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成立工作组调查“沈阳性侵” 北大也表态了(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4月6日 6点51分 PT
  返回列表
22658 阅读
9 评论
凤凰网

从4月5日开始,网络上出现了对我校文学院沈阳教授调入南京大学以前有关问题的反映。南京大学有关部门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门工作组对此事件进行研判,密切关注该事件的进展。

南京大学始终将立德树人作为各项办学事业的出发点和立足点,一贯重视师德师风建设,坚持师德为上,不断建立健全学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先后制定了多项相关制度,明确了教师禁行行为和违反师德的惩处机制,同时建立了监督信箱和举报电话等师德投诉举报平台,做到有诉必查、有查必果、有果必复,绝不姑息任何师德、师风败坏问题。

欢迎社会各界对我校的师风师德建设进行监督,为创建有利于青年学生健康成长的校园环境和社会环境共同努力。

南京大学党委教师工作部

2018年4月6日


相关消息:

前北大教授沈阳被指性侵女生?北大回应:当年据调查结果给其行政处分

4月5日,一篇题为《现南京大学文学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与你无关吗?》的网帖在网络流传。文章作者李悠悠实名举报前北大中文系教授、现任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20年前曾性侵北大中文系1995级本科生高岩,并致使其自杀身亡。

1998年3月11日,21岁的高岩自杀离世。20年后,该网帖作者、北京大学1995级社会学系学生李悠悠在帖中称,高岩之死“这件事众所周知,确确实实是与你(沈阳)有关的”。


▲李悠悠实名举报文章截图
2018年4月5日下午,沈阳就此事回应红星新闻称,相关网帖指其“性侵”、“曾与该女生有性关系”、“致女生怀孕”、“与其上床”等,当时北大中文系党委和北京海淀警方均有调查和明确结论,“根本不存在上述事实”。沈阳同时称,相关网帖的指责均为“恶意诽谤”,“保留控告的权利”。

4月5日晚,红星新闻独家对话高岩去世时,北大中文系时任系主任费振刚。费振刚表示,高岩去世后,北大校方专门针对此事召开了内部会议,在会议上对沈阳作出“记大过处分”。费振刚称,沈阳也承认与该女生有过“男女关系”,这也是学校处分他的依据。

4月6日上午,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蒋朗朗对红星新闻表示,北大校方目前正在跟进了解此事,“会商量这个事情,学校肯定会有一个态度。”

4月6日下午,北京大学官方微博就此事发布说明称:近日,有校友在网上发文,要求原中文系教师沈阳(2011年已调离北大)对1998年某女同学自杀事件承担责任、作出道歉。对此,学校高度重视,要求教师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立即复核情况,依法依规开展工作。经查阅相关材料,二十年前,即1998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对这一事件作出事实认定,给出调查结果;1998年7月北京大学对沈阳做出了行政处分。


▲北京大学官微发文称将立即复核情况
举报者

“那个年代女生遇到这种事,

心理压力只会更大”

举报人之一、北大中文系1995级学生王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之所以举报沈阳,是因为作为高岩的同学,一是为了纪念她去世20周年,二是支持高岩家长的想法,希望沈阳道歉。

他在追忆高岩逝世20周年的文章中提到,高岩是班上学习成绩最好的同学之一,有点内向,总是和和气气的,但又似乎挺敏感。“她就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好学生,父母都是北京的教师,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好好听话”。当年,他并不知道这件事的细节,“那个年代,高岩也不可能和男生聊这些。”

北大社会学系1995级学生李悠悠和高岩从高中时就是同窗好友,1995年,两人一起考入北京大学,同住一栋宿舍楼,“交流自然更多一些”。据李悠悠描述,从大一下学期开始,高岩多次向其提到沈阳以交流学术等名目约其单独见面,“其中至少三次提到了发生性侵”。

首先是“邀请高岩共乘教师校车”,接着“要求其到家里学术恳谈”,直到最终“饿狼扑身”。在举报的文章中,李悠悠描述了三个事件。她告诉红星新闻,“这些行为违背高岩的个人意愿,否则她不会一直不断地找我倾诉”。并称“说这些的时候,高岩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我在她的大眼睛里,读到了深深的恐惧与焦虑。”

“那个年代的女生遇到这种事,心理压力只会更大。”她告诉红星新闻,受限于当时人们的眼界以及信息的匮乏,包括高岩本人在内,或许有一些模糊的认识,但是并不能想到这就是性侵。

李悠悠事后曾向高岩的父母询问他们是否对此事知情,“高岩的妈妈告诉我,沈阳邀请高岩共乘校车时,她曾询问过沈阳的家庭状况,得到的结果是40多岁,有家庭有孩子,因此便没有多想,觉得就是这个老师很照顾学生。”

“我当年就只会劝她想开一点,不要纠结在这件事上,现在想来,这些话对于她的心理没有任何意义,这也是我最后悔的。”李悠悠说。

1998年3月11日,高岩在家中开煤气自杀。李悠悠说她当时并未察觉到任何前兆,只是事后了解她曾向沈阳去讨要一个说法。李悠悠表示,高岩当时曾留有遗书,里面提到了这件事,但并未出现沈阳的名字,而是用“他”来指代,但之后由于高岩的母亲每每想及这件事便觉得异常气愤,所以遗书不久之后便被丢掉。

20年过去,疑似高岩本人对这件事唯一留有只言片语的文字记载来源于《北大中文系1995级系刊》刊载的她的文章。在这篇《追忆大一似水流年》里她提到:自己在大一上学期的时候“平和、自信、快乐”,而到了大一下学期则是“不间断的焦虑、怀疑、痛苦”。


▲高岩在《追忆大一似水流年》写道:一个学年感受了两种不同的心境
学生印象

“课堂上爱讲黄段子”

提防沈阳几乎成口耳相传的叮嘱

在采访中,并非所有的采访对象都了解20年前的这段往事,但这些年龄跨度近10年的北大中文系学生,或多或少都收到过学长学姐关于沈阳的“忠告”。

“课堂上爱讲黄段子”、“男生选他的课要谨慎被打低分”、“女生要小心被骚扰”⋯⋯一位北大中文系的学生告诉红星新闻,“提防沈阳几乎成为中文系口耳相传的叮嘱”。在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人公开表达对沈阳的反感。

已经毕业的北大中文系2010级学生刘远薇(化名)告诉红星新闻,她在大一选过沈阳的现代汉语专业课,课程本身倒没什么特别,但她后来发现沈阳特别热衷于参加中文系的各种晚会,“坐在第一排,拿单反拍女生”。刘远薇回忆,在2013年中文系毕业晚会上,她在台上表演完节目下来后,正好碰到沈阳,“当时沈阳拍了我肩膀一下,单独对我说你真漂亮,让我觉得特别恶心。”

北大中文系2011级学生吴盐(化名)则称,她在大一时参加现代汉语期末考试,沈阳一边拍她的手,一边问她能不能答完题,“当时很发毛”。

沈阳回应

否认“性侵”及“曾与该女生有性关系”

4月5日下午,针对“前北大中文系教授、长江学者沈阳被指性侵女生致自杀”事件,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沈阳本人。沈阳给红星新闻记者发来短信,称当年北大和警方有调查和明确结论,保留控告权利。


▲沈阳图据网络
“(举报)应该通过正当渠道,这种网上肆意传播你也信吗?也当回事吗?”沈阳在电话中称,高岩班主任王宇根所发的“文章什么事实也没有”,而李悠悠是外系的学生,“说了一句事实吗?她只是猜测嘛!”

沈阳称,当日他已向南京大学文学院党委发信就此事发出声明。在声明中,沈阳称:“今日从不同渠道得知有几个曾经的北大学生(现均在国外),在网上(好像是豆瓣网)连续发文,借纪念二十年前北大中文系一位女生自杀事,指责我要对此事负责。并在文中指我‘性侵’或‘曾与该女生有性关系’,‘致女生怀孕’‘与其上床’等等。对此,当时北大中文系党委和北京海淀警方均有调查和明确结论,根本不存在上述事实(详情可询北京大学)。”

沈阳的声明提到,这些“指责”均为恶意诽谤。他将保留控告的权利,并请求南京大学文学院院党委和学校方面通过网信办制止这种谣言传播,以避免对南大造成不必要的影响,自己愿意就有关情况向党委和领导做出说明。

沈阳在发给红星新闻记者的短信中还提到,发文者并非向单位举报,而是网上传播,“欢迎发文者通过正常渠道向北京大学和南京大学正式‘举报’,在调查清楚事实之前,不应以个人揣测之辞散布谣言信息。”

时任系主任

沈阳曾承认有过“男女关系”

遭记大过处分

4月5日晚,红星新闻独家对话高岩去世时,北大中文系时任系主任费振刚。费振刚表示,高岩去世后,北大校方专门针对此事召开了内部会议,由校方纪律检查委员会的负责人主持召开,“会议只讨论这一件事情,不讨论别的。”

费振刚回忆,此次会议,北大校方相关人员、中文系相关人员及高岩家属均在现场,“印象里,沈阳没有参加这个会议”。

“此前我并不知道这个事情,是(高岩的)家长到学校来举报这个事情。”费振刚说,在该次内部会议上,对沈阳作出了记大过处分,针对该处分,高岩家属、沈阳本人均未提出异议。

“他俩发生了男女关系,他(沈阳)是承认的,这也是学校处分他的依据。”费振刚表示。

2016年,在一篇沈阳本人的回忆文章《一直在路上——六十年人生风景一瞥》(刊于《甲子学者治学谈》一书)里,他提到:“1998年有一个女孩子在家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事后很多人认为这件事与我有关,甚至传为桃色事件。我不想在这里做什么辩解,毕竟无论我说什么,那个年轻的生命也不能复活……或许当时我(其实也不仅是或不该是我),真的应该能够做些什么去帮助她,那这个悲剧可能就不会发生?但愿那个孩子不再受那种可怕病痛的折磨……”

2018年4月6日上午,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蒋朗朗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北大校方目前正在跟进了解此事,“会商量这个事情,学校肯定会有一个态度。”

4月6日下午,北京大学官方微博在发布的说明中称,经查阅相关材料,二十年前,即1998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对这一事件作出事实认定,给出调查结果;1998年7月北京大学对沈阳做出了行政处分。……近年来,对在师德师风方面出现问题的个别教师,委员会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进行了严肃处理。

北大宣传部:学校对“沈阳性侵”表态基于现有材料

“封校是因为清明节调休与此事无关。”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毛翊君

4月6日下午四时许,《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来到北京大学采访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关注的“原北大教授沈阳性侵事件”,但得知当天北大校园封校一天,非本校人员不允许进入。北大党委宣传部校风与文化建设办公室一位周姓的工作人员称,“封校是因为清明节调休,与此事无关。”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首先来到北大纪委办公室监察室提出采访申请,一位工作人员从会议室走出来,对记者反复强调,“我们这边不对外,你们得找北大新闻中心。”

随后,记者前往北大新闻中心,也就是北大宣传部。宣传部下属的校风与文化建设办公室的周姓工作人员称,“宣传部部长蒋朗朗目前正在开会,没法接受采访,以下午北大发出的公告为准。”

周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几天经常在开会,应该都是和这件事情有关,大家都看到这个事情的处理,包括一些结论主要是纪委在做,所以纪委可能也会有一些(举措)。”

对于记者提出的采访请求,周姓工作人员解释称,“纪委那边也是我们上级,你只能看他们接不接受采访了。学校今天的表态也是基于现有的材料。现在能做的表态也就是这样了。接下来,如果当时的材料找得再全一些,可能还会有新的东西发布。”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问及北大校方此时不接受采访的顾虑,周姓工作人员回应称,学校对各方面是有考虑的。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4月6日发布的《说明》内容如下:

@北京大学4月6日通报说明,近日,有网友在网上发文,要求原中文系教师沈阳(2011年已调离北大)对1998年某女同学自杀事件承担责任、作出道歉。对此,学校高度重视,要求教师职业道德和纪律委员会立即复核情况,依法依规开展工作。

经查阅相关材料,二十年前,即1998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对这一事件作出事实认定,给出调查结果;1998年7月北京大学对沈阳作出了行政处分。

尘之极
1 楼
不像两厢情愿,看似性侵。 该兽应被绳之以法,如果能找到证据的话。
K
Kaile
2 楼
北大的流氓教授不少!
祖国的亲大业
3 楼
原来以为只有美国这种腐败堕落的帝国主义国家才有这种事,原来社会主义中国也这德行哈。
w
wangd103
4 楼
这是要抢中美贸易之争的头条
n
nanxun_
5 楼
可怜的孩子,有死的勇气,为什么没有出来揭发这个禽兽的勇气?就算死了,也要留下真凭实据让亲人好友去讨个说法,让这只禽兽受法律的惩处。
老头衫
6 楼
一个一个都说出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A
Armweak
7 楼
俺不是说句瞧不起的话,天朝这所大学,人五人六组织成为一委员会去调查性侵,除了去附和上级领导定的调调以外,还能做什么? 因为天朝没有法律,没有规章制度,自然人们就没有做判断的标准,最后一切都是长官意志。严格地说,这是一个严肃的法律问题,应该有司法机关出面调查,有关人员配合。如何定性性侵,天朝司法机关有标准吗? 这种性侵问题在多少年内有效? 当事人自杀是因为性侵还是因为感情问题而自杀? 譬如说,该教授开始答应娶她,然后变卦了。开除还是不开除一个人的公职,一个大学里到底是谁说了算? 依据是什么?。。。。这一切都是糊涂账。天朝缸民就这么稀里糊涂过了几千年。 俺倒不是为那个什么“教授”说话。因为天朝没有法治,没有规章制度,人又没有多少道德,很多事情的结果都是紧跟当时的政治形式和长官的好恶出来的,有关系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就是当今的下三濫酱缸国的现实。各位不要鸡动。
希望和兴旺
8 楼
他有这样的大过处分记录,南大为什么会要他?
加成
9 楼
北京大学的垃圾,南京大学为什么要接收?没查阅档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