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享茂曾住别墅佣人房:孤独内向 只懂开发挣钱(图)

  返回列表
29146 阅读
23 评论
南方周末
  

  (视觉中国/图)

  正是他的简洁,单纯,专注和才华,造就了他在开发领域的成就,“这也是他此生最大的罩门。”

  翟某欣的前夫是同系同学,但并不是北京人,家庭条件不错,但两人在一起之后很快分手,同学间少有人了解他们结婚的消息,“翟某欣没表面那么简单。”

  “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欣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

  37岁的苏享茂以程序员的方式,在自己一手创建的WePhone提醒中向用户道别,也试图用自己的生命将“毒妻”推入社会舆论场中。

  2017年9月7日凌晨4点49分,苏享茂将作为遗书的最后一条微博发出,随后,他从北京西二旗小区的楼顶天台跳下,当场身亡。从此,苏享茂彻底摆脱了令他不堪忍受的婚恋纠葛,结束了他积攒了3个多月的压抑、内疚、恐惧和羞愤,以及他自己的生命。

  中年单身程序员

  从大学到研究生,从工作到创业,在大学同学和云峰的记忆中,苏享茂算是非常一帆风顺了。上大学时,苏享茂是系里最优秀的两个程序员之一,考研究生时,他是北京邮电大学2003年招生的第一名。

  “单纯的如同平静的湖水,不起微澜。”在大学同学沈浪的眼中,苏享茂一直是一个单纯的人,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购物,不旅游,醉心于他所热爱的程序开发。

  2009年秋天,苏享茂正在纽约,沈浪去了一趟他的住处,推开门发现苏享茂住在别墅的佣人房里,房间甚至没有一扇窗户。沈浪问他怎么住在佣人房里,“他笑笑,却觉得挺好,只是孤独,每天连火都不生,就叫一些简单的外卖,每天就坐在那里,配合公司开发程序。”

  后来和沈浪在北京聚会,苏享茂聊起了自己开发的WePhone,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他说自己的开发非常成功,一个人开发,有了3000万的用户,在苹果商店里排名同类第一,而且用户基本都是外国人。沈浪一直认为,他是一个生活极其简单的人,和他所开发的APP一样,简洁明了,不假修饰。正是他的简洁,单纯,专注和才华,造就了他在开发领域的成就,“这也是他此生最大的罩门。”

  据南方周末记者从他的同学口中了解到,苏享茂一直做技术,是一个典型的技术男,公司从2014年招人组建,到现在也才几个人,基本上核心代码都是他做的。苏享茂的生活和工作圈子极小,没有经历过社会的复杂。他的世界很简单,吃饭不讲究,穿衣不讲究。苏享茂还很内向,没有什么兴趣爱好,过于安静和宅,整个世界就是开发和挣钱。

  开发不久的APP越来受到越多人关注,可是年届37岁的苏享茂虽然谈过女朋友,却一直没有找到可以跟他结婚的人。后来,大学同学和云峰听说苏享茂有了女朋友,还替他高兴,“创业很不容易,在北京有个爱自己的女人是最大的幸福”。

  谜一样的女人

  “我弟真傻,真的会相信170CM的年轻硕士美女,会对160CM的他一见钟情。”苏享茂去世两天之后,哥哥苏享龙仍怀疑翟某欣从未对他动过感情。

  连苏享茂自己可能最初也没有想到,这份最终致命的“幸福”会突然降临到他身上。苏享茂离世前,写了一份自述,详细讲述了他与翟某欣的婚恋过程:

  2017年3月30日,在世纪佳缘的办公室,苏享茂第一次见到翟某欣,聊得不多。翟某欣年龄刚过30岁,身材修长,长相在工科生中比较出众,家境不错,而且会打扮。重点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她自称在一家国企工作,婚介资料显示“未婚”。可能在苏享茂最初的理解中,女生根本不会和他走到一起,他甚至后来没有主动联系对方。

  第二天,翟某欣主动发信息说对他印象不错,并聊起他一个月前发在朋友圈里特拉斯车的照片。当天晚上吃饭时,翟某欣称自己只在大学毕业时谈过一次恋爱,但因毕业工作异地恋就没有继续了。在后来的聊天中,双方互诉好感,交流了财产信息,苏享茂一度感到压力很大,翟某欣则表示对他一见钟情。

  两人之后互动更加频繁,很快进入男女朋友关系阶段,约定今年结婚。苏享茂感觉她条件不错,因此以后对她特别慷慨。为她购买特斯拉汽车,到海南买房,购买名牌衣物首饰等,两个月花费300多万元。苏享茂带着新女友和朋友见面,带她去自己的公司,一直沉浸在幸福的恋爱时光中,等6月到领取结婚证。

  原计划领取结婚证的头一天,翟某欣早晨醒来之后,借做梦跟苏享茂提起自己曾经有过一段婚姻,是为了帮别人买房办理的假结婚。苏享茂继续追问,两人发生了口角和不快,翟某欣将自己的东西全部从苏享茂家搬走。考虑到自己“老大不小”,家人都很认可她,苏享茂独自待了一个晚上还是选择接受她。

  双方约定6月6日领证,苏享茂提出调看翟某欣与前夫离婚的法院调解书,翟某欣以个人隐私为由要求支付88万元,“不给的话就不让看,就分手”。法院调解书显示,翟某欣曾在2011年与刘某有一段短暂婚姻,并从中获赔20万元。苏享茂觉得调解书跟她描述的差别很大,心情郁闷,惹怒了翟某欣他又觉得内疚。翟某欣以托亲戚更改户口本上的婚姻状态为由,向苏享茂索要了45.8万元。

  虽然准备步入婚姻殿堂,苏享茂对她的真实情况并不了解。他从未去过翟某欣的单位,也没有见过她的同事和朋友,只模糊记得她的工作单位名字。苏享茂了解到她有两个微信号,其中一个微信号经常有一些演艺方面的职位需求。翟某欣解释称,她以前经常会在一些网剧里演一些角色。

  不只是刚见面3个月的苏享茂对她不了解,在翟某欣研究生同学的眼中,她都算是一个神秘的人物。翟某欣一位研究生同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翟某欣2009年考上研究生,入学成绩名列专业第二,长相在系院里比较突出,有不少的追求者,是男生堆里的话题人物。她不住学校宿舍,在外面租房子,习惯独来独往,一般也不参加集体活动,甚至没有参加毕业典礼和拍毕业照。

  她的同学还透露,翟某欣的前夫是同系同学,但并不是北京人,家庭条件不错,但两人在一起之后很快分手,同学间少有人了解他们结婚的消息,“翟某欣没表面那么简单。”

  翟某欣的公开资料显示,其所在公司为北京市房地产科学技术研究所。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2016年,北京市房地产科学技术研究所更名为“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科学技术研究所”。该研究所工作人员称,翟某欣未在该所工作过,跟该研究所没有任何关系。

  苏享茂担心被举报

  6月7日,两人领取了结婚证,但并没有消除掉苏享茂的不自在和压抑,反而使他逐渐觉得自己选择错了。翟某欣要求苏享茂换大房子,每月要给她5万元,并且提出钱应该由女人管,更让苏享茂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太物质了,太有心机”。但是离婚代价太大,苏享茂自认为已骑虎难下。

  感到压抑的时候,苏享茂会回自己的房子住一段时间,事后又觉得这样做很过分,于是又回到翟某欣家,并请求她原谅。这样的情况发生了几次,婚礼迟迟无法推进,苏享茂甚至会觉得自己纠结的有些过分。

  苏享茂在自述材料中提到,7月6日,翟某欣提出如果要住在一起,必须买个大房子,“要不然只能离婚,我说如果这样,那就只能离婚了,她立马说要起诉我。后来又要我手上的现金全部归她,要不然举报我公司漏税,要举报我直到我无期徒刑。”

  翟某欣在两人认识期间提到她舅舅李华俊(化名)在公安局工作,协商离婚期间,她又在朋友圈晒出她舅舅升为三级警监的照片,苏享茂感觉受到了恐吓。7月13日,翟某欣打电话约苏享茂谈赔偿时,有A先生在电话里威胁苏享茂,“赶快赔钱,要不然关闭你公司网站,让你公司产品下架,没收所有收入,晚上到你家抓人”。

  苏享茂公开的与翟某欣的聊天记录显示,翟某欣称自己索要的1000万元为精神损失费,自称“我只是用法律保护我自己,我受到的伤害不是用金钱弥补的”“你赔偿我损失,我和我家人自己心里找个平衡”。聊天中,翟某欣甚至将媒体2015年对网络电话的讨论文章截图发给苏享茂,文章中称,“由于政策不明确,网络电话处于灰色的地带。”

  2009年,国内网络电话第一品牌的UUCall被强制停服,这一事例成了翟某欣认为WePhone涉嫌非法运营的佐证。苏享茂去世以后,其哥哥对WePhone的商业模式问题做了声明,其盈利模式为给国外的客户(主要是中东的客户)提供VOIP服务,APPLE STORE商店予以支付扣税后的开发佣金。因此,所服务客户基本都是中国境外的人士,只是由中国人开发而已。不过,WePhone是否涉嫌非法运营仍是社会讨论的热点。

  苏享茂当时担心漏税问题和App经营问题很严重被举报,以为翟某欣的舅舅会干涉此事。7月18日,苏享茂按照翟某欣的要求签了离婚协议书,随后办理转账和三亚房产过户事务。签离婚协议和办理三亚房产过户时,曾威胁苏享茂“准备立案”的A先生一直陪同,翟某欣称其为自己亲戚。

  女主角陷入舆论漩涡中

  “我是WePhone 的开发者,今天我就要走了,App以后无法运营了,抱歉。我从来没想过我是这样的结局,我竟然被我极其歹毒的前妻翟某欣给逼死了。”

  苏享茂最后发出的微博讲述了逼死自己的婚恋概况,将翟某欣推上了社会舆论之中。

  事发后,婚恋网站信息的准确性再次引起社会关注。世纪佳缘发出一条简单的声明称,经核实,wephone已故创始人苏享茂及前妻翟某欣系世纪佳缘会员,并完成实名认证。世纪佳缘会密切关注事态进展,并配合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取证工作。因考虑会影响立案,不再跟媒体介绍任何跟案情相关的信息。此后,世纪佳缘也未再对此事发声。

  翟某欣曾多次跟苏享茂谈及自己的舅舅李华俊为公安局高官,在协议离婚期间,翟某欣借舅舅的身份对苏享茂造成心理威胁。苏享茂去世以后,李华俊的身份也遭到网友质疑。

  9月12日下午,李华俊发给南方周末记者的个人声明称,翟某欣确系他的外甥女,但与他少有来往。李华俊从未见过苏享茂,也从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某欣与苏享茂的任何纠纷。同时,李华俊称自己是公安院校的一名科研技术人员,不承担公安执法工作,也并非网上报道的所谓公安机关“高官”。“在有关部门查清事实、公布调查结果之前,本人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事发以后,翟某欣的家庭住址和电话等个人资料在网上被曝光,她的微博评论中,网友骂声一片。网友甚至以翟某欣名字建起网站,更新公开和她相关的信息。被曝光信息甚至涉及她研究生导师的电话和邮箱,导师频繁遭到电话询问翟某欣的情况。翟某欣的前夫刘某的个人信息也因此事遭到曝光。有网友公开翟某欣注册部分网站的手机号码,机主虽然和翟某欣不存在任何关系,却也频繁遭到电话骚扰。

  苏享茂的大学同学沈浪本来还在盘算着下一场同学聚会,便传来了苏享茂离去的消息。沈浪没成为下一次同学聚会的组织者,却成了苏享茂后事的处理者。
G
GuoLuke2
1 楼
人们更感兴趣的是她的公安舅舅卷入有多深
v
van1
2 楼
硬伤:喜欢美女+喜欢孤独!
胡阿友2
3 楼
显然不是事情的全部,想听听翟方咋说。
n
nyfries
4 楼
A先生是谁?
n
nyfries
5 楼
他的舅舅应该多少卷入了。是a先生?
静夜听雨
6 楼
请自行搜索《我是翟欣欣接触过的男人猎物之一》。
静静的静
7 楼
期待最后查证结果,重现事情经过真相。
s
stomend
8 楼
美女玩玩就好了嘛, 老了也会有厌的一天
s
speedingticket
9 楼
明显是苏男欺骗在先,说自己是网站大老板,用户几千万,认识几天就给翟女买车。婚后翟女才发现那是一个骗人网站,苏男还偷税漏税,特别是肝炎病毒携带者,觉得上当受骗,所以要求苏男赔偿精神损失。哪个人碰到这种情况不会恼羞成怒?如果苏男不是理亏,怎么会签离婚协议? 苏男家庭看来不简单,这么多媒体都在帮他们说话。 而翟家似乎比较理智。 现在的一切都是苏男家的说法,未必就是真的,最后结果只能由公安局说了算。但至少败坏了翟女的名声。
h
humimm
10 楼
有很多欺骗女方感情,导致女方自杀的事情。这里倒过来,女的欺骗男方,男方自杀。这事儿吸引这么多注意,我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女方强势,欺负了男方,引起男性的愤怒。因为男性向来是强势一方啊,这里怎么倒过来了呢,可怕得很。再加上苏虽然有钱,但是本质上还是屌丝啊,引起了众多男屌丝的共鸣。
血刀老祖
11 楼
山东人
0
0101011
12 楼
可惜了
D
DANIU_S
13 楼
此女三次离婚,已经说明了问题。第一次的理由可以是上当,第二次离婚的理由可以是受懵逼,第三次离婚是受到精神刺激,每次受伤的咋都是你? 而且你每次都会因此拿到巨大好处来补偿你的所谓受伤?
t
toma
14 楼
男女都有隐瞒,男的为娶美女,女的诈骗
笔名注册不上
15 楼
翟会不会得了肝炎了? 要是得了 搞个反诉 健康赔偿 哈哈哈哈 大戏
G
GGLL
16 楼
毒妻害死了一个天才
G
GG2006
17 楼
一傻冒而已...还挺黑..
远方的风
18 楼
操美女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付不出,只能选择跳楼了。
世事沧桑
19 楼
"整个世界就是开发和挣钱。" 确实够扭曲和病态的生活。
淡定哥
20 楼
其实这类人都类似李小超人,还是小超人想的周到,不如叫鸡
牧野静弓
21 楼
speedingticket 发表评论于 2017-09-17 09:48:07 ……但至少败坏了翟女的名声。 /////////// 就是,此女的名声坏了,从此以后只能靠改名换姓和韩国整容方能重操旧业。投入增大,利润降低。
悠悠南风
22 楼
这女的真够狠毒的
D
Devil老美
23 楼
此文都没能读下去,只能看个开头,别说做技术的单纯男,就是久经社会沙场的老姜也难抵这位拜金女这么个骗法,当然此女所想所为以及酿成的恶果自有其果报,别人是拦不住,但她的精明妈可是把女儿最终推到了绝境,父母人品对儿女一生的影响是起决定作用的,这类人还不少,骗了多少钱也不会满足,更不会快乐,出事只是早晚,这点智商都没有,可怜又可悲,邪不压正永远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