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这些天,议论复工的人越来越多…(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5日 19点31分 PT
  返回列表
39650 阅读
23 评论
方方



方方 © 二湘的七维空间作者:法广

中国微信二湘的七维空间 今天发布3月15日方方武汉日记。方方写道,在每个时代的记忆里,有美好的感动的内容,也有疼痛的悲伤的内容。但是,印迹最深刻的,一定是耻辱。这些天,议论复工的人越来越多。

方方:这些天,议论复工的人越来越多 (3月15日)

继续大晴。天空明亮,总会让人心情愉悦。前几天,同住文联大院的姨侄女,给我送来一些面点,包子烧麦什么的。吃了两天,觉得太理解北方人为什么特别愿意吃面食了。因为吃面食实在是很方便。面食的半成品很多,稍微加工,便可饱腹。比起做饭做菜,又方便又省事(顺便告诉在微博上那些严厉质问我为什么武汉不允许出门,我却可以到文联拿东西的人:我家就在文联大院内哦,这就跟你可以到小区门口拿菜一样。统一回答了,就别再啰嗦!)。得幸我对面食还挺喜爱。这两天,大家都在聊做饭麻烦的事,做完饭后,还要收拾厨房。而以前,叫个外卖,吃完饭盒一扔,啥就解决了。

今天我的朋友JW传来她弟弟李先生写的文章。李先生有两个朋友都是老年合唱团的。在武汉,很多退休老人都会参加一些文娱活动。尤其我这代人,青少年时代在“文革”中度过,那时各学校都有文艺宣传队,所以能唱会跳的人特别多。现在,退休后,人清闲下来,这些艺术细胞又全都调动了起来。每逢节假日,老年朋友们,非常活跃,到处演出或是聚会,一轮又一轮,这是他们很享受的晚年生活。今年,也同样如此。但是,来势凶猛的新冠病毒,却将他们中很多人击中。李先生写下了他对两位朋友的怀念。文章的第一句便是:“我怎么也想不到,包杰和苏华健这两个身边的朋友,在这个新年,生命会戛然而止。”

在武汉,有个很让人感动的故事:儿子病了,九十岁的老奶奶担心其他家人被感染,自己独立照顾在医院门诊部等待床位的儿子。老奶奶守了儿子五天五夜,终于等到床位。却因为病情加重,儿子住进了ICU。这位名叫徐美武的老奶奶,找护士借了纸笔,给儿子写了一封信。信曰:“儿子,要挺住,要坚强,战胜病魔。要配合医生治疗,呼吸器不舒服,要忍一忍,以便恢复。如果血压正常,鼻孔吸氧,请求医生。忘记给现金,托医生带上伍佰元,可托人买日常用品。”当时读到这封信的人,无不落泪。这就是母亲啊!哪怕儿子已经六十多岁,但在母亲心里,仍然是她的孩子。这个儿子就是李先生的朋友包杰。遗憾的是,这封信包杰并没有看到,他第二天便与世长辞,丢下所有亲人,还有他坚强的令人尊敬的老母亲。

李先生说:“省黄埔军校同学会所属的艺术团开始为春节联欢准备节目,包杰因为也是黄埔后代,经人介绍,来到了艺术团。包杰一来,就显得很突出。他嗓子很好,声音有训练,唱得有感情,所以没两天,大家就公推他担任领唱。今年元月17日下午,省黄埔举办春节联欢会,他圆满完成了领唱任务。当时,他就在我的身边。”但是,包杰在元月18号又参加另一个联欢活动,在那里他被感染。“同时感染的有三人,其中有两人罹难。”

武汉市还有另一个民间合唱团,叫“希文合唱团”。它成立于1938年,最初由希利达女中和文华中学师生组成。改革开放后,老人们又重组“希文合唱团”,成员不再只是这两所学校的人,已面向了全社会。希文合唱团在今年元月也有不少活动。李先生说,他和华健都是男高音部的,关系密切。“元月9日,希文合唱团部分团员在范湖唱歌聚餐,这是我最后见到华健。”又说:“他平时在群里很活跃的,现在泡都不冒一个,我与朋友打电话他不接,微信也不回,大家都觉得反常,感觉不妙。”此后,苏华健便一直处于失联状态。直到讣告传来。苏华健去世于3月6日。网上现在还能搜到“希文合唱团”的歌,有一支《牵手》,唱得尤其令人感动。或许都是过来人,经历过风雨,才能如此动情。歌中说:“所以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没有岁月可回头。”一首歌,唱成了自己的人生。

我老早就听邻居说,老年合唱团有不少人被感染。因为元旦和春节,一直都是他们演出活动的频繁期,而他们的年龄本来也属易感人群。李先生在文章中放上了包杰和苏华健的照片,两人虽已退休,却依然满脸英气。如果有预警,他们还会频繁参与这些娱乐活动,还会继续聚餐吗?这些六十来岁的人,以现在的生活条件,加上他们丰富的娱乐活动,再活二十年又有什么问题。“人不传人,可防可控”,致多少人走上不归之路。一想到这些,我就会自问:难道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为让自己生活得轻松,就可以不帮助他们这些枉死者追责吗?追责,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

这几天的疫情,依然向好。整个武汉,每天新增确诊连续在个位数上。在只剩几个患者的情况下,人们出门以及复工的欲望便更为强烈。这些天,议论疫情的人越来越少,而议论复工的人越来越多。因为封城,已有很多企业和很多家庭,承受不起了。时间过于长久,人们也过于压抑,政府理应有更为灵活的对策才是。好在,今天看到一些早已归零的地区,以点对点的方式,派大巴车送人外出工作。而武汉的公交,从明天起,也将正式为部分企业返岗员工提供通勤服务。这些都是大好消息。再不复工,再不开城,不是国家经济扛不扛得住的问题,是很多人家能不能吃得上饭的问题。

说说我自己这两天面对的事吧。

我的微博开封后,因为一直喜欢微博这种方式,所以每天的记录我都会发到微博上。但从前几天开始,突然遭到以千而计人数的叫骂。阵势很大,无厘头加下流。我也经历了从奇怪到愤怒的过程,及至今天,我已经没有了感觉。因为我已经看出来,他们大多过来叫骂的人,根本没有看过我写过什么。他们只是听到某些人断章取义并且充满恶意的解读,然后就来骂了。他们为骂而骂,把骂人当作了游戏。当然,也有几个貌似讲道理的,可这道理只建立在他选择相信的谣言上。按照谣言的逻辑来讲道理,这就没理可讲。因为有些话又蠢又脏,太没看相,我拉黑一些人。今天下午,突然觉得让这些叫骂和议论保留下来也挺不错。

你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这些叫骂的人是谁,他们的头像是什么样的,有什么共同特点,他们来自什么吧或什么圈,他们共同关注的人是谁,他们经常转谁的微博,与谁互动,你可以像发现病毒的源头一样,发现感染源从哪开始,什么时间同步叫骂,什么人在背后鼓动、教唆以及组织,他们曾经还叫骂过什么人,他们最推崇谁,最服从谁的指挥,以及他们语言出处从哪儿来,与谁的语气大体相同,还有语言在叫骂中的变化,诸如此类。观察这样的一群人,会颇有所得。你甚至可以上溯七、八年,或许能找到当年号召学生们到网上发挥“正能量”的帖子,甚至,你可以发现被推荐给他们当导师的一堆名字。记得我曾经跟某部门的一位负责人说:你们怎么可以让这样一些人去指导学生呢?他们中有的人就是流氓呀。可惜,对方没有听。现在,当年的那些被号召上网展示正能量的人,被指导成今天的他们。走在人群中,他们很多人不坏,但是进到网络上,他们会无限放大自己的阴暗和恶。

网络有记忆,真好,而且这记忆很长久。所以,我觉得我可以让我的微博留言成为一个观察点,可以留下这个时代鲜活的标本。在每个时代的记忆里,有美好的感动的内容,也有疼痛的悲伤的内容。但是,印迹最深刻的,一定是耻辱。给这个时代留下一些耻辱的东西,很重要。这些一拥而上的叫骂和胡言乱语,记录着这个时代最生动最强烈的耻辱。未来的人,读到这些,会知道,在2020年,一场病毒引起的瘟疫在武汉蔓延,另一种瘟疫则以语言方式在我的微博留言中蔓延。武汉瘟疫的蔓延,导致了这座千万人的城市旷世未有的封城;而我微博留言下的瘟疫,则展示了这个时代如此鲜明的耻辱。

我,被封在疫区,作为受难者,记录下一些生活琐碎和感想,这日记多半留不下来。但是这成百上千人的集结叫骂,却会让我的日记永存。

据中国微信二湘的七维空间 今天所作的作者简介说,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彭泽,生于江苏南京,现居武汉,中国当代女作家,代表作《水在时间之下》《万箭穿心》《风景》,最新长篇《是无等等》,新浪微博“方方”。

t
topten
1 楼
方方你说说你作为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 体质内的高管, 在封城时是怎么动用警察把亲戚送出武汉城的?
A
Armin
2 楼
这个丑老娘们越来越让人讨厌。
D
Do_u_read?
3 楼
很不喜欢方方,故意散布对立情绪。
枫红满山
4 楼
面相如此猥琐的人,直接无视勇敢爽直的武汉人抗疫的正能量,阴暗地挑动老百姓的恐慌。在湖北、武汉,官僚要反,但这种阴暗的人也要防,跟南方系一样只盯着反面,无视正面。
风行线线
5 楼
方方作为厅级干部,在全民抗疫期间,除了躲在自己的郊外别墅里弄花弄草道听途说写一大堆耸人听闻的文字,还做了什么有意义帮助抗疫的事?有这经历,为什么不去当个志愿者?那么多外省的人都逆向而行到武汉做志愿者。 一天换一张照片,自我感觉太好了吧。
二路风景
6 楼
解释:新加坡撤侨包机,她侄女是新加坡人。你应该问问体制。难道政府不允许外国从中国撤侨? 你们监狱瘟疫控制了?你们居然又开喷了 ----------------------------------------------- topten 发表评论于 2020-03-15 11:04:32 方方你说说你作为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 体质内的高管, 在封城时是怎么动用警察把亲戚送出武汉城的?
S
Science_东岸01
7 楼
有一点很搞笑 不管她的立场是指责还是维护政府,方方是武汉人,生活在全球疫情中心的武汉市内半辈子了 指责她说的都是道听途说,难道文学城拿到的都是第一手资料? 按照中国舆论的控制状况,到你们手里的信息不知经过多少层过滤筛选的 和方方比,你们才更可能是闭着眼瞎咧咧的人
二路风景
8 楼
她的日记对社会的贡献远远大于志愿者。 说真话,反映民生,督促政府改进工作。 ---------------------------------------------------------------------- 风行线线 发表评论于 2020-03-15 11:55:16 方方作为厅级干部,在全民抗疫期间,除了躲在自己的郊外别墅里弄花弄草道听途说写一大堆耸人听闻的文字,还做了什么有意义帮助抗疫的事?有这经历,为什么不去当个志愿者?那么多外省的人都逆向而行到武汉做志愿者。
t
topten
9 楼
二路风景 她的侄女自己不能出去吗? 她自己没有朋友吗? 即使非要这个姑妈帮忙, 方方为什么不找一个亲戚,不找一个作家朋友, 为什么要私下找警察。 不就是看中人家的警察证, 在封城时可以过关吗?
a
ali88
10 楼
来这里叫骂他也不少,你们也会永远被记录下来。
一览众山微
11 楼
枫红满山。+100
k
kingy
12 楼
芳芳飘过,汪汪不绝
l
liwenz
13 楼
方方不是英雄,也难说是美女。只是她的文章,让我喜欢看,也让很多人喜欢看。 当然不能和志愿者相比,她老太婆,不要别人照顾就不错了的。她也不能和医生比,治不了病人。 方方也是常人,把那些恶毒谩骂的人屏蔽了,或者删帖了。 很多人说她走关系,如果哪天我能帮上她,我也愿意,她有权力,因为我愿意。
阿米高
14 楼
相由心生,又丑又坏
不吃胡萝卜
15 楼
另一种瘟疫,比武汉瘟疫更可怕。
小米干饭
16 楼
文章写得好:内容好,文笔也好。 在一个地方生活了大半辈子,肯定会有很多关系,办起事来特别方便。这跟特权是两回事儿。
b
beauty100
17 楼
方方的文章很好。社会需要方方这样有正义感的人。
小毛er
18 楼
方方的文字是有灵魂的。我非常佩服她的文采。
j
jimmyreturns
19 楼
不管从长相,文采和文化,芳芳都比包子强
S
Sam大树
20 楼
希望方方尽快搬来美国。 同一个人写两边的情形,容易作真实的对比。
吃素的狼
21 楼
呵呵,任国强已经秘密抓捕廖,方方还能几日?
w
wumingwuxing
22 楼
有意思,从一楼至五楼都是外派的?文章一出来就来几句不知所云的口号。看来是等在这城里值班的?呵呵,可见方方文字的威力,颇令王沪宁寝食难安,何不直接封了她,又怕带来感恩事件的海啸?干这烂事不易!
博阳
23 楼
此方方,就是一个文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