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李文亮医生立传后,我被约谈8小时至今天凌晨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2月7日 7点40分 PT
  返回列表
102952 阅读
53 评论
权益墙

  我在排出锁对着我的笔录核对,签字按完手印之后,一位井茶小哥开车送我回家,我打开手机,看到大家在说,李文亮医生去世了。我苦笑着,看着窗外的夜空,自我下午进来时,已经8小时过去。而我被带到排出锁的直接原因,是我运营的微信公众平台权益墙(即本号)为李文亮医生写的传在内的近期关于武汉疫情的所有文章。(史记 武汉疫情八造谣者传序)

  世事维艰,近期每天我都处于信息过载的状态,前天晚上读了徐友渔先生1980年发表的《罗素认识论》,梳理了罗素在分析哲学中所做的数理逻辑贡献,如获至宝,分享到朋友圈,兴奋的彻夜未眠,过了中午,我竟不自觉睡去了。连续的敲门声吵醒了我,我询问来者的身份,他们说是排出锁的,来了解情况,我大概清楚,是昨晚找完参与讨论史记这篇文章的师妹后来找我了,我打开手机,发现师妹发来不少消息,也有许多未接电话,其现居地井茶带她到所里询问,指出权益墙最近关于武汉疫情的文章,存在问题,要引导她重回正轨。我在权益墙的讨论群中告诉大家,井茶来找我了,现在上车去派出所去。

  上车之前,俩井茶老的那位,询问起我的工作与学历,我回答律师实习,学历是西政本科,英国还有一本科一研究生学历,他说,高材生呀,高材生怎么网络发言还不谨慎?我问他,您说的是我哪条发言?他说他没看过,只是上面告诉他而已。我没有搭话,用手机发出第一条朋友圈,告诉大家,我被井茶带走。作为普通公民,公开是我唯一留存证据自我保护的方式。刚发完,旁边的年轻井茶对我说,手机收起来,现在别用。我说限制我的通讯自由,这是在拘传我吗?他说没有拘传你,只是请你配合工作,我说你工作得配合法律啊,老井茶来说我作为所长亲自来接你,你还要我怎么配合?

  到排出锁后,他们要我等人来,我便在大厅坐着,环境很像我过去常被喊去的西政保卫处,淡黄色大理石地面,洁白的四壁印有红色标语。我发了第二条朋友圈,并联系我值得托付的好朋友,麻烦他截图转发我的朋友圈,以防我手机被检查而强制删除。所幸,我在被约谈期间,没有被收取手机,我爸妈担心我的安危,我发微信告诉他们在录笔录,我爸回我:这回话不是你回的吧。于是我拨通视频来电,我给井茶递过去,他们也聊了一会儿。

  我很难跟各位读者描述,大学期间至今,经历了三位数以上的各式各样的约谈之后,我是如何成为在约谈中游刃有余、口若悬河的状态。我想,我的经历并不能代表约谈的这一普遍体验,这次约谈8小时,3分之二甚至4分之3的时间,是我在说话。我有朋友,3年前在学校被约谈后,战战兢兢,自此不敢发声。我比他好点,话敢说法敢普理敢讲,但这种唇枪舌剑于我而言,伤害很深。我常自黑,因为自己解构自己,自己嘲弄自己,才能反求诸己,获得些许免于恐惧的自由。

  A景观出现了,棕色皮夹克,休闲裤,口罩也戴了脱了线,谈话时他跟我说,今天凌晨5点,我读书未眠的时刻,他在高速路口检查疫情。想想,我俩这缺乏睡眠的状态,我未吃饭的状态下,咱聊了8小时,实属不易。我后来感慨,咱俩这螺丝钉,再如何不同,皆为疫情当前的公民,为了所谓治安秩序,互相磨着我是否爱国与否,何以至此?他未置可否。

  他具备基本的逻辑,整个谈话过程,虽立场不同,但至少有的聊。聊了一半的时候,一排出锁井茶进来告诉我,这是 国宝 大队的景观。要我别做诋毁国家的事情。我说我批判时事不等于反对国家,这位井茶说那你也没夸国家,我说你朋友圈拿给我看一下,我看你有没有夸国家?他眼睛瞪大了瞧着我,走了。

  我们进的是一间调解室,他没有收取我的手机,我大概明白了我的处境尚未到讯问室的境地,有些释然,但又自觉悲哀。我因为给武汉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们立传,呼吁保护言论自由,但文章推送后自陷其中。

  A景观给我看了景观证,客气地请我坐下,并麻烦同事给我倒杯热水,我午睡醒后正缺这杯水,我很感谢。

  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你爱国吗

  我回答:爱啊。

  他问我父母家庭背景,问我家里有没有因为拆迁、套路贷等原因对社会和政府不满?我疑问这是什么原因?如果我有违法犯罪,就事论事即可,缘何要知道我父母的情况?我直言我是做刑辩律师实习的,询问、讯问笔录见过不少,没见过这种类似于60年前调查家庭出身的。他说,了解这些,是想了解我的背景,好与我沟通。

  我要求他直截了当的告诉我,起因何事。但是他跟我所经历的历次约谈相同,先聊起了国家大势,于是我知道这将是场漫长的交流了,我知道我要面对的。

  于是他提反腐倡廉,我提依法治国,他提大局意识,我提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他提舆论的不良影响,我提人民群众的监督作用和政府合法性来源于人民,他提社会和谐团结,我提十九大之后我们国家的主要矛盾发生的变化,他提正能量要注意慎重发布负面信息,我立刻否认这种提法,不能将负面信息等同于负能量。

  一来一回,他举例,我也举例。没有争吵。双方基本达成了共识,而这共识,则后来落实为我的个人声明。

  而至于对于涉事文章本身,他的观感是这些文章总是批判,看不到政府的积极作用。他自然是认为需要我这样的人,但他认为,我应该全面看问题。我说,政府积极作用,自有宣传部门来做,我作为公民,可以选择自己为这个社会说什么话。他说这样的视角总会片面,我说面面俱到的大局意识是要求公权力,而非要求私权,我选择成为批判公权力的公民。

  我当时想起那句流传的话,当尖锐的批评声不被允许,不够卖力的赞扬或许也成为了错误。

  他得知我留学英国2年的经历后,还特意问了很多问题。可惜我是个从小读中国历史读到大的人,留英两年,逃课不少,读的中国历史却越来越多。

  8个小时,我们聊了很多历史问题、时政问题。坦白讲,这场对谈中没有强制性的要求。强制的是我得来被约谈。

  这是殊为滑稽的一件事,5年学习法律,3个法学文凭,但我现在成为一个需要被约谈写声明自己坚决守法的公民,只因为这个公众号的一些文章。聊到大概19点左右,他带我去办公室制作笔录,我感慨这种约谈的荒诞,坦白说要写下来这次约谈的细节。他说,这次约谈,没有法律效力,只是找我了解情况,了解我是否爱国,是否拥护政府,没有要求我做什么。我说那我从被景观带来到现在,我没有权利拒绝这一过程,你们来找我,我就必须得向你们交代我是爱国的,这也是我作为公民的一项义务吗?他问我,你写出来,是想表达不满,你不要对我们有偏见。我们不是聊的挺好吗

  我说,是你们对我的偏见,我一普通公民被带来了解情况,侵犯我的休息权利和个人时间,来找我约谈。

  李文亮医生被训诫,是否也是如此的逻辑呢?

  A景观在笔录里核实参与权益墙的师弟师妹个人信息(是核实,他已掌握),被我立刻回绝。我最后签名捺印的笔录版本里,所有表述均为权益墙作为李宇琛的自媒体,文章均为我一人负责撰写、编辑、审定、发布。

  他说我有担当,我看着他说,我得依法。

  我西政的师弟师妹问我,师兄,我们会有事吗?我想,如果我们这样的文章能有事,不是我们出了事,而是他们出了事。

  请诸位原谅,现在是2月7日凌晨4点36分,40小时未眠,我撑不下去得休息了,还有很多很多内容很多很多,我没有来及写。上面写的也很乱,但我向来实名写作,所言皆是实名的言词证据。

  我为何赶着熬夜写下上述信息,因为今天白天大概率还是要找我约谈,应该是另外的人来。如果现在不写出来,可能今天之后,我就没办法公开写文章了。

  如果还能写,我一定会完善写好的。其实,关于李文亮医生们的境遇,我还有3篇文章,一篇谈的是谣言的法律、传播学、社会学性质,一篇谈的是表扬李文亮,一篇是关于训诫李文亮医生的举报信。三篇皆初稿既成,还未定稿。希望我还有机会发布。

  被训诫的李文亮医生离世,他说,健康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他在群里提醒了周边亲友。我想,我对他最好的悼念,是我继续做公民,继续做权益墙。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image.

  



× 

l
lio
1 楼
应该说,包子的维稳抓的成绩斐然,但愿下一个五毒受害者就是约谈的警察和家属。
H
HAMILTON2018
2 楼
你牛掰!
m
marketeer
3 楼
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人,有了补课的机会 历史在重演,不过,乌云终将散去,看到属于人民的晴天。
c
ctrls
4 楼
你爱国吗?哈哈,这很像这里的粉红嘛。
k
kai2002
5 楼
不得不说比起文革,现在的政府和警察还讲道理。文革直接扣反革命帽子,丢你去劳动改造。
z
zzlbentley
6 楼
这些事情每天都在中国发生,只是平时的维权律师记者的遭遇,有几人关心,又有几人敢关心。叫你写认罪书,敢不写?一宣传,没罪也有罪,实话立变造谣。而大众一半是恐惧,一半是消息闭塞,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放任恶势力越来越猖狂。但不要把善良当可欺,把忍耐当拥护,现在的舆情汹涌,谁能说不包含中国人民对过去十数年社会倒退的民怨?
喜得利
7 楼
包子不得好死。
黎叔叔
8 楼
毛病,现在还有时间搞这个,每天死那么多人,不去防疫,警察浪费时间搞这些。
弟兄
9 楼
文革刚开始时也是讲道理的,老毛还让知识分子畅所欲言呢,后来就百万人头落地
法治中国
10 楼
“你爱国吗?” 很有趣的问题。常识告诉我,忠言逆耳,谄媚奸佞,显然,那些揭露黑暗面,希望国家民族改善进步的批评人士的爱国情愫是没有疑问的,而那些整日对权力歌功颂德摇首摆尾的小人吗才可疑,才应该被质问这样的问题,不是吗?
c
cpsc333
11 楼
我爱国,甚至愿意遵守政府制定的法律。但是你们这些党政军警特能不能也遵守你们制定的法律,不鱼肉百姓,不贪赃枉法
股隆
12 楼
李医生感染后没有给用药,政府就是要杀死他。
M
MovingTarget
13 楼
那7个人是谁?说了什么?现状如何?
t
tree1889
14 楼
当尖锐的批评声不被允许,不够卖力的赞扬或许也成为了错误。 显然这个警官代表国家。但水平比一般公安局的人好一点。 至少文明。
e
elfen2299
15 楼
自古以来,爱国不是支持昏君的理由,是不是昏君要看表现,不是靠吹 周人爱周国吧,一样放逐周厉王 爱国也不等于爱政府,坏政府就该被唾弃,孙中山爱中国但不爱大清,就是最好的例子
e
eyeyama
16 楼
好黑暗啊!感觉到文革又来了。政府镇压异言,社会倒退了。
e
elfen2299
17 楼
压的越狠,这种豁出去的人就越多 最后压是压不住的,靠红色恐怖是不行的
山水如画
18 楼
警察也是混口饭吃,装傻而已。
温暖海洋风
19 楼
太幼稚! 爱国一定有牺牲,为啥你不能? 大敌当前,你死都不足惜,还要啥言论自由??
l
lllwww
20 楼
疫情过后,痛定思痛,政府推动改革和新闻自由吧。别搞什么定于一尊了
E
Emeifuguang
21 楼
紧官没有问:你爱习主席吗?
D
DZ1020
22 楼
共匪之恶 罄竹难书
c
creekwave
23 楼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从历代封建王朝到民国用过的这种卑鄙手段,至今已21世纪了,仍然在沿用。8个早期知情者中,李文亮是曝光最多的。由于他及时的透露真情,使很多80后的年轻医免于感染,他们知道后都开始做防护. 李文亮医生走了,但是这些年轻的80后医生却留下来了。他不知道保护自己,他忘了他是个签了训诫书的人。为什么当局不让他先试用remdesivir?为什么把启动remdesivir试验的时间定在他死的那晚。为什么! 这是明摆着的事儿。因为他把他的真实故事告诉了世人,他把那份训诫书呈现在世界面前,他说了太多的真话。走不走已经由不得他了,真是可悲啊。李文亮在训诫书上签字以后,心情的难过可想而知,然后他又把冠状病毒染到了全家,他的悲愤之情完全可以理解。他把照片把他的故事发给大家,就是为了表达真实,让世人警惕不要再犯同等错误。李文亮医生一路走好,武汉人民记着你。 【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临床试验已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启动】2月6日晚,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临床试验已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启动。 据瑞德西韦临床试验项目负责人、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教授介绍,总计拟入组761例患者,采用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方法展开。首位受药的是一位68岁的男性重症患者。(新华视点)
桃花源主
24 楼
回复eyeyama : "好黑暗啊!感觉到文革又来了。政府镇压异言,社会倒退了。" 你对文革了解多少?文革时老百姓的发言权不比公检法的小。你被邓挫洗脑了。
s
skyhorse913
25 楼
股隆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0:26:23 李医生感染后没有给用药,政府就是要杀死他。 ----------------------------------- 昨天跟一个洋医生聊过,她说病毒感染无药可用,只能靠自身的免疫力抗病。
老品闲
26 楼
还好,有一定程度文明,还以为地痞流氓一样的对待他呢。
只看不回贴1208
27 楼
桃花源,文革时你能损坏毛主席像吗?你能说毛主席一句非正面的平语吗?你会被割喉,然后枪毙。
諸葛就是不亮
28 楼
没问你赞成清风称帝吗?
n
novtim2
29 楼
真正爱国的人,谁不希望尽快把疫情封锁住; 只有不爱国,爱权力的人才会想办法封人的口,封人的口有什么用?没什么用,只是用来证明自己的权力依然有效,仅此而已。仅仅为了证明我能控制了你们。武汉人民的遭遇,仅仅是因为有人想证明自己拥有绝对权力。仅此而已。
n
novtim2
30 楼
skyhorse913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1:07:58股隆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0:26:23----------------------------------- 昨天跟一个洋医生聊过,她说病毒感染无药可用,只能靠自身的免疫力抗病。 -------- 不完全是这样,像这样的RNA病毒,有许多抗病毒逆转录的药品,艾滋病人使用的最多,而且是多种抗病毒复制的药物混合起来的。这些药物许多可以说是广谱的,因为RNA的病毒复制要经过逆转录过程,如果能有效抑制这个过程就能抑制病毒复制;当然也会同时抑制正常细胞复制,但是人体细胞数目多,一两天不复制没事,但是病毒1-2天不复制,因为自然死亡和免疫系统的攻击,如果病毒不能有效复制,就会数量减少。但是这些药物缺点是,如果大量使用,RNA病毒会很快变异从而适应,而人类掌握的这类药物很少;到时候病毒就变得无所不能了,非常危险,所以尽可能不用这些药物。美国基本是走另一个极端,一个重要原因是保险公司在作梗。当然普通感冒病毒是不需要用药的;但是这种病毒和艾滋病,如果不用药许多人会死亡。
t
tankbig
31 楼
这次就是政府要负需要责任!如果不隐瞒直接处理就没这样打问题了!我爱国,但不支持腐败和独裁!
p
pants
32 楼
丫应该是留学期间给收买发展的颠覆政府的谍报人员
a
apache2000
33 楼
湖北及武汉的官员能力比上海,江浙,广东的要差一些。
老黄123
34 楼
说得好!哥们有才! 西政可是中国的法律堡垒,占据了中国法律的几壁江山。西政的同学们要是把中国普法给大家整明白了,尤其是执政者,中国法治才有些希望。估计后者难度比较大。努力总比不努力好。 ========= 我西政的师弟师妹问我,师兄,我们会有事吗?我想,如果我们这样的文章能有事,不是我们出了事,而是他们出了事。
进城见朋友
35 楼
该醒醒了,同胞们!有人总说“中共变了”,或者“给中共时间,它会变好的”,通过武汉肺炎这件事、通过李文亮的遭遇,大家看看它变好了吗?依旧隐瞒疫情、依旧打压残害忠良义士,在掩盖真相上甚至还不如17年SARS时,那时它对信息的封锁和民众的打压还不像现在这样让人窒息。更可怕的是,这次病毒人工合成痕迹明显,很可能是它故意策划的事件,美国和国际上很多机构都在调查。中共的邪恶,超出很多善良人的想象,为了利益还在追随它的等于是充当它肌体的一分子在壮大它,是在助纣为虐!人在做,天在看!大难面前,抓紧时间退党脱离邪恶吧,改邪归正才能减去共业,才能获得上天的佑护,才能得享平安!
l
lio
36 楼
那也是习首肯的人吧,责任还是在习一尊。 apache2000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2:43:00 湖北及武汉的官员能力比上海,江浙,广东的要差一些。
l
lio
37 楼
习为了保自己的皇位,在乎你们死多少?毛都不在乎。 》进城见朋友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3:45:58该醒醒了,同胞们!有人总说“中共变了”,或者“给中共时间,它会变好的”,通过武汉肺炎这件事、通过李文亮的遭遇,大家看看它变好了吗?依旧隐瞒疫情、依旧打压残害忠良义士,在掩盖真相上甚至还不如17年SARS时,那时它对信息的封锁和民众的打压还不像现在这样让人窒息。更可怕的是,这次病毒人工合成痕迹明显,很可能是它故意策划的事件,美国和国际上很多机构都在调查。中共的邪恶,超出很多善良人的想象,为了利益还在追随它的等于是充当它肌体的一分子在壮大它,是在助纣为虐!人在做,天在看!大难面前,抓紧时间退党脱离邪恶吧,改邪归正才能减去共业,才能获得上天的佑护,才能得享平安!
M
Mililani
38 楼
2020还有存在诸如此类的训诫或约谈,中国的执法部门还是停留在文革阶段。
阿米高
39 楼
Can you speak Chairman Mao's non-positive phrase? You will be cut throat and then shot.
河狸游水
40 楼
也别光责备博士,厉害国有太多人在积极参与维护这个体制 所以不要尝试改变它,要等它彻底烂透,然后地动山摇天翻地覆
桃花村的女人
41 楼
文学城作为变态的假博士操控的台湾媒体,却不报导台湾,大陆与国际新闻,而把超过九成的版面用来报导比没人报导的美国流感还无足轻重的武汉肺炎,基本上把文学城变成了肺炎城,真是太变态了!!! 作为海外华人,武汉肺炎对于我的生活亳无影响,我也没有兴趣和时间去读这些肺炎报导,所以以后会尽量少来肺炎城。就把文学肺炎城留给被假博士和台湾诈骗党圈养在这里的台湾网络蟑螂和那些有兴趣了解变态的台湾蟑螂文化的人们了!
踏雪无痕加拿大
42 楼
这种约谈其实就是特务治国的典型,警察充当特务的打手,只要你在网上说了他们不爱听的,就发生约谈 约谈,不如说约威胁。 约谈,是一种私了,一种一边倒的威胁性私了,中共用公器和百姓私了,太荒唐!!!
踏雪无痕加拿大
43 楼
这种约谈其实就是特务治国的典型,警察充当特务的打手,只要你在网上说了他们不爱听的,就发生约谈 约谈,不如说约威胁。 约谈,是一种私了,一种一边倒的威胁性私了,中共用公器和百姓私了,它太荒唐,它早该被消灭!
清如许1
44 楼
桃花村的女人 发表评论于 2020-02-07 03:37:45 文学城作为变态的假博士操控的台湾媒体,却不报导台湾,大陆与国际新闻,而把超过九成的版面用来报导比没人报导的美国流感还无足轻重的武汉肺炎,基本上把文学城变成了肺炎城,真是太变态了!!! 作为海外华人,武汉肺炎对于我的生活亳无影响,我也没有兴趣和时间去读这些肺炎报导,所以以后会尽量少来肺炎城。就把文学肺炎城留给被假博士和台湾诈骗党圈养在这里的台湾网络蟑螂和那些有兴趣了解变态的台湾蟑螂文化的人们了! ~~~~~ 1. 显然你知道文学城不是台湾的,否则你来此做甚? 2. 此文显然是关于大陆时政的,你所说不报导台湾,大陆与国际新闻是谣言。 3. 文学城报道肺炎疫情天经地义,大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肺炎疫情,这也是你党说的。 2. 你不来,这里照样热闹,因为关心中国的华人大有人在。希望你说话算话,不送。
s
scbean
45 楼
桃花源主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0:50:26 回复eyeyama : "好黑暗啊!感觉到文革又来了。政府镇压异言,社会倒退了。" 你对文革了解多少?文革时老百姓的发言权不比公检法的小。你被邓挫洗脑了 =========/ 胡说八道! 文革时期老百姓只有喊万岁的发言权!这种万众一词的“发言权”要它何用!? 文革余孽还不少!
w
warara
46 楼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柏拉图
s
scbean
47 楼
老品闲 发表评论于 2020-02-06 21:18:14 还好,有一定程度文明,还以为地痞流氓一样的对待他呢 ————— 这针麻药打的好!
s
scbean
48 楼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柏拉图 ——————— 把异议消灭在萌芽状态————习近平
文所为文
49 楼
哥们儿有才!写得好,必须公布于天下,一来昭示真相于大众,二来万一遭暗算能留下文字记录
异国知音
50 楼
现在大疫流行, 只在网上说三道四批评政府如何不对都是别有用心的假民主自由, 如果你是真心为中国好, 请用你的时间去捐点口罩给中国的普通民众吧!他们现在更需要口罩, 而不是你们的高见!
s
scbean
51 楼
异国知音 发表评论于 2020-02-07 06:56:12 现在大疫流行, 只在网上说三道四批评政府如何不对都是别有用心的假民主自由, 如果你是真心为中国好, 请用你的时间去捐点口罩给中国的普通民众吧!他们现在更需要口罩, 而不是你们的高见! ————— 刚捐完回来,拿你消遣。呵呵。
高斯曼
52 楼
拘留的另一种好听一点的说法就叫做:约谈
四季如冬
53 楼
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