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与老人同居5年遭解雇 把老人逼走霸占房子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9月5日 13点2分 PT
  返回列表
71853 阅读
11 评论
社会情感述

彭芳的父亲彭建民是一名退休干部,今年66岁,而她的母亲则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生活不能完全自理。为了更好的照料退休的父亲,以及患病的母亲,彭芳在五年前雇来保姆肖爱英负责照顾父母的生活。如今彭芳雇请的保姆却和父亲发生了争执,将家中的门锁砸坏霸占了房子,并且将老父亲逼出家门。六旬彭老汉和保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保姆为何会将雇主逼出家门呢?

对于父亲五年前所雇的保姆,彭芳一脸无奈。早在一个月前,彭芳便提出要解除雇佣关系,可保姆肖爱英却一直住在家中不为所动,并索要5万元的高额赔偿。如今,肖爱英不仅将彭芳的父亲逼出家门,还将家中的门锁砸坏霸占了房子。

肖爱英在得知要被解雇的消息后便寸步不离住在家中,民警跟社区工作人员也曾多次调解,但肖爱英却十分固执,不仅不搬离还找来了儿子威胁彭芳。如今彭芳的父亲回了老家,家中便只剩下母亲和保姆肖爱英两个人。

父亲离开后,肖爱英也没有再尽保姆的义务,彭芳还得每天定时为母亲送饭。让人不明白的是,既然彭芳没有拖欠工资,那么她又为何不能正常地与保姆解除劳动关系呢?肖爱英为何又索要高额赔偿呢?

肖爱英年过六旬,坐在床板上,眼睛始终注视着回家的彭芳,肖爱英的身上满是淤青,而这些是彭芳的父亲彭建民造成的。肖爱英说,彭建民之所以对自己动粗,是因为彭芳想要解雇自己。

自从彭芳提出解除雇佣关系遭到肖爱英拒绝后,她便将家中的家具及日用品全部搬到另一个卧室锁了起来。可这样的举动遭到了肖爱英强势的回应,她撬了门锁,用简单的厨具做饭,睡在光板的床上,并不愿意搬离彭家。肖爱英为何不同意解除雇佣关系呢?

肖爱英说,五年前,彭芳以八百元每月雇佣自己作为彭芳父母的全职保姆,当时双方口头约定,这层雇佣关系一直长期持续,可五年过去,彭芳却要解雇自己,这让肖爱英觉得十分不解。并且肖爱英透露,解雇自己只是彭芳个人意愿。

肖爱英认为,自己在保姆的岗位上尽心尽力,也从未在工资上讨价还价,可如果彭芳坚持要解雇自己,她则要彭家赔偿5万元给她。肖爱英已经在彭家做了五年保姆,也已经得到了彭建民的认可,可彭芳又为何要违背父亲的意愿坚持辞退她呢?

原来,五年前彭芳怀有身孕,父亲刚好退休,母亲不能完全自理,家中急需一个保姆。肖爱英的到来解除了彭芳的烦恼,她做得一手好菜,与彭家人相处也十分融洽。时间一久,彭芳发现,肖爱英竟然带着亲属在家居住生活,她的儿媳坐月子都在自己的家里,而且就连家中的日常事务也要干预。肖爱英的行为不再像一个保姆,反而像是彭家的主人,种种举动让彭芳颇为火光。

彭芳的房子位于县城闹市区,三室两厅还算宽敞,但她的母亲却将自己封闭在最小的卧室里,房间窗户被遮盖住,满是刺鼻的气味,墙壁上也非常脏乱。彭芳说,由于家中有保姆存在,母亲似乎更不愿意迈出这这张房门。母亲的现状让彭芳十分担忧,她认为父亲与保姆之间的关系会刺激母亲,让病情恶化,彭芳希望解雇保姆,她与丈夫回到家中,既能照顾母亲,也能兼顾一双儿女。

彭建民今年66岁,是村子里走出去的第一个干部。自从与保姆发生争执后,他就离家回到老家安心垂钓,如今已有一个月了。彭建民说,提出解雇时他便已经支付了保姆肖爱英的工资,并拿出一万元作为补偿,可肖爱英并不满意,反过头来又与自己发生了争吵。

让人感到诧异的是,彭老汉并不愿意解决与肖爱英的纷争,他始终强调他早已经和肖爱英解除雇佣关系,肖爱英之所以不愿走,是女儿和她间存在分歧。之前自己他也调解过他们的矛盾,但肖爱英依然坚持不肯走并咬伤了自己。可让人不明白的是,为何彭芳的解雇行为会激怒肖爱英呢?肖爱英透露出一个重大隐情。

肖爱英说,她曾经和彭家有过口头协议。协议之初,彭建民是退休老干部,收入稳定,妻子无法自理,需要一个老年伴,直到终老,因此她才接受每月八百元的工资来到彭家。可与彭老汉同居五年后,她却得到辞退的消息,这让肖爱英备受打击,她认为自己遭受了彭家父女的欺骗。

对于跟肖爱英之间的关系,彭建民并没有否认,但他始终坚持,肖爱英的身份其实还是一个保姆。最初肖爱英与女儿家人相处平安无事,可彭建民渐渐发现,肖爱英并不安心于保姆分内的事情。

彭建民说,肖爱英带上自己的两个孙子在这里生活,自己的孙子都没有带,却要给她带孩子。这样的事情也遭到邻里的非议,和女儿的反对,自己拿出一万元钱让她出去租房住,肖爱英非但不同意,更是说自己在外边找了其他的女人。

彭芳认为,肖爱英跟父亲牵扯不清,处事以主人姿态自居,目的并不单纯。彭芳担心,父亲与肖爱英的关系不仅伤害了母亲,而肖爱英对于父亲退休老干部的身份也有更多的想法,彭芳希望尽快辞退保姆,避免带来更多的麻烦。

鉴于目前的纷争,彭建民提出了权宜之策,先拿出一笔补偿让肖爱英在外租房,平息女儿的怒火,以后每个月给肖爱英三百元钱直到终老。可以看出,彭建民对肖爱英仍存有留恋,还希望晚年有一个陪伴。

对于父亲提出的想法,彭芳的脸上写满了无奈,她不曾想到家中所请的保姆会带来这样的麻烦,他只能尊重父亲用钱解决纠纷的办法。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肖爱英却不肯协商,仍旧寸步不离地待在房间,更是直言,自己六十岁了还吃这样的亏,是他们父女两个欺骗了自己。肖爱英态度强硬,坚持索要5万元的补偿。那对于肖爱英,到底是雇佣的保姆还是彭老汉想在晚年找寻一个陪伴呢?

彭老汉表示,虽然在协议之初他曾明确过肖爱英保姆的身份,但他的确也有让肖爱英与自己老年相伴的想法。名义上肖爱英是彭家的保姆,但实质上她与彭建民已经同居了五年。

彭建民坦承,妻子患病几经治疗无果后,岳父曾主动提出,彭建民可以放弃这段婚姻,他中途曾有过徘徊,但未曾放弃。一方面,彭建民背负着一份对于妻子的责任,而另一方面,晚景凄苦,使得他又不得不找寻精神上的陪伴。

律师指出,彭芳是房屋的支配人,她的确有权让肖爱英搬离家中。但彭建民与肖爱英的关系,不再是单纯的雇主与保姆的关系,实际上已经属于非法同居。那么彭芳既然对父亲的行为早已知晓,她又为何没有早做打算呢?

实际上,彭芳清楚肖爱英的到来意味什么,她默许了父亲的行为,因为父亲对他来说,是一个既想挽留,又无法掌握的对象。彭芳说,爸爸需要一个这样的人,到外面找也不好。母亲患病20年,父亲身边则没有一个能够陪伴与扶持的人,父亲这样想她也很无奈,她只想留住父亲,因为她不能照顾母亲。

最终在社区工作人员的调解下,肖爱英接受了彭家补偿三万元的条件。除去彭老汉先前已经支付的一万元,彭芳取出2万元现金,双方在协议上签字,解除了雇佣关系,一场纷争就此化解。

或许母亲的疾病,铸就了彭芳的无奈,她的内心其实很简单:父亲陪伴母亲到老。可这样的想法对于她来说却是一种奢望。彭老汉始终没有解除与妻子的婚姻关系,但他的内心却又向往身边有一个伴侣,彭家父女俩的内心都是挣扎而又痛苦的。其实,像彭芳的无奈或许是平常人显而易见的。当父母年迈,面临需要照顾陪伴时,作为子女又将怎么做?或许老人们缺失的,正是子女们的关爱。

乱叫的猫
1 楼
什么保姆啊,就是后妈小三。
河池化工
2 楼
g
greentee
3 楼
显然也不是纯粹小三,而是多种功能兼顾。
电光石火
4 楼
这份乱。不过补偿是应该的。800一个月保姆加睡觉确实小气了。
X
XiaoMaiMa
5 楼
人到老年要找一个合适的太难了;实在有生理需要,花钱就可以了,老年需求应该不会很大吧?
花狸子
6 楼
不能这样讲吧?这个情况好像谁都没错。
地上鸡毛
7 楼
我操!
z
zittello
8 楼
这长相就是一个Female tiger
m
minminlou
9 楼
还是做女人好,穷困潦倒还能做保姆。男人穷困潦倒做鬼都不灵。
l
lancelot123
10 楼
女版冯小刚?
南朝人
11 楼
做的事不正,结果自然也不公。这两家人的言行都是一样,看个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