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老板杀妻案始末:出轨女秘书 律师称其精神病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7月21日 23点28分 PT
  返回列表
51285 阅读
6 评论
环球人物

惊悚的杀人案背后,其实是一对半路夫妻狗血又曲折的家产争夺战。

“他朝我走过来,我坐在凳子上,不知道他过来干什么。他一把把我拽过去,搂住我的头,拿出菜刀就砍我的脖子……”

张晓兰所描述的惊魂一幕发生在2018年底。连砍她4刀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亿万富豪前夫——葵花药业创始人关彦斌。

不久前,这起闹得沸沸扬扬的“富豪杀妻案”终于迎来一审判决: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对此,关彦斌不服,表示将上诉。

值得玩味的是,关彦斌伤人之后的一系列操作:获得继子宋萌萌(张晓兰亲子)的谅解后取保候审,火速将家业传给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

随着事件调查的深入,人们恍然发现,惊悚的杀人案背后,其实是一对半路夫妻狗血又曲折的家产争夺战。

半路夫妻,携手创业

关彦斌生于1954年,年轻时的经历颇为传奇:18岁入伍,23岁从政,25岁辞官下海。仅剩1毛钱资产的砖瓦厂,到了他手里就“起死回生”;为了转型开的塑料厂,短短5年就一跃成为黑龙江五常的“立县企业”。

风头正劲时,他因工作认识了比自己小5岁的张晓兰。

后者和他一样有在部队服役的经历,退役之后进入体制内工作。机缘巧合下,两人逐渐有了私交。

但好景不长,关彦斌很快遇到了人生第一次危机——他去深圳开展业务,与一位香港女商人合作,没想到最终被对方狠狠坑了2000万元。

这笔巨额“学费”几乎让他一夜返贫。

1996年,关彦斌与第一任妻子离婚。在沈阳已经当上正处级干部的张晓兰,得知好友关彦斌事业家庭两不顺,“非常需要帮助”,所以放弃“铁饭碗”,赶到五常陪他渡过难关。

经过2年努力,关彦斌终于缓过劲来,有了新想法:

“中国改革开放20周年,经济发展迅速,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我从商业的角度判断,人们对健康需求会越来越强烈。”

恰好,当时国有企业五常制药厂因连年亏损要改制出售,关彦斌决定买下它。张晓兰在这件事上出力不少,甚至买制药厂的1000多万元都是她帮忙从银行贷出来的。

1998年,葵花药业成立。事业上携手共进的两人,决定组成一个家庭。

婚后,两人成为外界眼中的商界伉俪。

关彦斌改厂制、立铁规、除顽疾、保生产,用铁腕整肃了厂风厂纪,接手制药厂当年就实现扭亏为盈,并“创造了连续4年300%增长速度”的战绩。

他用几款核心产品带领葵花药业迅速打开知名度。2014年底,葵花药业在深圳中小企业板上市,2018年市值超百亿。

张晓兰也没闲着,先是担任总经理助理,负责企业形象、物流采购仓储等工作,后又任副总经理,凭借超强的能力最终进入公司的董事会。

就在生意蒸蒸日上时,夫妻两人的感情其实早已悄然生变。

2008年,为了挽救婚姻,49岁的张晓兰冒着高龄产妇的风险给关彦斌生了个儿子。同年,关彦斌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和好消息相伴而来的小儿子瞬间成为他的“心头肉”。

但小儿子的到来终究是治标不治本,这对半路夫妻的矛盾依旧在酝酿。

6个孩子,3个妈妈

结婚时,关彦斌带着和第一任妻子生的两个女儿:长女关玉秀,1979年生人;次女关一,1982年生人。而张晓兰则带着与第一任丈夫生的儿子:只比关一小1岁的宋萌萌。

关彦斌对继子不算亏待——

他很早以前就开始以个人名义涉猎地产行业,宋萌萌在他直接控制的多家房地产公司中持有股份;

葵花药业招股书曾显示,宋萌萌间接持有葵花药业0.06%的股份,与他大女儿关玉秀持股数量一致,不过低于小女儿关一0.13%的持股比例。

但一碗水端平并非易事。

关彦斌的两个女儿除了有股份,更重要的是有进入公司核心“练手”的机会。

大女儿关玉秀曾担任过公司广告部主管和财务总监助理,并在伊春和唐山的两家重要分公司担任总经理,随后进入公司担任董事。

·关玉秀

二女儿关一20岁时就进公司锻炼,历任广告部副总经理、市场管理中心总经理,年纪轻轻掌管市场和品牌。在企业宣传中,关一更被盛赞:“亲手缔造了小葵花儿童药品牌”“是一名协助父亲从葵花药业初创到走向企业二次巅峰的实战派创二代”。

·关一

就这样,关家两姐妹一路被培养为接班人,宋萌萌却连葵花药业的一职半位也没摸到过。

外界猜测,这或许是张晓兰与关彦斌长期以来的一大矛盾。

更糟的是,2008年生下小儿子后,张晓兰回归家庭,但和关彦斌之间的关系反而更加疏远。

她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曾大爆关彦斌出轨丑闻。“他就寂寞了,然后他就和秘书好了——那个秘书还是我推荐的。”

在得知关彦斌和女秘书的婚外情后,张晓兰提出离婚,但关彦斌不同意。2014年,他手写了一封《悔过书》,表示如果两人离婚,财产的一半将归张晓兰,同时孩子的抚养费由他承担。

·关彦斌写下的《悔过书》。图自《经济观察报》

张晓兰见他如此诚心,就原谅了他。

然而,2017年,她发现了让自己忍无可忍的真相——关彦斌的女秘书为他生下了一儿一女。

至此,关彦斌有了5个亲生子、1个继子,而这6个孩子来自3位妈妈,家庭关系属实复杂。

这一年7月,张晓兰和关彦斌达成离婚协议。离婚时,张晓兰放弃了上市公司价值6000多万元的资产,被外界称为A股市场“中国好前妻”。

当然,张晓兰可不是傻白甜,她的要求是关彦斌分3年补偿9亿元现金给自己。

悲剧导火索是一本书?

2018年4月,葵花药业改制20周年庆典。关彦斌放出豪言:“再给我20年,我还你们一个千亿葵花。”

然后短短8个月后,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关彦斌因个人年龄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

当时,人们对他突如其来的退休一头雾水,结果没过多久,“杀妻案”曝光,一切都有了合理解释。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这场悲剧的导火索竟是一本书——《悬壶大风歌》。

这本书是关彦斌请记者好友写的,有点类似自传性质的报告文学。在企业改制20周年庆典上,意气风发的关彦斌给每人都发了一本。

张晓兰也看过这本书,并对其中内容感到不满。在她看来,这本书没有如实反映自己在葵花药业发展过程中的贡献。

2018年12月,张晓兰带小儿子从美国回国,关彦斌赶来张晓兰父母家探望,结果两人聊着聊着就吵了起来。

争吵的一个点是关于关彦斌再婚的问题。张晓兰觉得,自己离婚时拿走的财产比较少,要是他和年轻的女秘书结婚,被分走的财产就会比较多。

另一个争吵的点就在于那本《悬壶大风歌》。

根据检方的说法,关彦斌“被张晓兰的话激怒”,所以跑到厨房拿来菜刀,连砍张晓兰4刀。菜刀被张晓兰的弟弟夺下,关彦斌又持尖刀刺向自己的左胸口,刀再次被夺,他自杀未遂。

张晓兰失血性休克、创伤性面瘫,经全力抢救,才幸免于难。

12月29日,大庆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关彦斌实行监视居住。随后,他因获得了宋萌萌的原谅,解除了监视居住,改成取保候审。

2019年1月24日,关彦斌被刑事拘留,一周后被正式批捕。同年6月,大庆市让湖区检察院以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对其提起公诉。

冷静下来后,关彦斌曾两度做司法鉴定,第二次鉴定结果显示他在案发时处于抑郁发作期。因此,其辩护人称,关彦斌存在精神类疾病,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且有自首情节。不过,这并未被一审法庭采纳。

在被刑拘前,关彦斌全力把两个女儿推向台前。目前,关玉秀担任葵花药业董事长,关一担任葵花药业总裁。

然而,由关家女儿们接棒的2019年,葵花药业的业绩并不尽如人意: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43.7亿,同比下降2.24%;净利润5.65亿,同比微增0.38%。

再加上过去的两年中,葵花药业曾多次遭到药监局通报,产品质量不合格、项目存在缺陷等,一系列棘手问题都有待解决。

关家女儿能否带领好葵花药业?关彦斌上诉的结果将会如何?人们不得而知。但可以预见的是,豪门争产之战里从来不会有绝对的赢家。

m
marshalchen
1 楼
同张晓兰有过生意联系,没想到会如此下场。 中国富人还是缺乏文化沉淀。
n
nbhhdr
2 楼
正处级干部嫁给二婚男士,这哥们得多有魅力????
阿凡提骑毛驴
3 楼
这个无法无良绿师先抓。
n
nbck2013
4 楼
故意杀人,居然没有死刑?
日人民报5
5 楼
上百亿的药厂,除了仿制几款国外专利过期的常用药,没有作出一个真正有用的药,而广告的狂轰滥炸和药代的疯狂行贿,对这个多难的国家更是毁灭性的,这些套路也几乎就是这国家的缩影
独孤苍狼
6 楼
张晓兰肯定是当时“国营企业五常制药厂”的头头,和这个关彦斌里应外合,空手套白狼骗到了这个国营企业! 所谓的1000万贷款,有可能根本不存在,也有可能是用五常制药厂作为抵押贷的款。而五常制药厂绝对不止一千万,只是土地就不止一亿吧? 猪镕基的贱卖国企,富了一大波官商勾结、巧取豪夺的人渣,苦了几千万老工人(光是东北就有三千万技术工人失业,美其名曰:下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