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被枪决副省长行刑被打5枪?死前1小时对话曝光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9月4日 20点16分 PT
  返回列表
62723 阅读
67 评论
读史12



2000年3月8日,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因索贿、受贿、行贿和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罪死刑和执行死刑的命令,将胡长清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但胡长清一直都有求胜欲望。

胡长清“磕头求生”

因为自知罪孽深重,在法庭上,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的态度十分谦恭。每次发言之前或发言完毕都会说上一句“谢谢审判长”、 “谢谢公诉人”,或者是“谢谢律师”。一种求生的欲望在他心中涌动,他逢人便跪地求饶,乞求组织上能给他一条生路,哀求“放我一马!” “我是书法家,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留在这里免费给你们写字,天天写,每天给你们写一幅。”



3月6日,胡长清获准在看守所会见妻子和儿女。

胡长清和他们说了1999年8月8日自己被审查以来的情况及案情以后,愧疚地对妻子孙××说:“这些年来,我长期不在你身边,离多聚少,没照顾好你,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在南昌有个女朋友……”

“这也不能全怪你,是我没好好照顾你,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孙××心情复杂地说。

胡长清问妻子:“你的提前退休的手续办了没有?”

孙××欲言又止,含糊地轻轻点了点头。其实,由于在胡长清案中孙××严重违纪,已被所在单位中国工商银行总行教育部开除公职。她怕胡长清为此伤心,而没有告诉他。

胡长清又说:“本来想你退休后我们团聚,到处走一走,现在看来没有机会了。以后你多保重,家里就靠你了。我们的合法财产部分,我会向法院要求发还给你。”

胡长清又问起儿子和女儿的情况。24岁的儿子说他正在打工挣钱,自己谋生。正在大学一年级就读的女儿告诉父亲,她也在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儿子女儿都请父亲放心,他们会听母亲的话,照顾好母亲。

一个小时的会见时间到了,孙××向胡长清磕了一个头,而胡长清则拱手向妻子作了一个揖,临别,四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四个人都为这生离死别流下了痛苦悲伤的眼泪。胡长清回监舍路上,告诉看守民警那是他湖南老家习俗,就是对濒临死亡的人,妻子要磕头,丈夫则作揖回礼作为诀别。



建国后第一个被枪决的副省长

3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报请核准的胡长清案死刑判决,进行了复核,并作出了核准对胡长清判处死刑的刑事裁定。同时,下达了对胡长清立即执行死刑的命令。

最高人民法院对胡长清的死刑执行方式,曾要求江西法院采用注射方式,并请全国法院率先采用注射方式执行死刑,具有丰富经验的云南省昆明市中级法院派人携带设备和药品来江西协助执行。江西省高级法院研究后向最高人民法院反映,虽然注射方法是新《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两种执行死刑方法之一,但由于江西法院目前不具备使用注射方法执行死刑的条件,缺乏专门场所、设备、药品和经培训的执刑人员等原因,鉴于江西法院的实际情况,对胡长清执行死刑仍应采用枪决方式。最高人民法院最后采纳了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意见。

宣读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和执行死刑的命令

2000年3月8日早晨7点45分,公安、检察、法院方面的有关领导和工作人员陆续到达江西省看守所。

8点零5分,胡长清被提出监号。在进入那间临时布置为法院的普通会议室时,他的脚镣被卸下。进得门来,只见一审审判长和两名一审法官端坐正面,公诉人与法庭书记员端坐两侧。审判长示意胡长清坐在屋中央的椅子上,随即四名头戴钢盔、佩带绛红色“执刑”袖章的法警站到了他的两侧与身后,气氛倏然有些紧张。

审判长宣读完最高法院的刑事裁定书,让书记员当场向胡长清送达这一裁定。于是,胡长清从座椅上站起来,走到书记员面前,收下裁定书,并在送达文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这时,他还不忘写下两行认为裁定书没有体现政策,他不服裁定的意见。然后,他回座位上。

审判长又说:“胡长清,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下达了对你执行死刑命令,本院根据最高法院的死刑执行命令,今天对你执行死刑,对刚才宣读的最高院的复核裁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你向家庭还有什么遗言需要交待,还有其它什么事需要交待?”

胡长清对这最后时刻似乎也曾有过思想准备,因此,他清了一声嗓子,神情凄惶、语言低沉地说:“我说这么两个意思。我很遗憾,我犯了重罪,罪不容赦,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罪行严重。第二,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罪行严重,我就走了一个坦白从宽的道路……”

审判长打断说:“这个问题你过去阐述过了。”

胡长清不甘心地说:“我讲明,从中央审查期间,9月29日之前,我基本上交代了所有犯罪事实,事后在中央采取强制措施之后,我又进一步主动地交代,我想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这应该有体现,刑法有关条款的解释,虽然没有法定的但有酌定从轻的情节,可是,没有得到体现。我想即便是最高裁定我死刑,但这个话我要说出来。”

审判长又问:“还有什么要说?”

胡长清说:“第二呢,我想家里嘛,前天家属来了,谢谢组织的关心,就是希望组织上能够照顾到我的家属,照顾到我的两个没有成家立业的孩子,在财产没收的时候,因为有些财产涉及到夫妇两个人,我相信法庭能够到我的两个孩子,一儿一女还没有成家立业,我还有95岁的老母亲,还有一个岳父一目失明。这个,家里交给了组织,我相信组织能够考虑我家里实际情况,在没收财产的时候,给我家属一部分,给我孩子、赡养亲属一部分,这是法律规定的,请实事求是地给予关照。既然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了最终审的裁决,我也只能如此了。就是请把家属给我安置好。我就讲这么几个意思吧。”

稍停片刻,胡长清又问:“这个裁定书给家属吧?”

审判长说:“你先拿着。”

这时,法警和工作人员准备给胡长清上绑、拍照、验明正身。胡长清在不得不接受这死亡现实的同时,仍心有不甘地问审判长:“哎,院长,我还写了一个给中央领导的信和我的申诉寄给最高法院院长,今天应该收到了,不知作何处理了”

“知道了。好吧。”审判长回答。



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法警用法绳依法对胡长清上绑时,胡长清用手抹了一下头发,因为他头顶微秃,常有梳头的习惯,用旁边的头发遮盖已有些光秃的头顶。在一旁的看守所副所长赶紧找来梳子给他梳理一下头发,胡长清感激地说了一声:“谢谢!”

拍照、验明正身完毕,正准备离开,胡长清转头环顾地问:“华所长呢?”人群后的省看守所所长华小明不知有什么事,赶紧上前来:“我在这。”

“华所长,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谢谢关照,永别了”胡长清告别说。

华小明一听,松了一口气,欣慰地说:“你今天能有这样的态度,不失身份,这很好。你一路走好,其他的事你放心,我们会处理好。”说完,因为无法握手,就伸出双手拍了拍他的双臂,以示诀别。

胡长清在刑车上与法警的最后对话

8点30分,胡长清登上法院囚车――“全顺”高顶面包车,由八九辆车组成的行刑车队闪着警灯开出新建县西郊的江西省看守所,驶往约十公里外的南昌市北郊的瀛上南昌市中级法院刑场。

车队行驶途中,公路两旁站满了驻足观看的群众,一直对胡长清这个省级高官是否真的会判处死刑将信将疑的群众,这才相信了胡长清将伏法的事实。

在刑车上,胡长清却没有保持沉默,他后悔地对法警说:“我过去没有分管政法,不知道会这样判,唉,本来我可以不判死刑的。”

法警说:“没有办法,你的受贿金额太大,罪行太重了。”

“褚时健、周北方犯罪数额比我还大,也没判死刑。”胡长清辩解说。

法警反驳:“他们有立功表现,而你的坦白交代和立功情节没有认定。”

胡长清无言以对。稍停片刻,他悲哀无奈又不无自嘲地说:“我可以载入史册了,到现在为止,我是建国以来被判死刑的最高级干部。”

“不是还有50年代的刘青山、张子善吗”法警说。

胡长清纠正道:“他们当时是天津地委书记,比我要低,我是副省级。”

法警接着说:“但他们是红小鬼,老红军,你的资格没有他们老啊!不过我们也可以将你载入反贪史册。”

胡长清点点头:“那也是吧!”

执行枪决

8点43分,刑车到达南昌市北郊的瀛上南昌市中级法院刑场,两名法警将被法绳五花大绑的胡长清押下刑车。胡长清仰望蓝天,似乎欲言又罢。两只不由自主的脚,随着法警的强制,在本不是路的杂草丛中往前移动。

到了一个依然长满杂草的小土包前,胡长清也许已经意识到这里是他的归宿了。他正要回头看看两名荷枪实弹的行刑法警,两名押解法警顺势一推,胡长清随即面向小土包跪下。

8时46分,一声枪响,胡长清面扑小土包倒下,身体在剧烈地扭动,由于他的心脏偏离正常位置,第一枪没有打中要害。执法人员又补了一枪。但是,那个矮胖、丑陋的躯体仍然在草地上翻滚。第三枪,第四枪……最后一枪。13分钟之后,这个罪恶的灵魂才离开了躯体。

B
Baobao6518
1 楼
为什么比他贪的多的人都不枪毙
股隆
2 楼
共产党就是一个绞肉机,站错队了,被拿出来当典型。不过被枪毙也没什么冤的,所以在中国一个p民,无论混得多好,只要那天你要被牺牲,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连刘少奇这种人,最后也就是一张烂草席收尸。所以为中共卖命的五毛们,也就是屁民中的屁民,那天的下场可能还不如胡长清呢。
C
Coco_lau
3 楼
呵呵,现在贪几百亿的都不实行死刑了,贪污越来越厉害了,百亿都不是一个事!万亿是起点。呵呵
T
Timberwolf
4 楼
“为什么比他贪的多的人都不枪毙” 因为含赵量不同
温莎公爵
5 楼
据说是老江借他的头显示肃贪成果。
C
Coco_lau
6 楼
还是CCP好,贪污百亿都不是个事。
O
Ohaus
7 楼
“对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无情”。。。
逐风
8 楼
一手毛笔字写得真不错,可惜了。
U
US_Lion
9 楼
他就是个土包子副省长的屁大的官,不姓赵,非我族类。
即将入段
10 楼
那个矮胖、丑陋的躯体仍然在草地上翻滚。第三枪,第四枪……最后一枪。13分钟之后,这个罪恶的灵魂才离开了躯体 ====================================== 这段话体现了土共的残忍, 和缺乏人性, 不尊重人权。犯了罪就伏法, 凭什么说他丑陋? 凭什么对罪犯进行人身攻击?
i
iori
11 楼
就是交代太多了。
华伦久费
12 楼
土共就是凶残无比。贪污不属于暴力犯罪,在文明社会贪多少都不应该判死刑。
w
warara
13 楼
中共不是法治社会,所以生错了时候就倒霉,现在那些巨贪徐才厚周永康们家里的黄金用卡车拉也不过判个无期徒刑。
j
jiujiujiujiu
14 楼
一代清官,作为副省长才收了五百来万
z
ztgp3614
15 楼
不是红二代,杀鸡儆猴
树没皮怎办
16 楼
生不逢时。要是现在,最多无期。 听江西来的人讲,他其实是被冤枉的。就是他的书法,别人高价买。
m
milkywayguy
17 楼
股隆 发表评论于 2020-09-03 08:21:05 共产党就是一个绞肉机,站错队了,被拿出来当典型。不过被枪毙也没什么冤的,所以在中国一个p民,无论混得多好,只要那天你要被牺牲,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连刘少奇这种人,最后也就是一张烂草席收尸。所以为中共卖命的五毛们,也就是屁民中的屁民,那天的下场可能还不如胡长清呢。 ====================== +10000 屁五毛、屁红粉们多看看这段评论。
c
cherrybaby18
18 楼
不管他贪多少,毕竟不是杀人放火穷凶极恶之徒,死刑太残忍了
F
FCKCCP
19 楼
如今中共一个乡长都能贪污几个亿, 这个老胡死得冤!是中共的体制造成了贪污, 该枪毙的是中共匪首!
不允许的笔名
20 楼
两名押解法警顺势一推,胡长清随即面向小土包跪下。 ----------------- 最后还要羞辱一番,起码也让人靠墙站着喊一嗓子啊
小毛er
21 楼
FCKCCP 发表评论于 2020-09-03 08:52:45 如今中共一个乡长都能贪污几个亿, 这个老胡死得冤!是中共的体制造成了贪污, 该枪毙的是中共匪首! ============================ 在这样的体制下原本的好人最后也会变成贪污犯。官员们都知道 只要不站错队就不会被查。所以千万要看清楚要站在哪个队伍里。
富祖
22 楼
一个国家贪官层出不穷,贻害人民,造成不可弥补的经济损失,问题出在哪里 ?体制腐败。
F
FCKCCP
23 楼
得罪江蛤蟆了, 才500多万就给毙了
时空穿越
24 楼
接下来要看那个赖小民是否会被判死刑了。 这种平民出身,又无后台的官,随时都可能被作为一个弃子。
D
Dalidali
25 楼
“”他逢人便跪地求饶,乞求组织上能给他一条生路,哀求“放我一马!” “我是书法家,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留在这里免费给你们写字,天天写,每天给你们写一幅。“”“ ------------- 信不信由你: 90年代末,正是江泽明权力到达顶峰的时候!本来一个副省长和江泽民交集很少! 江泽民对绝大部分副省长对不上号,或叫不出名字。 偏偏胡长清对自己的书法颇为得意。平日到处题字,碰巧那时也是江泽民权力顶峰到处题字的时候! 江泽民就知道了有胡长清这个人. 偏偏胡对江的书法颇不以为然! 胡长清的贪污案居然入了江的法眼! 某天江听汇报后或闲谈后说:”胡长清这个人还活着?”!
菲斯普的里尔克
26 楼
居然看得有点心酸。
山乡不仕老了
27 楼
因为他想立功减刑,交代了不该说的。
D
Dalidali
28 楼
康生的书法据说相当了得! 但在毛”龙飞凤舞“写字的时候, 有谁听过康生给人题字了? 下面是网上一段对康生书法的描写,不知真假:“前清翰林院编修陈叔通认为现代中国有四大书法家,分别为康生、郭沫若、齐燕铭、沈尹默。康生排名首位,可见他在中国书法界的地位之高、影响之巨。”“
湾区范儿
29 楼
对犯罪份子依法处理是应该的。他和家人生离死别的惨状应该作为中央党校的教材,警示中共干部。
O
Ohaus
30 楼
这个楼里5 毛怎么不来?lol
F
FGOT888
31 楼
贼窝里混总是这样结局的。
s
sleeplessinNY
32 楼
看來湖南作奸犯科的人多,才會有這種給要被砍頭的人磕頭的風俗。
m
man008
33 楼
他的罪行在今天,最多就是罚酒三杯。
l
lxd
34 楼
有红色基因的才可以揽财无数,富可敌国,没有的一律严办。
空城之主
35 楼
他和成克杰都不是因为贪财而死的。
G
Gooddevil
36 楼
出来混迟早要还
注啥册
37 楼
判他死刑的一定比他贪得多几万倍,区区几百万算个球,关键是谁控制着那部绞肉机,
人生悟道
38 楼
五分们真的很奇怪,人性是贪的,谁也不否认中共内有贪污腐败分子,美国没有吗?其他国家没有吗?抓出来了,显示中共惩治腐败的决心和行动,不是很正常吗?像打了鸡血一样,你们心理是否正常呀!五分们先搞清楚,人性的贪在哪个国家也一样,在美国这么多年,亲眼所见,你们顶礼膜拜的民主监督也根本无法解决人性的贪腐。看看台湾,最近爆出的议员贪腐案件,打着民主的旗帜,结党营私,还不是一样。所以不要把民主监督推到信仰一般的高度,民主只是一个工具,人性的丑陋完全可以把一种制度玩弄在自己的股掌之间。
人生悟道
39 楼
所以判断一种制度的好坏,难道仅仅用有没有贪污腐败分子来做标准吗?你们活的也太简单了吧!中共当然有腐败分子,你以为中共没有意识到吗?国家成立了各种监督机制,巡查组要改善这种状态。很多五分人士偏执的把整个中共当作只会贪腐的政党,用你们有限的知识好好想一想,一个只会贪腐的政党,能让中国发展到美国都恐惧的程度吗?能获得大多数中国人民的支持吗?用自己的的大脑去思考,不要整天跟着西方片面的报道跑。
s
size0
40 楼
运气太差1999 年能贪污出个啥?后来的大老虎们都够被枪毙100次的了!
s
size0
41 楼
人生悟道 中国的发展跟中共有关系,但是跟美国的投资,市场以及技术没关系?!恐怕跟后者关系更大吧。。想什么呢?!
D
Doctor11
42 楼
楼下悟道的五毛,贪官数量和质量不是唯一但是重要指标之一,你主子反贪那么多年已经被证明是无效的,因为这个制度和前面的各个王朝没有什么不同。至于说大多数中国人支持,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投票权的国家这么说还真有脸。
D
Doctor11
43 楼
Ohaus 发表评论于 2020-09-03 09:25:28 这个楼里5 毛怎么不来?lol —— 呵呵,你低估五毛脸皮厚度了,他们只是很少值夜班而已
w
wxc008
44 楼
悲剧,因为不姓“赵”。
风恬浪静光满川
45 楼
美国当官的一般都是有钱人,不在乎钱,发现贪污比较少,中国都是穷怕的当官,和社会环境等问题,当官不贪当不了,问题大了去。
b
bsmile
46 楼
现在超过这个数的,多了去了,没有再枪毙了。。。。
还是老李
47 楼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2020-09-03 09:16:27 康生的书法据说相当了得! “前清翰林院编修陈叔通认为现代中国有四大书法家,分别为康生、郭沫若、齐燕铭、沈尹默。 =================== 康生的字真是好,不过于右任不是更应该入榜么
z
zzlbentley
48 楼
自1995年5月至1999年8月,胡长清在担任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副局长、江西省人民政府省长助理、副省长期间,先后90次收受、索取18人及江西省商业储运公司的钱物,折合人民币共计544万余元。 就这个感觉能判死刑?不如以544万作为标准,等到财产公开那天公审共产党,让他们用生命为人民做出唯一的贡献。
大汉唐
49 楼
含赵量太低,交代得太多,想立功减刑,交代了不该说的。他和成克杰都不是因为贪财而死的。
忧我忧民
50 楼
胡被枪毙,是因为他为了立功赎罪,主动交代检举。担心他咬出更多的大人物,迅速枪决!
T
Trumpeter
51 楼
不是二代,杀了就杀了,卸磨杀驴而已
飘过的云
52 楼
@中国人民最高法院.…用这价格加上通漲,作为死刑的衡量标准可行否。
老曹
53 楼
什么时候轮到习近平了?
金拱门汉堡包
54 楼
矮胖丑陋的躯体,拿来形容好多共党高官都很合适啊
T
TYTOU
55 楼
由于他的心脏偏离正常位置,第一枪没有打中要害
D
DaShuai
56 楼
错生了年代了。搁现在应该是常委级别,庙堂之上掌管别人生死的一个小丑了。
h
hnnydx
57 楼
不是别的原因,是因为他和儿子的电话被窃听,电话里他对国家和社会主义制度深恶痛绝。惹恼了江
L
LRushBall
58 楼
副职,死刑立即执行,估计是怕夜长梦多,牵连出更多的人。
g
gnyd
59 楼
红二代的家族里哪个不是富可敌国?应该枪毙的是这个党的匪首们。
H
Huilianghu5
60 楼
不少评论提到,若在今天他大概就不会死了。 九十年代的腐败还只是行贿受贿。官员腐败比例还没有今天高。赖昌鑫的时代。 今天的腐败是以权钱交易利益输送为主要内容的,而且这一套搞得炉火纯青,表面上都做得合法的。 九十年代捞钱和自己的权力直接相关。今天捞钱,任何权力都可以转几个弯换成钱。弯转得多就转成合法了。 政权缺乏监督,权力必定腐败。八九到九九,十年初具规模。二十三十年,腐败泛滥,积重难返。
g
gd
61 楼
2000年,江泽民在台上。是江怕被咬到灭口的?
一条小路
62 楼
現在貪官的罪行比他大得多了,人治的國度就是這樣,有一天習二胖也會是這樣的。
e
elfie
63 楼
罪恶的灵魂? 窃钩者诛,窃国者无论。
量子纠结
64 楼
步枪打五枪还要十几分钟才死,所以美国警察用手枪打黑人7枪才能放倒。
火车火车
65 楼
这么近打五抢才毙命,想问问真打起仗来,子弹够用吗?
不要急
66 楼
白死了
喜欢折腾
67 楼
制度问题,在美国就没事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