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不能为了一块骨头做一个没骨头的人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6月19日 5点35分 PT
  返回列表
6810 阅读
17 评论
袁梦蝶

有读友问我怎么看葛剑雄的捅破纸。

怎么看?

我前不久看过葛剑雄的一则访谈,叫什么“闻格是要彻底否定的”。当时我把这则访谈视频转给我所有的读友们看,现今的阅读量有七万多,点赞一千多,

这说明我的大多数读友还是蛮欣赏也蛮看好葛老的,毕竟现今能够说真话说人话的知识分子太少了,能够站出来说话的都是有几分风骨才能做到的。

但没想到,突然之间,就传来葛老已捅破了纸,捅破了纸还不算,还要如此回应:“我只是把一层纸捅破了,不知为什么有些人会大惊小怪?”

当一个本来有几分良知的历史学者突然变成讲起了帝王家史,居然还训斥大家大惊小怪?本来我们还以为葛老是风骨人物,是良知人士,本来我们还以为葛老至少为当今的知识群体保留了一丝颜面,没想到葛老如此不堪。不堪到何种程度?试举一例,葛老说:“XX历朝历代的历史,都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统治合法性,所以,历史就是政治,而不是所谓的学术。”

对于这种不堪,我还能怎么看?真是没法看,真是没法说。

如果是陈寅恪看到了,一定会问葛老:“你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呢?”

葛老是复旦的知识分子,复旦也曾有真正的知识分子,比如马相伯,他看到了,一定会痛心疾首:“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也没有把敷蛋叫醒!”

如果是索尔仁弥琴看到了葛老,也许会语重心长提醒道:“一句真话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

如果是方方看到了,也许会痛心感叹:“知识分子从未像现在这般堕落!”

如果是张千帆看到了,他也许会摇头说:“人可以无才,但不可以无耻。”

如果是安徒生看到了,他也许会劝劝葛老:“清白的良心才是一个温柔的枕头。”

如果是丘吉尔看到了,他也许会淡淡地、深远地说:“讨好拳莉的人,只不过是让自己成为最后一个受害者。”

而我作为一个小小的写作者,连读书人都称不上,能怎么看呢?我想用在2019年写过的一篇文章标题劝一劝葛老——《不能为了一块骨头而做一个没有骨头的人》。

作为知识分子,最大的恶是什么?不是不为苍生说人话。不说人话,你可以沉默,但不能为那啥唱起了歌,当脊梁骨都断掉了,不愧对知识分子这个称号吗?不愧对历史学者这个头衔吗?不愧对人这个字吗?不愧对后代子孙吗?葛老还说啥历史的选择而为那啥站位,我想用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送给你:“胡说八道,你自己选择的吗?”

有人说过这么一段有深意的话:“知识分子是世间最容易自我毁灭的物种。当他攀附权贵俯首称臣时,他死了;当他投靠金钱出卖良知时,他死了;当他谄媚民众放逐理性时,他死了;当他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时,他死了。当他心怀畏惧无所作为时,他死了。当他自居真理绞杀异见时,他死了。”

可见,知识分子是一个易死易绝的物种,但正因为如此,知识分子更要守住良知、守住脸面,不能为了一块骨头而选择做一个没有骨头的人。

有人分析说葛老是无奈。是吗?我看了资先生的一段话,大意是说冯友兰在那个特殊时期倒有无奈的成分,而现今又不是那时,背景语境都不同,所以哪来的无奈?我同意资先生的说法,并且我认为一个年近八十的知识分子,哪怕你沉默什么也不说,也没人怪你,何苦自轻自贱去为了一块骨头而丢掉知识分子的脊梁骨?

做个知识分子不好吗?做个人不好吗?非要堕落成泥被人看不起被后代子孙看不起?自己前后不一,自己自断脊梁骨,自己巧言令色,还怪大家大惊小怪。呃,葛老这是老糊涂了吗?连脸都不要了?

现今不要脸的读书人多多矣,而越不要脸越是能得志,光敷旦就有了大叫要拿女孩去和亲的陈平、大吹没有穷人的维维逗奶、大骂有同情心的人是圣母婊的沈逸、大说要和黑暗和解的陈果,不知葛剑雄的转变是否和这些同类的无耻得志有关系?不得而知,但不要脸肯定能得赏赐。

无语啊,人活一辈子,最重要的是脸面,何况是知识人群体?“一个民族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作为历史学者的葛剑雄怎么会不懂得这个道理?可为了一块骨头却宁愿自断脊梁,你说,气不气?恶不恶心?还怪大家大惊小怪?怪你大爷!

这段时间,风大雨骤,我停笔了又停笔,有不少友友给我发来问候关心的消息,还有人问我会不会也变成不说人话的作者。

我会变吗?会为了一块骨头而做一个没有骨头的人吗?不会,只因我很爱我的脸,爱脸,就要守住良知,爱脸,就要挺直脊梁,爱脸,就要懂人格和尊严,哪怕风狂雨骤,也不能不要脸地去自轻自贱做一只哈八狗。也许有一天,我困难到很难再写一行字,那我宁可沉默,也不写一行违心的字,宁可清贫度日,也不会为了一块骨头而做一个没有骨头的人。

l
lue96500
1 楼
党同伐异
L
Liug
2 楼
袁梦蝶,你是傻子吗?人家告诉你要认清现实,你不接受就说人家,你是最贱的
a
apache2000
3 楼
一个没有骨头的人的心声。
过滤词
4 楼
恐怕不是一块骨头那么简单,能抵挡一块骨头的诱惑的人不少,可能在自己和家人受到威胁时还能不屈的怕是不多。
还是老李
5 楼
“XX历朝历代的历史,都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统治合法性,所以,历史就是政治,而不是所谓的学术。” ============== 别的不说,这句话是真理,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这老头是看开了。这也是我一直不相信24史之类的帝王史,也不相信名人的日记,把这些当作事实来治史只能打六折。治史还是要看考古,这是骗不了人的。几千年来人类唯一不变的只有人性。科技不停升华,但是道德人性基本没有升华。 当然了看开了不等于应该去舔共。
泰傻
6 楼
站着说话不腰疼,功劳大赏肉,功劳小的赏骨头。骨头若都不要,焉有肉乎?
俯卧撑123
7 楼
“XX历朝历代的历史,都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统治合法性,所以历史就是政治,而不是所谓的学术。” 这句话本身用在历代封建社会官方史书是没错的,所以对各个朝代的官方史书,在研究历史时要先打问号,不能完全采信,但即使在封建社会也有严谨治学的史学家如司马迁。我认为葛教授的本意是高级黑,认为某些共产党官员和所谓“御用学者”的就如同过去的封建统治阶级,不严谨治学,歪曲历史,愚昧大众和误导政治。
f
fonsony
8 楼
一定要反中共才是有骨头吗?几个外国正虎养的传妹鸡构天天晚夜反中、文城众多反华汉奸齐叫好的附和
A
Armweak
9 楼
“XX历朝历代的历史,都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统治合法性,所以,历史就是政治,而不是所谓的学术。” —————— 这句话没错,这是真理。历朝历代的统治王朝,统治一切指挥一切,帝王会让自己治下的“历史学家”记载对自己不好、对统治不利的真实历史? 设想一下,如果土共一朝一代地象习三滥这样,把“江山”坐它三百年,以后酱缸国的史记中,如何有基于事实的对“共产风”、“文革”和“六四”的记载?现在的通讯手段先进了,客观上土共越来越不容易对一些发生的大事件做掩盖或颠倒黑白的撒谎作假,但在古代,留下来的“历史”都是各个王朝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z
zzbb-bzbz
10 楼
葛的坐相就像是没有骨头的人
A
Armweak
11 楼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2021-06-19 04:08:30 一定要反中共才是有骨头吗?几个外国正虎养的传妹鸡构天天晚夜反中、文城众多反华汉奸齐叫好的附和 ———- 因为你土共大爷独裁一言堂,对不同政见者逮捕判刑,无情打击,撒谎作假颠倒黑白……,再列举下去,是不是无恶不作。 说,要不要反?应该象你这个没有骨头的五毛一样,为你土共大爷歌功颂德?
京华人
12 楼
这是有传承的。葛的师爷是顾颉刚,那就是一个一身媚骨的历史学家,和郭沫若有一拼。
吃饱了找事干
13 楼
复旦校训、校歌都改了。有王沪宁、张维为、沈逸、葛剑雄这些前辈榜样,复旦后辈这么聪明不难明白怎么选。
追求永生
14 楼
葛教授一家之言,有对的一面也有错的一面,没必要说什么所有人都是如此。当今世界,不管多对,也不管多错,总有人支持,也总有人反对。只要说出你不同的意见以及理由就好,没有人有能力统一大家的意见。葛说的是政客观点,不是史学家的观点,政客什么东西不是政客的目的服务,历史也如是。他是自己糊涂,将胡适的历史是小姑娘任人打扮推进了一步。小姑娘任人打扮没错,可是小姑娘本人不是任人改变,葛正是混淆了二者,他将历史随意为自己的目的篡改,这就不是史学家,而是无耻的政客和无耻的文人。我不知道葛教授的行事为人,他如果言行一致,就是这样的人,这样行事,人品、职业操行和他说的一样。话说,即使有良心的政客也不应该篡改历史,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和应用。历史真相必须尊重。
猫猫哥
15 楼
希望他步王书记的后尘!
5
5mslj
16 楼
好文,送给文学城众五毛
c
charley3
17 楼
中国的文人,经过千年的封建统治,早就变成趋炎附势的样子,鲁迅当年怒其不争,,人不可有傲气,但绝不可无傲骨。搞历史的,为何不去读读崔杼弑君,董狐直笔的故事,不去想想为何当年司马迁会接受宫刑,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一个没有骨气的软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