陈同佳在香港被捕,并承认是自己杀害了潘晓颖。



然而法院却只判处陈同佳29个月刑期!   原因是陈同佳杀人抛尸的地点是在台湾,按照香港实行的属地管辖原则,香港法院对台湾杀人案件没有管辖权,所以香港警方无法以谋杀罪起诉陈同佳;香港和台湾也没有签署过引渡条约,所以香港警方也无法把陈同佳送到台湾去受审。

这就是现有《逃犯条例》所存在的法律漏洞。

在现有法律框架下,香港警方只能以盗窃现金、手机等行为,指控陈同佳4项洗黑钱罪外加3项盗窃罪,这就是为什么刑期只有29个月,再考虑服刑期间若行为良好可在刑期三分之二时假释,理论上陈同佳最快于今年10月就有可能出狱。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潘晓颖的父母所无法接受的。

2019年2月12日,潘晓颖的母亲召开记者会恳请香港政府尽快修订《逃犯条例》,将陈同佳绳之以法。



因为立法会如果不能在7月休会前完成立法,那么在下一个会期开始前,陈同佳将恢复自由身,到时候他可能会逃离香港,从此逃脱法律的制裁。

在这一背景下,香港于2月13日正式启动修例程序。

考虑到除台湾之外,香港也没有和大陆、澳门等(国家和地区)签署引渡协议,仅仅是大陆逃到香港的重犯就多达300多人,受现有《逃犯条例》的限制,香港并不能将这些逃犯移交内地入罪,所以香港政府本打算趁着这次修例的机会,把移交逃犯的范围扩大到大中华区,从而把现有法律上的漏洞和缺陷一并堵上。

以上是官方版本的介绍,但民间有不同的看法。

修例草案一经提出,就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最先跳出来反对的是香港的商界和法律界。

在最初的修例草案中,涉及到46项移交罪行,其中一部分和商业罪行有关,商界认为这有可能影响香港的营商环境,建议香港政府剔除当中的商业罪行。

3月底,香港政府在听取商界意见后,剔除了其中9项商业和个人罪行(包括破产、证券期货、侵权、电脑罪行等),并把引渡的门槛由公诉判入狱1年以上的罪行,提高至3年(或以上)。



政府的让步获得了商界的支持,但法律界依然反对修例,他们的理由是修例会破坏香港的司法独立。

5月底,香港政府再次做出让步,将引渡门槛由3年(或)以上刑期的罪行,提高到7年。



这就变相剔除了包括刑事恐吓、把枪支交给无牌人士、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等色情活动在内的七项罪行(这些罪行的刑期在7年以下,引渡门槛提高到7年,则犯有这些罪行的罪犯不会被引渡)。

然而事态并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反而急速恶化。

经过再次修订的《逃犯条例》草案本应于6月12日在立法会进行二读辩论,但就在6月9日,香港发生了百万民众大游行。

游行的主办方为“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这个组织后面再细讲),他们散布消息称,新修订的《逃犯条例》一旦通过,中央政府就会利用条例涵盖范围罗织罪名任意拘捕和引渡身在香港的人士,令被引渡人遭受不公平的审判,使逃犯条例成为政治打压的工具。

与此同时,香港的大律师公会、律师会和多个宗教团体均发声明反对修例。

在舆论的发酵过程中,修例的影响和目的被不断夸张,诸如“人人被送中(任何一个香港人都可能被送到大陆)”“中国政府的目的是要吓唬让我们,让我们不敢说话”等说法开始在民间传播。

正是在这一舆论背景下,6月9日,香港百万民众走上街头,反对修例,其中有数百人摧毁立法会停车场车闸并冲入立法会示威区,有警员受伤。

6月15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修例工作全面暂停,并呼吁社会各界尽快恢复平静,避免再有执法人员和市民受到伤害。

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随后表示,对香港政府的决定表示支持、尊重和理解。

以上就是这场风波的第一阶段。

对于香港人的担心,我在情感上可以理解,但如果你去仔细研究过那些条例就会知道,舆论宣传中有太多误解。

新的条例在条款上做了多重保障:

1.适用于移交到内地的罪犯必须是犯有37种国际公认、且刑期都在7年或以上的罪犯。

2.移交必须经过特区法院和特首双批准才能实施。

3.条例中明确规定有 “八不移交”——不符合“双重犯罪”原则的不移交、政治罪行不移交、死刑犯不移交,并且不涉及新闻、言论、学术、出版等方面的行为,所以并不会影响香港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有些香港人担心,一旦《基本法》(即《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二十三条获得通过,未来大陆会以颠覆国家罪或者间谍罪等政治罪名从香港引渡异见人士,从而伤害香港的言论自由。

对于《基本法》第二十三条,香港民众已经非常熟悉了,但大陆这边其实很多人并不是太了解,所以这里再专门解释下。

《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内容为: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这是一条关乎国家安全的条文,但在2003年征求意见的时候,遭到了50万人的游行反对。

那场游行的组织者同样是“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他们以二十三条剥夺人权和言论自由为由,呼吁香港民众反对二十三条立法。大游行发生后,时任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随后宣布,撤回二十三条立法草案。



从这里你也可以看出,香港真的是很自由的地方,为了保护人权和言论自由,煽动叛乱、搞间谍活动都不属于违法行为。

但是,这也是为什么香港会和里斯本、卡萨布兰卡被并称为世界三大“间谍之都”。

2013年,斯诺登在香港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称,美国中情局(CIA)的香港分站就设在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内,里面至少潜伏着15名 CIA 特工。

斯诺登还不无讽刺地说:“我肯定,他们在下周将会很忙。”(因为被他曝光了)

那么如果未来《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获得通过,香港一旦也有了分裂国家的罪行,大陆是否会通过《逃犯条例》引渡国内外间谍和香港异见人士呢?

其实在“八不移交”中有明确提到,政治罪行不移交,而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从事间谍行为等等,这些全都属于政治罪,所以即便新修订的《逃犯条例》和二十三条在未来获得通过,间谍和异见人士也都不会被移交中央政府,哪怕特首下令也没有用。

《逃犯条例》最大的作用还是在于堵住香港现有的法律漏洞,至于“人人被送中”这样夸张的说法,真的是在煽动民意了。

当然,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制度框架下,民众当然有权利表达反对。如果民众不能理解,你也可以认为是政府的解释工作做得不到位。

所以,如果这次的事情只是发展到第一阶段就收尾了,政府和民众各退一步,通过沟通和进一步的讨论来解决分歧,那我觉得也无可厚非。

然而事态并没有在香港政府的让步下结束,反而愈演愈烈。 2   第二阶段的时间线是6月15日至7月14日,和平游行开始往暴力方向演进,其标志性事件为警察被咬断手指。

就在香港政府宣布停止修例之后,“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不依不饶,不仅要求彻底撤回《逃犯条例》(此前为暂停),还要求特首下台。

6月21日,示威者包围警察总部并堵塞出入口,以铁马、水马设置路障,封锁附近主要交通干道,向警察总部投掷鸡蛋,用激光照射警员。期间,因为道路被堵,救护车无法进入,有孕妇被困数小时才被送往医院。

6月26日,示威者再次包围警察总部,并拆掉了“香港警察总部”牌匾。

7月1日,示威者阻碍升旗,并用铁马、铁笼车冲击立法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撕掉基本法,涂污香港特区区徽,甚至还把龙狮旗挂在了主席台。

龙狮旗是英国殖民香港时期所使用的的地区旗帜,当龙狮旗被挂在立法会主席台的那一刻,这场行动的性质已经完全变了。

中央政府给了香港高度自治的权利,但是别忘了,“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如果有人要闹独立,那么香港现在已经拥有的那些都终将失去。

在阻扰升旗和冲击立法会的过程中,发生了袭警行为,示威者以不同的方式冲击前线警察,包括以化学物品作为武器,导致多名警务人员受伤。

7月2日,有美国媒体采访了一名在香港生活的英国老人,问他“你昨天看到了什么”,这名英国老人说,他看到了三件事,分别发生在早上、下午和晚上:

“我看到了早上的暴力示威,是在升旗的时候发生的。当时我其实是在警戒线外,看到他们蒙着脸,还带着护目镜,他们用帽子面具等东西全都把脸蒙住,让别人认不出他们的身份来。我没遮住自己的身份,我四处走动,因为在香港我是一个自由人。

然后下午我跟大家一起往前走,那就是一个和平的游行活动,就跟两三天前周末的时候一样,人不是很多,但都是和平人士。

但昨晚我看到了暴力行为,他们破坏公物,造成了现在你看到的这种肮脏恶心的局面。”   这位英国老人说,那天晚上,他哭了。

“我知道他们所做的事,阻碍了香港至少两到三代人的和平民主发展,而对于整个中国来说,将是四到五代人的影响。这是最令人难过的事。

这些抗议者可能觉得自己在做好事,但我觉得他们中大多数人只是暴徒和破坏者,就是来找警察争斗的——他们中的多数人。

他们所做的事是对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巨大破坏,这是最悲哀的事。在我背后, 那里发生的是一场悲剧。”

之后记者又问:“你觉得这件事对年轻人,尤其是对孩子们来说有什么影响?他们担心自己的未来,他们觉得自己有权利这么做。”

这位英国老人是这么回答的:

“他们是有权利抗议,他们也有权利投票,但他们没有权利做出暴力行为。香港是基于法治的地方,而不是基于动乱。没人有权做这种事情。

如果我到你家,把你家砸得一团糟,把你所有珍贵的东西都打碎,然后转身离开跟你说:‘真抱歉,我就是不喜欢你。’

我有权那么做吗?

不,我没有那种权利,所有人都没有权利这样做。

香港是一个自由的地方,自由到你在香港很少有不能做的事情,年轻人根本不明白这一点,他们没有意识到在香港生活有多么美好。”



我非常赞同这位英国老人的观点,很多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人,他们今天所拥有的的一切,并不是理所当然就能有的,背后有很多的支持和大陆源源不断地输血(这个后面再说)。

7月6日、7月7日、7月13日,暴力行为继续发酵,更多警察遭到了袭击,期间也有美国国旗出现在了游行的队伍。

7月14日,暴力行动推向了高潮。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发生于14日下午的沙田游行期间,有人在主干道冲撞封锁线企图占据马路,并设立铁马阵,有组织地在沙田正街分发雨伞等物资,同时挖开路面砖头,大批防暴警员到场布防,双方展开对峙。

晚上8时许,警方多次发出警告,但示威者从商场高楼层扔下大量雨伞、头盔及水瓶,在警察后退的过程中,其中一名警察“落单”,示威者竟然将其从自动扶梯上踹了下去,然后这名警察就一路从扶梯上滚了下去,然而这些暴徒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他们像狼群一样围了过去拳打脚踢。



14日当天至少有11名警察受伤,其中最惨的一位被咬断了手指,而且是整个关节都被咬下来的那种。



咬掉警察手指的暴徒名叫杜启华,是知名高校——香港大学的一名毕业生。



根据控方在法庭上的陈述,晚上9时40分,杜启华在没受挑衅及发出宣示下,突然用雨伞打中一名警员后颈,其他警员见状,对其进行包围及制止。纠缠期间,梁警官跌倒地上,杜趁机用伞打其头部,梁在用手挡格时,右手无名指骨折。其他警员合力控制杜,但杜极力挣扎,将梁警官右手无名指前节咬断。

据《大公报》的报道,控方读到这段时,呈上了断指警长的伤势照片,法官观看时用手掩嘴。

杜启华的辩护律师兵不同意控方的说法,他辩称杜启华咬断警察手指是因为梁警官主动把手指塞到了杜的口中。

7月16日,法官以1万元保释金+不准涉足新城广场为条件,同意了杜启华的保释请求。

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个判决,但我觉得是有问题的,对暴行的轻判,对警务人员权利的漠视,只会让暴力分子更加肆无忌惮。

这里就牵扯出香港的司法问题了,香港的司法界长期被自由派法官所掌控,而且这些自由派法官大多都有外国国籍。

2016年新一届香港终审法院的常任和非常任大法官任命中,17位大法官中仅有2人为中国香港籍,其余均为外国国籍或双重国籍。



香港的司法界一直都是被外国人控制的(原因和英国殖民时期的历史有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直到现在都没能得到解决。

所以香港的司法裁决,都受制于外国人价值理念(法官个人理念对司法裁决的影响,可以参考卡瓦诺上任美国最高院大法官过程中所经历的闹剧和党争,而特朗普全力护他当选最高院大法官也换来了丰厚的政治利益,在前几天美国最高法院关于修墙的裁决中,以5比4的投票结果允许特朗普动用25亿美金在美墨边境修墙,这意味着5名保守派大法官全部支持特朗普,而4名自由派大法官全部反对特朗普)。

早在2014年,香港的“占中”事件中,就发生了颇受争议的“七警察事件”。

其实事实层面是没有争议的:

港独组织“公民党”的成员曾健超,在占中运动中向11名警务人员泼粪水和尿液挑衅,之后拒捕。警察在受到袭击和侮辱后,发生了殴打曾健超行为并被拍到。曾健超伤无大碍但拒绝拍照记录伤情。

但司法判决的结果却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外籍法官杜大卫判决,7名警察被判监禁2年,而曾健超获判监禁5个星期且获准用300元得到保释。



当时警察一方的律师表示,作为律师,他遵守法院的判决,但他实在忍不住要谈一下自己的感受:

“这两年的刑期我认为是太重,如果我们回望一些过往的案例,关于袭击引致人身伤害,最轻的是社会服务令,之后可以判两、三个星期,甚至于两三个月监禁,跟两年这个刑期是有比较大的距离。大家记得扔砖的案子,一个涉事的年轻犯人,被判的是感化令。一些人会觉得,原来扔砖,破坏我们的社会公益,破坏我们的社会安宁,随时可能令人失去生命,判的都是感化令。”

他认为警察当然应该遵守法院的判决,但他也希望大家能够和他一起去想一想:

“在占领期间,警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长时间执勤。我听说有人说是130小时的长时间执行任务,没有休息,面对示威者如狼似虎般地来欺侮他们,打压他们,挑衅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这个情况下,这些执行任务的警员是面对好大好大压力的,精神和情绪是达到爆炸点,有没有人体谅过他们?现在反过来梁国雄(香港前立法会议员)今日站在这里,刚才还在谴责警察。我想请大家、公众听到我这段发言,大家回去思考一下,想一下。这件事发生之后,我们现在见到这个判决,大家的感受如何?”

香港的司法判决有一个特点:哪怕一个人实际采取了暴行,但只要他打着民主和争取人权的旗号,就会被法律所偏袒;与之相应的是,香港警察却只能谨小慎微。

香港的那些自由派人士认为这是理所当然,毕竟警察代表的是强势的公权力,是一种强权,而民众是弱势群体,法律要保护弱势群体,要保护香港人引以为傲的自由和民主。

但问题是,强和弱从来都不是绝对的。

如果一个地方的司法体系是秉着“谁弱谁有理”来判决的,那么原本的强者会变得战战兢兢,弱者会变得肆无忌惮,于是强弱关系互换。

示威者随时可能化身为暴徒,因为反正警察也不敢还手,所以他们会肆无忌惮地袭击警察,这无异于在鼓励暴力。

而且警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职责是保护老百姓,但也别忘了,警察这份职业的背后,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

他们也会觉得苦,觉得累,觉得委屈,会感到不安和恐惧,如果现实一次次让警察寒了心,最后受苦的只会是老百姓。

相比之下,美国警察在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中,对试图攻击他们的示威群众可是毫不手软的。   从背摔,到扔出围栏,到就地拷住,甚至连那些已经服软的示威者都被要求蹲在地上被警察喷辣椒水。  







相比之下,香港的警察真的已经非常克制了。   为什么我把7月14日的断指事件划入到这次香港风暴的第二阶段?

因为我觉得这个事会对警察群体的心理冲击会特别大。

试想一下,如果是你,或者你的父亲、兄弟被人这样咬断了手指,你会怎么想?

然而让警察失望的是,暴徒竟然在两天后就获得了保释。  

  3   7月20日,超过30万香港市民在金钟添马公园冒雨举行“守护香港”大型集会。

霍英东集团副总裁霍启刚,谴责激进人士的暴力行径,强调表达自己意见并不是使用暴力的借口,并呼吁香港年轻人能够冷静下来。

霍启刚表示,他深信大部分的香港年轻人并不是暴力的,他呼吁大家用沟通来解决问题,而不是暴力。



然而暴力依然没有停止,而且变本加厉。

7月20日,警察在突击检查荃湾区一座工厂大厦的时候,发现了一公斤的TATP烈性炸药和“燃烧弹”电油等物品,以及“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的衣服,这意味着可能已经有人在密谋恐怖袭击了。

7月21日又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示威者冲进了中联办(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 ),二是元朗发生了打人事件。

激进分子先后向中联办大楼投掷鸡蛋、玻璃瓶、砖块、油漆弹,用黑色液体玷污国徽,并在中联办外墙上喷涂“支那”等侮辱国家、民族的字句。







这已经不仅仅是在挑衅中央政府,甚至是对全体中国人的侮辱。



另据《大公报》报道,现场暴徒高度组织化、各有分工,有人用对讲机联络,有人打电话召集讨论部署,有人戴上头盔搬铁马,有人即场制作油漆弹,有人调配装备。暴徒之后在中联办大楼外以粤语及英文发表所谓宣言,称不排除成立“临时立法会”。

其实之前就一直有传言说,由反修例引发的示威游行之所以不断往暴力方向演进,是因为背后有外部势力在搅局。

最初露出端倪的是,有多名外国人持对讲机和黑衣人(示威游行群众都统一穿黑衣)进行指挥和联络,而且这些人的手段非常专业,他们会特意把监控摄像头扒下来,把线路剪断。





而中国外交部这边,最初都是点到为止,告诫某些国家不要干预香港事务,直到7月30日,华春莹在主持外交部例行记者会时,直接点名说,这是美方的一个“作品”。

同一天,人民日报发文章揭露“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简称NED)资助香港的反对派和港独分子的证据。



其中在2014年的“占中”运动中,NED就资助过该运动,当时国内媒体谴责NED插手香港事务、资助“占中”活动时,该基金会还信誓旦旦出了一份公告,坚称自己“从未”有过此类行为。

结果被维基解密实锤打脸。



而在这次风暴发生之前,以李柱铭为首的反对派在5月份出访美国,跑去NED专门发表了煽动性极强的演讲,并参加了该基金会组织的论坛研讨。

当然,你也可以怀疑这只是中国方面的揣测,但其实美国这边也有人持有同样的想法。

在美国近期的一档电视节目中,主持人就香港的局势向英国前国会议员乔治加洛韦进行了电视采访,这名英国前国会议员表示,“我绝不怀疑外国势力有参与这场混乱”,他认为这只是另一场颜色革命,就如同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发生的那样。



随后,主持人又通过两名美女记者来谈论香港的局势,其中一人是RS特派员米雪尔·格林斯坦,她数月以来一直致力于研究中美之间的消息。



当主持人问她,是否认同那名英国前国会议员的观点时,米雪尔表示,她完全同意,而且还提供了更多的细节。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旗下的组织中,包括香港人力资源管理学会、香港联工盟,香港记协、公民党、工党、民主党等等,米雪尔说这些组织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全部都收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钱。

从90时代开始,NED就已经在长期资助香港的这些组织了。



之后主持人又问,这个NED到底是什么来头?

米雪尔则引用NED主席卡尔·格许曼的话说,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就是做一些CIA(美国中情局)不方便公开进行的操作,实质上是为CIA工作。



之后,米雪尔又引用了NED的另一位元老艾伦·温斯坦的话,说NED做的很多事都是25年前CIA秘密进行的,某种意义上,NED就是CIA的前线组织,包括之前的洪都拉斯事件(军事政变),就有NED的参与。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次发生在香港的政治风暴,会愈演愈烈,而且不断往暴力方向升级,我相信这背后有境外势力在幕后策划和煽动。

  4   接下来说说媒体。

在我表示要写香港话题之后,有多位香港的读者给我留言,有的甚至还特意加了我的微信,就是为了告诉我,港独真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大部分人都是支持一个中国的,他们只是不想改变现状,所以他们反对修例,至于后来发生的那些暴力冲突,并不能代表大部分香港人。

也有人很担心现在国内的舆论环境,他们害怕被大陆误解,怕香港被黑。



在这次的香港风暴中,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媒体报道,然后发现大家都是在自说自话。

比如在暴徒咬断警察手指这件事上,《纽约时报》的报道说,警官在用手指挖抗议者的眼睛时,手指被部分咬断。



这一说法既不符合法庭上辩方的说法,也不符合控方的说法,明显就是记者瞎编的。

再比如BBC,在7月20日“守护香港”的和平集会上,BBC的主持人在直播期间称现场只有几千人(主办方说有30万人),结果当场被游行群众打脸是 Fake News(假新闻)。



港媒这边也是站队明显,文汇、大公和苹果日报势同水火。

说到底,媒体终究是摆脱不了立场的影响的。

对于元朗事件,大陆和香港两边的信息是不对称的。

大陆这边,把事件定性为元朗居民用藤条教训港独分子,但很多香港人并不这么看。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香港电台《铿锵集》节目对这件事的报道,你会对这个事件又更深的了解。

  5   即便是有境外势力在幕后煽动,但这毕竟只是外部因素,其实事态发展成这样,内部因素才是决定性因素。

在我看来,内部因素主要在两个层面:一是香港的经济问题,二是香港民众、尤其是年轻一代的认知问题。

香港的经济问题讨论得已经很多了,所以这里不再详细展开,这里简单说一下。

1.香港的贫富分化太严重,房价又太高。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香港非常富裕,数据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2018年香港人均GDP高达4.87万美元。

但事实是,香港普通人的收入其实并不高,2018年香港打工者的中位数月收入仅仅为17500港币(汇率按0.9算,相当于人民币1.57万元)。



人均GDP和居民收入之间确实会存在差距,但差那么多倍,显然是有问题的。

问题就在于香港的贫富差距实在太大。

根据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测算,香港前十大富豪的资产加起来,占到了香港GDP比重的35%,这个贫富差距水平在全世界绝无仅有。



也就是说,香港发展的绝大多数果实,都被极少数资本家吃掉了。

相对于香港全世界第一的生活成本,以及动辄十几、二十几万一平的房价,香港普通居民的收入,实在是太低了。

2.香港的年轻人没有出路。

2017年,香港的一份报纸显示,当年六个区的高考状元,有5个人的志愿是行医。  

那么还有1位状元的志愿是啥呢?

是牙医(牙医医学系是单独的)。

也就说是,6名状元,无一例外全部都打算当医生。

这其实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这意味着现在的香港,寒门子弟靠努力读书考取状元,最好的未来也不过是当个医生而已。

年轻人为什么没有出路?

因为香港没有抓住新兴产业的红利: 互联网时代,香港错过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香港又错过了;

  高端制造业,香港没有。

  香港的经济搞来搞去还是那老四样: 贸易及物流 金融服务

  专业服务及工商业支援服务

  旅游

 

这四大产业中,只有金融能提供高收入,但金融业能提供的就业岗位是非常少的,只占全港就业总人数的5.5%。

那么剩下的人怎么办?

说实话,没有办法。

和香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华为今年开出200万年薪招聘应届博士生。



有了高端产业才会有高薪岗位,有了高薪岗位普通老百姓才能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 香港因为没能抓住新兴产业,所以他们的年轻人看不到出路。   长此以往,老百姓对生活的不满,最终通过另一个渠道发泄出来,比如通过反对政府,甚至是使用暴力,这是香港风波的内因。   但内因并非这一项,还有香港人的认知。

  6

  大多数香港人,在看待大陆的时候,其实是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的。 毕竟香港从前比大陆要富裕得多,我自己小时候也经常看TVB,那时候觉得香港真好。   但时过境迁,今天的香港正在不断丧失竞争力,尤其是在对未来产业的布局上,香港真的已经比不上一江之隔的深圳了。   今天的香港人,能够引以为傲的就是“自由、民主和法治”。   有香港读者留言和我说,不要仅仅从经济层面分析这次的风波,他们是在争取和维护民主。   但我也想提醒你们,香港恰恰也是在你们引以为傲的“自由、民主和法治”下,才沦落到今天这般田地的。   其实香港本有机会摆脱今日的困境。   站在今天回头看,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是非常具有战略眼光的。   他上任后提出了两大计划:一是“八万五”计划,二是“数码港”计划。   "数码港"计划最终被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搞成了房地产项目,这是香港社会最大的弊端——财阀掌控了太多的社会资源,然后他们又通过自己强大的资源把科技项目变成了房地产项目,因为房地产来钱最快。   而可悲的是,整个过程竟然都是合法的,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反对,只能任由以李嘉诚为代表的房地产商们,像蚂蟥一样趴在香港身上吸血。   相比之下,“八万五”计划本来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效,但可惜的是,最终也逃不过中途流产。   所谓的“八万五”计划,是指政府加大土地供应,确保每年兴建房屋不少于85000套,以此来解决高房价问题。   从香港1980-2018房价走势图中你可以看出,香港的房价是一路上涨的,只有1997-2003年间出现了下跌(有人说是97亚洲金融风暴的原因,这是原因之一,但不是主因,因为香港在1999年经济就已开始反弹,2000年经济增速甚至达到了惊人的7.7%,但当时房价依然在下降)。     事实证明,“八万五”计划的效果是非常显著的。

然而可悲的是,香港竟然发生了大规模的游行抗议。



而且上街的不止有房地产大佬,还有被地产大佬们鼓动的中产阶级。

这些中产阶级无法接受自己好不容易买下来的房子价格下降,他们被地产商们煽动,走上街头要求停止这项计划,否则就要董建华下台。

但他们根本就没有想明白,对于刚需来说,房价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因为你不可能卖掉它然后露宿街头。

今天你反对房价下降,看起来是保住了自己的资产,但高房价也绑架了香港的经济,让那些地产商们赚的盆满钵满,然后垄断整个香港的资源,再然后等到你们的孩子读完书,毕了业,却发现这个社会已经没有年轻人打拼和发展的空间了。

你们用民意推倒了政府的正确决定,然后用你们自己的所作所为,把你们自己的孩子,推向了一个没有出路的未来。

这一切,都是在你们引以为傲的“自由、民主和法治”下发生的。

时至今日,这样的事还在发生。

2018年,林郑月娥公布了“明日大屿愿景”计划,希望通过填海建造人工岛屿,来新增土地建设 26-40万住宅单位,从而缓解高房价和住房紧张问题。



这一计划,依然遭到了反对。

一些英国政客,以及一些香港人,总是把香港过去取得的成就归功于“自由、民主和法治”,但他们没有意识到,香港今天的成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抓住了历史机遇。

英国学者马丁·雅克在去年8月的一次采访中归结香港过去的成功:“香港在上世纪70年代末和1997年回归之间表现不错,那仅仅是因为它走运了。”

马丁口中的“走运”,就是我说的历史机遇,在中国大陆被全世界封锁的时候,香港是链接大陆和外部世界的唯一通道,而中国加入WTO之后,很多原本只能香港做的事,北京、上海、深圳全部都能做了,香港不再具有唯一性,“唯一通道”的红利就消失了。

反而是今天的香港,在享用着大陆源源不断地输血。

大陆在给香港供应蔬菜、水果和牛奶的时候,会把最优质的的那部分产品运往香港。

当然,你可以说这些都可以通过进口替代,但是供水和供电呢?

香港从来不需要像台湾那样担心供电不足问题,更不需要傻乎乎地打出“用爱发电”的旗号,因为大陆会把电送过去。

香港四分之一的用电来自大陆的南方电网(大亚湾核电站发电量的70%给了香港)。



香港的自然条件是养不活700万香港市民加大量的流动人口的,是大陆一直在源源不断地给香港供水,香港淡水的80%来自大陆。



如果没有大陆的供水、供电,你们的生活成本只会比现在更高。

当年英国殖民时期,香港的土地归英国皇室所有,港督全部由英国指派,回归后中央给了香港民众投票的权利,给了香港高度自治的权利,为了维护香港的言论自由,任由外国的间谍们在香港自由活动,还不让你们给中央交税。

中央真的已经很对得起香港了。

希望香港的同胞们能够正视大陆为香港的付出,也警告那一小撮要闹独立的香港年轻人:

适可而止吧

不要再挑衅中央的底线

再这么蹦跶下去

早晚有一天

现在拥有的都终将逝去

望港独自重



评:感叹香港警察的高素质,不愧成为世界上最专业的警察称号!看看内地的法制情况,让我们情何以堪!看看这几天内地的强拆事件,当地政府把中央法规等等视而不见,嚣张至极!这是明显把香港台湾同胞置于恐怖状态之下!

 

M
MovingTarget
1 楼
文章挺清楚。还可以给大家讲一下普选问题。 我知道的是2017年有一次普选改革的方案,但是泛民认为不够,非要一步到位,然后就流产了
M
MovingTarget
2 楼
我理解是中央政府代表全国的利益要adress 一国的 concern所以在普选方案里要求特首先选再任命以保证否决权,但是在整体上是逐步给予港人的自决权,并没有比97前更多的控制和干预。 大家出来客观点评一下吧。
好奇心想象力
3 楼
“不要再挑衅中央的底线 再这么蹦跶下去 早晚有一天 现在拥有的都终将逝去” 香港人还不清楚中国政府会怎么做,上面这句话一定要好好理解呀!就是让你们闹,然后理由充沛地武统。台湾同胞看到了吧,一定会是这样,回到祖国怀抱一定是说好一国两制,之后一定是一国一制。
天随人意
4 楼
进来...不用猜...烂货
z
zhangya
5 楼
蠢烂婆娘的贴, 既臭又长。 你为啥不说, 所有的一切都是大陆公安非法越境绑架 书店员工 而引起 2 百万 人上街 ? 香港一共只有 7 百万 人, 除了年幼老弱病残, 几乎所有的成人都上街了。
远方飞翔
6 楼
文章确实写得非常清楚。 对香港的溺爱纵容导致现在的结果,放弃和平统一台湾的幻想,武统是唯一出路
我要真普選
7 楼
你究竟知不知道 2017年所謂的「普選方案」是什麼? 大陸揀兩三個人, A君 B君 c君,你香港人投票只能投其中之一。 這同你自己去任命,有什麼分別? 一個梁振英,一個林鄭月娥。你香港人自己去選擇,選了就不要再怪中央了! 還能這麼無恥嗎? ——————— MovingTarget 發表評論於 2019-08-10 20:07:01 文章挺清楚。還可以給大家講一下普選問題。 我知道的是2017年有一次普選改革的方案,但是泛民認為不夠,非要一步到位,然後就流產了
W
Woody2007
8 楼
一篇比较中肯的文章,在最近VOA,法广,德声文章泛滥的文学城,是难得的比较公正的报道分析,值得每一个关心香港的人阅读。可惜文章还没有指出动乱根源的核心,就是有势力一直在寻找机会在香港制造混乱,这次“送中”恰好给了一个机会。可惜香港政府不明白,态度软弱,一错再错。
F
Floden
9 楼
这篇文章躲开中共到香港绑架它不喜欢的无辜人的事。 这是关键的关键。
W
Woody2007
10 楼
真普选,又在这扮作港人讲古,既然你知道,就好好讲讲那个普选方案的具体争论,不要在这随便瞎讲。我们在这听着你这次有没有真是内容。
我要真普選
11 楼
想香港平靜,其實很簡單。你大陸中央政府收手吧!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頭十年你不管香港,香港儘管50萬人遊行,焦點也是在香港特區政府上。 頭十年,沒有國民教育、也沒有港獨、大陸在香港的評分還是不差。
共-产-党
12 楼
写这么长是为了绕晕读者。 非常简单,如果把大陆从引渡名单中去掉,就一点问题也没有。香港人绝不会因此上街。 中共哪次镇压异议者是用“持不同政见者”这个罪名?在中国的罪名录中,有“政治犯”这种吗?中共要想抓捕一个人,绝对会给出一个在全世界都算犯罪的罪名,而且肯定会满足送中条例的要求。毕竟,香港的法官只对表面证据是否足够而判断是否引渡,而按要求不会对中共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去调查。 因此,香港人的担心不是有道理这么简单,而是确实的未来,如果送中条例通过的话。 如果中共真正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规定,只负责国防、外交,其它的事务,报括香港的选举制度,特首的选罢等完全按《香港基本法》的要求,让香港人自己去处理,绝不会发生这种事。
文工队
13 楼
真正的港人治港,就是让香港人自己选取自己的特首。否则就跟某党在天朝一样挂羊头卖狗肉。
我要真普選
14 楼
自己要大國崛起、中國夢上腦,未富先驕。還想香港人與你發同一個夢? 如果只是香港與中國的關係惡劣,也許問題出在香港身上。但現在和中國關係惡劣的恐怕遠遠不止香港吧? 現在弄到全世界都沒朋友,還不知道問題的根源嗎?
M
MovingTarget
15 楼
@真普选,大陆拣两三个人不是事实,是港人以行业为代表的选举委员会提名,当时是提名有门槛而投票没有,这显然比港英政府时期更宽松。 我说的没错吧?
P
Panda2017
16 楼
明明是香港制度有问题 关香港平民百姓屁事?
哈啰2019
17 楼
文章很清楚,然并卵。忽略了最根本的一个因素,港人对大陆法制从根本上的不信任。有因必有果,各种对意见人事的罪名,各种电视认罪,成就了今天的恶果
我要真普選
18 楼
Moving target: 1200個選舉委員會,大部份都是你自己人。要600人同意才可以參選。左手右手都是你的自己人去選。真正的一場愚民鬧劇!
我要真普選
19 楼
Moving target:現在是1200人有200個提名就可以參選特首。一旦你改了以後,要600人提名才可以參選。 說說這是進步?還是退步?
我要真普選
20 楼
更正:現在應該是1200人有150個提名就可以參加特首小圈子選舉。
M
MovingTarget
21 楼
“非常简单,如果把大陆从引渡名单中去掉,就一点问题也没有。” 现在不是已经去掉了吗? 香港作为中国特别行政区,跟中国以外的国家有引渡法而跟中国没有本来就是件奇怪的事。好吧就算是港英当时的现状。现在把台湾加上去,却把大陆剔出来是什么道理? 好吧港人不喜欢共产党,港人治港,中国也忍了,把修例也撤了。 为毛还冲击中联办?这TM跟中央政府有什么关系?送终不送终不都是港人发起的。 扫蝗很上瘾对吧?
M
MovingTarget
22 楼
“弄到全世界都沒朋友”,你把西方跟全世界等同起来了吧? 西方富国只占世界人口很小的一部分,只不过是先发达起来,到处对跟自己不同的制度指手划脚。难道不是这样吗?
笔名已被占用
23 楼
香港的衰落源于民主 台湾的衰落也是源于民主 在野的永远捣乱 使政府无法正常施政 让你什么都干不成 然后倒打一耙 把所有责任推到政府头上 意图推翻政府 这就是港台民主的操作模式
共-产-党
24 楼
MovingTarget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0:59:54 现在不是(把大陆)已经去掉了吗? 好吧港人不喜欢共产党,港人治港,中国也忍了,把修例也撤了。 ------ 呵呵,什么时候去掉的?什么时候把修例撤了? 是你在自言自语吧?虽然有香港数百万人上街反对,但林郑就是不说出“撤销”这个字眼。因此,从法律上说,送中条例仍然没有撤销,随时有恢复二读的可能。 洗地前,先把事实搞清楚吧!
笔名已被占用
25 楼
回 —— 我要真普選 “現在應該是1200人有150個提名就可以參加特首小圈子選舉。” —————————————————— 你没有说 1200是在24万人当中选出来的 700万人的香港有1200选举人 比例也大大超过3亿人的美国只要538选举人
笔名已被占用
26 楼
回 —— 我要真普選 “現在應該是1200人有150個提名就可以參加特首小圈子選舉。” —————————————————— 你没有说 1200是在24万人当中选出来的 700万人的香港有1200选举人 比例也大大超过3亿人的美国 只有538选举人
苍松翠柏
27 楼
无论是台湾否定九二共识还是香港反送中,可以看出只要是跟中国大陆扯上关系的就不亲热。共产党的离心力已经这样大,可他们一点也不思改变形象。习世凯不仅没有走向民主的迹象,相反更加独裁,跟人类文明唱反调。港台不信任中共,就这样简单。反送中是港人正当的维权行动
M
MovingTarget
28 楼
维基上有“2016年及2017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这是西方网站,没有太多偏袒共产党的可能。来龙去脉很清楚。 1.各方都有充分参与 2.最终方案是来自港府并非中央 3.社会舆论倾向支持过关 但是政改方案最后在立法院被泛民否决,这是今天这个局面的成因。 为什么又是蝗虫的错?
苍松翠柏
29 楼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1:09:06 香港的衰落源于民主 台湾的衰落也是源于民主 在野的永远捣乱 使政府无法正常施政 让你什么都干不成 ====================== 这话你该对共产党说,国民党蒋介石的衰落也是源于民主,共产党在野时捣乱国家,使蒋介石政府无法正常施政
无声话语
30 楼
一篇基本符合现状的论述。 很多问题和矛盾,早在97转换时就留下祸根。 每阶段的爆发程度与当时民生状态有极大关联。
p
pdong95014
31 楼
港人治港是混乱之源。如果是委派特首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你去搞个闽人治闽,藏人治藏,一定比香港还乱。
M
MovingTarget
32 楼
@共-产 美国之音,这是你们的喉舌吧?7月10日报道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宣布有关《逃犯条例》的修订已经寿终正寝,并且形容修订工作彻底失败” “港府的这一举措消除了香港民众可能被任意引渡到大陆的威胁。” 你说林郑的中止不是撤销,如果林郑说了撤销,下一拨人会要求“永远撤销”,再下面还有“全面撤销”…
M
MovingTarget
33 楼
没错共产党在国民政府的时候的确是处处捣乱,但是你如果用这个当理由来给今天的中国捣乱你一定是脑子坏掉了。 有这个道理吗? 印地安人能杀回白人吗?
M
MovingTarget
34 楼
比如说革命党当年还行刺清朝大员呢,你苍松要不现在去杀一个共产党给我们看看? 反共分子为什么都是这么混的?
华人在Toronto
35 楼
Please find the complete development and story behind the movemen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9_Hong_Kong_anti-extradition_bill_protests
华人在Toronto
36 楼
國家民主基金會(英语: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縮寫为NED)是美國的非營利機構之一。美国政府为了便于管理向外國组织的捐款资金,於1983年成立全國民主基金會,總部設在華盛頓特區,其宗旨是促進及推動全球的民主化,並向相關的非政府組織及團體提供資助。全国民主基金会的经费来自美国国会通过美国国务院进行的年度拨款,以及一些國際大企業包括花旗集團、麥當勞、福特汽車、高盛、Visa、波音公司等,也有一小部分来自民间捐助。全国民主基金会说,虽然该基金会依靠国会和白宫的持续支持,但是他们不是美国政府一部分;拨款如何使用,由独立的董事会来决定。虽是民间机构,但运作资金大多数是从美国国会拨出。 国家民主基金会不为在美国国内的事业拨款,不过可以资助总部在美国但是有海外项目的组织。根据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说明,该基金会每年拨发大约1万多笔款项,每笔拨款平均大约5万美元。该基金会只接受组织资助申请,不向个人拨款。 历史[编辑] 1982年,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提出促进“民主基本建设”的计划,在全球“推广民主”。1983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国务院授权法》,拨款3130万美元成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并让其享受免税待遇。 核心受让方[编辑] 有4个“美国基金受让方”(US Grantees)与全国民主基金会有特殊关系,被称为“核心受让方”,它们分别从事推动独立工会、私营企业和民主选举等不同层面的工作。这4个机构是:团结中心(Solidarity Center)、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 CIPE)、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 IRI)和国际事务全国民主研究所。 资助民间组织[编辑] 全国民主基金会拨款透明,接受资助的民间组织很多,它们涉及世界各个地方,推动 90 多个国家或地区为民主目的而工作的海外非政府组织的项目。 NED 致力于培养海外各种民主机构的成长,包括政党、工会、自由市场和商业组织,以及在众多活跃的国内团体中拥护人权、媒体独立和法律原则的持不同政见者。NED 就始终坚持两党制。NED 由共和党和民主党联合创建,由一个两党人数均衡的委员会管理,在整个政治环境中拥有国会的支持。NED 以高度透明和问责的方式运作,体现出创立者的信仰 — 海外民主促进活动应该公开透明。 全国民主基金会所有有关资助和活动的信息公布在本网站上,并受美国国会、国务院及独立财务审计机构等多层级的监督。 全国民主基金会公布的资料显示,近年來該基金會每年資助中國民主運動項目的金額達到600萬美元。以2009年为例,国际共和研究所获得125万美元经费,普林斯顿中国学社获得65万美元。与中国内地相关的,接受年拨款在25万美元到50万美元之间的组织有:法制和公众参与、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北京知爱行信息咨询公司、中国信息中心、中国人权观察。其它一些与新闻自由、宗教自由等中国民主人权自由事务有关的民间机构,如独立中文笔会等,分别在这一年获得了25万美元以下的赞助。 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此組織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視為進行國家分裂活动的恐怖組織[1])、国际维吾尔人权民主基金会在2009年各得到十几到二十几万美元的赞助。一些与藏人权利有关的组织机构分别得到每年数万美元的资助。另有与内蒙古、香港相关的组织获得资助。 香港文匯報質疑,近年来,乌克兰、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等国颜色革命背后都有此组织的身影。[2][3] 资金流向[编辑] 2007年全国民主基金会资助各国的金额如下,资料来自其官方网站[4] 亚洲[编辑] 按照金额数量排列如下: • 中国 611万0531美元 o 香港 36万9983美元 o 西藏 44万4710美元 o 新疆 52万1105美元 o 中國內地 477万4733美元 • 缅甸 408万9747美元 • 巴基斯坦 325万7206美元 • 朝鲜 151万8788美元 • 印尼 129万6101美元 • 菲律宾 90万2842美元 • 马来西亚 77万美元 • 东帝汶 65万3000美元 • 斯里兰卡 56万1370美元 • 尼泊尔 44万1559美元 • 泰国 42万0660美元 • 孟加拉国 20万5896美元 • 越南 17万7000美元 • 柬埔寨 4万美元 • 印度 3万美元 • 综合项目 154万4680美元
华人在Toronto
37 楼
國家民主基金會(英语: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縮寫为NED) 1982年,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提出促进“民主基本建设”的计划,在全球“推广民主”。1983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国务院授权法》,拨款3130万美元成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并让其享受免税待遇。 核心受让方 有4个“美国基金受让方”(US Grantees)与全国民主基金会有特殊关系,被称为“核心受让方”,它们分别从事推动独立工会、私营企业和民主选举等不同层面的工作。这4个机构是:团结中心(Solidarity Center)、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 CIPE)、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 IRI)和国际事务全国民主研究所。 资助民间组织[编辑] 全国民主基金会拨款透明,接受资助的民间组织很多,它们涉及世界各个地方,推动 90 多个国家或地区为民主目的而工作的海外非政府组织的项目。 NED 致力于培养海外各种民主机构的成长,包括政党、工会、自由市场和商业组织,以及在众多活跃的国内团体中拥护人权、媒体独立和法律原则的持不同政见者。NED 就始终坚持两党制。NED 由共和党和民主党联合创建,由一个两党人数均衡的委员会管理,在整个政治环境中拥有国会的支持。NED 以高度透明和问责的方式运作,体现出创立者的信仰 — 海外民主促进活动应该公开透明。 全国民主基金会所有有关资助和活动的信息公布在本网站上,并受美国国会、国务院及独立财务审计机构等多层级的监督。 全国民主基金会公布的资料显示,近年來該基金會每年資助中國民主運動項目的金額達到600萬美元。以2009年为例,国际共和研究所获得125万美元经费,普林斯顿中国学社获得65万美元。与中国内地相关的,接受年拨款在25万美元到50万美元之间的组织有:法制和公众参与、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北京知爱行信息咨询公司、中国信息中心、中国人权观察。其它一些与新闻自由、宗教自由等中国民主人权自由事务有关的民间机构,如独立中文笔会等,分别在这一年获得了25万美元以下的赞助。 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此組織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視為進行國家分裂活动的恐怖組織[1])、国际维吾尔人权民主基金会在2009年各得到十几到二十几万美元的赞助。一些与藏人权利有关的组织机构分别得到每年数万美元的资助。另有与内蒙古、香港相关的组织获得资助。 香港文匯報質疑,近年来,乌克兰、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等国颜色革命背后都有此组织的身影。[2][3] 资金流向[编辑] 2007年全国民主基金会资助各国的金额如下,资料来自其官方网站[4] 亚洲[编辑] 按照金额数量排列如下: • 中国 611万0531美元 o 香港 36万9983美元 o 西藏 44万4710美元 o 新疆 52万1105美元 o 中國內地 477万4733美元 • 缅甸 408万9747美元 • 巴基斯坦 325万7206美元 • 朝鲜 151万8788美元 • 印尼 129万6101美元 • 菲律宾 90万2842美元 • 马来西亚 77万美元 • 东帝汶 65万3000美元 • 斯里兰卡 56万1370美元 • 尼泊尔 44万1559美元 • 泰国 42万0660美元 • 孟加拉国 20万5896美元 • 越南 17万7000美元 • 柬埔寨 4万美元 • 印度 3万美元 • 综合项目 154万4680美元
a
altura63
38 楼
群体民主(也许叫民粹比较合适),伴随的通常是低效率 国计民生等重大议题上,精英专家们的意见也许是最好的。
罗马军团
39 楼
苍松翠柏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1:20:15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1:09:06 香港的衰落源于民主 台湾的衰落也是源于民主 在野的永远捣乱 使政府无法正常施政 让你什么都干不成 ====================== 这话你该对共产党说,国民党蒋介石的衰落也是源于民主,共产党在野时捣乱国家,使蒋介石政府无法正常施政 ------------- 你这话算说到点子上了,这是西方民主制度根本性缺陷,无法克服。西方能实行这个制度有其历史文化根源,出了欧美基本上无一成功。简单地说,就是水土不服。
华人在Toronto
40 楼
In January 1994, Galloway faced some of his strongest criticism on his return from a Middle Eastern visit during which he had met Saddam Hussein. At his meeting with the Iraqi leader, he reported the support given to Saddam by the people of the Gaza Strip which he had just visited: "I can honestly tell you that there was not a single person to whom I told I was coming to Iraq and hoping to meet with yourself who did not wish me to convey their heartfelt, fraternal greetings and support." He ended his speech with the statement "Sir, I salute your courage, your strength, your indefatigability."Galloway has asserted that he was saluting the Iraqi people rather than Saddam Hussein in the speech,which was translated for the Iraqi leader.
罗马军团
41 楼
我就这么说吧,共产党现在下台,开搞西式民主政治,欧式美式都行,然后老共再来一遍,天天闹事,你告诉我有什么好办法?你还是没治,老共照样再次夺权,信不信由你。
在酒楼上
42 楼
通篇忽略了一个好重要的原因,就是香港人对大陆司法制度的极其不信任以及大陆没有司法独立的客观现实。铜锣湾书店事件就是一个最好的个案。对于大陆,根本就无需香港去修订引渡条例去逢迎。在一路强调“一国”被破坏的同时,不能罔顾是“两制”先被践踏的事实。
不可以使用
43 楼
MovingTarget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1:20:11 维基上有“2016年及2017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这是西方网站,没有太多偏袒共产党的可能。来龙去脉很清楚。 ----------------------------------------- 本身就是用户编辑的网站,偏袒不偏袒看编辑者立场。 该条目写明了 此条目中立性有争议。内容、语调可能带有明显的个人观点或地方色彩
心戚然2
44 楼
土共对港太迁就,香港太高估自己。现在看来,还是英国人那套管用。以后特首中央指派,港人还当奴才吧。就这德性,烂泥扶不上墙。
Z
Zhisou
45 楼
什么送中的罪是七年以上才送,中共可以治你一些“刑法”书上没有的罪。 例如在家里搞宗教聚会可判五年徒刑; 偷渡香港可以是无罪,只是公安局通知工作单位把人领回, 也可以是判处两年劳教,也可以把你封为“偷渡集团首犯”判处五年, 文革时有人被判十五年徒刑, 罪名是反革命偷渡分子。 说白了就是看领导心情好坏。
德州土老冒
46 楼
这篇文章只是裁剪事实厉害。 没有说元朗警匪勾结殴打市民。 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是大陆践踏司法的典型事件。香港和很多西方国家有引渡条例,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司法是独立的,靠谱的。铜锣湾书店是把人偷偷抓到大陆,电视认交通肇事罪。 大陆司法不独立,是党的机构,没有公信力。香港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和大陆不一样的英国普通法系统,上海再先进,其金融也受党的领导。世界各国和香港心里都清楚得很。
德州土老冒
47 楼
楼下zhisou说得对,大陆司法不独立,法律就是个球。还扣押维权的律师。哪天司法独立了,这样的司法制度,鬼才会相信他会遵守法律
M
MovingTarget
48 楼
@不可以,“铜锣湾书店事件就是一个最好的个案” 这应该是反政府一边最有力的案例吧?即使如此案,桂老板到现在都沒说是被绑架,他说是他自己去投案的。 他应该是被威胁了,因为他曾经有一条人命在手上。但是这跟绑架还是完全不同。 另外送中法案不包括桂老板这样的case, 送中条例有很高门槛的。这个你明白吗? 送中案已经撤销了,好吧,你要抠字眼,已经“中止了”,“寿终正寝了”… 你明白吗? 还在扫蝗?
A
ANGELS
49 楼
共-产-党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0:48:09 写这么长是为了绕晕读者。 非常简单,如果把大陆从引渡名单中去掉,就一点问题也没有。香港人绝不会因此上街。 中共哪次镇压异议者是用“持不同政见者”这个罪名?在中国的罪名录中,有“政治犯”这种吗?中共要想抓捕一个人,绝对会给出一个在全世界都算犯罪的罪名,而且肯定会满足送中条例的要求。毕竟,香港的法官只对表面证据是否足够而判断是否引渡,而按要求不会对中共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去调查。 因此,香港人的担心不是有道理这么简单,而是确实的未来,如果送中条例通过的话。 如果中共真正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规定,只负责国防、外交,其它的事务,报括香港的选举制度,特首的选罢等完全按《香港基本法》的要求,让香港人自己去处理,绝不会发生这种事。 ------------------------------------------------------------------- 我觉得这个说的也不错,把大陆去掉,让游行停下来,让条例通过,也不失为一个变通之举。
华人在Toronto
50 楼
有关暴力在事件整个过程的使用被很客观的在维基中被善良的民众客观的留下记载。请各位能够客观的仔细阅读。普通百姓提出的要求独立司法调查元朗暴徒没有被接受。有很多白姓相信元朗暴徒跟中联办有联系。让人不能不思索这种暴行的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激化民众的愤怒:黑帮与警署是否已经在同一个联盟。这才是导致中联办受冲击的原因。缓缓先生为什么忽略这个细节。 中联办被冲击,国徽 和国旗遭受污辱又怎样。那只是个物, 也不是圣器。如有法规可以处罚,但不是死罪。 事实是这面血旗上无辜百姓的血太多了,我真诚希望中华大众很快能够摆脱这个恶梦。我很能理解经过四九, 六零, 八九 的香港百姓对它的憎恶。
C
CN1618
51 楼
最后那句完全是P味没有的P话。什么叫做警察的高素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警察高素质? 鬼扯。 365行,每行有每行的社会功能。当警察的不能够维护社会安宁保护和平民众的安全保证社会正常运转,就是不称职。不称职可能有不称职的原因有各种苦衷,这是另外的事情,但是不能改变没有称职的事实。 不管什么政治制度,任何国家社会都不需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不称职的警察。再说一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是高素质,而是不称职!一个连自己人身安全都不能保证的警察,如何能依靠他来保护守法平民的正常生活甚至人身安全?!
华人在Toronto
52 楼
缓缓先生在使用暴徒两个字的时候,你已经把你的立场放在了某个特别利益的一边。你所提到的中央就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都没有赋与最高权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才是。栗占书是国会议长。他应该招集紧急会议商讨解决的办法。七百万人口的香港有两百万出来抗议,当然可能五百万是silent majority 不同意。但是切不可以再犯下六四的国家罪行。 说到香港发展到今天的小小的成功 因素很多, 但决不是中央所赐。收起那副老干妈的逻辑。 中国大陆的外资中有多少来自香港, 我不愿说这个数字,应为某个利益集团要脸红的。
十具
53 楼
楼下这位先生:当初香港资本进大陆是逐利而来,而且满载而逃,要不问问太平绅士李嘉诚,或者到深圳、温哥华的二奶村调查一下。对了,汉语“二奶”这个专用词就是源于香港腐朽文化。40年来港资、港人孕育了中国大陆那一个值得你骄傲的企业,说一个我们听听?LBYD土共给HK的机会,不会再有了,醒醒吧。
十具
54 楼
伦敦,despite the continuing decay of 日不落帝国,成功地捍卫她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香港,背靠人类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奇迹(世界学界和土共的敌人都承认的),却越来越不自信。港人包括精英们都出息不大,格局太小,不是二奶就是置业,这话还客观吧。
x
xlc
55 楼
文章自以为很中立,可是从作者所选的所有中文媒体的贴图都是源自极左报纸《大公报》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作者的立场。这和大陆写手用在大陆可以看到的新闻来评述香港事件一样,带有极强的偏见和片面性。
N
NSRW304
56 楼
从有人把议员父母的骨灰弄出来那个点,我就立即觉得这些人就是这么低的素质,就不要高调的学别人搞什么民主了,恶心成这样,真心不配!祖坟骨灰对华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这些人有现眼报的。
俯卧撑123
57 楼
完全是颠倒黑白,就是因为香港没有完善彻底的民主自由才造成了目前的境况。要是董建华是民选的特首,他就会坚持自己正确的施政政策,而不会流产。
看戏人
58 楼
挖坑,泼墨不亦乐呼?香港百姓全都二百五呗,急需帮他们做主的“一尊”哈
路边的蒲公英
59 楼
德州土老冒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2:13:38 铜锣湾书店是把人偷偷抓到大陆,电视认交通肇事罪。 ============================================== 那恰恰是因为法律不健全,现在把法律完善了让土共遵守,本是一件好事,结果又被香港人自己给搞砸了,就类似过去的 “八万五”计划和“数码港”计划。没有法律,下回土共可能抓人后直接装入麻袋,沉入海底。百姓是二百五,靠他们决策永远是错误的。
g
gxy99
60 楼
Zhisou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2:13:03 什么送中的罪是七年以上才送,中共可以治你一些“刑法”书上没有的罪。 例如在家里搞宗教聚会可判五年徒刑; 偷渡香港可以是无罪,只是公安局通知工作单位把人领回, 也可以是判处两年劳教,也可以把你封为“偷渡集团首犯”判处五年, 文革时有人被判十五年徒刑, 罪名是反革命偷渡分子。 说白了就是看领导心情好坏。 ===== 不知不要乱发挥。人云也云,胡乱堆砌词句。 罪行需在请求方(大陆)可判7年或以上,同时该罪行如在香港发生,在香港也可判7年或以上。要同时满足,才会移交。罪行必需在兩个地方都属刑事罪行。不涉死刑、政治罪行,不涉宗教、国籍,种族。一帮闹事的不知有几个真正了解《修例》,就跟你这种人一个德行,无知瞎嚷嚷。不通过也很好,香港可以作为罪犯聚集地,也是一种贡献。也许有一天某个杀人犯,强奸犯能成为反送中头目的邻居。
p
piggy9999
61 楼
不提为啥被咬到手指? 不提那个半年找不见的偷渡客?
H
Huilianghu5
62 楼
香港被内地大城市超越,又随着经济下行而衰退,其优势已经不多了。香港大多数人都沦落为底端,像极了美国特朗普的票源阶层。所以闹事是发泄。 香港的前景会怎样? 最好的前景就是和广州深圳那样平行共存。香港保持金融上的优势,其他的都必须依赖内地。香港年轻人的前途就是走出去,去英美或大陆。 死守着鸽子笼是没有前途的。
H
Huilianghu5
63 楼
送中条列只是借口,目标早就超越了。 有美国在后面鼓动也是常态,即使不算操控,支持是必定要有的。 警察也是人,有立场有态度。89年北京警察也是支持学生的。今天的香港人至少一半是反对闹事的,北京当年几乎全体都站在学生一边,至少希望中央出来解决问题(当然不是开枪杀人)。 最后还是要考虑香港会有什么前途?现实,可行。不可能的事就别费劲了。美国也别费劲了。 习近平什么都不用干,结果也一样。
S
SamYang
64 楼
想香港平靜,其實很簡單。ONE COUTRY ONE SYSTEM!!!
S
SamYang
65 楼
Why people treat different? ONE COUNTRY ONE SYSTEM!
想做渔民
66 楼
pdong95014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1:28:00 港人治港是混乱之源。如果是委派特首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你去搞个闽人治闽,藏人治藏,一定比香港还乱。 赞成。中共执政后,各个地方省份军区从行政长官到军事长官都是互相调动的。 本来想举很多的例子来证明这些“民主”偏执狂精神病对人民群众对人类的危害,但是没有你这个观点更直截了当。
5
5AGDG
67 楼
又臭又长的文章。问题只有一个,土共答应了香港一国两制和普选,结果一个都没有实现。香港人要求土共实现自己说的话,而不是有什么额外要求。
5
5AGDG
68 楼
pdong95014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1:28:00 港人治港是混乱之源。如果是委派特首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你去搞个闽人治闽,藏人治藏,一定比香港还乱。 ------------------ 一国两制是邓小平同意的,你们无毛开始对共产党不满了?
圣僧唐三藏
69 楼
华人在Toronto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2:52:31 说到香港发展到今天的小小的成功 因素很多, 但决不是中央所赐。收起那副老干妈的逻辑。 中国大陆的外资中有多少来自香港, 我不愿说这个数字,应为某个利益集团要脸红的。 --------------- 我告诉你这个数字:中国70%的外资来自香港,其中大部分是中资过水的假外资,这个游戏就和英属维京群岛一样。香港的模式就是这种补税天堂小岛国的模式,决定性的因素是背靠了中国这颗大树,为什么要脸红,新加坡和香港竞争亚洲金融中心失败就是因为没有中国支撑。 你香港的发展不靠中央所赐那么靠什么?1,你有美日德那样的技术?2,你大概有老婆饼制造技术,你有资源像沙特的石油澳洲巴西的铁矿石那样的,你什么资源都没有供水都要靠中国,3,你有市场?你700多万人的城市靠转口中国生意以及配套中国的金融等服务
k
kndy111
70 楼
就让香港普选啊,让他们选个黄秋生何什么之类的上去干啊,站旁边说和干是两回事,经济命脉都在大陆手里,他们能上天啊
圣僧唐三藏
71 楼
华人在Toronto 发表评论于 2019-08-10 22:52:31 说到香港发展到今天的小小的成功 因素很多, 但决不是中央所赐。收起那副老干妈的逻辑。 ---------- 一个国家的发展总是有原因的,比如德日的高端制造业,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中国的血汗工厂环境污染。 你香港发展的原因何在?因素很多究竟是那些因素?
圣僧唐三藏
72 楼
ZT:人民日报不经意间泄露“国家机密”* 今年(2013年)8月9日,程晓农在“探寻中国热钱的踪迹:中国的假外商”一文中很清楚地指出,在中国引进的外资当中,从1997年到2008年,来自工业化国家的外资每年稳定在210到250亿美元左右,但是,来自香港、澳门以及9个小岛国,如英属维京群岛、开曼群岛、萨摩亚、毛里求斯、巴巴多斯、百慕大、巴哈马群岛、文莱和马歇尔群岛的外资却逐年快速增加,从2002年的202亿美元上升到2008年的673亿美元,占中国引进外资的比例从38%上升到73%。 程文为何只能分析到2008年为止?这是因为从2010年开始,国家统计局与商务部不再在网上公布相关数据。8月12日《人民日报》文章所附图表,正好证明了程晓农对中国外资中“假外资”的分析是正确的。这张图表说明今年1-6月中国外资来源于香港、日本、台湾、新加坡、美国、欧盟等十大国家与地区,共引进562.91亿美元。如按照该图表解释,这些外资在引进外资总额占比92.39%,今年上半年全部外资总额应为609亿左右,其中来自香港的投资为397.15亿美元,在全部外资中占比为65%。 如同程晓农指出,现在香港对大陆的投资多半系中资所为,可列为“假外资”。在此还须补充:来自新加坡的投资32.52亿美元,占比为5%。新加坡成为中国富豪移民首选地已有多年历史,因此这些号称来自新加坡的投资,其实不少也是中资漂白后回流。 值得关注的是,有7.61%的外资未列明来源地,后文将分析其来源及隐身原因。
w
warara
73 楼
香港真是个创造奇迹的地方。租借给大英帝国后用157个年头将之由小渔村变成了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回归中国后却只用22年时间就将之变成了只有黑社会支持政府的地区——这样的创造堪称人类文明史最惊险的过山车。
圣僧唐三藏
74 楼
warara 发表评论于 2019-08-11 06:19:11 香港真是个创造奇迹的地方。租借给大英帝国后用157个年头将之由小渔村变成了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回归中国后却只用22年时间就将之变成了只有黑社会支持政府的地区——这样的创造堪称人类文明史最惊险的过山车。 ------------ 1949年中共上台的时候香港连中国青岛这样的城市都不如,香港成为所谓的亚洲金融中心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事,它的那些劳动密集型没办法再搞了,选择了配套中国的金融服务业。香港没有一产没有二产,它成为金融中心是靠中国这颗大树
圣僧唐三藏
75 楼
warara 发表评论于 2019-08-11 06:19:11 香港真是个创造奇迹的地方。租借给大英帝国后用157个年头将之由小渔村变成了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回归中国后却只用22年时间就将之变成了只有黑社会支持政府的地区——这样的创造堪称人类文明史最惊险的过山车。 ------------ 1949年中共上台的时候香港连中国青岛这样的城市都不如,香港成为所谓的亚洲金融中心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事,它的那些劳动密集型没办法再搞了,选择了配套中国的金融服务业。当然,中共也是选了它做这个事的,算是一拍即合吧,但是香港不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必要条件,是中共给了香港机会,让它赚的盆满钵肥。香港没有一产没有二产,它成为金融中心是靠中国这颗大树
s
springdale
76 楼
没有所谓的香港问题, 也没有所谓的台湾问题, 中国唯有一个问题 ——共产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