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学生和父亲吵翻离家做女主播赚上万 然而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10日 16点28分 PT
  返回列表
78224 阅读
11 评论
咸鱼说

“感谢宝宝们来到我的直播间,明天也要来支持我哦,大家晚安。”

琪琪朝镜头里挥了挥手,展露着甜美的笑容。

关上直播间,琪琪将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揉了揉连续笑了七个小时的脸颊。

现在已经是凌晨,明明已经困到不行了,可自己必须先去卸掉脸上的浓妆,换下这身绑到自己透不过气的衣服。

人人都说当女主播是最轻松的工作了,她们只需要坐等着男人们刷礼物就行了。运气好的,碰上土豪了,一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

琪琪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的,可入行才发现,女主播背后的心酸,又有谁知道呢?

既要面对冷场时,无人回应自己的尴尬,又要应付一些猥琐大叔,提出的无理要求。

每天从下午五点开始播,一直要播到凌晨才能结束,期间还必须保持着高涨的热情,

在电脑面前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一个月必须播满200个小时,否则还要扣底薪。

像琪琪这种入行不过两个月的新人,每天的观众都不过百,送礼物的更是寥寥无几,底薪对她来说,简直像命根子一样重要。

但公司一直有一项规定,入职满三个月后,将自动取消底薪制,主播的全部收入全靠粉丝刷礼物。

有着微薄的底薪,还够琪琪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勉强度日。要是底薪都没有了,自己靠着这么一丁点粉丝,怕是要饿死了。

潮水般的压力,向她袭来,压得她喘不过气,她有些后悔进入主播行业了。

可是只有这条路,她无需和人面对面的交流,不用担心自己的病情会发作,她实在别无选择了。

是的,她病了,而且是一种奇怪的病。病的由来,要从她小时候说起...

琪琪四岁那年,母亲就因意外离开了,父亲没有再婚,独自一人将她拉扯大。

父亲是一名警察,工作很繁忙,回到家还要做家务,没有空余的时间可以陪女儿,所以选择用物质填补女儿的内心。

从小到大,各种玩具,各种小裙子,只要是琪琪想要的,父亲全都买下来。父亲的无条件溺爱,造成了她乖张跋扈的性格。

19岁的时候,琪琪带了一个男人回来了。

这个男人叫林靖,31岁,是个公交车司机,腰圆膀粗,一脸油腻。

琪琪却告诉父亲,她爱上了这个男人,想要嫁给他,随他去北方生活。

父亲问,那你的学业怎么办?

琪琪说,读大学有什么用?自己从小的梦想就是嫁给一个深爱的男人,做他的贤妻良母。

这一次,任由父亲再怎么宠溺女儿,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往火坑里跳。

父亲抄起身边的扫把,气急败坏地指着男人的鼻子说,你给我滚出去,以后你敢再见我女儿一面,就打断你的腿!

眼见男人坐在沙发一动不动,父亲毫不客气地扬起扫把,挥在男人的身上。男人这才抱头鼠窜起来,琪琪也赶紧拦住父亲,尖叫着让他别打了。

父亲却怎么打都不解气,直到把男人赶出门外,才停下手上的动作。

琪琪一边高喊着男人的名字,一边跟着往门外冲,却被父亲死死地堵在门口。

我已经决定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不用你多管闲事!

琪琪一边向父亲咆哮着,一边拼命地往门外挤。父亲扬手就是一巴掌,登时琪琪的脸上显现出鲜红的五指印。

琪琪不可置信地看着父亲,滚烫的泪珠夺眶而出,这是从小到大以来,父亲第一次打她。

父亲似乎也觉得下手重了点,眼神里含着歉意,想伸手摸摸被自己打伤的脸,却被女儿冷冷甩开。

那次,琪琪在房间里哭了一天。

但第二天,她就和林靖联系上了。林靖想放弃,琪琪说,我爸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和你在一起,大不了咱们私奔吧。

说干就干,两个人立刻定好了明日离开的车票。

琪琪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越想越兴奋。忽然,就想起了小时候看的《还珠格格》,想起了含香和蒙丹,想起了那句歌词: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想不到,那种电视剧中轰轰烈烈的爱情,极致浪漫的情节,即将成为她的现实。

琪琪带着笑意,一觉睡到天亮。

醒来后,屋外静悄悄地,父亲应该去上班了吧。

琪琪哼着歌儿,将行李仔细整理好,然后拖着行李箱,直奔去火车站。

现在刚过上午九点,火车站里人很少,琪琪不用费劲就可以看到角落里的林靖。

两人刚相拥在一起,父亲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脚踹在了林靖的腰上。

“爸!你跟踪我!”琪琪赶紧扶起林靖,掀起他的衣服,只见一片青紫色。

“我不跟踪你,你岂不是要跟这种人跑了。女儿,就算你恨我也没有关系,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这个野小子,断送了你的将来!”

说罢,朝林靖飞起一脚。

林靖刚起身又被踹到地上,自然受不了这样的屈辱,起身想要反击。可琪琪的父亲在当警察前,是一名退伍军人,自己纵使一身蛮力,却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在林靖起身扑过来时,琪琪的父亲看准时机,迅速转到他的身后,双手擒住他的左臂,膝盖死死地抵在他的肩上。林靖立刻疼地哇哇乱叫,但父亲却丝毫没有手软。

“疼就对了,我警告过你不要再见我女儿!”父亲一边说着,一面手上使劲。林靖觉得手几乎要被人拧断了,疼地冷汗都冒了出来,直喊救命。

琪琪心疼得要命,上前推开父亲,却发现父亲稳得像一座山一般,怎么也推不动。

“答应我立刻消失,永远不要再出现我们父女面前,否则我现在就拧断你的手!”父亲压在林靖身上,双眼似乎喷发出了火焰,手上的力度不断加大。

“我答应,我答应你!!!”林靖忙不迭地说道。

父亲这才松开了手:“滚!”

林靖赶紧拎着自己的行李,头也不回地跑远了。

琪琪看见消失的背影,不是对林靖不失望的,但这一刻,所有的失望、委屈、愤怒,都指向了父亲。

她的梦,就这样破灭掉了。

罪魁祸首,就是她的父亲。

琪琪崩溃了,双拳胡乱地砸在父亲的身上,父亲既不还手,也不反抗,就静静地让琪琪宣泄个够。

琪琪终于打累了,坐在地上痛哭起来。哭完她就决定了,她要恨父亲一辈子。

回家后的琪琪,对父亲再也没有一句话,一个微笑,甚至连表情也没有。她只是整日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哪里也不去,谁也不见。

关了三个月,琪琪想回学校了。虽然一路上,琪琪对父亲依然没有表情,但父亲却十分高兴。

原以为一切慢慢恢复正常了,可到了学校发现,自己三个月没有和除父亲之外的人交流了,她已经无法正常和其他人沟通了。

不是不想,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如果非逼自己说出来,自己会心跳加速,呼吸困难,严重时甚至会昏倒。

医生说这是抑郁症引起的语言障碍,需要长期的治疗。

这一刻,琪琪恨透了父亲,是他,毁了自己的一生。

所以她换掉了手机号,再一次选择逃跑,逃到父亲找不到的地方,。

因为无法和人沟通,她当了一名网络女主播,隔着屏幕,她可以毫无障碍地与人沟通,就像原来那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一样。

纵使琪琪的外貌清纯可爱,但互联网发达的时代,网络女主播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样多,而她不过是其中最平凡最渺小的一颗,又有多少人能注意她微弱的光芒呢?

令琪琪没想到的是,还真有!

那天“望月追忆”第一次进她的直播间时,她起初并没有在意。像往常一般说了句,欢迎望月追忆来到我的直播间,然后继续唱着歌。

她经常在直播间唱歌,虽然她喜欢唱歌,不过她的歌声实在不够悦耳。她深知这一点,但她一唱歌,就会有人来调侃她,继而也能让气氛活跃起来。

果然像往常一般,底下一个陌生网友评论:“主播太厉害了,竟然没有一句在调上。哈哈哈。”

这时“望月追忆”也跟在下面留言:“我觉得唱得很好啊,能看出来主播很喜欢唱歌,加油哦!”

文字后紧跟着一个大大的笑脸,温暖了琪琪的心,播了这么多天,第一次有人夸她的歌声好听。

不仅如此,“望月追忆”还送上一只七彩独角兽。

独角兽是这个直播软件里,最贵的小礼物,每收到一只独角兽则意味着三百块钱到手。

琪琪做主播的一个多月里,连送小星星的人,都屈指可数,这是她第一次收到独角兽。

“感谢望月追忆送出的独角兽!”琪琪开心极了,她终于等到懂她的人出现了。

有了“望月追忆”在底下活跃气氛,场子终于热闹起来,也纷纷有人出来刷些简单的小礼物。“望月追忆”鼓励琪琪接着唱了下去,一旦有人笑话琪琪,“望月追忆”便在底下和人争辩。

琪琪第一次觉得,直播的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间已到凌晨。

“宝宝们,记得点击关注,明天也要来看我哦。大家晚安~”

琪琪笑着朝镜头挥了挥手,与往日不同的是,今晚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从这天起,“望月追忆”再也没有缺席过琪琪的直播。场子冷时,他帮琪琪活跃气氛;有人为难琪琪时,他替她解围;有人对琪琪出言不逊,他第一个跳出来为她出气。

最重要的是每次来,他都会送上一只七彩独角兽。

“望月追忆”似乎是从天而降的幸运星,自从他的到来,琪琪的粉丝数目,日益增加,送她礼物的人也越来越多。

那天结工资时,琪琪发到手,居然有将近一万块。这一刻,之前所有的压力与苦恼,全都烟消云散了,留下的,只有抑制不住的兴奋。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尽管琪琪的人气越来越高,就算她不再唱歌,也完全不会冷场。每天和不同的男人聊聊天,说说笑,就会有大把的礼物送过来,也有很多不同的人送她独角兽。

但只有“望月追忆”,会坚持每天看完她的直播,每天送她一只独角兽。在“望月追忆”的心里,琪琪是特别的。在琪琪的心中,“望月追忆”也是独一无二的。

她对他有种特别的感觉,总觉得很亲切。

有时候琪琪也会和他聊天,问他怎么取了这么一个网名,怪土气的。他说,他每次看到月亮都会思念一个人。

琪琪听力,心里泛起一股子酸劲,说,既然想她,干嘛不直接去找她?

“望月追忆”说,不敢打扰她了。不过每次看到你的直播,我就感觉她就像在我身边一样。

琪琪想,噢,原来自己只是一个替代品。

那天,琪琪闷闷不乐地关上直播,怪事却发生了。

沉寂了半年的林靖,忽然加了她的微信。琪琪想了想,还是通过了。

“你最近还好吗?”通过后的林靖,立即发来一条消息。

“还行吧。”

“哦,那就好。”

琪琪手指停在了键盘上,不知再回复些什么了。

已经过了这么久,当初炙热的爱恋,已经被时间碾成灰烬,风一吹,就散了。

琪琪左思右想,还是决定不回复了,赶紧洗洗睡吧,毕竟现在时间也不早了。

洗漱完后的琪琪,看着手机闪了闪,打开一看,是林靖发来的消息,

“我好想你。”

晚上,琪琪失眠了。往事回忆起来,就没完没了了,琪琪一遍遍的回想着当初的每一个细节。她想起自己与林靖的相识,与他轰轰烈烈的相恋,还有最后一幕的离别。

想到林靖的那句“我好想你”,她还是为之一颤,原来她还是当年那个听不得甜言蜜语的小女孩。

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望月追忆”,想起这两个月来对自己的维护,想起他说他在思念一个人,一个他不敢打扰的女孩。

难道“望月追忆”是林靖?自己才会对他倍感亲切?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当初他轻易就放弃了她,现在又来默默守护着她,撩拨着她的心弦。

或许他谁都不是,只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这个问题深深折磨着琪琪的大脑,她必须知道真相。

这个公司有一个微信群,群里是所有的主播。其中一个男主播,会一项黑科技,他可以查出每个用户的注册手机号。

当有主播,深受黑粉的困扰时,会找他来帮忙,查出黑粉的手机号,好施以报复。

这已经是公司众所周知的秘密,尽管琪琪几乎没有和他们有过交流,却也知道这件事。

琪琪添加了男主播的微信,拜托他查出“望月追忆”的号码,并转了二百块的辛苦费。

男主播很仗义,没有收她的红包,只发来了一串手机号码。

琪琪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解开这个谜团。如果不是他,只说自己打错了。如果真是林靖,只想问问他为什么没有争取一下,就放弃了自己。

电话接通了,琪琪的心跳跟随着电话的声音跃动着,紧张得手心直冒冷汗。

“喂......”话筒里传来低沉的嗓音,这个声音既陌生又熟悉。

琪琪呆呆地举着手机,她居然没有想到“望月追忆”是他!

“不...不可能!”琪琪捂着嘴,声音颤抖着。

“琪琪?”父亲惊讶地说道:“是你吗?琪琪!”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望月追忆’啊!”琪琪情绪激动地挂上了电话,没留下父亲一句辩解。

“望月追忆”怎么可能是父亲呢?他那么细心那么体贴,怎么会是一个把自己亲手女儿害成抑郁症患者的恶魔呢?

琪琪伏在床上痛哭着,泪水从从眼眶里不断溢出来,将床单晕成一片潮湿。

原来这一切都是父亲为她做的!他为什么让自己恨他,又要来对她好?

手机不断震动着,然后停止,接着继续震动。父亲打来的电话,她一个也不接。

不知过了过久,手机消停了,琪琪也哭累了。

琪琪拿起手机,上面显示二十多条未接来电。就在以为一切结束的时候,手机进来了一条短信:

琪琪,我知道,你一定还在恨爸爸。爸爸也觉得很抱歉,如果当时我保持冷静,而不是粗暴的解决问题,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吧。

你妈离开时候,我握着她的手,向她保证一定照顾好你,最后我却食言了。这些年,我一直忙,没空照顾你,是爸爸对不起你。

你刚离开的时候,我到处找你,生怕你遭遇什么不测,夜里都不敢睡太沉,怕错过了你的消息。

后来是同事告诉我,你在做直播。爸爸新办了一个号码,偷偷注册了账号,终于在手机里看到你。

跟你说个笑话,爸爸不太会玩你们年轻人用的东西,差点注册成了主播,不知道爸爸如果直播的话,会不会有人看呢?

总之又能看到你,看你说话,看你唱歌,看你笑,爸爸真的很开心。

有时候想着,也许女儿不在自己身边,她会更幸福快乐吧,那就索性让她去吧,只要能远远看着她就成。

但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看见月亮,就特别想见见你。想问问你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按时吃饭。

你还记得吗,小时候妈妈刚走,你整夜整夜地哭,非要去找妈妈。我就把你抱到阳台上,指着月亮说,妈妈在月亮里面呢。

你信了,也不哭了,只是睁大了眼睛找妈妈,慢慢找累了,就睡了。

琪琪,爸爸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但是爸爸真的很想再看看你。你讨厌爸爸也没有关系,但是如果有时间的情况下,你能不能回来看看爸爸呢?

再给爸爸最后一次机会,好吗?

琪琪放下手机,泣不成声。

琪琪刚下车,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路边梧桐树的味道,耳边亲切的口音,让她倍感怀念,尽管她离开不到四个月。

琪琪拖着行李箱,踏上那条她最熟悉不过的路线。

家里的锁一直没换过,琪琪轻松地打开了门。家里没开灯,只有电视无声地播放着,父亲坐在沙发,却沉沉睡去。

昏暗的光线更凸出了,岁月留在父亲脸上的痕迹,几月没见,父亲的白头发更多了。

“爸。”琪琪轻轻唤了一声。

父亲慢慢睁开眼,刚刚还满是疲惫的眼睛里,忽然就亮了。起身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将女儿抱紧怀里。

第二天,父亲神神秘秘地带着琪琪去了一个地方。

琪琪到了,却发现一排破败的小屋。在那里,她看见了林靖。

半年不见,林靖越发胖了,脸上的肉挤得五官缩在一起。身上穿着变形的背心和早已看不出眼色的短裤,为数不多的头发不知多久没洗了,堆在头顶上。

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女人。那女人身上也穿着脏旧的衣服,手上拎满了菜,累得气喘吁吁。

“快点!”林靖朝女人吼道。

女人吓得一哆嗦,弓着身子,快步跟了上去。

父亲看着消失在尽头的二人,说:“你走了那段时间,我到处找,没找到你,却找到了他。”

琪琪在那一瞬间,全然明白了。如果不是父亲的阻拦,在林靖身边的可怜女人,就会是她。

原来并不是父亲害了自己,而是任性无知的自己害了自己。

后来的琪琪回到了学校,恢复了学业。放下自己的固执后,她也慢慢可以与人交流了。

她的人生终于重新扬帆起航,不过她不会再害怕。

因为她知道,她的父亲,会永远和她一路同行。

毛骨悚然
1 楼
知音第几期的文章?
星星星
2 楼
故事,来源于生活
G
GIA宝石学家
3 楼
换做我恐怕也无法冷静面对,为了能打得过小伙子,我现在开始健身
游走东京街头
4 楼
。 所以是故事会
B
Blitzwing
5 楼
呵呵呵
g
gdby
6 楼
给我一万块,我也没耐心看。
二公子
7 楼
我没有去健身,只是经常在女儿面前摆弄收藏的一大堆手枪。
未归游子1
8 楼
女主播一般就是在网上卖身的的吗?
大柠檬
9 楼
故事会
s
super65
10 楼
知音体
k
kingyy
11 楼
每天7、8个小时,随时想播就播。如果能拿到1万,那岂不是完爆996的码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