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集团跨省组织卖肾 多名执业医护涉案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6月22日 12点28分 PT
  返回列表
12640 阅读
7 评论
HK01

 
山西太原中级人民法院近日二审审结一宗跨省组织卖肾案,有超过10人涉案,当中不乏职业医生和护士,他们透过「QQ群」寻找肾源,分工明确,手术则是在民房内打造的简易手术室进行,被捕的10名被告人均以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被判刑。

山西高院透露该团伙2宗案例。其中一宗涉及至少4省,被告人王某的表姐患急性尿毒症需要做肾脏移植手术,王某遂委托身在云南昆明的被告人张某找寻肾脏来源,承诺事成之后支付55万元(人民币.下同)报酬。张某于是在聊天软件QQ的一个「肾病移植群」联络到身在湖南长沙愿提供肾脏的陈某,陈某在其旨意下体检并配型成功。及后,张某利用QQ群授意被告人周某安排手术团队和地点。


团伙组织跨省卖肾牟利,涉案有多名执业医生护士。(示意图/资料图片)

手术前,张某安排卖肾的陈某、王某及其接受移植的表姐等人到山西太原,自己亦从昆明赴太原,而后自王某取得8000元转交予周某,令后者在QQ上购买手术用品。周某还联系陕西神木县某医院进行手术,并与张向王某预支5万元用于办理住院等,张另安排护士吴某、茶某从昆明赶至陕西神木县。另名被告高某将陈某从太原带至陕西神木县,但最终因未能请到麻醉师,手术未能成功进行。

第二宗案例中,张某许诺收费55万元为身患尿毒症和肾衰竭的李某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李某前往昆明某医院等待手术,并向张某支付10万元定金。张某联系到浙江省仙居县的丁某提供肾脏,又联系了医生史某的手术团队。随后,张某租用安徽省六安市某小区房,安排被告人王某1、赵某改造成简易手术室,将其自行购买或租用的各种药品、器材搬到此房,张某联系了某医院医师身份的被告人姜某、吴某(与前述案件吴某非同一人)协助手术,许诺给予报酬。


手术被安排在民房内进行。(示意图/资料图片)

卖肾者入出手术室被蒙眼

张某还安排被告人桑某前往合肥市某医院办理李某移植肾脏后的住院手续,安排相关人员前往合肥租用商务车用于李某术后转院,并派人到合肥火车站附近接上卖肾的丁某,将其蒙眼带至手术地点。张某联系好手术团队到达手术地点后,让被告人姜某再带一名可以上手术台的备用医生,一同抵达手术地点。手术团队在被告人姜某、吴某和备用医生的协助下完成肾脏移植手术,该团伙成员将李某转至合肥市静安某医院,沿途由被告人吴某照顾。

张某等人收到李某家属的报酬后,先后分给医生史某团队约25万元,分给其他集团成员5000至20000元不等。事后,张某还安排其他团伙成员丢弃手术废弃物、藏匿手术相关药品和器械。丁某初步恢复后,张某支付丁某55800元报酬,并驾车将其蒙眼送至合肥某处。

卖肾后感懊悔报案10人被拘皆获刑

丁某卖肾后回到家中感到后悔,遂而报案。警方先后在太原、昆明、安徽等地拘捕10名被告人,医生史某则在逃。

法院指出,被告人张某、周某以及参与手术、护理、手术室装修等行为的其他8名被告人分工合作,行为均构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其中张某、周某起组织、策划作用,是主犯。其他8名被告人明知他人组织有偿肾脏移植手术而参与并提供帮助、从中获利,是从犯。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张某4年半刑期,并处罚金10万元;判处周某3年刑期,并处罚金8万元;其余8被告分别被处1年半至2年半不等刑期,并处相应罚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一审判决。

 

泰傻
1 楼
此事美台天天有 天朝百年才一遭 习爷治下风气好 百姓生活比蜜甜
s
skylight07
2 楼
可怜的底层百姓。不到走投无路,谁会卖自己的肾? 无耻中共,此乃国富民强,全面小康。
梦遥2016
3 楼
个人生活选择。
进城见朋友
4 楼
中国最大的非法器官移植是国家行为,而且还在大规模进行!打电话给中国各大医院,很多会告诉你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可以做器官移植手术,但那些器官从何而来? 中共现在的黑暗和邪恶,他们做的那些事情,已经不是一般善良的民众所能想象。就说FL. 功团体一直控诉的活体摘取器官,很多人说是造谣,其实有什么不可信的?巨大的利益诱惑,又完全没有法律约束,那些人当然就会为所欲为。 2006年3月,FL. 功修炼者被活.摘器官的消息曝光后,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回应:“完全是谎言,是蓄意捏造,欺骗舆论。”4月,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也称:“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群众,是别有用心的。”毛群安称,中国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但2012年3月22日新华社报导: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我国将尽快建立器官捐献体系,并承诺在3-5年内彻底改变过去主要依靠死囚来获得移植器官的畸形方式,与前两人的说法完全不同。 2014年3月12日“两会”期间,香港《明报》报道,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表示,关于过去系统性地摘取死囚器官作移植用途的问题,因为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来互相沟通的,没有办法说清道明。而且对于目前是否所有死囚捐赠器官前,死囚本人和家属都已同意和知情的问题,黄洁夫坦承:“现在还没有做到。”黄洁夫还说,“我们为什么承认(取用中国死囚器官)?因为我们是系统地用死囚捐献,(因为)没有公民捐献出来,所以我们就是说,你怎么藏也藏不住。”黄洁夫对境外媒体这样说,尤其提到死囚器官的“捐献”背后涉及到武警,最后又充满玄机地说“没有办法说清道明”,不就等于把当时能调动武警又统领法院的政法委周永康推到前台了吗?不就等于也用“你懂的”的方式证明系统性的活.摘器官的罪行了吗?
弟兄
5 楼
这些医护也是走投无路?
优闲丽人
6 楼
‘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个在中国一直是合法的。
w
wtfair
7 楼
真的,只有这种穷地方的人才做得出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