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一妻制将消亡?李银河解读人们不再热衷结婚(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2月27日 1点56分 PT
  返回列表
51270 阅读
53 评论
荷兰在线

自人类文明肇始就出现的婚姻制度已经成功运行了几千年,西方的主导模式是一夫一妻制,中国的主导模式从一夫多妻制,或一夫多妻妾制到一夫一妻制,为什么在近现代出现下降趋势呢?

  
 



  人们为什么不再结婚?(图片来源:华盖创意)

  目前,在世界上一些国家,婚姻制度式微的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它首先发生在北欧和东欧,正在波及西欧、南欧、北美,甚至影响到日本这样的东方国家。统计表明,与过去人类的普遍实践不同,上述各国出现了相当大比例的不婚人群,北欧占五成,日本占四成,法美国占三成,匈牙利是个极端个案,只有12%的人选择结婚。

  自人类文明肇始就出现的婚姻制度已经成功运行了几千年,西方的主导模式是一夫一妻制,中国的主导模式从一夫多妻制(或一夫多妻妾制)到一夫一妻制,为什么在近现代出现下降趋势呢?

  原因有以下几种:

  首当其冲的是人类平均寿命的延长。

  在前现代时期,人类的平均寿命一般只有三四十岁,即使十几岁就结婚,婚姻存续时间一般不会超过二十年。一二十年间,还没把孩子抚养成人,老一代就谢世了。所以还没到双方相互厌倦的岁数,婚姻关系就已经因为一方或双方的谢世而走到了尽头。在现代,人类的预期寿命已经普遍延长至七八十岁,尤其在子女长大离家之后,一对一关系的维持就显得理由不够充分了,它更多的不是生产快乐,而是制造了大量的厌倦、摩擦和痛苦。人类为什么要作茧自缚呢?于是很多人不再衷情于婚姻。

  其次是婚姻目的的改变。

  在前现代时期,婚姻的主要目的是生育后代和私有财产的继承,情感因素所占份额不重。据社会史家研究,在前现代的欧洲,大部分婚姻都是契约式的,是以经济条件而不是以彼此间的性魅力为基础的。在贫困者当中,婚姻主要是一种组织农业劳动力的手段。那种以永不停息的艰苦劳动为特征的生活不可能激起爱的激情。据说,17世纪德国、法国的农民中间,已婚夫妇之间几乎不存在亲吻、亲昵爱抚以及其他与性相联系的肉体爱恋形式,只有贵族群体间才存在性放纵,这种性放纵只在“体面的”妇女中被公开认可。中国古代的情形也差不多,传宗接代是婚姻最主要的价值,生育是婚姻最主要的目标,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俗看,从婚前男女授受不亲的行为规范看,中国的旧式婚姻中,情感的因素所占分量甚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现代婚姻中,夫妻双方的情感因素所占份额加重,而情感这个东西是多变的,从一而终只是浪漫的情怀和一厢情愿的幻想。一旦情感有变,婚姻就成为束缚,成为障碍,人必欲弃之而后快。仅仅因为感情的结合,最自然的形式绝对不是婚姻,而是同居。在感情变化之后即可分开,因此,很多人不再选择婚姻。

  第三,现代社会离婚率越来越高。

  美国50%的婚姻以离婚结束,中国也从前现代时期的2%左右飙升至37%。离婚不仅经济成本高昂(一般会损失一半财产),而且精神上大受折磨。既然结了婚有一半的概率会离,很多人就不再选择婚姻。法国为同性恋者量身定制的合约婚姻,施行之后异性恋注册的比例很快超过了同性恋,原因就在于其离婚简便易行——双方只要有一方不再愿意,则婚姻自动终止。这也是选择传统婚姻模式的人越来越少的原因之一。

  第四,浪漫之爱与婚姻有先天不合的问题。

  爱情是激情状态,婚姻是平淡日常生活,二者很难和谐一致。如果爱情能够成为婚姻的理由,也就足够了。结婚之后,激情只有变成柔情,爱情只有变成亲情,才能与婚姻和谐一致。浪漫爱情虽然源自中世纪的骑士与贵族已婚女性之间无法结合的恋情,但是一般认为,它的成型和在人群中的普及是在18世纪以后。在现代,人们的生活普遍超出了温饱线,于是开始更多地追求浪漫爱情,视之为最美好最幸运的人生经验,许多人为等待爱情而迟迟不想进入婚姻,许多人在结婚之后因激情丧失而放弃婚姻,这也是婚姻不再像以往那么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总而言之,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婚姻制度虽然还会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再也无法回到人人结婚的时代(中国的统计数据表明,全人口中从未结婚者一度仅占3.8%),一个亲密人际关系的多元选择时代正在到来。

路边的蒲公英
1 楼
可以考虑把小孩集中起来圈养,不结婚造出的孩子全放到圈里,无爹妈。
p
prouddd
2 楼
人类从来都不是一种模式。历史上不过是有稳定婚姻家庭关系的群体把没有稳定婚姻家庭关系的群体给淘汰了。现在也不是所有的人群都没有牢固婚姻关系都不生孩子。长远地看, 不生孩子或少生孩子的群体会就是在历史上自我淘汰。李银河错大了。
幸福的花花世界
3 楼
沒有婚姻的保障,女性生育後代的意欲將大幅降低,人類延續的歷史也將改寫。不過,以後是AI時代,根本不需要父親母親,只要有卵子和精子在模擬子宮中孕育剔除了不良基因的人類。但是,這些沒有父母由機器人養大的孩子感情如何處理?還是剔除感情這個感知,變成沒有感情的未來人?噢,真可怕,想想都可怕。
月光光买手表
4 楼
左左回到原始社会母系氏族?
孔夫子
5 楼
淫河一天只研究性爱,忽略了结婚更重要的因素,抚养下一代,看看单亲家庭的下一代就知道婚姻对孩子有多重要了
n
nydct
6 楼
第五 社会观念对婚前性的宽容。过去没有婚姻就没有性,婚姻是获取性的一个必要手续。现在没有这个手续的必要了,人们也就更趋于不结婚了。
蠢才闭嘴
7 楼
实际上美国加拿大离婚率近50%,在幼儿园了的小孩往往有两个爸爸和妈妈轮流接送。这是确实存在的现象
柏林柏林
8 楼
李银河赶紧去荷兰发展吧,人家荷兰可发达了,同性婚姻,合同婚姻都合法,她天天老没事从这抄袭个观点从那抄袭个观点刷刷存在感有意思么?
泰傻
9 楼
有蛋扯,无蛋亦扯。
t
topmusic
10 楼
李淫合
g
gameon
11 楼
这个李淫河天天为贪官领导搞女下属找理论根据。
s
size0
12 楼
忽略了个人自由主义随着社会的发展而蓬勃壮大。婚姻,交友等等关系的缔结是对自由的限制。以前由于物质的,道德文化上的制约,人们不得不用自由换取生存权。现在没必要了。。。北欧由于福利制度好,不少女性选择当单身母亲,通过人工受孕的方式获得孩子。个人认为如果想繁衍后代,还是缔结婚姻关系系的好。
B
Biangbia
13 楼
将来各人买一群机器人伺候自己的生殖器
凤羽
14 楼
确实是应该推崇不结婚制度,非常怀念单身生活。
凤羽
15 楼
爱情是有存续期的,半衰期很短。但性是本能,亘古不变的。
中楠海智囊团
16 楼
有了理论依据, 做小三就名正言顺了。
f
fjy2
17 楼
淫河都从淫的角度看问题,这是她的经历和专业。
笑薇.
18 楼
数据哪里来的?
美好的变化
19 楼
扯淡
6
60MPH
20 楼
这姐们如果在美国也是一激进白左
咋啥名都被使用
21 楼
不用50,年两性之间的关系,婚姻形式不再是主导。原因很简单,男女之间的经济收入没有一方对另一方的依赖,孩子的抚养费用和承担的责任将会由完善的社会福利体系承担大部分,每个人都想对自己的生命给与最大的轻松和自由的空间,机器人和网络的帮助导致独居不等用寂寞,等等。当然,婚姻形式不是主流不等于消亡。
嘟嘟囔囔大总裁
22 楼
这些耸人听闻的数据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婚姻除了服务于两性,也服务于子女家庭,回家税收机制,社区义务和责任。作者大概是山顶洞里穿越来的。
月光光买手表
23 楼
左左满脑袋都是淫乱,盼望着回到母系社会混交、滥交的生活方式
C
CastlePines
24 楼
满篇意淫,浅薄轻浮歪论. 估计老年痴呆症患者.
C
CastlePines
25 楼
这姐妹做过小三儿,小四儿,.....
枚儿
26 楼
结婚和离婚完全是两个概念
媚眼凤姐
27 楼
宫颈癌照片吓不住你啊
鬓微霜又何妨
28 楼
穆斯林兄弟不同意哦。
小弥勒佛
29 楼
婚姻是法律上保障无工作的一方,主要是女的一方。当男女同时工作,收入差不多,甚至女多于男的时候,婚姻就不是保障,而是成了枷锁。
7
78需要
30 楼
社会经济发达,一方不赖以婚姻的维系为有质量的生存方式,这种签约就失去必要。 前提是社会应该做到各行业分配合理,和男女同工同酬。
燕超尘
31 楼
上帝没有赋予地球人专一的特性,所以婚姻制度违背了人性,从而造成了很多社会矛盾。还不如废除婚姻制度,大家本着合则聚,不合则散的原则,也免去了很多财产上的纠纷
燕超尘
32 楼
有一首歌叫基因决定我爱你,如果地球人能进化到这点,再谈婚姻
s
size0
33 楼
生产力高速发展,物质丰富,福利保障制度的完善,女性受教育以及就业机会的增多,女权主义,最终是男性被抛弃。同志会越来越多的。。。。
W
Waterinn
34 楼
男人都是畜牲女人都是禍水? ---------婦女需要解放還是需要約束?   《文學城》有一位網友,名叫徐若瑄,十數年來孜孜不倦鍥而不捨,在各類文章的留言中發表數百萬條評論,卻統統都只有六個字:“男人都是畜牲”。   徐小姐的評論,或許真的代表了相當多的現代女性對男性的看法。有個網詞叫“渣男”,就是現代女性對現代男性的蔑稱,這或可作為一個證據。   無獨有偶,我們中華民族也有相當多的先人祖輩,數千年來不厭其煩地對女性也有一句評論,叫做“女人都是禍水”。   “男人都是畜牲”vs“女人都是禍水”,倒底哪句話說對了,我們暫時拋開不論,姑且從希臘神話說起。   希臘神話中之第一大神曰宙斯,他是萬神之神,全宇宙之No 1,天地萬物為其所造,仙凡兩界歸其統轄,其至高無上之地位,約略相當於中華神話之上帝盤古,道教神話之玉皇大帝,佛教神話之佛祖如來,基督神話之上帝耶和華。   然而以現代女性的眼光看來,這個宙斯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渣男”,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畜牲”,他全部的精力与心思,都用在追花逐草,縱情淫樂。宇宙間一切有生命之物,不論神仙凡人,走獸飛禽,只要是雌的母的,他都必欲淫之而後快。他不但与臣下的妻女通奸,甚至連自己的母女姐妹都不放過。   他誘奸斯巴達國王的妻子,下了兩個蛋,其中一個蛋便是大名鼎鼎的美神海倫。女如其父,海倫身為王后,卻不守婦道如馬蓉,不願母儀天下如戴安娜,怠於垂範子民如希拉裏,迷信“我的陰道我作主”,最終与人私奔,引發了天上諸神參戰,地下眾生涂炭,將士死傷無數,國家崩潰滅亡的歷時十年的特洛伊戰爭。   宙斯和海倫的所行所為,證明了在希臘神話中,“男人是畜牲女人是禍水”的論斷絕非空穴來風。   如果一個故事難免“孤證”嫌疑,那麼,在古希臘神話中還有一個家喻戶曉的悲劇,就是《美狄亞和伊阿宋》。   美狄亞是姿色艷麗的女神,伊阿宋是風流英俊的男神,前來尋取金羊毛。女神見了男神,於是神不守魂,本也無可厚非。可是女神為了和男神雲雨巫山,夢會高塘,竟將自己的親弟弟殺死並碎尸,拋於海中,是不是太不理智?   女神美狄亞和男神伊阿宋私奔後,生了兩個小神童,按說也算圓滿,可以“幸福地生活下去了”,可是男神伊阿宋卻移情別戀,劈腿別的女神去了。美狄亞為了報復,竟下手將親生的一對小神童殺死。這心腸,真是超乎想像的狠毒。   美狄亞与伊阿宋的故事,再次充分證明了:“女人是禍水,男人是畜牲”,所言非虛。   如果你認為上述兩個故事是例外,尚不足以服人的話,那麼下面這個故事就帶有普遍性的詛咒意味了:   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所有崇洋媚外者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惡的普世》,或譯曰“俄底蒲斯王”。   故事的情節大家也都知曉:惡的普世出生後,一位神職人員給他推算命運,拋出了一句詛咒,說這個孩子將來會“弒其父而娶其母”。其父母當然大骇,但又不忍心殺之,於是將他遠遠拋棄,永不相認。惡的普世也知道有這麼一句咒語,於是決心遠离收養他的雙親,永世不見。然而鬼使神差,惡的普世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仍然殺了他的親生父親,娶了他的親生母親。他們想盡了一切辦法規避詛咒,但終究還是沒有逃過宿命的安排。   “惡的普世”的故事充分證明了,“畜牲”与“禍水”,就是古希臘男人和女人的宿命,想規避都規避不了,無所逃於天地之間。   學者們都說,希臘神話是希臘文明的源頭,而希臘文明則是現代西方文明的滥觞。由此推論,“男人都是畜牲,女人都是禍水”,似乎是西方世界幾千年文明的主流,也似乎是他們幾千年一切文學,藝術,哲學,宗教,政治,倫理等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的源遠而流長的主題。   結果如何呢?我們都看到了:   希臘由世界最悠久的文明古國成了今天世界最悲摧的破產窮國,宇宙之神宙斯的子孫後裔成了今天宇宙最懶皮的叫花子;   而以希臘文明為源泉的西方文明,走到今日,也是妖霧弥漫,鬼域橫行:   昨天的新聞標題:亞特蘭大失業單親媽媽將一對l~2歲嬰兒放入銬箱燒死; 去年的新聞標題:德克薩斯一位母親將親生嬰兒放入微波爐烤死; 以上兩條,簡直就是現代版的美狄亞……   前年的新聞標題:密蘇裏州一男子長期性侵親生女,產下4名亂倫子女(孫子女),並將之謀殺; 大前年的新聞標題:英國邪教教主巴垃克裏希南長欺性侵女信徒,生下的親生女也被收為自己的性奴…… 以上兩條,不就是現代版的宙斯嗎?   如此這般,連篇累牘……   今不見,方今西方世界,男女之倫常乖亂,兩性之角色顛倒;女不女,男不男,妻不妻,夫不夫,人不人,鬼不鬼,父不父,母不母,家不家,國不國;鳏夫不敢娶,剩女不甘嫁;捐精爸神出鬼沒,單親媽遍地開花;兄弟同父不相識,姐妹異母難相認;同性戀登上大雅之堂,異性婚跌下小康之家;兄妹難避近親之婚,父女恐陷亂倫之戀;兒孫因“聚麀”而同輩,妻女為“借种”而一體;禽獸父奸淫親生之女,時有所聞,瘋狂母扼殺無父之童,常登頭條……   此其何故哉?“自由女妖”播詛咒:女人皆為禍水;“惡的普世”傳魔音:男人都是畜牲。   那麼,女人果為禍水,而男人終是畜牲嗎?   其實,對女人与男人的那點德性,我們中國有位“天下聰明第一,古今智慧無雙”的性理學家賈寶玉同學早就作出了精辟的論斷:   女人是水,男人是泥。   然則水怎麼就成了“禍水”,泥怎麼就与“畜牲”掛鉤了呢?   當愚蠢的神尚在犯糊塗的時候,智慧的人就已經弄明白了:   水就是水,它是生命不可須臾离開的源泉,只有不裝在容器裏,不攔在堤壩內,不受控制,不受約束,泛濫無拘,如美國佛羅裏達最近所鬧的洪水,才是摧毀萬物之禍水,殘害生靈之猛獸;同樣道理,女人就是女人,她們是生命的孕育者,是人類的母親,只有不在閨閣之內,不處幃榻之中,不守婦道,不受約束,不知禮節,沒有教養,如矗立在美國紐約的“自由女妖”,追求絕對精神自由和肉體解放的女人,才會變成敗壞風俗,禍害社會,毀滅家庭的洪水猛獸,魔鬼妖孽。   “女人之性也如水,男人之性也如泥。”水之聚也為江河,泥之聚也為山嶽。江山相循,河嶽相輔,萬物於是乎繁衍;山嶽崩摧,江河泛濫,生靈於是乎涂炭。   上古之人類,似乎早就懂得“ 敖不可長,欲不可從(縱),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的道理,所以他們抓到女俘或獲得女人之後,都為之制枷鎖鐵環頸鏈以銬鐐之,綗繘之,桎梏之,鎮鎖之,使之為妻而不為妖,使之為母而不為魔,猶夫使水之養生而不殺生,為利而不為害也。   但是,女人畢竟是我們男人的妻子和母親,這樣像鐐銬牲口一樣地鐐銬我們的妻子母親,我們豈不是像牲口一樣太野蠻太殘虐了?     於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老祖宗和先賢聖哲們認識到:鸚鵡能言,仍為飛禽,猿猴會語,還是走獸,人而無禮,不亦禽獸乎?乃仰觀宇宙之大,俯察萬物之盛,中揆人倫之情,依天地運行之理,萬物孳息之道,為全人類制定了禮教倫常,於是民始開悟,知有父子之親,君臣之義,夫婦之倫,長幼之序。   有了這套濃縮為“三綱五常”“四維八德”以及專門為女性量身訂制的“三從四德”的禮教之後,那些禁錮人身體四肢五官的有形的鐐銬桎梏自然就用不上了(然而,它們卻以女人首飾的形式,作為女人美艷的裝飾文化基因被保留了下來,這就是項鏈,耳環,鼻環,手鐲,戒指等妝飾品的由來),於是中華男人由“禽獸”“畜牲”而升華為“聖賢”“君子”,中華女人也由“禍水”被管束成“淑女”“賢妻”“良母”。   有人必有“禮”,無“禮”不成人。   有人必有“禮”,在我們的中華文明裏,“禮”是女人區別於禍水,男人區別於畜牲的唯一標示, 故《漢書·禮樂志》說:“ 禮由人起。人生有欲,欲而不得則不能無忿,忿而無度量則爭,爭則亂。先王惡其亂,故制禮義以養人之欲,給人之求,使欲不窮於物,物不屈於欲,二者相待而長,是禮之所起也。故禮者養也。稻粱五味,所以養口也;椒蘭芬茝,所以養鼻也;鐘鼓管弦,所以養耳也;刻鏤文章,所以養目也;疏房床笫几席,所以養體也:故禮者養也。 ”   無“禮”不成人,“禮”是禽獸升華為君子的唯一階梯,故《史記·禮書》說:“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決。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是以君子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 ”   “禮”,就像人類的衣冠,禽獸穿上衣冠,可充君子,君子褫下衣冠,瞬間貶為畜牲。   在我們的神話中,不管哪路神明,凡有破壞禮教,不受約束,不守紀律,不听招呼者,都是被限制“自由”的,如:玉皇大帝的妹妹,楊戩的媽媽瑤姬被鎮壓在桃山之下;而她的女兒,楊戩的妹妹,沉香的媽媽三聖母楊嬋,則被鎮壓在華山之下;白娘子素貞被鎮壓在雷峰塔下;孫悟空大鬧天宮被鎮壓五行山下,獲釋後又被套上金箍咒……   所有這些,都是“禮”對禽獸牲畜之野性的約束的象徵。正是這些勉強的或自願的自我約束,所以中華文明熏陶下的男人女人,多妻賢夫敬,君明臣直,子孝父慈,兄友弟恭……   反觀西方神話,從宙斯到海倫,從美狄亞到伊阿宋,從俄底普斯到普羅米修斯,都是放浪形骸,無拘無束,為所欲為,愛所欲愛,嗜殺成性,欲不知節,沒有規矩,不守紀律,人倫所不知,禮教更不懂,所以她們的後裔,至今男人多為畜牲,女人多為禍水……   尤其是那個普羅米修斯,因為盜竊罪(盜竊宙斯對火种的專利權)被埃斯庫羅斯綁縛在高加索山上,卻又讓雪萊給解放了,這充分證明西洋人只知“解放”,不知“約束”,只知“自由”,不明“紀律”,只想“幸福”,不要“擔當”,只講“權力”,不要“責任”,只要“平等平權”,不顧“上下尊卑”,只遵“叢林法則”,不顧“忠孝節義”,只知“物競天擇”,不念“禮義廉恥”的禽獸之心,畜牲之性……也難怪那片土地不是颶風,就是洪水了。   駕馭颶風,可以航空,截流山洪,可以溉農;反之,颶風失控,勢為妖風,洪水決堤,必為禍水。   是以當今世界,威脅安宁的最猛妖風,乃是“女權主義”,危害和平的最凶禍水,無非“自由女神”。     結論:只有女權主義者們“克己復禮”,女人才不會成為“禍水”,只有自由女神們“三從四德”,男人才不會變為“畜牲”。    
W
Waterinn
35 楼
男人都是畜牲女人都是禍水? ---------婦女需要解放還是需要約束?   《文學城》有一位網友,名叫徐若瑄,十數年來孜孜不倦鍥而不捨,在各類文章的留言中發表數百萬條評論,卻統統都只有六個字:“男人都是畜牲”。   徐小姐的評論,或許真的代表了相當多的現代女性對男性的看法。有個網詞叫“渣男”,就是現代女性對現代男性的蔑稱,這或可作為一個證據。   無獨有偶,我們中華民族也有相當多的先人祖輩,數千年來不厭其煩地對女性也有一句評論,叫做“女人都是禍水”。   “男人都是畜牲”vs“女人都是禍水”,倒底哪句話說對了,我們暫時拋開不論,姑且從希臘神話說起。   希臘神話中之第一大神曰宙斯,他是萬神之神,全宇宙之No 1,天地萬物為其所造,仙凡兩界歸其統轄,其至高無上之地位,約略相當於中華神話之上帝盤古,道教神話之玉皇大帝,佛教神話之佛祖如來,基督神話之上帝耶和華。   然而以現代女性的眼光看來,這個宙斯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渣男”,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畜牲”,他全部的精力与心思,都用在追花逐草,縱情淫樂。宇宙間一切有生命之物,不論神仙凡人,走獸飛禽,只要是雌的母的,他都必欲淫之而後快。他不但与臣下的妻女通奸,甚至連自己的母女姐妹都不放過。   他誘奸斯巴達國王的妻子,下了兩個蛋,其中一個蛋便是大名鼎鼎的美神海倫。女如其父,海倫身為王后,卻不守婦道如馬蓉,不願母儀天下如戴安娜,怠於垂範子民如希拉裏,迷信“我的陰道我作主”,最終与人私奔,引發了天上諸神參戰,地下眾生涂炭,將士死傷無數,國家崩潰滅亡的歷時十年的特洛伊戰爭。   宙斯和海倫的所行所為,證明了在希臘神話中,“男人是畜牲女人是禍水”的論斷絕非空穴來風。   如果一個故事難免“孤證”嫌疑,那麼,在古希臘神話中還有一個家喻戶曉的悲劇,就是《美狄亞和伊阿宋》。   美狄亞是姿色艷麗的女神,伊阿宋是風流英俊的男神,前來尋取金羊毛。女神見了男神,於是神不守魂,本也無可厚非。可是女神為了和男神雲雨巫山,夢會高塘,竟將自己的親弟弟殺死並碎尸,拋於海中,是不是太不理智?   女神美狄亞和男神伊阿宋私奔後,生了兩個小神童,按說也算圓滿,可以“幸福地生活下去了”,可是男神伊阿宋卻移情別戀,劈腿別的女神去了。美狄亞為了報復,竟下手將親生的一對小神童殺死。這心腸,真是超乎想像的狠毒。   美狄亞与伊阿宋的故事,再次充分證明了:“女人是禍水,男人是畜牲”,所言非虛。   如果你認為上述兩個故事是例外,尚不足以服人的話,那麼下面這個故事就帶有普遍性的詛咒意味了:   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所有崇洋媚外者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惡的普世》,或譯曰“俄底蒲斯王”。   故事的情節大家也都知曉:惡的普世出生後,一位神職人員給他推算命運,拋出了一句詛咒,說這個孩子將來會“弒其父而娶其母”。其父母當然大骇,但又不忍心殺之,於是將他遠遠拋棄,永不相認。惡的普世也知道有這麼一句咒語,於是決心遠离收養他的雙親,永世不見。然而鬼使神差,惡的普世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仍然殺了他的親生父親,娶了他的親生母親。他們想盡了一切辦法規避詛咒,但終究還是沒有逃過宿命的安排。   “惡的普世”的故事充分證明了,“畜牲”与“禍水”,就是古希臘男人和女人的宿命,想規避都規避不了,無所逃於天地之間。   學者們都說,希臘神話是希臘文明的源頭,而希臘文明則是現代西方文明的滥觞。由此推論,“男人都是畜牲,女人都是禍水”,似乎是西方世界幾千年文明的主流,也似乎是他們幾千年一切文學,藝術,哲學,宗教,政治,倫理等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的源遠而流長的主題。   結果如何呢?我們都看到了:   希臘由世界最悠久的文明古國成了今天世界最悲摧的破產窮國,宇宙之神宙斯的子孫後裔成了今天宇宙最懶皮的叫花子;   而以希臘文明為源泉的西方文明,走到今日,也是妖霧弥漫,鬼域橫行:   昨天的新聞標題:亞特蘭大失業單親媽媽將一對l~2歲嬰兒放入銬箱燒死; 去年的新聞標題:德克薩斯一位母親將親生嬰兒放入微波爐烤死; 以上兩條,簡直就是現代版的美狄亞……   前年的新聞標題:密蘇裏州一男子長期性侵親生女,產下4名亂倫子女(孫子女),並將之謀殺; 大前年的新聞標題:英國邪教教主巴垃克裏希南長欺性侵女信徒,生下的親生女也被收為自己的性奴…… 以上兩條,不就是現代版的宙斯嗎?   如此這般,連篇累牘……   今不見,方今西方世界,男女之倫常乖亂,兩性之角色顛倒;女不女,男不男,妻不妻,夫不夫,人不人,鬼不鬼,父不父,母不母,家不家,國不國;鳏夫不敢娶,剩女不甘嫁;捐精爸神出鬼沒,單親媽遍地開花;兄弟同父不相識,姐妹異母難相認;同性戀登上大雅之堂,異性婚跌下小康之家;兄妹難避近親之婚,父女恐陷亂倫之戀;兒孫因“聚麀”而同輩,妻女為“借种”而一體;禽獸父奸淫親生之女,時有所聞,瘋狂母扼殺無父之童,常登頭條……   此其何故哉?“自由女妖”播詛咒:女人皆為禍水;“惡的普世”傳魔音:男人都是畜牲。   那麼,女人果為禍水,而男人終是畜牲嗎?   其實,對女人与男人的那點德性,我們中國有位“天下聰明第一,古今智慧無雙”的性理學家賈寶玉同學早就作出了精辟的論斷:   女人是水,男人是泥。   然則水怎麼就成了“禍水”,泥怎麼就与“畜牲”掛鉤了呢?   當愚蠢的神尚在犯糊塗的時候,智慧的人就已經弄明白了:   水就是水,它是生命不可須臾离開的源泉,只有不裝在容器裏,不攔在堤壩內,不受控制,不受約束,泛濫無拘,如美國佛羅裏達最近所鬧的洪水,才是摧毀萬物之禍水,殘害生靈之猛獸;同樣道理,女人就是女人,她們是生命的孕育者,是人類的母親,只有不在閨閣之內,不處幃榻之中,不守婦道,不受約束,不知禮節,沒有教養,如矗立在美國紐約的“自由女妖”,追求絕對精神自由和肉體解放的女人,才會變成敗壞風俗,禍害社會,毀滅家庭的洪水猛獸,魔鬼妖孽。   “女人之性也如水,男人之性也如泥。”水之聚也為江河,泥之聚也為山嶽。江山相循,河嶽相輔,萬物於是乎繁衍;山嶽崩摧,江河泛濫,生靈於是乎涂炭。   上古之人類,似乎早就懂得“ 敖不可長,欲不可從(縱),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的道理,所以他們抓到女俘或獲得女人之後,都為之制枷鎖鐵環頸鏈以銬鐐之,綗繘之,桎梏之,鎮鎖之,使之為妻而不為妖,使之為母而不為魔,猶夫使水之養生而不殺生,為利而不為害也。   但是,女人畢竟是我們男人的妻子和母親,這樣像鐐銬牲口一樣地鐐銬我們的妻子母親,我們豈不是像牲口一樣太野蠻太殘虐了?     於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老祖宗和先賢聖哲們認識到:鸚鵡能言,仍為飛禽,猿猴會語,還是走獸,人而無禮,不亦禽獸乎?乃仰觀宇宙之大,俯察萬物之盛,中揆人倫之情,依天地運行之理,萬物孳息之道,為全人類制定了禮教倫常,於是民始開悟,知有父子之親,君臣之義,夫婦之倫,長幼之序。   有了這套濃縮為“三綱五常”“四維八德”以及專門為女性量身訂制的“三從四德”的禮教之後,那些禁錮人身體四肢五官的有形的鐐銬桎梏自然就用不上了(然而,它們卻以女人首飾的形式,作為女人美艷的裝飾文化基因被保留了下來,這就是項鏈,耳環,鼻環,手鐲,戒指等妝飾品的由來),於是中華男人由“禽獸”“畜牲”而升華為“聖賢”“君子”,中華女人也由“禍水”被管束成“淑女”“賢妻”“良母”。   有人必有“禮”,無“禮”不成人。   有人必有“禮”,在我們的中華文明裏,“禮”是女人區別於禍水,男人區別於畜牲的唯一標示, 故《漢書·禮樂志》說:“ 禮由人起。人生有欲,欲而不得則不能無忿,忿而無度量則爭,爭則亂。先王惡其亂,故制禮義以養人之欲,給人之求,使欲不窮於物,物不屈於欲,二者相待而長,是禮之所起也。故禮者養也。稻粱五味,所以養口也;椒蘭芬茝,所以養鼻也;鐘鼓管弦,所以養耳也;刻鏤文章,所以養目也;疏房床笫几席,所以養體也:故禮者養也。 ”   無“禮”不成人,“禮”是禽獸升華為君子的唯一階梯,故《史記·禮書》說:“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決。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是以君子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 ”   “禮”,就像人類的衣冠,禽獸穿上衣冠,可充君子,君子褫下衣冠,瞬間貶為畜牲。   在我們的神話中,不管哪路神明,凡有破壞禮教,不受約束,不守紀律,不听招呼者,都是被限制“自由”的,如:玉皇大帝的妹妹,楊戩的媽媽瑤姬被鎮壓在桃山之下;而她的女兒,楊戩的妹妹,沉香的媽媽三聖母楊嬋,則被鎮壓在華山之下;白娘子素貞被鎮壓在雷峰塔下;孫悟空大鬧天宮被鎮壓五行山下,獲釋後又被套上金箍咒……   所有這些,都是“禮”對禽獸牲畜之野性的約束的象徵。正是這些勉強的或自願的自我約束,所以中華文明熏陶下的男人女人,多妻賢夫敬,君明臣直,子孝父慈,兄友弟恭……   反觀西方神話,從宙斯到海倫,從美狄亞到伊阿宋,從俄底普斯到普羅米修斯,都是放浪形骸,無拘無束,為所欲為,愛所欲愛,嗜殺成性,欲不知節,沒有規矩,不守紀律,人倫所不知,禮教更不懂,所以她們的後裔,至今男人多為畜牲,女人多為禍水……   尤其是那個普羅米修斯,因為盜竊罪(盜竊宙斯對火种的專利權)被埃斯庫羅斯綁縛在高加索山上,卻又讓雪萊給解放了,這充分證明西洋人只知“解放”,不知“約束”,只知“自由”,不明“紀律”,只想“幸福”,不要“擔當”,只講“權力”,不要“責任”,只要“平等平權”,不顧“上下尊卑”,只遵“叢林法則”,不顧“忠孝節義”,只知“物競天擇”,不念“禮義廉恥”的禽獸之心,畜牲之性……也難怪那片土地不是颶風,就是洪水了。   駕馭颶風,可以航空,截流山洪,可以溉農;反之,颶風失控,勢為妖風,洪水決堤,必為禍水。   是以當今世界,威脅安宁的最猛妖風,乃是“女權主義”,危害和平的最凶禍水,無非“自由女神”。     結論:只有女權主義者們“克己復禮”,女人才不會成為“禍水”,只有自由女神們“三從四德”,男人才不會變為“畜牲”。    
W
Waterinn
36 楼
男人都是畜牲女人都是禍水? ---------婦女需要解放還是需要約束?   《文學城》有一位網友,名叫徐若瑄,十數年來孜孜不倦鍥而不捨,在各類文章的留言中發表數百萬條評論,卻統統都只有六個字:“男人都是畜牲”。   徐小姐的評論,或許真的代表了相當多的現代女性對男性的看法。有個網詞叫“渣男”,就是現代女性對現代男性的蔑稱,這或可作為一個證據。   無獨有偶,我們中華民族也有相當多的先人祖輩,數千年來不厭其煩地對女性也有一句評論,叫做“女人都是禍水”。   “男人都是畜牲”vs“女人都是禍水”,倒底哪句話說對了,我們暫時拋開不論,姑且從希臘神話說起。   希臘神話中之第一大神曰宙斯,他是萬神之神,全宇宙之No 1,天地萬物為其所造,仙凡兩界歸其統轄,其至高無上之地位,約略相當於中華神話之上帝盤古,道教神話之玉皇大帝,佛教神話之佛祖如來,基督神話之上帝耶和華。   然而以現代女性的眼光看來,這個宙斯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渣男”,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畜牲”,他全部的精力与心思,都用在追花逐草,縱情淫樂。宇宙間一切有生命之物,不論神仙凡人,走獸飛禽,只要是雌的母的,他都必欲淫之而後快。他不但与臣下的妻女通奸,甚至連自己的母女姐妹都不放過。   他誘奸斯巴達國王的妻子,下了兩個蛋,其中一個蛋便是大名鼎鼎的美神海倫。女如其父,海倫身為王后,卻不守婦道如馬蓉,不願母儀天下如戴安娜,怠於垂範子民如希拉裏,迷信“我的陰道我作主”,最終与人私奔,引發了天上諸神參戰,地下眾生涂炭,將士死傷無數,國家崩潰滅亡的歷時十年的特洛伊戰爭。   宙斯和海倫的所行所為,證明了在希臘神話中,“男人是畜牲女人是禍水”的論斷絕非空穴來風。   如果一個故事難免“孤證”嫌疑,那麼,在古希臘神話中還有一個家喻戶曉的悲劇,就是《美狄亞和伊阿宋》。   美狄亞是姿色艷麗的女神,伊阿宋是風流英俊的男神,前來尋取金羊毛。女神見了男神,於是神不守魂,本也無可厚非。可是女神為了和男神雲雨巫山,夢會高塘,竟將自己的親弟弟殺死並碎尸,拋於海中,是不是太不理智?   女神美狄亞和男神伊阿宋私奔後,生了兩個小神童,按說也算圓滿,可以“幸福地生活下去了”,可是男神伊阿宋卻移情別戀,劈腿別的女神去了。美狄亞為了報復,竟下手將親生的一對小神童殺死。這心腸,真是超乎想像的狠毒。   美狄亞与伊阿宋的故事,再次充分證明了:“女人是禍水,男人是畜牲”,所言非虛。   如果你認為上述兩個故事是例外,尚不足以服人的話,那麼下面這個故事就帶有普遍性的詛咒意味了:   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所有崇洋媚外者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惡的普世》,或譯曰“俄底蒲斯王”。   故事的情節大家也都知曉:惡的普世出生後,一位神職人員給他推算命運,拋出了一句詛咒,說這個孩子將來會“弒其父而娶其母”。其父母當然大骇,但又不忍心殺之,於是將他遠遠拋棄,永不相認。惡的普世也知道有這麼一句咒語,於是決心遠离收養他的雙親,永世不見。然而鬼使神差,惡的普世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仍然殺了他的親生父親,娶了他的親生母親。他們想盡了一切辦法規避詛咒,但終究還是沒有逃過宿命的安排。   “惡的普世”的故事充分證明了,“畜牲”与“禍水”,就是古希臘男人和女人的宿命,想規避都規避不了,無所逃於天地之間。   學者們都說,希臘神話是希臘文明的源頭,而希臘文明則是現代西方文明的滥觞。由此推論,“男人都是畜牲,女人都是禍水”,似乎是西方世界幾千年文明的主流,也似乎是他們幾千年一切文學,藝術,哲學,宗教,政治,倫理等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的源遠而流長的主題。   結果如何呢?我們都看到了:   希臘由世界最悠久的文明古國成了今天世界最悲摧的破產窮國,宇宙之神宙斯的子孫後裔成了今天宇宙最懶皮的叫花子;   而以希臘文明為源泉的西方文明,走到今日,也是妖霧弥漫,鬼域橫行:   昨天的新聞標題:亞特蘭大失業單親媽媽將一對l~2歲嬰兒放入銬箱燒死; 去年的新聞標題:德克薩斯一位母親將親生嬰兒放入微波爐烤死; 以上兩條,簡直就是現代版的美狄亞……   前年的新聞標題:密蘇裏州一男子長期性侵親生女,產下4名亂倫子女(孫子女),並將之謀殺; 大前年的新聞標題:英國邪教教主巴垃克裏希南長欺性侵女信徒,生下的親生女也被收為自己的性奴…… 以上兩條,不就是現代版的宙斯嗎?   如此這般,連篇累牘……   今不見,方今西方世界,男女之倫常乖亂,兩性之角色顛倒;女不女,男不男,妻不妻,夫不夫,人不人,鬼不鬼,父不父,母不母,家不家,國不國;鳏夫不敢娶,剩女不甘嫁;捐精爸神出鬼沒,單親媽遍地開花;兄弟同父不相識,姐妹異母難相認;同性戀登上大雅之堂,異性婚跌下小康之家;兄妹難避近親之婚,父女恐陷亂倫之戀;兒孫因“聚麀”而同輩,妻女為“借种”而一體;禽獸父奸淫親生之女,時有所聞,瘋狂母扼殺無父之童,常登頭條……   此其何故哉?“自由女妖”播詛咒:女人皆為禍水;“惡的普世”傳魔音:男人都是畜牲。   那麼,女人果為禍水,而男人終是畜牲嗎?   其實,對女人与男人的那點德性,我們中國有位“天下聰明第一,古今智慧無雙”的性理學家賈寶玉同學早就作出了精辟的論斷:   女人是水,男人是泥。   然則水怎麼就成了“禍水”,泥怎麼就与“畜牲”掛鉤了呢?   當愚蠢的神尚在犯糊塗的時候,智慧的人就已經弄明白了:   水就是水,它是生命不可須臾离開的源泉,只有不裝在容器裏,不攔在堤壩內,不受控制,不受約束,泛濫無拘,如美國佛羅裏達最近所鬧的洪水,才是摧毀萬物之禍水,殘害生靈之猛獸;同樣道理,女人就是女人,她們是生命的孕育者,是人類的母親,只有不在閨閣之內,不處幃榻之中,不守婦道,不受約束,不知禮節,沒有教養,如矗立在美國紐約的“自由女妖”,追求絕對精神自由和肉體解放的女人,才會變成敗壞風俗,禍害社會,毀滅家庭的洪水猛獸,魔鬼妖孽。   “女人之性也如水,男人之性也如泥。”水之聚也為江河,泥之聚也為山嶽。江山相循,河嶽相輔,萬物於是乎繁衍;山嶽崩摧,江河泛濫,生靈於是乎涂炭。   上古之人類,似乎早就懂得“ 敖不可長,欲不可從(縱),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的道理,所以他們抓到女俘或獲得女人之後,都為之制枷鎖鐵環頸鏈以銬鐐之,綗繘之,桎梏之,鎮鎖之,使之為妻而不為妖,使之為母而不為魔,猶夫使水之養生而不殺生,為利而不為害也。   但是,女人畢竟是我們男人的妻子和母親,這樣像鐐銬牲口一樣地鐐銬我們的妻子母親,我們豈不是像牲口一樣太野蠻太殘虐了?     於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老祖宗和先賢聖哲們認識到:鸚鵡能言,仍為飛禽,猿猴會語,還是走獸,人而無禮,不亦禽獸乎?乃仰觀宇宙之大,俯察萬物之盛,中揆人倫之情,依天地運行之理,萬物孳息之道,為全人類制定了禮教倫常,於是民始開悟,知有父子之親,君臣之義,夫婦之倫,長幼之序。   有了這套濃縮為“三綱五常”“四維八德”以及專門為女性量身訂制的“三從四德”的禮教之後,那些禁錮人身體四肢五官的有形的鐐銬桎梏自然就用不上了(然而,它們卻以女人首飾的形式,作為女人美艷的裝飾文化基因被保留了下來,這就是項鏈,耳環,鼻環,手鐲,戒指等妝飾品的由來),於是中華男人由“禽獸”“畜牲”而升華為“聖賢”“君子”,中華女人也由“禍水”被管束成“淑女”“賢妻”“良母”。   有人必有“禮”,無“禮”不成人。   有人必有“禮”,在我們的中華文明裏,“禮”是女人區別於禍水,男人區別於畜牲的唯一標示, 故《漢書·禮樂志》說:“ 禮由人起。人生有欲,欲而不得則不能無忿,忿而無度量則爭,爭則亂。先王惡其亂,故制禮義以養人之欲,給人之求,使欲不窮於物,物不屈於欲,二者相待而長,是禮之所起也。故禮者養也。稻粱五味,所以養口也;椒蘭芬茝,所以養鼻也;鐘鼓管弦,所以養耳也;刻鏤文章,所以養目也;疏房床笫几席,所以養體也:故禮者養也。 ”   無“禮”不成人,“禮”是禽獸升華為君子的唯一階梯,故《史記·禮書》說:“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決。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是以君子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 ”   “禮”,就像人類的衣冠,禽獸穿上衣冠,可充君子,君子褫下衣冠,瞬間貶為畜牲。   在我們的神話中,不管哪路神明,凡有破壞禮教,不受約束,不守紀律,不听招呼者,都是被限制“自由”的,如:玉皇大帝的妹妹,楊戩的媽媽瑤姬被鎮壓在桃山之下;而她的女兒,楊戩的妹妹,沉香的媽媽三聖母楊嬋,則被鎮壓在華山之下;白娘子素貞被鎮壓在雷峰塔下;孫悟空大鬧天宮被鎮壓五行山下,獲釋後又被套上金箍咒……   所有這些,都是“禮”對禽獸牲畜之野性的約束的象徵。正是這些勉強的或自願的自我約束,所以中華文明熏陶下的男人女人,多妻賢夫敬,君明臣直,子孝父慈,兄友弟恭……   反觀西方神話,從宙斯到海倫,從美狄亞到伊阿宋,從俄底普斯到普羅米修斯,都是放浪形骸,無拘無束,為所欲為,愛所欲愛,嗜殺成性,欲不知節,沒有規矩,不守紀律,人倫所不知,禮教更不懂,所以她們的後裔,至今男人多為畜牲,女人多為禍水……   尤其是那個普羅米修斯,因為盜竊罪(盜竊宙斯對火种的專利權)被埃斯庫羅斯綁縛在高加索山上,卻又讓雪萊給解放了,這充分證明西洋人只知“解放”,不知“約束”,只知“自由”,不明“紀律”,只想“幸福”,不要“擔當”,只講“權力”,不要“責任”,只要“平等平權”,不顧“上下尊卑”,只遵“叢林法則”,不顧“忠孝節義”,只知“物競天擇”,不念“禮義廉恥”的禽獸之心,畜牲之性……也難怪那片土地不是颶風,就是洪水了。   駕馭颶風,可以航空,截流山洪,可以溉農;反之,颶風失控,勢為妖風,洪水決堤,必為禍水。   是以當今世界,威脅安宁的最猛妖風,乃是“女權主義”,危害和平的最凶禍水,無非“自由女神”。     結論:只有女權主義者們“克己復禮”,女人才不會成為“禍水”,只有自由女神們“三從四德”,男人才不會變為“畜牲”。    
W
Waterinn
37 楼
男人都是畜牲女人都是禍水? ---------婦女需要解放還是需要約束?   《文學城》有一位網友,名叫徐若瑄,十數年來孜孜不倦鍥而不捨,在各類文章的留言中發表數百萬條評論,卻統統都只有六個字:“男人都是畜牲”。   徐小姐的評論,或許真的代表了相當多的現代女性對男性的看法。有個網詞叫“渣男”,就是現代女性對現代男性的蔑稱,這或可作為一個證據。   無獨有偶,我們中華民族也有相當多的先人祖輩,數千年來不厭其煩地對女性也有一句評論,叫做“女人都是禍水”。   “男人都是畜牲”vs“女人都是禍水”,倒底哪句話說對了,我們暫時拋開不論,姑且從希臘神話說起。   希臘神話中之第一大神曰宙斯,他是萬神之神,全宇宙之No 1,天地萬物為其所造,仙凡兩界歸其統轄,其至高無上之地位,約略相當於中華神話之上帝盤古,道教神話之玉皇大帝,佛教神話之佛祖如來,基督神話之上帝耶和華。   然而以現代女性的眼光看來,這個宙斯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渣男”,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畜牲”,他全部的精力与心思,都用在追花逐草,縱情淫樂。宇宙間一切有生命之物,不論神仙凡人,走獸飛禽,只要是雌的母的,他都必欲淫之而後快。他不但与臣下的妻女通奸,甚至連自己的母女姐妹都不放過。   他誘奸斯巴達國王的妻子,下了兩個蛋,其中一個蛋便是大名鼎鼎的美神海倫。女如其父,海倫身為王后,卻不守婦道如馬蓉,不願母儀天下如戴安娜,怠於垂範子民如希拉裏,迷信“我的陰道我作主”,最終与人私奔,引發了天上諸神參戰,地下眾生涂炭,將士死傷無數,國家崩潰滅亡的歷時十年的特洛伊戰爭。   宙斯和海倫的所行所為,證明了在希臘神話中,“男人是畜牲女人是禍水”的論斷絕非空穴來風。   如果一個故事難免“孤證”嫌疑,那麼,在古希臘神話中還有一個家喻戶曉的悲劇,就是《美狄亞和伊阿宋》。   美狄亞是姿色艷麗的女神,伊阿宋是風流英俊的男神,前來尋取金羊毛。女神見了男神,於是神不守魂,本也無可厚非。可是女神為了和男神雲雨巫山,夢會高塘,竟將自己的親弟弟殺死並碎尸,拋於海中,是不是太不理智?   女神美狄亞和男神伊阿宋私奔後,生了兩個小神童,按說也算圓滿,可以“幸福地生活下去了”,可是男神伊阿宋卻移情別戀,劈腿別的女神去了。美狄亞為了報復,竟下手將親生的一對小神童殺死。這心腸,真是超乎想像的狠毒。   美狄亞与伊阿宋的故事,再次充分證明了:“女人是禍水,男人是畜牲”,所言非虛。   如果你認為上述兩個故事是例外,尚不足以服人的話,那麼下面這個故事就帶有普遍性的詛咒意味了:   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所有崇洋媚外者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惡的普世》,或譯曰“俄底蒲斯王”。   故事的情節大家也都知曉:惡的普世出生後,一位神職人員給他推算命運,拋出了一句詛咒,說這個孩子將來會“弒其父而娶其母”。其父母當然大骇,但又不忍心殺之,於是將他遠遠拋棄,永不相認。惡的普世也知道有這麼一句咒語,於是決心遠离收養他的雙親,永世不見。然而鬼使神差,惡的普世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仍然殺了他的親生父親,娶了他的親生母親。他們想盡了一切辦法規避詛咒,但終究還是沒有逃過宿命的安排。   “惡的普世”的故事充分證明了,“畜牲”与“禍水”,就是古希臘男人和女人的宿命,想規避都規避不了,無所逃於天地之間。   學者們都說,希臘神話是希臘文明的源頭,而希臘文明則是現代西方文明的滥觞。由此推論,“男人都是畜牲,女人都是禍水”,似乎是西方世界幾千年文明的主流,也似乎是他們幾千年一切文學,藝術,哲學,宗教,政治,倫理等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的源遠而流長的主題。   結果如何呢?我們都看到了:   希臘由世界最悠久的文明古國成了今天世界最悲摧的破產窮國,宇宙之神宙斯的子孫後裔成了今天宇宙最懶皮的叫花子;   而以希臘文明為源泉的西方文明,走到今日,也是妖霧弥漫,鬼域橫行:   昨天的新聞標題:亞特蘭大失業單親媽媽將一對l~2歲嬰兒放入銬箱燒死; 去年的新聞標題:德克薩斯一位母親將親生嬰兒放入微波爐烤死; 以上兩條,簡直就是現代版的美狄亞……   前年的新聞標題:密蘇裏州一男子長期性侵親生女,產下4名亂倫子女(孫子女),並將之謀殺; 大前年的新聞標題:英國邪教教主巴垃克裏希南長欺性侵女信徒,生下的親生女也被收為自己的性奴…… 以上兩條,不就是現代版的宙斯嗎?   如此這般,連篇累牘……   今不見,方今西方世界,男女之倫常乖亂,兩性之角色顛倒;女不女,男不男,妻不妻,夫不夫,人不人,鬼不鬼,父不父,母不母,家不家,國不國;鳏夫不敢娶,剩女不甘嫁;捐精爸神出鬼沒,單親媽遍地開花;兄弟同父不相識,姐妹異母難相認;同性戀登上大雅之堂,異性婚跌下小康之家;兄妹難避近親之婚,父女恐陷亂倫之戀;兒孫因“聚麀”而同輩,妻女為“借种”而一體;禽獸父奸淫親生之女,時有所聞,瘋狂母扼殺無父之童,常登頭條……   此其何故哉?“自由女妖”播詛咒:女人皆為禍水;“惡的普世”傳魔音:男人都是畜牲。   那麼,女人果為禍水,而男人終是畜牲嗎?   其實,對女人与男人的那點德性,我們中國有位“天下聰明第一,古今智慧無雙”的性理學家賈寶玉同學早就作出了精辟的論斷:   女人是水,男人是泥。   然則水怎麼就成了“禍水”,泥怎麼就与“畜牲”掛鉤了呢?   當愚蠢的神尚在犯糊塗的時候,智慧的人就已經弄明白了:   水就是水,它是生命不可須臾离開的源泉,只有不裝在容器裏,不攔在堤壩內,不受控制,不受約束,泛濫無拘,如美國佛羅裏達最近所鬧的洪水,才是摧毀萬物之禍水,殘害生靈之猛獸;同樣道理,女人就是女人,她們是生命的孕育者,是人類的母親,只有不在閨閣之內,不處幃榻之中,不守婦道,不受約束,不知禮節,沒有教養,如矗立在美國紐約的“自由女妖”,追求絕對精神自由和肉體解放的女人,才會變成敗壞風俗,禍害社會,毀滅家庭的洪水猛獸,魔鬼妖孽。   “女人之性也如水,男人之性也如泥。”水之聚也為江河,泥之聚也為山嶽。江山相循,河嶽相輔,萬物於是乎繁衍;山嶽崩摧,江河泛濫,生靈於是乎涂炭。   上古之人類,似乎早就懂得“ 敖不可長,欲不可從(縱),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的道理,所以他們抓到女俘或獲得女人之後,都為之制枷鎖鐵環頸鏈以銬鐐之,綗繘之,桎梏之,鎮鎖之,使之為妻而不為妖,使之為母而不為魔,猶夫使水之養生而不殺生,為利而不為害也。   但是,女人畢竟是我們男人的妻子和母親,這樣像鐐銬牲口一樣地鐐銬我們的妻子母親,我們豈不是像牲口一樣太野蠻太殘虐了?     於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老祖宗和先賢聖哲們認識到:鸚鵡能言,仍為飛禽,猿猴會語,還是走獸,人而無禮,不亦禽獸乎?乃仰觀宇宙之大,俯察萬物之盛,中揆人倫之情,依天地運行之理,萬物孳息之道,為全人類制定了禮教倫常,於是民始開悟,知有父子之親,君臣之義,夫婦之倫,長幼之序。   有了這套濃縮為“三綱五常”“四維八德”以及專門為女性量身訂制的“三從四德”的禮教之後,那些禁錮人身體四肢五官的有形的鐐銬桎梏自然就用不上了(然而,它們卻以女人首飾的形式,作為女人美艷的裝飾文化基因被保留了下來,這就是項鏈,耳環,鼻環,手鐲,戒指等妝飾品的由來),於是中華男人由“禽獸”“畜牲”而升華為“聖賢”“君子”,中華女人也由“禍水”被管束成“淑女”“賢妻”“良母”。   有人必有“禮”,無“禮”不成人。   有人必有“禮”,在我們的中華文明裏,“禮”是女人區別於禍水,男人區別於畜牲的唯一標示, 故《漢書·禮樂志》說:“ 禮由人起。人生有欲,欲而不得則不能無忿,忿而無度量則爭,爭則亂。先王惡其亂,故制禮義以養人之欲,給人之求,使欲不窮於物,物不屈於欲,二者相待而長,是禮之所起也。故禮者養也。稻粱五味,所以養口也;椒蘭芬茝,所以養鼻也;鐘鼓管弦,所以養耳也;刻鏤文章,所以養目也;疏房床笫几席,所以養體也:故禮者養也。 ”   無“禮”不成人,“禮”是禽獸升華為君子的唯一階梯,故《史記·禮書》說:“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決。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是以君子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 ”   “禮”,就像人類的衣冠,禽獸穿上衣冠,可充君子,君子褫下衣冠,瞬間貶為畜牲。   在我們的神話中,不管哪路神明,凡有破壞禮教,不受約束,不守紀律,不听招呼者,都是被限制“自由”的,如:玉皇大帝的妹妹,楊戩的媽媽瑤姬被鎮壓在桃山之下;而她的女兒,楊戩的妹妹,沉香的媽媽三聖母楊嬋,則被鎮壓在華山之下;白娘子素貞被鎮壓在雷峰塔下;孫悟空大鬧天宮被鎮壓五行山下,獲釋後又被套上金箍咒……   所有這些,都是“禮”對禽獸牲畜之野性的約束的象徵。正是這些勉強的或自願的自我約束,所以中華文明熏陶下的男人女人,多妻賢夫敬,君明臣直,子孝父慈,兄友弟恭……   反觀西方神話,從宙斯到海倫,從美狄亞到伊阿宋,從俄底普斯到普羅米修斯,都是放浪形骸,無拘無束,為所欲為,愛所欲愛,嗜殺成性,欲不知節,沒有規矩,不守紀律,人倫所不知,禮教更不懂,所以她們的後裔,至今男人多為畜牲,女人多為禍水……   尤其是那個普羅米修斯,因為盜竊罪(盜竊宙斯對火种的專利權)被埃斯庫羅斯綁縛在高加索山上,卻又讓雪萊給解放了,這充分證明西洋人只知“解放”,不知“約束”,只知“自由”,不明“紀律”,只想“幸福”,不要“擔當”,只講“權力”,不要“責任”,只要“平等平權”,不顧“上下尊卑”,只遵“叢林法則”,不顧“忠孝節義”,只知“物競天擇”,不念“禮義廉恥”的禽獸之心,畜牲之性……也難怪那片土地不是颶風,就是洪水了。   駕馭颶風,可以航空,截流山洪,可以溉農;反之,颶風失控,勢為妖風,洪水決堤,必為禍水。   是以當今世界,威脅安宁的最猛妖風,乃是“女權主義”,危害和平的最凶禍水,無非“自由女神”。     結論:只有女權主義者們“克己復禮”,女人才不會成為“禍水”,只有自由女神們“三從四德”,男人才不會變為“畜牲”。    
W
Waterinn
38 楼
男人都是畜牲女人都是禍水? ---------婦女需要解放還是需要約束?   《文學城》有一位網友,名叫徐若瑄,十數年來孜孜不倦鍥而不捨,在各類文章的留言中發表數百萬條評論,卻統統都只有六個字:“男人都是畜牲”。   徐小姐的評論,或許真的代表了相當多的現代女性對男性的看法。有個網詞叫“渣男”,就是現代女性對現代男性的蔑稱,這或可作為一個證據。   無獨有偶,我們中華民族也有相當多的先人祖輩,數千年來不厭其煩地對女性也有一句評論,叫做“女人都是禍水”。   “男人都是畜牲”vs“女人都是禍水”,倒底哪句話說對了,我們暫時拋開不論,姑且從希臘神話說起。   希臘神話中之第一大神曰宙斯,他是萬神之神,全宇宙之No 1,天地萬物為其所造,仙凡兩界歸其統轄,其至高無上之地位,約略相當於中華神話之上帝盤古,道教神話之玉皇大帝,佛教神話之佛祖如來,基督神話之上帝耶和華。   然而以現代女性的眼光看來,這個宙斯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渣男”,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畜牲”,他全部的精力与心思,都用在追花逐草,縱情淫樂。宇宙間一切有生命之物,不論神仙凡人,走獸飛禽,只要是雌的母的,他都必欲淫之而後快。他不但与臣下的妻女通奸,甚至連自己的母女姐妹都不放過。   他誘奸斯巴達國王的妻子,下了兩個蛋,其中一個蛋便是大名鼎鼎的美神海倫。女如其父,海倫身為王后,卻不守婦道如馬蓉,不願母儀天下如戴安娜,怠於垂範子民如希拉裏,迷信“我的陰道我作主”,最終与人私奔,引發了天上諸神參戰,地下眾生涂炭,將士死傷無數,國家崩潰滅亡的歷時十年的特洛伊戰爭。   宙斯和海倫的所行所為,證明了在希臘神話中,“男人是畜牲女人是禍水”的論斷絕非空穴來風。   如果一個故事難免“孤證”嫌疑,那麼,在古希臘神話中還有一個家喻戶曉的悲劇,就是《美狄亞和伊阿宋》。   美狄亞是姿色艷麗的女神,伊阿宋是風流英俊的男神,前來尋取金羊毛。女神見了男神,於是神不守魂,本也無可厚非。可是女神為了和男神雲雨巫山,夢會高塘,竟將自己的親弟弟殺死並碎尸,拋於海中,是不是太不理智?   女神美狄亞和男神伊阿宋私奔後,生了兩個小神童,按說也算圓滿,可以“幸福地生活下去了”,可是男神伊阿宋卻移情別戀,劈腿別的女神去了。美狄亞為了報復,竟下手將親生的一對小神童殺死。這心腸,真是超乎想像的狠毒。   美狄亞与伊阿宋的故事,再次充分證明了:“女人是禍水,男人是畜牲”,所言非虛。   如果你認為上述兩個故事是例外,尚不足以服人的話,那麼下面這個故事就帶有普遍性的詛咒意味了:   這個故事的主角就是所有崇洋媚外者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惡的普世》,或譯曰“俄底蒲斯王”。   故事的情節大家也都知曉:惡的普世出生後,一位神職人員給他推算命運,拋出了一句詛咒,說這個孩子將來會“弒其父而娶其母”。其父母當然大骇,但又不忍心殺之,於是將他遠遠拋棄,永不相認。惡的普世也知道有這麼一句咒語,於是決心遠离收養他的雙親,永世不見。然而鬼使神差,惡的普世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仍然殺了他的親生父親,娶了他的親生母親。他們想盡了一切辦法規避詛咒,但終究還是沒有逃過宿命的安排。   “惡的普世”的故事充分證明了,“畜牲”与“禍水”,就是古希臘男人和女人的宿命,想規避都規避不了,無所逃於天地之間。   學者們都說,希臘神話是希臘文明的源頭,而希臘文明則是現代西方文明的滥觞。由此推論,“男人都是畜牲,女人都是禍水”,似乎是西方世界幾千年文明的主流,也似乎是他們幾千年一切文學,藝術,哲學,宗教,政治,倫理等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的源遠而流長的主題。   結果如何呢?我們都看到了:   希臘由世界最悠久的文明古國成了今天世界最悲摧的破產窮國,宇宙之神宙斯的子孫後裔成了今天宇宙最懶皮的叫花子;   而以希臘文明為源泉的西方文明,走到今日,也是妖霧弥漫,鬼域橫行:   昨天的新聞標題:亞特蘭大失業單親媽媽將一對l~2歲嬰兒放入銬箱燒死; 去年的新聞標題:德克薩斯一位母親將親生嬰兒放入微波爐烤死; 以上兩條,簡直就是現代版的美狄亞……   前年的新聞標題:密蘇裏州一男子長期性侵親生女,產下4名亂倫子女(孫子女),並將之謀殺; 大前年的新聞標題:英國邪教教主巴垃克裏希南長欺性侵女信徒,生下的親生女也被收為自己的性奴…… 以上兩條,不就是現代版的宙斯嗎?   如此這般,連篇累牘……   今不見,方今西方世界,男女之倫常乖亂,兩性之角色顛倒;女不女,男不男,妻不妻,夫不夫,人不人,鬼不鬼,父不父,母不母,家不家,國不國;鳏夫不敢娶,剩女不甘嫁;捐精爸神出鬼沒,單親媽遍地開花;兄弟同父不相識,姐妹異母難相認;同性戀登上大雅之堂,異性婚跌下小康之家;兄妹難避近親之婚,父女恐陷亂倫之戀;兒孫因“聚麀”而同輩,妻女為“借种”而一體;禽獸父奸淫親生之女,時有所聞,瘋狂母扼殺無父之童,常登頭條……   此其何故哉?“自由女妖”播詛咒:女人皆為禍水;“惡的普世”傳魔音:男人都是畜牲。   那麼,女人果為禍水,而男人終是畜牲嗎?   其實,對女人与男人的那點德性,我們中國有位“天下聰明第一,古今智慧無雙”的性理學家賈寶玉同學早就作出了精辟的論斷:   女人是水,男人是泥。   然則水怎麼就成了“禍水”,泥怎麼就与“畜牲”掛鉤了呢?   當愚蠢的神尚在犯糊塗的時候,智慧的人就已經弄明白了:   水就是水,它是生命不可須臾离開的源泉,只有不裝在容器裏,不攔在堤壩內,不受控制,不受約束,泛濫無拘,如美國佛羅裏達最近所鬧的洪水,才是摧毀萬物之禍水,殘害生靈之猛獸;同樣道理,女人就是女人,她們是生命的孕育者,是人類的母親,只有不在閨閣之內,不處幃榻之中,不守婦道,不受約束,不知禮節,沒有教養,如矗立在美國紐約的“自由女妖”,追求絕對精神自由和肉體解放的女人,才會變成敗壞風俗,禍害社會,毀滅家庭的洪水猛獸,魔鬼妖孽。   “女人之性也如水,男人之性也如泥。”水之聚也為江河,泥之聚也為山嶽。江山相循,河嶽相輔,萬物於是乎繁衍;山嶽崩摧,江河泛濫,生靈於是乎涂炭。   上古之人類,似乎早就懂得“ 敖不可長,欲不可從(縱),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的道理,所以他們抓到女俘或獲得女人之後,都為之制枷鎖鐵環頸鏈以銬鐐之,綗繘之,桎梏之,鎮鎖之,使之為妻而不為妖,使之為母而不為魔,猶夫使水之養生而不殺生,為利而不為害也。   但是,女人畢竟是我們男人的妻子和母親,這樣像鐐銬牲口一樣地鐐銬我們的妻子母親,我們豈不是像牲口一樣太野蠻太殘虐了?     於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老祖宗和先賢聖哲們認識到:鸚鵡能言,仍為飛禽,猿猴會語,還是走獸,人而無禮,不亦禽獸乎?乃仰觀宇宙之大,俯察萬物之盛,中揆人倫之情,依天地運行之理,萬物孳息之道,為全人類制定了禮教倫常,於是民始開悟,知有父子之親,君臣之義,夫婦之倫,長幼之序。   有了這套濃縮為“三綱五常”“四維八德”以及專門為女性量身訂制的“三從四德”的禮教之後,那些禁錮人身體四肢五官的有形的鐐銬桎梏自然就用不上了(然而,它們卻以女人首飾的形式,作為女人美艷的裝飾文化基因被保留了下來,這就是項鏈,耳環,鼻環,手鐲,戒指等妝飾品的由來),於是中華男人由“禽獸”“畜牲”而升華為“聖賢”“君子”,中華女人也由“禍水”被管束成“淑女”“賢妻”“良母”。   有人必有“禮”,無“禮”不成人。   有人必有“禮”,在我們的中華文明裏,“禮”是女人區別於禍水,男人區別於畜牲的唯一標示, 故《漢書·禮樂志》說:“ 禮由人起。人生有欲,欲而不得則不能無忿,忿而無度量則爭,爭則亂。先王惡其亂,故制禮義以養人之欲,給人之求,使欲不窮於物,物不屈於欲,二者相待而長,是禮之所起也。故禮者養也。稻粱五味,所以養口也;椒蘭芬茝,所以養鼻也;鐘鼓管弦,所以養耳也;刻鏤文章,所以養目也;疏房床笫几席,所以養體也:故禮者養也。 ”   無“禮”不成人,“禮”是禽獸升華為君子的唯一階梯,故《史記·禮書》說:“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決。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是以君子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 ”   “禮”,就像人類的衣冠,禽獸穿上衣冠,可充君子,君子褫下衣冠,瞬間貶為畜牲。   在我們的神話中,不管哪路神明,凡有破壞禮教,不受約束,不守紀律,不听招呼者,都是被限制“自由”的,如:玉皇大帝的妹妹,楊戩的媽媽瑤姬被鎮壓在桃山之下;而她的女兒,楊戩的妹妹,沉香的媽媽三聖母楊嬋,則被鎮壓在華山之下;白娘子素貞被鎮壓在雷峰塔下;孫悟空大鬧天宮被鎮壓五行山下,獲釋後又被套上金箍咒……   所有這些,都是“禮”對禽獸牲畜之野性的約束的象徵。正是這些勉強的或自願的自我約束,所以中華文明熏陶下的男人女人,多妻賢夫敬,君明臣直,子孝父慈,兄友弟恭……   反觀西方神話,從宙斯到海倫,從美狄亞到伊阿宋,從俄底普斯到普羅米修斯,都是放浪形骸,無拘無束,為所欲為,愛所欲愛,嗜殺成性,欲不知節,沒有規矩,不守紀律,人倫所不知,禮教更不懂,所以她們的後裔,至今男人多為畜牲,女人多為禍水……   尤其是那個普羅米修斯,因為盜竊罪(盜竊宙斯對火种的專利權)被埃斯庫羅斯綁縛在高加索山上,卻又讓雪萊給解放了,這充分證明西洋人只知“解放”,不知“約束”,只知“自由”,不明“紀律”,只想“幸福”,不要“擔當”,只講“權力”,不要“責任”,只要“平等平權”,不顧“上下尊卑”,只遵“叢林法則”,不顧“忠孝節義”,只知“物競天擇”,不念“禮義廉恥”的禽獸之心,畜牲之性……也難怪那片土地不是颶風,就是洪水了。   駕馭颶風,可以航空,截流山洪,可以溉農;反之,颶風失控,勢為妖風,洪水決堤,必為禍水。   是以當今世界,威脅安宁的最猛妖風,乃是“女權主義”,危害和平的最凶禍水,無非“自由女神”。     結論:只有女權主義者們“克己復禮”,女人才不會成為“禍水”,只有自由女神們“三從四德”,男人才不會變為“畜牲”。    
第5交响曲
39 楼
淫河又出来刷存在感了?跟你那个不男不女的女友过不下去了?等着,大家下面给你吃。
我是一个四川人
40 楼
第五,easy access to sex makes marriage less attractive.
l
lanxf126
41 楼
婚姻制度的确面临挑战,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婚姻不再是性的条件,现代人看对眼就可以上床,要婚姻做什么。 避孕技术的成熟,让人们享受而无需担心可能的责任。 网络技术的发展让人对身边的人都关联减弱。
锦西
42 楼
李银河,女流氓一个。
T
TheEarth
43 楼
一夫一妻制将消亡?李银河解读人们不再热衷结婚(图) ================= 人们一直热衷做爱--- LGBTQI都不反对。不知道银河女士要反应啥情况。
西
西门桥
44 楼
共同生育孩子,然后共同倾注对孩子无尽的爱,是人性的重要部分,也是婚姻存在的重要甚至主要原因。女权主义者是一批走火入魔的人,现在一些机器人做得比女人还女人,女权主义者只能自己跟自己玩。但生儿养女,还是传统家庭为好。现在传统家庭确实在消失,是人类作孽的结果,将导致人类断子绝孙。现在所有发达国家都出现人口萎缩。
蓝山雀
45 楼
淫乐至死。和动物有和区别。 历史上古罗马就是这么灭亡的。
m
mikecwu
46 楼
人类最美好的感情,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而是父母对子女的爱。男女之间的感情是性冲动,父母对子女的才是真正无私的爱,是生命繁衍的根本。而婚姻是保障这种高尚无私的爱的最终环境。 失去了父母对子女的爱,人类很快就会灭绝。而AI永远无法体验父母对子女的爱,AI对自己的延续不会有任何动力。
d
duty
47 楼
“狸淫喝”时不时出来恶心网民,严重污染环境。国内那些城管哪里去了?
L
LaoxiangPAPA
48 楼
小波把你的淫带走吧!干巴巴的,不男不女尽恶心社会!只有你才能润滑她!
自我
49 楼
婚姻和家不仅仅是爱情和肉欲,还是温暖的港湾,是亲情与陪伴,是天伦之乐。人变老后,也许对性或者爱的需要还不及对亲情与陪伴的需要多,所以我不认为婚姻会消亡,特别是如果你能找到一个soul mate来当你的另一半的时候。
m
mudanxianzi
50 楼
小编啥口味,总登这货
贾将军
51 楼
李银河就是变态狂
拾麦客
52 楼
一切不合常理的东西都是暂时的,正确终将回归。
云之岚
53 楼
难怪李银河越变越丑了,幸亏王小波先走一步看不见。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还是最羡慕那些步入金婚钻石婚的一生相伴相濡以沫的老人。 凭什么要让喜新厌旧抛妻弃子红杏出墙滥性寻欢等行为有了李银河性学专家的依据!野蛮人就不需要婚姻的约束,文明人还是应该有一定的行为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