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选总统更重要!选大法官之战 特朗普放话“刻不容缓”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9月19日 23点49分 PT
  返回列表
28455 阅读
71 评论
综合新闻

President Trump, in his first tweets following the death of Justice Ruth Bader Ginsburg, says Republicans have an "obligation" to fill Ginsburg's vacancy on the Supreme Court "without delay" https://t.co/eH3c64q1Jv

— CNN Breaking News (@cnnbrk) September 19, 2020

      美联社刚刚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特称,共和党人有责任推动挑选新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刻不容缓。

      胰腺癌的并发症,带走了87岁的传奇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

  美国举国哀伤,尽管特朗普4年前曾要求骂他的金斯伯格辞职,现在也说:“伤心听到这个。”

  最高法院现在的“九人”中,金斯伯格是最年长的一位。她的死留下了空缺,共和党方面迫不及待要填补。

  “自由派斗士”金斯伯格去世前的愿望是,直到新总统上任后,她的空缺才能被填补!

  这在共和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国会参院的情况下,很难实现。

  最高法院将长期右倾?

  有人说,一旦特朗普的新大法官提名通过参院批准,保守派大法官将变成6人,自由派仅剩3人。“这对美国司法、社会制度的影响,甚至要超过美国总统大选。”

  但对民主党而言,情况也许没有那么糟糕。

  如果拜登明年出任总统,他就有其他机会提名大法官补缺。

  除了金斯伯格,最高法院超过70岁的另3位大法官中,两位是保守派(72岁的克拉伦斯·托马斯和70岁的塞缪尔·阿里托),1位是自由派(82岁的斯蒂芬·布雷耶),如果他们都在拜登任内退休,再假设拜登提名的3名自由派人选都过关,那么自由派将增加到5人,保守派又将缩减到4人。

  届时,保守派剩下的4位“年轻干将”会是: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特朗普前几年提名的戈萨奇(接替2016年去世的安东宁·斯卡利斯)和卡瓦诺(接替2018年退休的中间派安东尼•肯尼迪),以及特朗普即将提名接替金斯伯格的一位(姑且认为将是保守派女性)。

  当然,即便拜登上台,两位70岁出头的保守派大法官在民主党执政时期主动退休的可能性也接近于零,要等他们病逝才有空缺。可是,拜登的岁数比他俩都大不少,指不定谁先走。

  鉴于金斯伯格在奥巴马任内撑着不退(她是克林顿总统提名的,想在希拉里当总统时退休,好“让女总统任命女法官”,结果让特朗普捡了便宜)的教训,同样年过八旬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在拜登任内主动隐退,是值得期待的。

  在己方大法官病退或病逝后接替,跟在对方大法官病逝后占位,意义大不同。如果特朗普提名的第三名大法官成功进入最高法院,那么,最高院对争议案件常见的判决结果,是不是将从5:4变成对保守派极有利的6:3呢?

  是,但也不完全是。

  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存在“鱼缸效应”,即由于环境狭窄、成员相对固定、总在别人的瞩目之下,像鱼缸里的金鱼那样“变性”的现象,在最高院也时有发生。

  比如,共和党人老布什提名的戴维·苏特,在大法官宝座上没几年,就成了铁杆自由派,并在2019年以“提前退休”确保了其继任者(自由派女将索尼娅·索托马约尔)由奥巴马任命。

  又如,共和党籍的福特总统所提名的约翰·斯蒂文斯,早年是保守派,但在社会自由化的风潮下急剧左倾,成了自由派大法官的中流砥柱,于2010年以90高龄请辞(去年99岁才去世),给了奥巴马第二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奥巴马随后提名司法部副部长埃琳娜·卡根出任,使她成为美国第四位女性最高院大法官(金斯伯格是第二位)。

  再如,小布什提名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以前也是保守资历过硬,但主持最高院工作后,在不少判决中站在自由派一边,成了新的“不稳定的一票”(之前长期是里根提名的安东尼·肯尼迪扮演“唯一的摇摆票”)。今年,在保护移民不被驱逐、支持疫期禁止大型教会集会等表决中,他都倒向自由派一边。

  特朗普这次再提名大法官人选,不排除选择一个不那么极端保守的人,甚至是一个政见相对模糊的女性联邦法官,以便在国会明年初换届前(也就是今年年底之前),尚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能快速批准。那样的话,日后这个新的大法官也存在蜕变为自由派的可能性。

  总之,自由派还有机会阻止最高法院长期右倾,一是设法阻止特朗普提名极端保守的人选,二是选举拜登上台,三是等待时间把保守派大法官磨得没有棱角了。

  特朗普会大意失荆州吗?

  耶鲁出身的布什父子,各提名了两名大法官(老布什提名了戴维·苏特、克拉伦斯·托马斯;小布什提名了约翰·罗伯茨、塞缪尔·阿利托)进入最高院,居然都有一名背叛,或摇摆不定!

  这让保守派选民担心,特朗普也会大意失荆州。

  特朗普在2017年上台后,兑现竞选承诺,圈定并提名了若干偏保守的大法官。

  在2017年被提名的尼尔·戈萨奇,虽然曾在“自由派大本营”哈佛大学(背叛共和党的戴维·苏特,“摇摆票”安东尼·肯尼迪和约翰·罗伯茨,都毕业于哈佛法学院)就读,但最后毕业于牛津大学,长期在美国中西部工作,判决记录也显示其是正宗保守倾向。他的就职,使得最高法院重回“保守派多数”。

  而在2018年被提名的布雷特·卡瓦诺,曾是中间派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的法律助理,因担任白宫法律顾问和行政秘书这段经历,与小布什的关系密切,可能存在“倒戈”的倾向,但他经过了民主党在国会参院挑起的关于他涉嫌性侵的冗长而冒犯性的听证会后,日后再倒向自由派的可能性几近于零。

  更让保守派放心的是,卡瓦诺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

  同样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现任大法官——黑人克拉伦斯·托马斯和意大利裔塞缪尔·阿利托,都是稳定的保守派;而父母来自波多黎各的索托马约尔,作为耶鲁的拉美裔女生成为自由派,也可以理解。

  另外,耶鲁出了4位共和党籍的总统——塔夫脱、福特、老小布什,就连该校毕业的民主党籍总统克林顿也接近于中间立场,跟从肯尼迪到奥巴马的民主党主流派系(“哈佛帮”)有相当距离。

  值得一提的是,100多年前的美国总统塔夫脱,在卸任总统8年后,又去当了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干了9年才退休——他喜欢当法官,胜过当总统。耶鲁大学对美国最高法院有深厚影响,不能不说跟这位总统校友有关系。

  拜登如果真想挽回最高法院,光履行承诺任命一位黑人女性大法官还不够,可以请年轻又闲不住的奥巴马效仿塔夫脱,去最高法院主持工作!

  这样,假设哈佛毕业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主动退休,奥巴马可以和自己的哈佛法学院“师兄”、同样主编过《哈佛法学评论》的约翰·罗伯茨,以及自己的前法律顾问、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执教时的同事、哈佛法学院前院长埃琳娜·卡根,组成新的“最高院哈佛帮”,保护并监控拜登-哈里斯(这对竞选搭档都是普通的法学院博士毕业)施政。

  就现在的最高院大法官来说,哈佛法学院毕业的是4人(包括保守派的戈萨奇,他与奥巴马同时就读于哈佛法学院,但1991年奥巴马获得“极优等”法律博士学位,同年戈萨奇只获得“第三优等”荣誉,多年后到牛津大学才拿到博士学位),耶鲁法学院毕业的也是4人,刚好打平。

  如果算上刚去世的金斯伯格(她先在哈佛法学院就读,后为照顾丈夫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并以第一名毕业),哈佛则以5人比4人打败耶鲁——这个比例,跟今年6月最高法院裁定“路易斯安那州限制女性堕胎的法律违宪”的票数一样,只不过戈萨奇和索托马约尔分别是哈佛和耶鲁法学院的异类,才使得这场判决没有简单地按学校来划线。

  特朗普如果吸取布什父子的教训,就不会再提名哈佛法学院毕业生进入最高院了吗?不见得,他在9月9日公布的20人候选名单上,赫然包括三名“反华”的联邦参议员,其中表示对担任大法官感兴趣的泰德·克鲁兹、汤姆·科顿都是哈佛法学院博士,只有不感兴趣的乔什·霍利毕业于耶鲁法学院。

  新提名能通过吗?

  根据早年的规定,被提名的大法官需要得到全部100名联邦参议员中的60票,才能走马上任。在两党政治极化下,这几乎不可能做到。所以共和党一方2017年动用“核选择”,修改规则来支持戈萨奇当选,最终参院以54票赞成、45票反对,通过了戈萨奇任命案。

  此例一开,次年卡瓦诺也跟着沾光——以50票赞成、48票反对惊险过关。

  为了凑参议员票数,特朗普也是煞费苦心。他最近甚至开玩笑说,提名参议员克鲁兹(“茶党”出身,在参院人缘很差)去最高院,这样参院批准时百分百赞同“(把)他(踢)走”。

  玩笑归玩笑,特朗普任期还剩120多天,而本届国会的任期将在明年初更早结束,他还能顺利推动提名通过吗?

  理论上可以,现实中也不稀奇。过去45年来,对15位大法官的正式提名,都在不到110天的时间内获得国会参院确认。史蒂文斯在1975年的确认花了19天,1981年奥康纳的确认花了33天,而金斯伯格在1993年的确认花了42天。

  对金斯伯格的正式提名,于1993年6月22日发送给参议院;听证会于7月20日开始;参议院于8月3日投票确认她。

  只是,由于性侵指控的存在,此前最新的大法官人选卡瓦诺的提名和确认过程,前后花费了89天,其中从提名到听证会用了57天。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已宣布,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将获得表决。就在本周短短两天内,参议院确认了特朗普任命的6名联邦法官进入加州和伊利诺伊州的法院,证明可以在必要时加快确认过程。

  问题是,即便参院一路绿灯,特朗普是否有必要在11月3日大选投票日前,匆忙推动参院投票批准?

  虽然他可以借此向选民证明自己“把3名保守派大法官送进最高院”的功劳,但这有可能触发中间选民的不满,而且留着一个悬念给共和党选民,不是更好的动员手法?

  2016年2月,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斯去世后,奥巴马总统提名加兰德接替,但麦康奈尔等参院共和党人以即将举行11月大选为由,拒绝举行听证会或投票。“谁来接替斯卡利斯”这个巨大的悬念,成了特朗普动员保守派选民的一个利器。

  而这次,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依葫芦画瓢”,表示在“我们有一位新总统”之前,金斯伯格的空缺不应填补。总统候选人拜登也表示,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人选,应该由本届大选的获胜者提名。

  麦康奈尔则否认双重标准,认为2020年共和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参议院,与2016年民主党仅控制白宫不同。“自1880年代以来,没有任何参议院在总统选举年,确认过对立政党总统所提名的最高法院候选人。”

  问题是,参院预计能在年底通过大法官提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中,可能仅有代表阿拉斯加州的“摇摆议员”Murkowski不赞同),如果抢在大选前通过该提名,最高院基本的悬念都没了,动员共和党选民为大选投票的效应就不明显——因为即便拜登当选,保守派也还是将在最高院维持6:3或5:4的中期优势。

  另一方面,对于民主党选民来说,要是特朗普连任,保守派还将有机会提名八旬高龄的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的后继者,那样很可能在最高院多数判决中,保守派拥有7:2的优势,那自由派选民还受得了?还不积极去投票?

  简单说,便宜要占,但共和党不能太卖乖,否则就成了民主党的选举集结号。

  但在大选前通过提名,对共和党也有一个潜在好处,就是一旦大选出现纠纷、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最高院的“稳定保守多数”将能够一锤定音。

  而且在大选后,最高法院预计将第三次审理是否要推翻“奥巴马医改”。2012年,首席大法官罗伯茨曾帮助自由派以5:4维持了该法;如果再加一名保守派法官进来,表决结果很可能逆转。对保守派选民来说,那将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金斯伯格,走好!

  身高1米55的“犹太老太”金斯伯格,履历上有许多个“创纪录”。

  她是第一位在哈佛和哥大都曾担任“法律评论主编”的女性;创办了全美第一份关于妇女权益问题的专门法律期刊;是第一位在哥大法学院获终身教职的女性;是第一位犹太女性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第一位主持同性恋婚礼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她在推动允许妇女进入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的意见书里写道:“依靠过分笼统的概括……对大多数男人或大多数女人的看法进行估算,不足以剥夺那些才华横溢、能力超出一般描述范围的妇女的机会。”

  自5月以来,金斯伯格一直在接受癌症治疗。她在1999年患结肠癌,10年后患胰腺癌,2018年患肺癌,2019年又患胰腺癌,2020年因胰腺癌复发患肝脏病变。晚年,她还做过一次冠状动脉支架手术、两次肋骨再接手术,等等。

  她的健康状况在2018年12月开始滑坡,当时她接受了肺叶切除术,之后工作状态就是昏昏沉沉,开会打瞌睡,甚至记不起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内容。

  今年9月13日晚间,她出现了发烧等症状,送医院后完成了内窥镜手术,并清理了曾在去年8月放置的胆管支架。

  几天后,刚被告知金斯伯格去世时,特朗普对记者说:“哇,我不知道。”“无论您是否同意,她都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过着惊人的生活。”

  稍后,特朗普发表正式声明说:“今天,我们国家为失去一位法律巨匠而哀悼……金斯伯格大法官以其卓越的头脑和在最高法院坚持异见而闻名,她证明了这样一点,即一个人可以在不固执反对其同事或不同观点的情况下,提出不同意见。”

  除了有“法官的法官”之美誉和“臭名昭著的RBG”之诽谤,金斯伯格还以定期锻炼(做俯卧撑等)和“顽固地拒绝错过口头辩论”而闻名——她甚至在病房里,通过电话会议参加最高法院的口头辩论。

  因为在堕胎权、同性婚姻、移民、医保等问题上的立场,她是许多自由主义者的英雄,但她最亲密的朋友之一,是非常保守的已故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

  稍早前在明尼苏达州集会期间,特朗普发誓要“提名能按宪法本义解释《美国宪法》的法官和大法官”,指的就是像安东尼·斯卡利亚这样的人。

  当时,特朗普发誓要保护宪法《第二修正案》,“捍卫工作的尊严和生命的神圣性”,并称最高法院“如此重要”,“下一任总统将获得(提名)一、二或四位大法官(的机会)”,“这将改变生活”,“弄不好的话,我们将不会有一个国家”。

  他还摆功说,到他的政府本届任期结束时,全国法院将确认“300名联邦法官”。

  现在,意外的“天赐机会”——对第三名大法官的提名摆在眼前,他会用好它,还是会搞砸?

旁观者X
1 楼
 “美国举国哀伤,尽管特朗普4年前曾要求骂他的金斯伯格辞职,现在也说:“伤心听到这个。”” 这两个有什么矛盾吗?要她辞职又不是希望她死。小编逻辑混乱。
1
1dog2catmom
2 楼
希望还是保守些, 否则民主党搞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我们跑美国来干啥呢?
京工人
3 楼
想迅速任命大法官肯定没戏,参院共和党领袖麦康纳一贯反对新总统就任前任命新大法官的。
渤海
4 楼
高院需要9个汤玛斯那样的法官!这样就不会出现,美国政府不能问自己的居民是不是公民,和现任总统不能撤销前总统的政令,这样荒唐的判决了!
歪脖老魏
5 楼
1dog2catmom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08:33:00希望还是保守些, 否则民主党搞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我们跑美国来干啥呢?\ ........... +1, 也是对无政府主义者的当头棒喝
歪脖老魏
6 楼
京工人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08:49:12想迅速任命大法官肯定没戏,参院共和党领袖麦康纳一贯反对新总统就任前任命新大法官的 ...... 人事任命由总统提名, 参院简单多数通过...这次会在一个月里完成...对川普是大利多. 他和他的支持者会认为, 他们可以无往不利, 在移民, 健保, 宗教/堕胎, 同性恋上彻底改变美国今后三十年. 这才是十月惊喜.
海外风景线
7 楼
【当然,即便拜登上台,两位70岁出头的保守派大法官在民主党执政时期主动退休的可能性也接近于零,要等他们病逝才有空缺。可是,拜登的岁数比他俩都大不少,指不定谁先走。】 ======== 全篇就这句话说得最有道理!
r
royalflush
8 楼
真希望再来一位保守派大法官
刚满十八
9 楼
选儿子当最好
W
WhoCaresWhoYouAre
10 楼
在大选前不可能任命,但TRUMP仍可在第一任期内任命。
c
coolbz
11 楼
民主党会用金钱美女腐蚀大法官
v
voiceofme
12 楼
这个文章不错,学到不少新东西。美国在各个议题上在选择是自由派的还是保守派的,但选择的程序性和制度性比选择更重要,这才是美国能长期稳定的根基。但愿在多事的2020年,美国还能保留自己无与伦比的选择上的程序和制度。
N
NewDecade20
13 楼
共和党在2015年前大选强烈谴责奥巴马选任大法官,问啥到现在改口让床铺赶紧任命? 真是打自己的脸。 典型的最出尔反尔,最最无耻的政党! 这种存在简直就是对民众的亵渎和对选民智商的侮辱。
A
Armin
14 楼
时代不同了,想用一个大法官挡住历史前进的步伐太扯了,明智的话,还想守住联盟,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不想分裂,就要顺从民意让大选来决定。
h
humimm
15 楼
川普要是继任有信心的话,慌这几天干啥,如同真的急着选出新的保守派法官,那些中间派的美国人可能会投拜登一票。因为他们不希望美国过于偏左也不希望过于偏右。我猜川普不会急着选大法官的
S
Science_东岸01
16 楼
Armin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09:25:23 时代不同了,想用一个大法官挡住历史前进的步伐太扯了,明智的话,还想守住联盟,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不想分裂,就要顺从民意让大选来决定。 ========================= 民主党为了阻止一个大法官的任命 时隔几十年,搞出个不记得时间,地点,连同学也不记得的性侵受害人 并不惜花纳税人的钱,搞一个莫须有的“公审”,但最终没挡住历史前进的步伐?
C
Cathy_Bay
17 楼
应该尽快选出大法官,不能赌大选。有supreme court,至少美国不会过左。左派感觉相当极端没有分寸。右派大多数还能守着principle
歪脖老魏
18 楼
Cathy_Bay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09:39:39 应该尽快选出大法官,不能赌大选。有supreme court,至少美国不会过左。左派感觉相当极端没有分寸。右派大多数还能守着principle ........... +1...
京工人
19 楼
NewDecade20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09:24:06 共和党在2015年前大选强烈谴责奥巴马选任大法官,问啥到现在改口让床铺赶紧任命? 真是打自己的脸。 典型的最出尔反尔,最最无耻的政党! 这种存在简直就是对民众的亵渎和对选民智商的侮辱。 。。。。。。 我不相信,我们共和党不会急着要川总任命新大法官的,共和党不会那么出尔反尔,那么无耻的。
海外风景线
20 楼
共和党想怎么干,只要符合游戏规则,都没问题
海外风景线
21 楼
Science_东岸01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09:33:18 民主党为了阻止一个大法官的任命 时隔几十年,搞出个不记得时间,地点,连同学也不记得的性侵受害人 ================= 那是民主党已经黑化的明证
别烦我
22 楼
这是天意,人是挡不住的。 此一时彼一时没问题啊,情况在变,形势在变,要跟上形势嘛。以前只允许生一个,现在可以生俩。2016不行,2020一定行,不服不行。
大荣确
23 楼
共和党选民可以接受的结果是首先当然是川普连任;万一不行,退而求其次就是再任命一个保守大法官。只要如此,贺锦丽这次即使当选也没啥,随她折腾四年搞砸了一切,选民自然会把政权交还给共和党。但重要的是什么男女同厕、吸大麻合法化、恋童癖合法化就不可能过保守派控制的高法这一关,美国未来几十年的道路大方向就不会错。
a
abraham007
24 楼
美国法律就是厕所的门,两面都可以开,只要是自己人执法,问题就不大。所以美国人普遍关心谁当法官而不是法律条文是咋写的,呵呵
l
luting
25 楼
如果川普对自己有信心就不用急
l
luck99
26 楼
athy_Bay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09:39:39 应该尽快选出大法官,不能赌大选。有supreme court,至少美国不会过左。左派感觉相当极端没有分寸。右派大多数还能守着principle ........... +2....
蓝靛厂
27 楼
小卡本来一个骑墙派让米兔党逼成个坚定的保守大法官。我都不知道是川宝宝特别聪明精算无疑还是米兔党自毁前程。老金这个时候过世也不知道是自由派自作还是天助保守派,选出来保守派6:3,选不出来但凡有了牵绊就迫使来的投票的保守主义美国人捂着鼻子给川宝宝投票?
a
abraham007
28 楼
如果我是老床,现在不急着放言提名新的人选。因为提名新人选会严重刺激民主党人出来投票,那样总统大选他很悬很悬。而只要赢了总统,下一任法官是囊中之物。如果选输了,再合力跟马上要下台的参议员们推出一个法官也来得及。
为什么到处要注册
29 楼
NewDecade20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09:24:06 共和党在2015年前大选强烈谴责奥巴马选任大法官,问啥到现在改口让床铺赶紧任命? 真是打自己的脸。 典型的最出尔反尔,最最无耻的政党! 这种存在简直就是对民众的亵渎和对选民智商的侮辱。 ——-—— 那还有什么理由,当然是给民主党逼的啊he
我不是愤青01
30 楼
一边倒右倾的保守主义大法官对美国来说并不是好事,最好再遴选一位自由派大法官,能平衡一下
S
Stareye
31 楼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纳5年前不是说,大选之年不能任命新法官吗?怎么这么快就打算出尔反尔了吗?
为什么到处要注册
32 楼
NewDecade20 ———- 贺锦丽说现在的法律对非裔是另一套系统,加州州长说非裔不需要改变,波特兰烧了三个月更猛烈的在烧,加州民主党无奈删去百多万无效选票,都是假的?这种存在不是对选民的侮辱和亵渎你在侮辱普通人的智商呢
为什么到处要注册
33 楼
虽然也觉得需要慎重,但以现在民主党的疯狂,根本早毫无底限可言
v
voiceofme
34 楼
现在出现了 GOP SENATES 和 TRUMP 有史以来最大的分歧: 是赌TRUMP赢,还是赶紧FILLING THE VACANCY? 赌TRUMP赢,那就不急于FILLING,而是用这个议题来刺激共和党选民投TRUMP,但这万一TRUMP没当上,大法官就少一票; 要是赶紧FILLING,很多对TRUMP有意见的GOP就不会再去投TRUMP,那么TRUMP 输的概率就会变大。 TRUMP 应该是希望选后再FILLING,这样GOP都去帮他竞选。但他说他有OBLIGATION TO FILLING,说明他不是很情愿马上FILLING. GOP 希望是马上FILLING,先把这一票拿到再说。
Z
ZDP
35 楼
“所以共和党一方2017年动用“核选择”,修改规则来支持戈萨奇当选,最终参院以54票赞成、45票反对,通过了戈萨奇任命案。” 这个信息有错误。建议大家查一下是谁在什么时候把60:40的规矩修改成了51:49。不是共和党人,也不是2017年。
P
PeterAbelard
36 楼
不会是这样的。 川总如果不马上填上。 他的支持者会反了的。 他会更惨。 他填上了,可能选不上,丢掉了中间选民。 但是他保住了自己的基本盘。
P
PeterAbelard
37 楼
这种没有选择的争吵不休,没有意义。 川总下台,换上更加狡猾的民主党。 全世界都比较容易接受。 唯一倒霉的就是台湾。 全世界也就台湾希望川总连任了。
F
FGOT888
38 楼
绝对必要马上选出新的捍卫宪法捍卫核心价值观的大法官,防止宪政危机。对付卑鄙龌龊、一心夺权损害美国核心价值观的气势哄哄的猪党,不能给他们任何机会。 这是时不再来,捍卫美国核心价值,维护宪法秩序的绝好机会。共和党如果不争气丧失它,将导致美国国运衰败。
s
showers
39 楼
死了个法官美国举国哀伤?笑话!
P
PeterAbelard
40 楼
2013年11月纽约时报 华盛顿——本周四,美国参议院批准了三、四十年来最大的一项规则改变,终结了少数党运用拖延战术(filibuster)来阻挠大部分总统提名人选通过的权力,这是为了应对奥巴马执政期间常常困扰国会的党派僵局而做出的。 愤怒的共和党人指责民主党人夺权,并警告说,如果他们明年不再是参议院的多数党,而且今后几年失去了对白宫的控制,他们就会对这种做法后悔。共和党人援引开国元勋的话和《宪法》的意义,说民主党人是在践踏开国元勋们意图保护的少数派权利。但是在投票表决的时候,最初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步步紧逼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以52票对48票的结果获得了胜利。 规则变化之后,参议院无需获得60票的绝对多数票,只需获得简单多数票,就可以中止关于行政和司法部门提名的辩论。这项本周四由参议院制定的开创先河的新规则不适用于最高法院提名或立法机构本身的提名。 民主党谴责,共和党坚持参议院批准的几乎任何事项都必须获得绝对多数票,从而阻扰了国会正常运行,为奥巴马总统的议程设置了障碍,并阻止了他提名的内阁和联邦法官人选获得通过,而本次规则变化代表了这种多年来的不满已达到了顶峰。
F
FGOT888
41 楼
这种事情正是宪法现有规定就能有效处理的,也就是由现任总统提出候选人,参院核实通过。这是民主宪政规定的正常程序。谁敢阻拦就是违宪行为,受法律惩罚。
P
PeterAbelard
42 楼
2017年4月份纽约时报 华盛顿——为了绕过民主党人设下的障碍,以确认尼尔·M·戈萨奇(Neil M. Gorsuch)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参议院共和党人于周四对规则做出了重大改变,这种做法很可能重塑参议院和最高法院。 民主党人于周四上午团结起来,阻挠特朗普总统的提名人获得确认,之后,共和党人投票决定降低通过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的门槛,从60票多数通过变为简单多数通过。 通过部署这种所谓的核武方案,议员们从根本上改变了参议院行使其最重要职责之一的方式,进一步限制了少数派在参议院内的权力,而参议院原本被设计为比众议院更慢、更审慎的机构。
股门吹雪
43 楼
恶有恶报,左棍们打砸抢烧,干了坏事,老天出来惩罚这些坏人,从谁开始呢?就从最坏的今死伯格。 川黑们就别做梦了,年底前大法官被选出是铁钉的事,谁让民主党把总统和参议院乖乖让给了共和党,还有三个半月,不够吗?用不了两月,搞定,参院谁说了算? 共和党.
F
FGOT888
44 楼
共和党人于周四对规则做出了重大改变,这种做法很可能重塑参议院和最高法院。 ———- 胡说霸道:现有规则就是由现任总统提名,现任参院投票确人人选。何来规则修改?跟着作弊媒体是会坏脑子的
o
orlandomagic
45 楼
不用瞎操心。 高院的“党性”不强。
w
worley
46 楼
左派们打着正义的旗号,对无辜商家进行打砸抢烧,就需要有坚定的右派法官来收拾他们!
田野8
47 楼
金斯伯格对美国的贡献不局限于对某一个党派,她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民主之神!觉得美国两党应该暂时放弃恩怨,把这个大法官的职位空缺保留到新总统上任,以纪念这位伟大的女性!
C
CherryLake
48 楼
Amy Coney Barrett 是我最看好的候选人,她是女法官,还不到50岁,极端保守。 川普选一个女人做法官, 难道左派们会找几个男人告性侵? 才40多数,这是要把左棍搞死几十年的节奏。
弟兄
49 楼
在法官自己看来没有左右只有对错
逐风
50 楼
田野8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12:03:39 金斯伯格对美国的贡献不局限于对某一个党派,她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民主之神!觉得美国两党应该暂时放弃恩怨,把这个大法官的职位空缺保留到新总统上任,以纪念这位伟大的女性 -------------------------------------------- 谈何伟大?老年为了个人利益偏见而占着茅坑不拉屎也算伟大。为什么不可以急流勇退让贤给其他人?美国今天的乱象左派包括她是有责任的。一个国家没有法律和秩序,其他都免谈。
X
XYZ94538
51 楼
大法官也是政党斗争的工具。
A
AP33912
52 楼
无论明年谁总统,高院(保守vs 自由)肯定5.5比 3.5 (罗卜头John可以站中间),这样十一月再选老川等于高院成老川的后花园(随便整)。
我来过
53 楼
时间上来不来得及看看戈萨奇和卡瓦诺就好了 2017年1月31日,特朗普提名戈萨奇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4月10日宣誓就职。 2018年7月9日,特朗普提名卡瓦诺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10月6日宣誓就职。
h
husky
54 楼
床铺通俄,俄国擅长下毒,有可疑
无极1
55 楼
美国确实是精英治国,顶层人士全部是名校的精英,无论其政治倾向
L
LLFDD
56 楼
大法官也是政党斗争的工具。 没错, "执政"党领导一切。这话听着是不是耳熟。 三权可以分立, 也可以结盟。现在参院和白宫是一伙。三缺一, 就差高法了。机会来了不能放过,其它的就顾不了啦。
量子纠结
57 楼
民主党这次比上次更狗急跳墙,估计即使是女法官,也必然会被指控强奸小鲜肉。
小土豆_0130
58 楼
大法官死才补选,九十多了决美国人的前途:)
s
smeagolrocks
59 楼
川普说的没错,如果这次总统选举结果定不下来需要高院裁定那么法官总数必需是单数,不然可能deadlock.
别烦我
60 楼
为了防止美国变成社会主义打砸抢国家,必须加选一位保守派法官
走遍北美的小猫
61 楼
这就叫耍鸡贼改规则动和选项的民主党和奥巴马的报应。自己做的自己认,左派和民主党好像没有学过这样儿的品,那只有自己吞,看着真的是太好了,耍鸡贼的,就应该是这种下场,大家以后才会真正懂得尊重规则。
P
Paenia1
62 楼
历史总会向前发展的。就算共和党这次选个大法官,也阻挡不了历史的发展。 美国妇女赢得了选举权,美国黑人赢得了选举权,女性和有色族裔在美国的地位与白人男性的地位在一步一步的靠近,最终会平等的。 妇女有权决定是否堕胎。民主党支持的对环境的保护等等,都不是共和党选一个大法官能阻止的。
P
Paenia1
63 楼
下面指责民主党打砸抢的,任何游行示威里面都有违法的打砸抢,这些与政党无关。白人在川普的鼓动下持枪占领政府部门,共和党支持的游行一样有打砸抢行为出现。在民主国家,不要把违法行为与言论自由混为一谈。不喜欢游行示威,可以去没有游行示威的国家生活!
s
smeagolrocks
64 楼
学过历史吗?是哪个党解放了黑人让他们有选举权的? ……………………………… Paenia1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13:54:34 历史总会向前发展的。就算共和党这次选个大法官,也阻挡不了历史的发展。 美国妇女赢得了选举权,美国黑人赢得了选举权,女性和有色族裔在美国的地位与白人男性的地位在一步一步的靠近,最终会平等的。 妇女有权决定是否堕胎。民主党支持的对环境的保护等等,都不是共和党选一个大法官能阻止的。
P
Paenia1
65 楼
1913 – 1933 两党在政治理念倾向上的互相换位 1912年大选标志着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政治理念上转变换位的开始,即是共和党从进步主义(Progressive)转向保守主义(Conservative),民主党从保守主义转向进步主义。1913-1921威尔逊和控制国会里的共和党进步主义力量结成联盟,在八年大力推行了许多新的进步主义政策,而且于1919年推动通过了第19条修正案,妇女终于在美国独立143年之后也获得了投票权! 在1960年代,民权运动,妇女解放,和越战等等各方面的社会变革和深刻矛盾,导致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发生了内部分裂和重组。因为南北内战的历史原因,南部各州的白人原来一直敌视共和党,是民主党的铁打票盘。但是民权法案之后,共和党内部经济上的绝对自由市场派,宗教保守派和南部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开始逐渐结为政治联盟。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14:07:36学过历史吗?是哪个党解放了黑人让他们有选举权的?
裘千里
66 楼
选大法官之战 特朗普放话“刻不容缓” 这个事对川普来说,还真是刻不容缓,再有几个月,川普就要下台了,美国人民,有多少帐要跟他算啊?特别是病毒感染及亡者家属,弄个川普家的人做大法官,定有帮助!
吃素的狼
67 楼
呵呵,川普提名确定大法官,是重中之重,比选总统还重要,即使豁上败选,也要确立保守派大法官。 总统选战胜败事关4年白宫权力,而大法官是终身制,决定美国命运前途。 再弄个像金斯伯格那样用政治操弄法律,恋栈不退的极左小丑,坑害美国,罪在不赦。
n
not4any
68 楼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13:40:35 川普说的没错,如果这次总统选举结果定不下来需要高院裁定那么法官总数必需是单数,不然可能deadlock. ~~~~~~~~~~~~~~~~~~~~~~~~~~~~~~~~~~~~~~~~~~~~~~~~~~~~~~ 2016年从2月13日斯卡利亚去世至2016年11月8日历时270天. 从2020年9月18日至11月3日历时46天有人耽心deadlock,怎么没人耽心270天会deadlock呢?该不会是2020年的1天胜过2016年的6天吧?
n
not4any
69 楼
smeagolrocks 发表评论于 2020-09-19 14:07:36 学过历史吗?是哪个党解放了黑人让他们有选举权的? ~~~~~~~~~~~~~~~~~~~~~~~~~~~~~~~~~~~~~~~ 问这句话,怀疑你的美国历史老师没把完整的知识传授给你。
w
worley
70 楼
左派们打着正义的旗号,对无辜商家进行打砸抢烧,就需要有坚定的右派法官来收拾他们!
S
Sam大树
71 楼
床铺赶着下台,所以提名大法官必须超速进行。 晚了就完了!