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睡过慈禧和李莲英的男子回忆录 充满细节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9日 16点36分 PT
  返回列表
81118 阅读
17 评论
上游新闻

一个自称睡过慈禧和李莲英的汉学家,留下了一份充满细节描写的「严肃文学」。

1974年,一箱手稿从瑞士漂洋过海,来到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

此时距手稿的主人过世已经三十年,这个集汉学家、掮客、骗子和难以捉摸的猥亵者于一身的英国人早就被公众遗忘。

若不是这些回忆录中记载了清末北京的一段真假难辨的旷世奇缘,「爱德蒙‧拜克豪斯爵士」的名字可能会在历史中永远沉睡下去。

浪荡子的清末传奇

拜克豪斯(Sir Edmund Backhouse, 2nd Baronet 1873-1944)言语轻柔、彬彬有礼,具有迷人的风度,却一生未婚。

·四十多岁的拜克豪斯

他出生于英国一个传统的贵族家庭,父亲是基督教贵格会的坚定信徒;但年轻的拜克豪斯丝毫没有继承这个教派的节制与简朴。

拜克豪斯很早就与家庭决裂,称自己为「巴克斯」或者「巴恪思」,对应英文「Bacchus」:罗马神话中放荡不羁的酒神。

他的青年时代几乎不为外人所知,仅有的资料来源于对他毫不待见的家人的回忆,以及在生命的最后两年写下的回忆录《往日已逝》。

在这部亦真亦幻的手稿中,他自称与许多男性知名人物发生过性关系,包括英国作家王尔德、法国诗人魏尔伦、英国首相罗斯伯里伯爵。

这些逸闻大多无据可考,不过拜克豪斯确实卷入过王尔德那场知名的「有伤风化罪」审判中,帮后者筹过款。在牛津大学读书期间,他欠下了两万三千英镑的巨额债务,之后干脆赖掉不还,出去闯世界。

没人知道拜克豪斯为什么来中国,但这里成了他漫长青年时代冒险的终点站。由于懂汉语,他先成了可敬的莫里森博士的中文助理,之后又成了《泰晤士报》的驻华记者,并在大学里教法学。

在这期间,他还客串了一把历史学家,与同为驻华记者的濮兰德合写了两本清史书籍。这两本书,《慈禧外纪》和《清室外纪》,在1910年代就先后被翻译成了中文。

当时,他的中文署名还是土得没边儿的「白克好司」。

· 两书中有不少揭露清廷荒淫无度的材料,虽然真假莫辨,但在革命党人创立的中华书局来看,恐怕求之不得,也因此被辜鸿铭批得体无完肤

到现在为止,拜克豪斯怎么都像一个普通的汉学家。不过,在去世前完成的回忆录《太后与我》中,他公布了惊世骇俗的故事:他非凡的情人,慈禧太后。

庚子事变之后,他到颐和园去归还被洋人抢夺的珍宝,初次见到了她。他32岁,她69岁。

在他笔下,慈禧就像维多利亚女王一样端庄,像玛丽‧安托瓦内特一样放荡。她曾闯进贵族男性们的浴堂,在恭亲王等人在场的情况下,观看了数对年轻男子表演他们相亲相爱的方式,然后回到宁寿宫,与她的英国情人交欢。

在拜克豪斯的描述中,太后懂得无数下三路的行话,从器官到骂人的脏词应有尽有。她经常把这个庞大的词汇库使用在太监们和她西洋爱人的身上,当她想要故作娇嗔的时候。

这个位高权重的女人几乎无所不能。某天夜里,狐狸袭击了正在隔壁厮磨的戏子情侣,咬伤了少年男伶的要害。太后就像有经验的医师一样,用酒和煤油处理了伤口,将少年送到雒魏林(William Lockhart)医院——当时仅有的西医医院之一,并且还有精力回来继续享受拜克豪斯的服务。

慈禧还微服私访地跑到李莲英的家里,砍死了他由于「长爷」(蛇精)附体而拿菜刀乱挥的亲戚,然后回到宫中,继续与拜克豪斯寻欢作乐。

除了慈禧,拜克豪斯自称还与李莲英、一众太监,以及各路亲王贵族发生了性关系。他称太监们「清洁芬芳」,李莲英「如一头公羊般跃跃欲试」;溥字辈的恭亲王溥伟拥有伟岸的「巧子」。

· 传教士丁韪良在1907年所著《中国觉醒》(The awakening of China)中的一页

不过他最爱的还是她。他称她为麦瑟琳娜,白天是古罗马皇帝克劳狄庄严而残暴的夫人,夜间敢与妓女在「数量」上角力。她是他的守护神,是观音菩萨转世;他则是叶卡捷琳娜的波将金,是玛丽艳后的费尔森伯爵。

他一直陪同到她去世,陪她参加了最后一次秋日的出游。之后,在光绪皇帝殒命的第二天,慈禧太后也驾鹤西去了——在拜克豪斯的叙事中,死于袁世凯的谋杀。

袁世凯朝她开了三枪。

这些惊世骇俗的故事究竟是确有其事,还是单纯的淫秽小说?自从《太后与我》的手稿面世之日起,学者们的争论就从未停止。

旷世骗才的北京隐居生涯

在历史学家、拜克豪斯的传记作者休·特雷费-罗珀笔下,拜克豪斯是个无耻的骗子、造假的惯犯。说得好听点,他的特长是贩卖不存在的东西。

· 历史学家休·特雷费-罗珀(Hugh Trevor-Roper,1914-2003),牛津大学近代史教授

拜克豪斯在刚到中国时,曾经做过英国造船公司的代理,试图将不存在的战舰卖给清廷。当然,最终一艘也没卖出去。

在一战期间,拜克豪斯还曾通过当时的英国驻北京公使朱尔典爵士,想要把20万支中国步枪秘密卖给英国,运到欧洲战场上。

不过,拜克豪斯的枪却迟迟不发货,借口不是轮船送错了港,就是德国提出了抗议。直到朱尔典失去了耐心,找几个当事人一核查,发现那些枪根本就不存在。

在学术著作中,他也涉嫌伪造。《慈禧外纪》中使用的主要文献——《景善日记》,拜克豪斯声称直接获得自景善的住宅,但无人见过其全貌。此后,他又「发现」了假得更离谱的《李莲英日记》,并煞有介事地写进自己的著作之中。

骗够英国人之后,拜克豪斯又骗了美国人。在袁世凯上台时的动荡局势中,他跟美国钞票公司搭上了线,声称中国当局将从他们那里订购六亿五千万张钞票。

双方很快就签订了合同,订货单却没有随之到来。美国人还没有意识到拜克豪斯是骗子,仍然准备收购他宣称拥有的一些珍贵文物,比如著名的「慈禧太后的珍珠衫」。

· 身着珍珠衫的慈禧

拜克豪斯称,他已经把这件珍贵的文物从宫里偷出来了——而且是亲自去偷的。他给中意的买者展示了其中一颗珍珠,吊到对方的胃口。不过,拜克豪斯拒绝交货的理由逐渐变得越来越离奇:珍珠衫已经跑到英国一家银行的保险柜里去了,世上的名流争相购买,诸如此类。

当越吹越大的牛皮最终破掉的时候,那个倒霉的美国人发现,既没有什么珍珠衫,也没有与中国高层签订的六亿五千万张钞票的合同——全是不存在的。

终于,拜克豪斯在西方把自己搞得人厌鬼嫌。他在北京居住四十五年,成了一个干瘪的老人,穿长袍、头戴瓜皮帽,须发具白,用熟练的京片子招呼胡同中的邻里。他会讲汉语、日语、满语、蒙语。

在人生的最后时光,他隐居在北京的深处,远离使领馆的庇护,没有欧美同胞能见到他。等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他已经年近古稀,老得像根皱缩的黄瓜。

· 晚年的拜克豪斯

就在那几年,使馆区有个瑞士医生,叫雷哈德‧贺普利(Reinhard Hoeppli),一次坐人力车偶然从老人身边经过。

这位车夫就像后来的北京出租车司机一样,连忙跟贺普利说,他可见到了不得了的人物:这个老先生曾经是慈禧太后的情人。

精致的造假者?

贺普利如获至宝,与拜克豪斯成了朋友,出高价买下他的手稿,并且做了整编。不过,手稿的放荡令贺普利震惊,因此他没有选择出版,而是在身后捐给图书馆。

拜克豪斯很快被这个世界遗忘。贺普利去世于1973年,他整理的手稿也没有完全按遗愿进行捐赠,而是去了世界各地。甚至有一份复印件在莫里森博士的指引下漂洋过海,来到了澳大利亚。

当时的海外汉学界对拜克豪斯一无所知,这些文本很快就震惊了全世界。

休·特雷费-罗珀是最早开始研究拜克豪斯的历史学家之一。1976年,拜克豪斯的传记《北京的隐士》出版,休·特雷费-罗珀参照多方面档案,将他定性为可憎的骗子与造假者。

遗憾的是,过了不久,休·特雷费-罗珀自己也卷入了学术丑闻,把明显是伪造的「希特勒日记」认成了真的。他的学术声誉大不如前,一些更年轻的学者如Derek Sandhaus因而开始重新审视这份手稿。

即使当成纯粹的文学作品来读,《太后与我》也堪称情色杰作。拜克豪斯的文字兼有王尔德的优雅和DH劳伦斯的细腻,一个充满天堂窃情的乱世在他笔下徐徐展开。

拜克豪斯无疑对清末北京的同性恋亚文化极为熟稔。他的回忆开始于北京著名的「八大胡同」之一——石头胡同中的相公堂子「淑春堂」。

· 根据蒋芷侪的说法,旧北京的前门大栅栏儿,在清前中期一直以「相公堂子」为主,直到庚子事变之后才转向经营女性

当时八大胡同中遍布的男风场所,往往装饰奢靡,堪比豪门:优童之居,拟于豪门贵宅。其厅事陈设,光耀夺目,锦幕纱厨,琼筵玉几,周彝汉鼎,衣镜壁钟,半是豪贵所未有者。至寝室一区,结翠凝珠,如临春阁,如结绮楼,神仙至此当迹矣。

在《太后与我》的第一章,拜克豪斯描述了这样的场所,用俚语称其为「私方」或者「像姑下处」,连当红男风出场费的数目和需要介绍帖的细节都经得起考据。在那里他遇到了满人载澜和他的男宠「桂花」,饶有兴致地观看了他们的活动,其后加入了他们。

· 拜克豪斯的手稿。翻拍自《太后与我》

不过,一提起太后,拜克豪斯的文本就蒙了上一层雾。她讲话的风格不是正式得如同口谕,就是粗鄙得如同妓女。他们相爱的画面虽然在每一章都要出现多次,却缺少像与太监、与小厮那般精细的描摹。

唯有第一次在颐和园中幽会的时候,拜克豪斯这样写道:她允许我把握她新嫁娘一样的胸脯,她的皮肤散发着宜人的、之前提到过的紫罗兰香气;她整个身体小巧玲珑,因为「生命的愉悦」而散发芬芳;……

这几乎让我们忘了床上不是一位妙龄少女,而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太太,行将就木,距离去世只剩不到四年。

《太后与我》中提到了两件对清末政局影响非同小可的历史事件。两个事件均经由媒体报道,在当时人尽皆知。一件是1907年,邮传部尚书岑春煊被慈禧免职,主要原因是与庆亲王奕劻、袁世凯等人矛盾颇深。

拜克豪斯则就此编造了一幕「捉奸闹剧」:光绪皇帝久久不忿慈禧专权,于是派岑春煊到颐和园捉他们两个的私情,没想到被慈禧先发制人。

· 据一些记载,袁世凯极为痛恨弹劾了1400多名贪官的岑春煊(右),把他和梁启超的照片PS到了一起,登上报纸拿给慈禧看,慈禧大怒将其外调。岑可能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PS受害者

另一件也发生在1907年,庆亲王的儿子载振由于「杨翠喜案」受贿而被弹劾去职,一时间传为官场弊案。在拜克豪斯笔下,事情成了「载振聚众绑架、侮辱了慈禧太后宠爱的戏子」这种狗血剧情。

影响如此广大的公共事件,拜克豪斯尚且能够把自己编排进去,其他无从考据的细节更是真假掺半。

至于最核心的事实——拜克豪斯是不是慈禧的情人,已经不再有获得其他一手资料的可能。

拜克豪斯的手稿被重新发现时正值中国的文革年代,这为历史学家们找到亲历者增添了极大难度。如今,学界基本上认同拜克豪斯的著作注水严重,但一代人的沉默就足以使真相永远沉睡在谜团之中。

毕竟,我们该怎么解释那个人力车夫对贺普利医生说的话呢?

根据拜克豪斯的说法,在两人交往四年之后,太后驾崩。又过了20年,土匪军阀孙殿英翻开了她的陵墓。拜克豪斯这样描述她被盗掘出来的遗体:她那安放在灵柩之中的圣体被扯出寿衣,完全赤裸,覆以可怕的黑斑,头发蓬乱,虽细微之处亦清晰可辨。

在一个外国人真假莫辨的哀叹中,大清王朝尘归尘、土归土。

t
terryisapig68
1 楼
自称睡过慈禧和李莲英的男子回忆录---這很顯然是個騙子文,轉載這種文的人是腦殘; 哈哈哈,這年代反智流行!!!
g
goupeter
2 楼
是你丫被慈禧和太监税了八强?白鸭子
l
lids
3 楼
编,继续编
你信不
4 楼
一个外国鸭子被临幸的YY文吗?
y
yuanfangzhi
5 楼
出国发现洋人怎么这么多变态? 各种匪夷所思的怪病,动不动就致死的过敏,白人基因有问题。
l
lijianren
6 楼
小编自称睡了安吉拉默克尔呢。处女般的芬芳。
还得说几句
7 楼
随你说。
南方兔儿爷
8 楼
这是不可能的,小说作家啊
胡大海5
9 楼
鬼佬真恶心🤢鸡吧上粘着李莲英的屎?
川普
10 楼
一周刊?
注册成功后
11 楼
同人小说?
X
XXyourOO
12 楼
请问,这人是右下角“[-禁忌书屋-]”栏目的终身名誉主编么。。。。。。?
n
nurgaci
13 楼
咸丰和王公大臣们与小鲜肉朱连芬乱搞是有史书记载的。 清代的官员搞同性恋有两个特点:一是多拥有自己的侍童、侍官、侍员,常侍左右,以至荐枕席; 二是玩弄优伶,蔚然成风。 清末上海《申报》中《赛金花遇贵二志》一段说:“名伶于庄儿之相好,如立侍郎、余御史等,皆以风流自命,自喜水旱并进者。于庄儿初为相公,乃‘旱路英雄’ 与立侍郎、余御史均有香火缘。”这里所谓“旱路英雄”和“香火缘”都是男同性恋的代名词。“立侍郎”系指当时的内务府大臣、户部尚书立山,这么一个朝廷重臣,和优伶的同性恋关系公开地登了报,并视为风雅脱俗之事,可以充分说明当时男风之盛了。当时的京师大臣几乎无不以召伶侑酒作为夜生活之一,这种同性恋的活动连宫中太监、旗人贵胄几乎无一不好。 乾隆年间有名的才士、状元与陕西巡抚毕秋帆在政治、军事、文学和考证方面,屡建功勋,他也是个同性恋者。《罗延室笔记》描述他贵为总督,也和妻妾毫无关系,把妻妾冷落一旁,而在他左右朝夕侍奉的则是他落魄时所结交的伶官李桂官。 他们俩朝夕相对,形影不离,以致人们称李桂官为‘状元夫人’。一般趋炎附势的人有事纷纷去找李,以致李成为当时京中的一个炙手可热的人了。 清代赵翼的《簷曝杂记》云:“宝和班有李桂官,娇俏可喜,毕秋帆舍人狎之,得修撰,故李有‘状元夫人’之目,余识之,故不俗,不徒以色艺称之。”清代钱泳的《履园丛话》中还说,毕秋帆本好龙阳,他任陕西巡抚时,幕中宾客也大半是同性恋者。一个政府部门中大半官员是同性恋者,实在说明此风之盛了。毕秋帆的同性恋在清代十分出名,以致清代描写男同性恋的著名小说《品花宝鉴》就以他为基础塑造出那个小说的主人公田春航了。
l
leeju
14 楼
满嘴没句实话的老白渣滓、白屌丝
墨岩
15 楼
这个消息隔2年就刷一次。
c
coffee20138
16 楼
看完还发表评论的是不是更脑残?
专看评论
17 楼
绝对胡说八道,一派胡言,傻子才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