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最“温柔”的杀婴手段:用可乐喂给新生儿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11月26日 19点12分 PT
  返回列表
51216 阅读
8 评论
英国那些事儿

可乐,一个在生活中最常见不过的东西,

只需要几块钱,人人都能体验肥宅水带来的快乐。

然而在世界的某些地方,可乐却不再是带来快乐的东西...

下面这个小哥名叫Vincent Odhiambo:

Vincent大部分时间都在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大名鼎鼎的基贝拉贫民窟(内罗毕市内最大的贫民窟,同时还是整个非洲地区第二大的城市贫民窟)的司法中心工作:

(基贝拉贫民窟)

今年早些时候,他接到了当地一名妇女的报道,

这名妇女稍显不安的表示,她亲眼看见自己邻居家的妈妈在给刚出生的女儿大量的喂可乐而非母乳,

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可乐虽然被称为快乐水,但即使是一个成年人长期饮用过量都会对健康造成伤害,

更不要说一个刚出生需要营养的小宝宝,而且还把大量的可乐当作母乳来吃。

这位母亲不会精神错乱想用可乐害死自己的孩子吧?

应该有很多人会这么想。

在接到报道后,Vincent思考了几秒后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精神错乱应该不至于,但想用可乐杀死自己孩子却是真的。

“大家都知道,如果给婴儿喂可乐,孩子没有营养必死无疑。你可以想象一下,给一个小婴儿用可乐代替母乳,我敢保证孩子活不过三天。

这些妈妈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她们确实是想用可乐喂死自己的孩子,

她们没有家,没有钱,更没有能力抚养这些孩子,再加上没有办法堕胎,只能选择用这种极端的方法。”

据Vincent表示,用可乐杀死婴儿在当地还算是比较“委婉”的一种方法,

更多的女性则会选择在孩子出生后直接用残忍的方式结束孩子的生命,

或者将新生儿直接遗弃在铁路旁,河水中央或是垃圾站,让其自生自灭。

今年5月市政清理内罗毕河,仅一个星期内,就有八具婴儿尸体从满是垃圾堵塞的河道里被打捞出来。

(流经贫民窟的内罗毕河)

当地一位名叫Wilson的垃圾分类工也曾亲眼在垃圾中发现过死去的婴儿,

“仅我一个人每年就能在我所负责的垃圾场里发现15个左右的死婴,这种事情在我们同事中并不少见。”

虽然肯尼亚官方并没有对到底死了多少婴儿做过详细的数据统计,但这样的事情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在这里发生,

更可怕的是,当地的人们对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一些非洲国家,堕胎一直是违法的,

就拿肯尼亚来说,任何“未经允许和授权”去堕胎的人将会被判处14年的监禁,

这就使很多女性根本不敢去正规医院进行堕胎。

可是怀孕了怎么办?孩子生出来养不起怎么办?

在几年前,肯尼亚当地还会有一些国际非政府组织设立的诊所帮助这些女性,

但是自从川普上任后,美国加强了对堕胎法规的管制,同时还恢复了一项名为“墨西哥城政策”的禁令:

内容就是禁止联邦政府提供资金给支持堕胎的任何海外非政府组织。

(在禁令颁布后,曾有很多女性站出来进行抗议)

看似只是美国颁布的一个法令而已,但是这条法令却大大的影响了肯尼亚的基贝拉贫民窟,

这项法令颁布时说目的是为了“减少堕胎的人数”,但在肯尼亚的医务工作者表示,这项法令在这里恰恰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没有了经费的支援,这些人道组织的诊所不得不关闭,

当地医院去不了,能提供帮助的诊所也没了,这里没钱的女性只能选择将孩子生出来,然后绝望的结束孩子的生命。

(当地的医务工作者)

自从墨西哥城政策出台后,“杀婴”成了基贝拉贫民窟中时有发生的事情。

当然了,也有一些女性无法面对亲手结束自己孩子生命的这件事,

她们会想尽办法凑一点钱(在当地约50英镑可以堕胎),然后去诊所进行堕胎手术,让孩子直接流掉或者由诊所的工作人员解决掉。

而她们所去的这些诊所并不是什么专业的诊所,而是一些地下的,非法的,根本不专业的。

(在基贝拉贫民窟诊所中工作的人们)

一位名叫Sarah Elliott的摄影师曾拍过一组名为“poor choices”的摄影作品,

拍的就是肯尼亚妇女们选择非法途径去堕胎的画面,

这些非法的诊所往往拥挤狭小又黑暗:

内部的卫生环境也非常糟糕:

手术器具更是让人看了害怕,有时可能只有一根针加一根排出液体的管子,另外再配一点止痛针。

据在当地非法诊所工作的一位受过一些训练的助产人员表示,她常给怀孕6,7个月左右的女性堕胎,用编制针刺穿孕妇的羊膜囊,然后将胎儿挤出子宫,整个堕胎手术就算完成了....

光从这些摄影作品中都能感受到这个手术的危险性之大,

孩子是肯定没了,同时一些前来接受手术的妇女也很有可能失去生命。

当地26岁洗衣工Mary算是比较幸运的一位,今年早些时候她攒够了钱去到一家非法诊所做掉了自己已经怀了4个月的孩子,

“我别无选择,孩子的爸爸离开了我,我的工资需要养育我10岁的儿子,同时还得抚养我的母亲和三个妹妹。

我不知道在哪里可以合法堕胎,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因为我不希望自己的名声就此扫地,所以当一个朋友告诉我这家诊所的时候,我能做的只有去找他们帮忙。”

虽然手术后流了好几天的血,但Mary还算是比较健康的活了下来。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Mary这样幸运,

当地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回忆起了这样一件事:

“当时来了一位已经怀孕6个月的孕妇想要堕胎,但我们不能这样做,表示只能为其提供咨询服务,后来这位孕妇就离开了。

直到晚上我下班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这名孕妇满身是血的从一家非法的诊所回来了,

她的子宫就好像被‘撕开’一样,里面的东西倾泻而出。

我们赶快带她进了手术室,但她的肠子被穿出了孔,子宫也被割破,我们输了很多的血,但在坚持了6个小时后她还是去世了。”

(当地一位正在非法诊所等待堕胎的女性)

据统计,每年有多达35万名肯尼亚妇女会前往这种非法诊所进行不安全的堕胎,

而平均每天会有7人死在手术台上。

“如果可以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为大家提供合法堕胎的渠道,那么当时那名孕妇也许不会死掉,‘杀婴率’也会大大减少...”

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到现在还没有办法忘掉那名孕妇的事情。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干嘛不从源头上解决这件事情——不要再生孩子呗。

好好的做避孕措施,或者干脆就洁身自好,找到合适的满意的对象再成家生子。

但是,就是这些在我们看起来很容易就做到的事情,对于生活在肯尼亚贫民窟的妇女来说非常困难。

由于没钱接受教育,其中一些女性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怎么避孕,更没有钱去购买避孕的药物或者注射针(在基贝拉贫民窟人均每天收入不足1美元,而注射三个月周期的避孕注射需要4美元),

在之前还有一些非政府组织的专业诊所会为她们提供科普以及免费的避孕注射,

但随着“墨西哥城禁令”的恢复出台,这一切戛然而止。

不知道怎么避孕更没有钱去避孕,这些女孩只能听天由命。

据联合国卫生部统计,肯尼亚大约有40%的妇女怀孕是她们所不希望的意外怀孕,整个女性中有近五分之一的少女正在或是曾经怀过孕;

有59.3%的未婚女性没有采取避孕措施。

所以,为什么还要不停的发生关系然后怀孕???

就像不希望怀孕一样,和他人发生关系导致怀孕也是当地很多女孩子所不希望的,

肯尼亚一个名为Kilifi的县就曾对女性(尤其是年轻少女)频繁怀孕这个事情做过调查,

早婚,被强奸,这是两大主要原因。

但如果再往深了调查,其实不难发现,这一切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贫穷。

在这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很多家庭都在努力的养活着自己,

一些在经济方面绝望的父母会鼓励自己年轻的女儿和一些杂货店的店主发生关系,这样就能换来填饱肚子的面包,

有时女孩们也会选择“低价出售自己”,换取免费的卫生巾或是免费搭一次出租车。

(贫民窟里的一位小姑娘正在和一位摩的司机交谈)

下面这个名叫Ruth Sidi的姑娘就是典型的代表,

今年只有17岁的她为了换取零食和杂货店的店员发生了关系,

“我们在学校对避孕措施一无所知,我从朋友那里听说过一些药和其他东西,但我不知道在哪里能买到它们,而且也可能根本就买不起。”

于是,在今年5月她诞下了儿子Onesmus,而且儿子出生后曾经和她发生关系的店员表示已经对她“没兴趣”了....

(抱着儿子在课堂上的Ruth)

由于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再加上可能家庭压力也不是很大,单身妈妈Ruth并没有选择“杀婴”,而是很乐意将宝宝抚养下去。

但像Ruth这样的,也是少数,

就像我们开头提到的,更多没钱去非法诊所堕胎的女性依然会选择“杀婴”,

喂养可乐,遗弃街头,或是直接扔到垃圾堆或河里。

(基贝拉贫民窟里经常发现婴儿的垃圾堆)

心疼那些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世界的孩子,

但去怨恨谴责那些杀婴的女性好像也没太大道理,她们也算是受害者之一,

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的母亲会乐意亲手结束自己孩子的生命。

从因为贫穷“出卖”自己到对避孕一无所知,

从怀孕选择去非法诊所堕胎到生出来后不得已只能杀掉自己的孩子,

这场悲剧可以说是由很多因素造成的,

究竟什么时候那里的女性才能从如此残酷的困境中走出来,也许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T
Ttor
1 楼
这就是市场必然结局极度贫富分化的
m
mwf536
2 楼
死白左害人
我很性福!
3 楼
西方最终还是希望中国回到这个年代。
D
Devadatta
4 楼
黑鬼是真的低等生物
c
chinapope
5 楼
每次看到非洲的悲惨生活,很自然的想起欧洲人的掠夺殖民史。。。非洲历史悠久的文明国家,被西方摧毁了。
C
CASTAR
6 楼
杀过去欧洲生
南方兔儿爷
7 楼
除了强奸,人是可以禁欲的,有成人用品可以替代。问题是人宁愿冒死的危险也要交配。所以事实证明大多数人只是动物。
西
西诺
8 楼
这叫只知道爽,不顾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