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七富国 欠债$3000亿 被踢出发达国家阵营…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25日 12点47分 PT
  返回列表
89536 阅读
30 评论
瞭望智库

当地时间6月12日,阿根廷政府宣布,将近700亿美元债务重组的谈判期限继续延长至6月19日。这是近一个多月以来阿根廷第四次延长债务重组谈判的最后期限。

目前,阿根廷已积累公共债务3240亿美元,约为GDP的90%。

加之疫情影响,阿根廷经济发展可谓举步维艰。

阿根廷,曾经是世界第7大经济体、第5大出口国,富裕程度不逊于当时多数欧美国家。

昔日的经济强国,如今却"倒账"成习,多次登上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的黑名单,成为全球唯一由发达阶段退回发展中阶段的国家。

阿根廷因何从"神坛"重重跌落?



阿根廷地形图。

文|回家种菜、丁贵梓(实习生)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迅速跨入全球一流富国阵营

1810年,五月革命凿开了西属拉美领地的第一道裂缝,阿根廷从此摆脱了屈辱的殖民地身份。

此后,历经数十年的动荡,1880年,罗加将军当选总统,解散各省军团,巩固中央政府权威,农牧业阶层利益代表稳占政坛,内争外扰逐渐平息,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阿根廷迎来了大好时机。



2020年5月23日,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央商务区。

西部安第斯山区铀矿蕴藏量居拉美首位,北部平原被大片森林覆盖,东部是广袤的潘帕斯草原——海岸线绵长、气候温和、降水充足、土质肥沃、牧草茂盛,集中了全国80%的种植和畜牧养殖业,坐落于此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既是阿根廷最大城市,也是南美大陆最为繁忙的港口。

第一次工业革命后,欧洲国家城市化进程加快,市场需求骤增。阿根廷抓住机遇,实行外向型经济政策,小麦、玉米、腌肉等农牧产品源源不断地从沿海港口运往欧洲。当时,英国人餐桌上的牛羊肉,40%来自阿根廷。



阿根廷广袤的牧场和发展前景吸引了大批欧洲移民。

广袤的牧场和发展前景吸引了大批欧洲移民。据统计,从19世纪80年代至20世纪30年代,约有400万欧洲人(大多来自西班牙和意大利)前往阿根廷谋生,参与农业生产和铁路建设,为阿根廷的出口经济繁荣及早期工业兴起提供巨额劳动力。

注:85%的居民均为欧洲后裔,混血人种、印第安人及其他人种仅占到全国人口的3%。因此,阿根廷并不存在其他拉美国家那样突出的种族/民族问题。

这时,阿根廷像一座亟待开采的金山,吸引了大量国外资本流入。

当优越的自然资源遇见稳定的政治环境,再借工业革命的一缕"东风",阿根廷出口创造了大量外汇收入,从而掀起国内农业、基础设施、社会经济的发展高潮。

*到一战前,阿根廷农业种植面积扩大近50倍,国土面积的55%皆为牧场和草原;

*1880—1913年,阿根廷全国铁路里程由2500公里增至30000公里,60%通向潘帕斯草原;

*1880—1916年间,经济总量翻了8倍,以每年6%的GDP增速创下世界纪录;

*20世纪初,阿根廷人均GDP是英国的一半,布宜诺斯艾利斯城区的平均工资比巴黎还高出25%;

*农牧业出口带动食品冷藏、加工等初级工业较快发展,1913年,出口总额达5.19亿比索,农牧产品占比97%,71.3%的工业消费品实现自给;

……

可以说,在一战之前的半个世纪里,阿根廷不仅是拉美国家的经济领袖,甚至称得上全球一流的富国。在当时的欧洲人眼里,"阿根廷人"成了"富有"的同义词。



1908年兴建的科隆大剧院,见证了当时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繁荣。

然而,这种欣欣向荣的景象并未持续太久。

繁荣背后,后来撕裂这个国家的各个势力正在酝酿之中。

2

不是真"独立",没法硬气

依靠出口和国外投资发家的阿根廷经济对外依附性强,其市场、机器、投资,甚至运输货物的交通工具,都来自欧洲。

这意味着,国际战争、经济危机,甚至投资国的政策变化,都会给阿根廷经济带来沉重冲击。



一战爆发,欧洲国家陷入战火,自身难保。阿根廷与欧洲的贸易联系被切断,外资供应链形同虚设;英法工业生产转向全力支持作战,阿根廷工业品进口受阻,国内工业品和原材料价格猛涨;失业率与通胀率走高。

到1914年末,布宜诺斯艾利斯近30万人失去工作;因煤炭断供,街头的路灯也不得不熄灭。

美国趁虚而入。进入20世纪,美国工业产值已超过英法德,占世界的30%。美国力求独占拉美,驱逐地区内的欧洲势力。因此,阿根廷成了美国的头号目标。

战争期间,阿根廷对美出口羊毛总额从500万美元增长至7500万美元。美国对阿针织品出口额增加93倍!1915年,阿根廷73.1%的进口汽车来自美国。



19世纪末,美国与拉美国家成立美洲国家组织,加速美洲国家一体化进程。

一战后,美国威尔逊政府采取中立政策,一边为欧洲交战双方供应军火,牟取暴利,一边继续扩大对阿根廷投资和贸易。

然而,两国的经贸联系并不牢靠。

1917年,美国出于自身利益对德宣战,呼吁拉美国家也参与其中。伊里戈延总统深知参战定会损害阿根廷利益,并不想趟浑水,严守中立立场。

砸钱,没能换来阿根廷的绝对忠诚;撤资,又有可能把它推回欧洲怀抱。这令美国如鲠在喉。

实际上,阿根廷本就对美国在拉美扩张势力心怀芥蒂。伊里戈延本想借美国参战之际,争夺拉美地区领导权,后因没有得到周围国家的回应而作罢。

1929年,大萧条拉开帷幕,世界市场商品价格(尤其是初级产品价格)骤降,两国因牛肉等农牧产品出口竞争,频频发生摩擦。此后两年间,阿根廷GDP下滑14%,出口收入缩减1/3。



美国和阿根廷的农牧业产品结构相似,在国际市场上相互竞争。

1930年政变上台的保守派军政府转而抱紧英国的大腿。到1931年,英国对阿根廷投资达21亿比索,是美国投资额的3倍。

1933年,两国签订贸易协议,英国帮助阿根廷解决农牧业出口困境,条件是阿根廷为英国煤炭和纺织品出口提供优惠。

大萧条后,世界各国已普遍转向贸易保护,阿根廷背靠的国际市场大门越开越小。

1939年,二战全面爆发。西欧沦陷,英国封锁了欧洲大陆,阿根廷工业再遭断供,煤炭进口量仅为战前的1/6,贸易和投资活动也深受影响。1941年,阿根廷出口仅6%销往西欧,较战前缩减近40%。

眼看又被英国抛弃,军政府转而向美国求助,结果无功而返。

3

内部矛盾,不可调和

20世纪初,依靠农牧业出口贸易繁荣,东部沿海的地主、农牧业主和跨国资本家积累了大量财富,他们用这些钱收购土地、投资早期工业和交通运输。这15%的人口,长期掌控着国家经济命脉和政权。

与之相比,为数更多的劳工和中产阶级所得利益微不足道。这个群体以欧洲移民为主,没有投票权,被长期排除在阿根廷政治生活之外;他们生活在内陆省份,远离世界市场惠泽,经济落后。



19世纪末20世纪初,来到阿根廷的欧洲移民。

两大群体之间的矛盾愈发尖锐,1902年,阿根廷爆发了第一次全国大罢工,2万多名劳工参与其中。从1907年到1910年,仅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就发生了785次罢工。

1916年,激进党人伊里戈延当选总统,中产阶级和劳工群体开始成为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与保守的农牧业集团对抗。此后,阿根廷成立全国总工会(CGT),大型工会组织走向合法化。

30年代,阿根廷劳工人数上升至百万,大批移民劳工从内陆省份涌入布宜诺斯艾利斯,农牧业集团的统治基础被削弱。

1930年,代表农牧业集团利益的乌里布鲁发动政变,依靠军队力量推翻激进党政府。

1930年,一份宣布政变开始的报纸。

两方势力首次交锋,开创了阿根廷政坛借军人之手夺权的先例。在此后的半个世纪里,军队一直是阿根廷改朝换代的工具。

当然,政变后的政府不是铁板一块,保守派内部各系争执不休,总统换了一个又一个,却少有人真正考虑如何调节利益分配、化解社会矛盾,中产阶级和劳工群体的利益,一直被排除在政府议事日程之外。

另外,执政者忙着垄断权力、任人唯亲、打击异己,选举作弊成为常态。在1935年布宜诺斯艾利斯省选举中,保守派调换投票箱、伪造选票,甚至强行阻止激进派参选。1938年科连特斯省选举中,最终投票数竟比登记人数还要多。

作为既得利益者的农牧业集团疯狂敛财,导致国家经济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越拉越大——1941年,阿根廷9个内陆省的收入之和,仅及全国应缴税总收入的1%;贫困省的人均收入,只有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人均收入的10%。

国内权力纷争未停,国外势力干扰不断。

二战后期,阿根廷卡斯蒂洛政府坚持中立,引起美国不满,随即停止对阿根廷供应武器和物资,企图分裂军队力量和卡斯蒂洛政府。1943年,阿根廷军队倒戈,陆军部长拉米雷斯夺取政权。

然而,新一轮政变后,阿根廷政府与轴心国关系更为密切,连总统本人都曾接受纳粹德国的贿赂。

直至战争结束,美国始终对阿根廷态度强硬,不断干预阿根廷总统选举,企图推翻军政府政权。

4

谁来拯救阿根廷?庇隆?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饱受内外"夹击"的阿根廷人等到了胡安·庇隆。

在1943年政变中,他是拉米雷斯的陆军上校,作风亲民、言论颇具煽动力,使其获得了大批劳工的支持,在军政府中平步青云。

他趁机整顿阿根廷工会组织,让亲信身居要职,加强对劳工群体的影响力。

1945年,庇隆成立了劳工党(正义党的前身),高举改善劳工待遇的旗帜,参加总统选举。

次年,庇隆获得了52.4%的选票,被满怀希望的劳工阶级推向舞台中央。



1946年,胡安·庇隆当选阿根廷总统。

这时,美国担心继续保持敌对态势,会把阿根廷推向苏联,开始与庇隆政府缓和关系。

内外矛盾缓和之后,庇隆给阿根廷开出"药方"——进口替代工业化,利用高关税和外汇管制、限制工业品进口,保护阿根廷本土工业部门的发展,带动就业和劳工收入增加,从而扩大国内市场,减少对国际市场的依赖。

庇隆宣布一切自然资源为国家所有,并不惜高价将英资铁路公司和美资电话公司等企业收归国有,削弱国外资本对阿根廷经济的影响力。

欧洲国家战后出现粮荒,阿根廷靠出口粮食换来大量外汇,这些钱,被用来进口发展初级工业所需燃料和原材料。

于是,1951年,阿根廷工业生产总值比1943年增长50%,纺织工业产量是1940年的3倍。



1948年3月,英资铁路公司正式移交阿根廷政府。

可是,庇隆的改革之路不可持续。

在内,政府压缩农牧产品收购价格,外汇创收没有惠及农牧业者,沉重打击生产者的积极性,1946年到1949年,国内农牧业总产量下降了17%;

在外,随着欧洲农业生产逐渐恢复,国际粮价下跌,外汇红利不再,1945年到1948年,阿根廷黄金和外汇储备下降89%。

依靠外汇生存的初级工业,失去了动力。

在这种情况下,为维持劳工群体的政治支持,庇隆顶着财政赤字实行高福利政策,1946年到1949年,短短3年,劳工实际收入增长达40%!

外汇枯竭、财政吃空,政府却在增发货币刺激消费。

1946年到1952年,阿根廷的货币发行量增加了1倍,同期GDP却只增长了13.5%,造成比索大幅贬值,通胀率攀升至37%,劳工增长的工资被抵消殆尽。

窘境,逼迫着庇隆,放弃经济独立之梦:

1953年3月,阿根廷与美国石油公司签订合同,开采阿根廷南部油田;8月,颁布外国投资法,美国资本重回阿根廷。

1954年,劳工群体要求加薪,被拒。

动了选民的奶酪,庇隆政府的根基不再牢固,1955年,他被保守派控制的海军势力赶下台。

此后,阿根廷再陷政变泥潭,总统前前后后换了18次,平均每位的执政时间不到2年。政府官员把时间花在观望谁是下一任总统上,行政极其低效。



上位者大肆肃清庇隆残余势力,期间,3万名正义党人"失踪"。美国不断向军政府输送资金与武器,企图借军队之手控制阿根廷。

军政府重新开放市场,恢复与欧美国家的传统贸易关系。

要知道,庇隆留下的民族工业遗产毫无竞争力,瞬间被国际市场冲垮,大批工厂倒闭,外债数额逐年增长,到1982年,已占到GDP的70%。

国家陷入债务危机,民众怨声载道。

这一年,阿根廷在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战争中一败涂地。原本打算借战争转嫁危机的军政府愿望落空——战败,引发了更大规模的反政府运动,加速了自己政治寿命的终结。

5

变卖家产?倾家荡产

此后,阿根廷政坛还剩下两股主要力量,激进公民联盟和正义党。

1983年,激进党人阿方辛胜选,既要周转政府,又要安抚选民,他只得小心翼翼地削减公共开支,无奈军政府捅的窟窿实在太大——在"失去的十年"(80年代)里,阿根廷GDP持续负增长、通胀率飙上3000%、外债高达633.14亿美元。

眼看着无力回天,阿方辛干脆提前卸任,撒手不管。

1989年,正义党人梅内姆接下阿根廷的烂摊子。



卡洛斯·萨乌尔·梅内姆。

为稳定政权,他首先赦免了多名因政治迫害被判入狱的前军政府高级将领,借此呼吁各派势力和解;主动与美国交好,并重启与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援助谈判。

这时,风靡拉美的美国新自由主义的"经济药方"到了,梅内姆欣然接受"治疗"。

*拿着IMF的贷款,梅内姆积极推进国有企业私有化。他虽出身庇隆主义党派阵营,却乐意借助农牧业保守派的力量,颠覆庇隆主义的经济根基。

结果,他上台不到一年,阿根廷几乎所有国有企业都被拍卖或转让。

*为鼓励经济开放,采取激进的贸易自由化政策,一年内取消大部分非关税壁垒,制定税率逐级递减的关税结构,平均名义关税税率也从26%降至17%;

注:名义关税,是指一国对同本国某行业相竞争的外国商品征收的进口税。

*为抑制恶性通胀,推动建立货币局制度,以法律形式将比索与美元1 :1挂钩,迫使政府停止滥发货币。

阿根廷市场化改革力度之大、方式之激进,在拉美国家中实属罕见,效果立竿见影:1991年,恶性通胀从四位数骤降至84%,到1995年时已被控制在1.8%。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很快吸引外资回流,1992年到1994年,累计流入资金322亿美元。

时隔30多年,阿根廷进入新一轮经济加速增长,甚至被IMF封为"改革样板",供他国借鉴。

然而,繁荣仍未持续多久,这轮改革的恶果便显现出来:盲目变卖国有资产,使国家经济命脉被跨国资本控制,对外资的依赖越来越强;金融市场完全开放,国内资本也借机外流,储蓄率不升反降。

1999年初,邻国巴西爆发金融动荡,雷亚尔大幅贬值。僵硬的货币局制度束缚住了阿根廷的手脚,与美元挂钩的比索被迫升值。由此,阿根廷出口竞争力遭沉重打击。

没了外汇收入,政府偿债能力受到质疑,外资出现回流。

私有化催生了一批暴富的工厂主,大批工人却被工厂辞退,国内失业率常年保持在14%以上,内需极限压缩,贫富差距扩大。

1999年危机爆发以来,阿根廷经济累计衰退率达-24.13%,是一战后最为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

税制改革后,因无需承担征税的责任,地方政府不断扩充公务员队伍,财政连年赤字。2001年,地方政府雇员人数是中央政府的2.5倍,财政赤字占GDP比重高达6.4%。



财政赤字和举债发展再次拖垮了阿根廷。

梅内姆的继任者德拉鲁阿向IMF求援,并极力削减公共开支,然而此举未能拉回投资者的信任,国外资本继续逆流,外汇储备锐减,大量国内资本也出逃避险。

阿根廷经济失血过多,陷入失控。

2001年12月,因IMF停止提供新贷款,阿根廷开始公开"倒账",暂停对1320亿美元到期外债的还本付息。



2001年12月,阿根廷城市暴动。

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后,固定汇率失守,比索急剧贬值75%;企业大面积倒闭,失业率上升至25%;愤怒的民众走上街头,城市暴动不断,两周之内连换5任总统。

阿根廷,从经济危机走向全面危机。

6

灾难片,重放一遍

这次动荡后,正义党内部发生严重分裂。

2003年总统选举,梅内姆因糟糕的政绩落败,党内忠实的庇隆主义拥护者基什内尔趁机上位。他将这场危机的全部责任归咎于梅内姆对庇隆主义的"叛变",及其推行的市场化经济政策。

于是,一帮继承庇隆遗志的正义党人,拽着阿根廷走回了半个世纪前的老路:

*废除货币局制度,实行经济本币化和汇率自由浮动;

*将航天、核电等领域企业重新收为国有,并强化对私有化企业的管理;

*重拾贸易保护政策,加强对流入外资的限制和引导。

这时,中国经济迅猛发展助了基什内尔一臂之力。2006年,中阿双边贸易总额达57亿美元,同比增长11.3%。中国成为阿根廷的第四大出口目的国和第三大进口来源国。

依靠大豆和肉类出口,阿根廷再获丰厚外汇,得以摆脱债务危机。2002年到2008年,阿根廷年均经济增长7%,外债占GDP的比重由70%下降到30%。

当然,30%也不是个小数字,阿根廷依然背着1000多亿美元的外债。



基什内尔夫妇。

注:内斯托尔·卡洛斯·基什内尔(左)与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右)。

基什内尔没能根除过分依赖外资的痼疾。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阿根廷的外汇来源又被切断。

这回,"接棒"的克里斯蒂娜将庇隆主义引向了极端:强制收回已私有化的铁路与石油企业,不予补偿;限制玉米出口,大幅提高大豆出口关税;加强外汇管制,甚至命令统计局粉饰经济数据,欺瞒民众……

于是,危机进一步深化:2012年,阿根廷金融系统近120亿美元资金外流,比索加速贬值,真实通胀率或达25%,年度总财政赤字达530亿比索(约合110亿美元)。



2010-2016年阿根廷经济与就业指标。

经济增长无力,债务雪球却越滚越大。

2014年,阿根廷与"秃鹫"基金谈判破裂,政府宣布不再偿还200亿美元的外债,再陷债务风波。

长期困扰阿根廷经济发展的顽疾再次绊倒了庇隆主义,2015年,高举变革大旗的激进党人马克里当选总统,又把阿根廷扳回了市场化的道路上。

*为吸引外资流入,取消外汇管制,对美元不加管控,与30年前的梅内姆政府如出一辙;

*为缓解外汇短缺,降低出口税率,取消出口配额,刺激农业生产。

可是,马克里两个目标都没有达到。

2016年,美联储进入新一轮加息通道,外资非但没有流入阿根廷,本币对外贬值反而更为严重。



单位美元兑换阿根廷比索日汇率变动。

消除贸易壁垒后,阿根廷农产品走向国际市场。但接连两年的自然灾害导致农业减产,外汇收入并不乐观。

无奈的马克里只得继续借债度日。2019年3月,阿根廷外债占GDP的51%,规模超2600亿美元,外汇储备却只有610亿美元。8月,阿根廷被迫宣布部分债务重组,涉及金额约1010亿美元。

马克里政府期间,阿根廷经济连续三年衰退,通货膨胀率超过40%,财政赤字超4000亿比索。2019年底,超过1/3的阿根廷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阿根廷人均GDP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的排名变化。

阿根廷经济,像是一个钟摆,徘徊在庇隆主义与反庇隆主义之间,陷入由短期繁荣和常态危机交织而成的怪圈,一步步走向衰落。

7

疫情来袭,谁在哭泣?

被市场化改革伤害得体无完肤的阿根廷民众,又一次把庇隆主义请了回来。

2019年12月,费尔南德斯接任阿根廷总统,正义党重获政权。

可是,费尔南德斯面前的难题越积越多。

国内外资本已经对阿根廷彻底失去信心。2019年8月总统初选结束,阿根廷外汇储备就出现了一波"大逃亡",余额仅剩541亿美元。大选尘埃落定后,又一轮外资出逃,比索下跌20%。

还没等费尔南德斯设法填补马克里留下的"巨坑",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截至当地时间6月13日,阿根廷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0295例,增速逐渐加快。布宜诺斯艾利斯成为疫情重灾区,集中了全国80%的确诊病例和75%的死亡病例。

为控制疫情蔓延,费尔南德斯政府选择牺牲经济利益,强化防疫管控。

阿根廷从3月20日开始进入全国居家隔离状态,商铺悉数关门。目前,政府已数次延长隔离令期限至6月28日,并加强布宜诺斯艾利斯与其周边城镇之间的交通管制。

5月23日,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与布市市长、布省省长一同出席政府发布会。

*受强制隔离和商家停业影响,3月全国经济活动同比下降11.5%;

*出口也遭受严重损失,3月农产品出口净收入10.64亿美元,同比下滑6.9%;

*5月26日,阿根廷汇市开盘就一路下滑,当日美元兑比索汇率跌幅约2%;

*疫情之下,布宜诺斯艾利斯今年第一季度房产成交量只有4000套,同比减少60%。

疫情重创阿根廷经济,一连串债务到期,更是雪上加霜。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写着"对债务偿还说不"的海报。

4月22日,阿根廷政府公布了涉及近700亿美元的债务重组方案:要求减免36亿美元债务本金、减免379亿美元债务利息,以及延长3年债务偿还宽限期。

因谈判不顺,阿根廷政府目前已四次延长与国际债权人的谈判期限。

5月22日,因未能偿付一笔5亿美元的到期债务利息,阿根廷政府第九次主权债务违约,惠誉将其评级下调至"有限度违约"(RD)。

25日,布宜诺斯艾利斯省政府发表声明,将原定于5月26日债券重组谈判的最后期限延长至6月5日。这笔债券本应在5月14日到期,如今,布省已进入宽限期。

眼看政府根本无力偿还债务,国内外资本继续逃离这个"无底洞"。

其实,从2019年10月开始,阿根廷政府就采取了一系列外汇管制措施,国内民众每月仅有200美元的换汇限额。



但这没能阻止人们甩抛比索,自4月政府申请债务重组后,阿根廷的美元存款额已连续下跌一个月,外汇储备跌至4年最低。

新冠肺炎疫情拖垮经济,回旋困难;政府无力偿还外债,一拖再拖;内外资本放弃比索,外汇亏空——阿根廷经济又走进了死胡同,除了公开"倒账",似乎别无选择。

等待阿根廷的,或许是足以比拟20年前的更大危机。

百余年间,阿根廷由盛转衰,踟蹰在危机与改革的无尽循环之中。

然而,权力斗争此起彼伏,利益集团交错制衡,依赖外资举债度日……不解决这些顽疾,阿根廷就难以真正破解钟摆式发展的难题。

参考资料

1.姜涵,《新经济史视角下的阿根廷发展悖论——制度变迁与钟摆式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6年博士论文;

2.张世铁,《冲突与和解:美国对阿根廷的政策(1943-1955)》,南开大学2009年博士论文;

3.江时学,《阿根廷危机的由来及其教训——兼论20世纪阿根廷经济的兴衰》,拉丁美洲研究2002年第2期;

4.高庆波,《阿根廷贫困化历程》,拉丁美洲研究2012年第4期;

5.董国辉,《阿根廷进口替代工业化战略确立的历史进程》,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3期;

6.王慧芝,《阿根廷庇隆政府的农业剥夺政策及影响》,世界农业2017年第5期;

7.李仁方,《马克里经济政策的回顾与评述》,拉丁美洲研究2020年第2期;

8.《阿根廷政府再次延长债务重组谈判期限》,新华网,2020年5月22日;

9.陈康亮,《疫情并不太严重的阿根廷,为何经济上首个倒下了?》,微信公众号"国是直通车",2020年4月22日;

10. (英)莱斯利·贝瑟尔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译,《剑桥拉丁美洲史 第8卷》,当代世界出版社1998年;

等等。

 
s
st1025
1 楼
千言万语归纳为一句话;社会主义好
a
abraham007
2 楼
没能工业化的半拉子"发达"国家最终都是这样的下场。不是哪个"独裁者"或者"民主派"个人的问题。
k
kankanwo
3 楼
全世界现在都是懒人恶人占主流,主导世界。都会有这么一天。不会太久。
茅山道士
4 楼
好严肃的一篇文章
d
dragon_dxq
5 楼
相信西方民主制度的人,也该醒一醒了。无论何种制度,最终只是一个工具,使用不当,或者不管国情盲目跟从,只能自己吃苦。
m
mark999_2020
6 楼
相信西方民主的结果,有钱你是爷,没钱踢你出去。
相信事实
7 楼
民主制度的特点就是,政客的目的就是怎么拉选票,而不是怎么让国家富强。这两个东西看起来好像目标一致,但事实上却证明可以完全相反。大撒币可以捞到大量选票,因为谁都喜欢只发钱不干活啊。而政客的有限任期使得他更是不在乎借债度日,反正还债的是后面的人。所以,恶性循环的结果只能是破产。
b
balsam_pear_k
8 楼
左派当政。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好浪漫悲伤的情怀。带着高尚的情怀走向地狱。
秋甜
9 楼
老公当完总统老婆再当 美国正在步其后尘 而且还有除了战争根本无解的种族问题 下场可能还不如阿根廷
较瘦美美
10 楼
千言万语归结为一句话:封建专制好!
z
zhshqg
11 楼
看看下面实际报导,阿根廷平均工资大约是640美元/月。所以没那么糟糕。1美元约 70比索。 Average Salary in Argentina 2020 A person working in Argentina typically earns around 45,200 ARS per month. Salaries range from 11,400 ARS (lowest average) to 202,000 ARS (highest average, actual maximum salary is higher).
g
getstarted
12 楼
民主制度并不能阻止左派当政。结果是大家比懒。美国现在也有全面向左滑的危险。
路边的蒲公英
13 楼
本文没太多讲,读到过阿根廷被华尔街剪羊毛了,而且剪了好几回。
党组组长
14 楼
蒙多娜唱到: 阿根廷娜………………………………
四季如冬
15 楼
中国的研究成果就是,千言万语归纳为一句话;共产党的专治好,奴隶制好,专政好,镇压好,人民没有选举权好。。。。。
w
westshore
16 楼
真可惜,这样一个资源及其丰富的国家,原来全国人平均每年至少能去欧洲休假一次,想买贵重物品了去迈阿密就像美国人去趟mall类似,看美国人就像看乞丐差不多。 十点上班三点下班,周五下午全首都到处都是人玩足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有在南极洲常驻居民的国家,甚至参加了第一次海湾战争(出了一艘驱逐舰)。 全国一半人口居住在首都,首都专门给穷人建的庇隆村在美国只有中产有可能买得起的房子的档次,市里中产的公寓外面的豪华程度只有欧洲少数国家有,活得太容易了。 当年去玩时的印象。
总是我
17 楼
哦,被美国人搞垮的。看了这文章国人更坚定了反美的信心。
最爱平底鞋
18 楼
早期欧洲移民来自西班牙意大利估计是原因,如果来自英国法国德国估计会好很多。西班牙的殖民地发展好的很少。
居家凡人
19 楼
民主制度必须设置基本的投票资格,只强调人人天生有权投票,结果就是社会整体逐渐向下滑动。
衡山老道
20 楼
这种小国,没有自己的科技和工业,绝不能让外资控制自己的经济。阿根廷应学中国,以国有企业为主,让国家掌握经济命脉。
河西海龟
21 楼
国民一定很懒散。
l
londonmist
22 楼
就是经济不行,当年富有是哪个农业经济还是支柱的年代,后面的工业经济,信息化经济都没赶上,光靠农业养不活那么多人口。。
赵Q
23 楼
俺只能为阿哭泣
f
fonsony
24 楼
只要来个工会,国家死路就在眼前
不允许的笔名
25 楼
居家凡人 发表评论于 2020-06-24 13:07:43 民主制度必须设置基本的投票资格,只强调人人天生有权投票,结果就是社会整体逐渐向下滑动。 =============== 民主制度是基于统计和概率基础上的,多数人只是盲目跟风,民主制度假设这些人基本均匀分布在各党派支持者中互相cancel,剩下的才是真正意见的较量。
血刀老祖
26 楼
世界第七富国,自封的吧?
十具
27 楼
根本原因是文化。两个牙先占了富庶温暖的南美,可就是竞争不过后来去了苦寒北美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拉美人擅长足球和热辣舞,也是一种活法。可经济科技方面的确乏善可陈。曾与拉丁裔教授聊过这个现象,他们非常失望,最后选择移民。 阿根廷左的右的都试过了。下面的一些过度解读都是自己立场作祟。以前阿根廷的腐败系数与中国为伍。最近改善了一些,66 vs 80 (中国)。
破棉袄
28 楼
这篇文章,胡说八道。看看阿根廷的历史,和美国交好的时候,富裕和发达。驱赶美国的时候,平困和绝望。赶走欧洲殖民者之后,美国推行门罗主义,阿根廷,巴西和智利都和美国合作很好,大家都很富裕。二战之后,阿根廷的独裁者想当世界老大,把美国驱逐了。美国就把经济发展放到了亚太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崛起,拉美就沦落了。
党组组长
29 楼
福克兰/马里亚纳 群岛,英阿大战。
t
theriver1
30 楼
阿根廷是毁在庇隆主义上的,庇隆主义的核心是高福利+国有化,这在二战刚结束的时候表面上可以带来一些“人民安居乐业”的假象,但在全球化经济的大背景下,以及阿根廷的致命弱点-经济单一化的深刻影响之下,必然给阿根廷的经济竞争力带来致命打击。庇隆主义说白了就是非洲和美洲的民粹主义,庇隆主义发展到极端,就成了委内瑞拉的查韦斯和津巴布韦的穆加贝搞的社会主义。阿根廷的悲剧在于,政治总是在庇隆主义和自由资本主义之间来回震荡,每次全球爆发经济危机,推行庇隆主义的政党就上台,而当它把经济搞砸了,又换自由资本主义的政党来收拾烂摊子,这种政治上的不稳定彻底吓坏了外国投资者和跨国企业,而对阿根廷这种人口稀少经济单一的国家的外向型经济国家,吸引外国投资者、跨国企业,依托国际市场才是保证其持续繁荣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